独居还是同居? | 选择前需要了解的二三事

我想,如果外部世界里有人是温暖的、支持的、包容和充分理解的,没有人愿意独自一人生活。 与人一起还是独自生活,是一个比较之后的选择。 外部世界和他人给了我们一些痛苦,相对于孤独,外部世界的那些痛苦的体验更可怕,我们才会从外部世界撤离到独自一人的生活中。 像很多人说的一样,独自生活是有快感的,这种快感通常是这么构成的: 在现实层面尽可能逃离了与人相处的种种不快,像重获自由的囚徒。 在一种“我不需要别人”的自恋快乐中,独自生活就像是游戏中打怪升级,越不需要别人,就觉得越强大,通过贬低外部世界和他人对自己的价值,获得自恋的满足。 一个人独自生活,还是两个人一起生活,都没有对错或哪个选择更好可言。 对于一个独自生活的人而言,是否继续独处,不是取决于我们怎么去看待独自生活这件事,而是取决于: 有没有人能够让你感觉到和Ta一起的生活的诱惑? 独自生活中有没有无法承受的痛苦感受?比如孤独。 无论独自生活还是群居生活,都没有必要拔高到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的层面,也没有必要去贬低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拔高与贬低导致了很多的人际纷争和痛苦)。 这只是在苦与乐的权衡之下,做出一个合乎内在需要的选择。

4736 阅读

曾经残忍杀害小女孩的他,是否有资格获得原谅? | 观影《男孩A》

电影《男孩A》改编自同名小说,由 Andrew Garfield 主演,是一个情节简单,但沉痛又悲伤的故事。 这部影片探讨了一系列引人深思的问题:   你是否有权利知道身边住着一个曾经的杀人犯? 改过自新的罪犯是否真的可以重新做人? ……   影片开始,是一个看起来敏感又羞涩的男孩在笑:   他说,“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我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男孩的眼神中充满着期待,又有点紧张,好像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即将降临。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说,你可以为自己选一个名字。   第一次看到这的时候,我有些困惑,为什么这个男孩要为自己重新选一个名字? 接下来的情节让我有点惊讶,原来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生是一个即将得到假释的犯人……坐在他对面的,是负责接管他的社工。   社工与男孩说明了假释需要的条件,即重新选择一个名字,好好工作,重新做人。男孩依旧保持着欣喜的,期待的心情,并最终决定了自己的新名字:杰克。   社工带着男孩杰克离开监狱,男孩在车里,好奇地看着外面已经焕然一新的世界。杰克已经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然而在看到街边的麦当劳时,他却像小孩一样眼睛亮了起来。这一细节让我推断出,他可能在监狱中服刑了很久很久。   到了住处之后,社工告诉男孩杰克,你即将开始新的工作,并且要牢牢记住自己新的履历和名字。社工说,你写自己新名字的次数越多,你就越会觉得这就是你自己。社工认真又负责地想让男孩重新开始崭新的,与之前不同的人生。 社工问,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男孩回答,他想去菲利普的墓地看看。   提到菲利普,杰克的回忆慢慢浮现,他在回忆中回到了备受排挤的童年。在当年,他是一个衣着邋遢的小学生,他还不叫杰克,只是个普通的小男孩,尚未犯下恶劣罪行。小男孩经常因为各种原因被老师责备。   在放学后,弱小的他又遭到其他男生的霸凌。   他带着一身伤痕回家,然而父母对他漠不关心。导演的处理手法十分巧妙,在镜头中,小男孩的父母只出现了身体的一部分,并没有清晰完整的容貌。   (父亲夹着烟的手,和病榻上模糊的母亲) 小男孩离开家,在树林里独坐,这时,另一个男孩向他走来,友善地与他聊天,这就是菲利普。   杰克暂时从回忆中回到现实。当年的小菲利普,如今已在地下长眠。   杰克站在菲利普的墓前,问社工,“你觉得他是因为内疚吗?还是这是一种道歉的方式?” 杰克这样问,难道是因为菲利普在当年与男主人公一起犯下了什么罪吗?   社工不让杰克继续思考有关菲利普的问题,社工告诉杰克,曾经的你也和他一起死了,你该开始新的生活。 在社工的介绍下,杰克找到一份仓库送货员的工作。在面试时,上司和他说起他服刑的经历,并对他说,我不会因此而歧视你,我相信每个人都有第二次机会。 他的工作同事好奇地问杰克是因为什么罪名而入狱。杰克说,因为偷窃车辆。关于他的罪名,杰克撒了谎。   说到犯下的罪,杰克的回忆继续出现。 与菲利普成为好朋友之后,他们在某次逃学去玩的时候遇到了之前霸凌过小男孩的小混混们。 这次,他没有像从前一样逆来顺受地被欺负,菲利普率先出手打倒了混混的头领,两个小男孩一起将这群混混打得落花流水。   在暴力中,小男孩发现了自己的力量,他终于不再被欺负了。但可惜的是,不再受折磨的方式,是成为新的施暴者。 一天,社工在回家时,发现已经很久没见面的儿子来找他。社工早已与妻子离婚,所以父子的关系看起来有些疏离。社工的儿子对他说,想要与他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弥补曾经的时光。   杰克与同事认识之后,被邀请去聚会。杰克心里很忐忑,他不知道能否融入新的朋友圈子,于是他给社工打电话征求同意。社工鼓励他踏出新的一步。 在酒吧里,杰克的同事招惹到了其他人。同事被打时,在一旁坐着的杰克果断地挺身而出,将其他人打倒,就像当年小菲利普拯救被霸凌的他那样。   在监狱中度过的时光让杰克有一副好身手,他轻松地打赢了好几个人。在回去的路上,他的新同事对他的“英勇”大加赞扬,看起来,他的同事们已经将他当作了朋友。   杰克在晚饭时,听到了新闻中说,当年残忍杀害女童的男孩A已经获释出狱,大家要提高警惕。   现在,电影终于告诉了我们,这个看似温和善良的,敏感羞涩的男孩当年犯下的罪行究竟是什么:他竟然曾残忍地杀害了一个十岁的小女孩。   杰克背负着沉重的秘密继续工作。一天,他在和同事送货的途中看见了一辆掉落到山坡下的汽车。这是一起很严重的车祸,司机已经死了,杰克用一把小刀割断了车中小女孩的安全带,将幸存的小女孩救了出来。   回到公司之后,见义勇为的杰克受到了大家的赞扬,大家把他围在中间,为他鼓掌,杰克成为了一位英雄。     他的同事对他说,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以后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这时,杰克想起,在许多年前,菲利普也与他说过同样的话。在很多年前,两个尚未犯罪的小男孩躺在草地上,菲利普对他说:“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好朋友。”   在那次,菲利普还说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菲利普一直在遭受哥哥的性侵。 面对哥哥一次一次的侵犯,弱小的菲利普束手无策,他说:“每次他来强迫我时,我只能在脑海里想象着有成千上百扇门,它们一扇一扇关上。如果我能在最后一扇门关上之前不哭,我就永远不会再哭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天空中有缓缓浮动的云。然而,在这么安静美好的景色里的两个小男孩,一个每天正遭受着不为人知的性侵害,另一个是在学校被老师和同学排挤、欺负的受害者。 杰克与同事见义勇为的事情传得很远,报社的记者前来采访,他给杰克和同事拍了照片。杰克很抗拒,在拍照时把帽檐压得低低的。他的同事以为他是害羞,然而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是害怕自己的过去被别人发现。   随着与同事们的感情逐渐加深,杰克开始犹豫要不要向同事们坦白真相,他想告诉同事们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他想告诉别人,我犯下并不是什么小偷小摸的罪,而是杀人罪,但这不代表我现在也是恶魔,我已经变好了,我想让真正的自己展现在你们面前。 但是,他的想法被社工坚定地否决了,社工严肃地警告他,不要将真相告诉其他人,因为大家都恨你。   社工告诉杰克,现在网上有人在悬赏缉拿他,所以,一旦杰克告诉大家他就是当年那个杀了小女孩的凶手,一定会有人来杀了他的。     杰克回忆起当年受审的经过,律师在法庭上滔滔不绝地批判着他和菲利普的罪行。律师说:“这两个男孩有什么为自己开脱的理由呢?他们的本性就是邪恶。为我们的孩子,为了其他无辜孩子的安宁,我们必须将他们驱逐。”   律师慷慨激昂的演讲结束,众人正义的掌声经久不息。 之后的一天晚上,社工与儿子喝酒时,在无意中叫出了杰克的名字。说杰克是自己一生最得意的成就。儿子十分震惊,他没有想到爸爸心里最惦记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他接管的少年犯。   伤心又愤怒的儿子选择了报复,他将社工电脑中男孩A的资料公布。 于是,影片中最不幸的情节终于到来,杰克的秘密被公之于众,他就是长大了的男孩A。 他去上班的时候,被告知从今之后再也不用来了。随后他突然发现,没有一个人肯接他的电话。杰克震惊地拨打每一个人的电话,但没有一个人给他回答。 最后,同事终于接了他的电话,却叫他恶魔,并质问他为什么撒谎隐瞒曾经犯罪的事实。同事说,我们不再是兄弟了。     那些曾经说要和他做朋友,为他赴汤蹈火的人都不见了。 杰克伤心地哭泣,不停地说着,“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男孩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男孩A了。”   可惜根本不会有人听他辩解,在这一时刻,仿佛人们将他的善良全部忘记。 杰克绝望地走出门去,而在门口早已挤满了记者。   杰克只好从屋顶翻出去,落荒而逃。   路上的景色是清新又美好的,但是他此时此刻已成为一个走投无路的人。 发现事情败露的社工愤怒地去找儿子,结果儿子对社工说,你与母亲离婚之后一次都没有看过我。你为什么宁愿选择一个怪物都不愿选择我,你在喝醉时,居然说那个少年犯是你一生最得意的成就。所以,我要报复,我要看他受苦。   在逃亡的过程中,杰克回忆起,最深刻也是最核心的部分:他与菲利普当年杀害女孩的经过。 那也是一个平常的,逃学的下午。他和菲利普在河边看见了一个正在和男生亲热的穿着校服的女生。 他和菲利普没有说什么,转身走远了。这个女孩在离开河边时,路过了他们两个,并且开始指责他们两个破坏公物。   菲利普被女孩的言辞激怒,因为女孩说菲利普身上很臭,很久都没有洗过澡,说他不会被任何一个女孩喜欢。并且骂菲利普是人渣。   激动下的菲利普用尖锐的石子划伤了女孩。女孩不停地尖叫,说要回去告诉爸爸。两个男孩又恨又怕,最后,杰克拿起了一把小刀,和菲利普一起将女孩杀死了。   (当年的那把小刀,与杰克救车祸女孩时用的小刀是一样的) 这就是当年的那桩惨案,这起案件的恶劣让众人对两个少年犯十分愤怒。于是,杰克成为了报道中的“男孩A”,菲利普成为了“男孩B”。 于是,他再也没能甩掉“男孩A”的枷锁。 绝望的杰克乘坐火车离开了通缉他的城市,他在车站的报刊亭看到了报纸的头版是自己的照片。整个城市都在疯狂地热议已经长大的男孩A,人们警惕已经回到社会的男孩A,人们认为男孩A是危险的,他必须远离我们。   讽刺的是,报纸头版使用的照片,正是他见义勇为后,报社来给他拍摄的那张照片。当时拿来表彰他的照片,如今拿来通缉他。 绝望的杰克来到一条河边,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是他从车祸中救出的那个小女孩画给他的画。   画中是拿着小刀的杰克。当时杰克用小刀割开了缠住女孩的安全带,使她得以从变形的损毁车辆中被救出。 女孩用稚嫩的笔迹在画中标注:谢谢你救了我,你是一个天使,拿着刀的天使,这是你的小刀。 当年的杰克,也是用同样的一把小刀杀了一个女孩。同样的小刀,同样的女孩,但一次是杀人的魔鬼,一次是救人的天使。 杰克站在桥边,给曾经说要与他做朋友的同事留了最后一通留言。 这个男孩说,他一直都是杰克,我之前不告诉你真相,不代表我在欺骗你。现在我要对你说再见了。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吗?我们一起救的那个女孩?你要一直记得她。 杰克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这一瞬间,杰克的身份不再了,少年犯的身份也不再了。他仿佛只是一个心碎的,不被人接受的男孩而已。   男孩选择了自杀,跳河身亡,影片至此结束。 不得不说,这是一部压抑的电影。但是,在悲伤之余,我们更应该思索影片试图传递给我们的东西。 最令人难过的是,在这个充满了悲剧的故事里,竟然谈不上哪个人是真正邪恶的。 小女孩虽然对男孩充满仇视,却只因为几句谩骂而被残忍地杀害,而杀害了女孩的男孩A和男孩B,本身也是饱受欺凌和伤害的受害者。 出狱的男孩A努力工作,结交了新的朋友,甚至拯救了一条生命,却怎么也无法洗刷掉身上的罪名,在人们眼中,他永远是一个不该被原谅和接纳的犯人。   泄露男孩A真实身份的社工儿子,是一个缺少父爱的孩子,他的父亲一生中最自豪最骄傲的成就,居然是一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罪犯。   当我们不再呐喊廉价的口号,而是把目光聚焦到每一个个体身上时,我们会发现,没有什么事是简单的,也没有什么非黑即白的道理。 当冷漠的,懒于思考的群众们扔出自认为正义的石头时,很少会意识到,其实石头或许是我们自身的心肠。 当杰克真实身份被揭晓后,说他“是一个好人,我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同事不再把他当作兄弟,在面试时说“我相信每个人都该有第二次机会”的老板,无情地将他辞退。 人们轻飘飘地做出承诺,然而并不遵守自己对男孩A的承诺。一直没有改变的,只有人们的恨。 但是,这部影片并非在为杀人犯辩解,而是借由悲剧的发生,提出一系列发人深省的议题。   我们该如何看待青少年罪犯? 是否所有人都值得拥有第二次机会? 以暴制暴难道是校园欺凌唯一的解决办法吗? 究竟要如何真正扼制悲剧的发生? …… 这些问题或许永远没有完美的,标准的答案,但当我们带着这样的警醒去观察和参与进社会讨论时,我相信这样的“多虑”是利大于弊的。   但愿再也没有无辜的生命被杀害, 也愿每一个男孩A都能得到救赎。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3780 阅读

只有抢走了你的东西,我才能拥有你 | 观影《贤者之爱》

  文|西京 简单心理内容实验室 《贤者之爱》的剧情简单粗暴且高能:优雅貌美女主真由子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一个非常迷人的中年女性。她有一个年轻气盛的英俊小情人直已,才刚刚20岁——嗯,似乎是一个忘年恋的故事呢。 但如果只是忘年恋的话,哪能成为刷屏日剧呢——真相是,在20多年,直已的母亲百合抢走了真由子爱慕的男子——而且她俩还是闺蜜。于是,真由子花费了20年,慢慢调教“仇人”的儿子,让他爱上自己。 你抢走了我男人,那我就抢走你儿子。所以,这是一个小小的报复,一出复仇大戏。   熟悉日本文学的人会立马在经典中找到这部戏的影子。日本唯美派文学大师谷崎润一郎曾在1925发表了一个类似的故事:《痴人之爱》。在那个故事里,男主为了自己的欲望,调教并养成了一个小女孩。 真由子出生于书香世家,她在极小的时候就从父亲的书架上偷了《痴人之爱》来看,所以她非常熟悉这个故事。在那个故事里,男主爱上了自己养成的小女孩,反而对对方“奴役”。熟读了故事的真由子深知危险所在,所以,她不允许自己爱上小鲜肉。 在小鲜肉按耐不住与女主发生关系的那一晚,真由子的旁白之音说:  “我只有这一天属于你,而你一生都将属于我”。 我不仅占有了你儿子的心灵,让他爱上我,一辈子都属于我。我还要折磨他,让他并不能完全地得到我。 这,才是女主对自己闺蜜的终极复仇。     “只要是你的,我都要抢过来!” 一种边缘型人格特质   接下来让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尝试解释一下这部剧。 一个人的任何所作所为,背后一定都有着自己的动机。从剧情上来看,真由子的复仇是积怨已久的。闺蜜百合在剧中表现的种种行为,在外人看来都是一个不遵守边界的“入侵者”。 搬到真由子家隔壁,第一次见面,就说:你是O型血我是B型,据说O型的命运是照顾B型。 两人刚熟识没多久,看到真由子带着漂亮的项链,就强行要了过去。去真由子家做客,看到她的父亲送给女儿一个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漂亮玩偶,也想要过去。 羡慕真由子有个好父亲,在雨夜以害怕的缘由冲到别人房间里拥抱别人的爸爸,结果被真由子撞见并误解。父亲承受不了心理压力(在当时的情境下,父亲的确对百合动了心思),最终自尽。   得是多么奇葩的人,才能做出这些事情?而鉴于这是一个虚拟的人物,我也大胆猜测,百合有着一些典型的“边缘型人格”。 边缘型人格主要以情绪、人际关系、自我形象、行为的不稳定,并且伴随多种冲动行为为特征。这种人格的主要成因是什么?一种解释是:当事人相信自己由于在童年被剥夺了充分的关爱而感到空虚,愤怒,有权要求抚爱。因此他们无休止地寻求关爱。但当他们害怕失去别人的关心时,其心境会发生戏剧性改变,往往表现出不适当的,强烈的愤怒。 所以,当最后,百合抢了真由子男朋友(就是那位青年作家),直接告诉百合自己怀孕了,并直接了当地说:“把谅哥哥让给我吧。”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其实,编剧在剧中也从百合的视角回忆了她的成长历程,给出了她的性格成因。百合一家是一个类似于暴发户的家庭,父母并不关心她,直接将她送入私立学校。两个弟弟教养差,在家总是打闹,整个家里也是脏乱无序的。 和隔壁家境一直富裕,教养良好的真由子一家比起来,百合所缺失的被关心,被爱,显得尤其明显。 这也是为什么,当认识真由并成为朋友之后,百合会无止境地索取。在真由子被女同学欺凌时,百合拔刀相助,并说“我要守护你的笑容”。在内心里,百合真心地将真由子当作自己的闺蜜。   但因人格作祟,她也会也会突破边界,索要真由子拥有的东西。“我对你那么好,把你当闺蜜。你有那么多东西,为什么不分享点给我呢?” 也许,这就是百合的行事逻辑,是她的内心动机。这些动机和逻辑,不仅仅是青少年时不稳定的生活状态造成的,而是内化在她的人格里,贯穿她的一生。 甚至在20多年后,两人已经年届40多岁时,百合看到真由子带着漂亮的耳坠,依旧会当着丈夫的面再次要过来。   当真由子母亲逐渐老去,无法照顾老家的大宅,希望将房子卖掉时,百合知道后也立即动了心思,缠着丈夫,想将那幢老宅买下来。 所以,在百合漫长的一生中,她都想进入真由子的世界。她的内心时刻都蛰伏着一个强大的动机。这个动机就是:只要是真由子的东西,我就要抢过来。 只有抢走了你的东西,拥有了你的东西,我才能拥有你,成为你,和你同处一个世界。    “她也许是缺爱吧,那不如给她好了” 一种自恋型的人格特质   日剧的套路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而是喜欢走人性的灰色地带。对于人物性格的塑造,编剧和导演们也往往展现出复杂性。 一直令人称奇的女主真由子,是一个更值得探讨的人物。在长达20年的复仇岁月里,她显示出了自己精明的手段、缜密的心思,以及强大的韧性。 比如,在百合抢走自己的男人并结婚生子后,真由子依旧愿意和他们保持关联。在产房里,真由子给百合的儿子取名,就取名直已。在日文发音中,直已和直美非常相似,而直美恰巧就是《痴人之爱》里小女孩的名字——也许复仇的种子,从那一刻开始就埋下了。   百合夫妻出国旅行,将年幼的直已托付给真由子照顾。真由子也开始“调教”起了直已:直接用手指擦拭幼童嘴边的饭屑,两人躺在地板上玩耍时,会将腿放在小孩的腿上。 这些场景,放在一个任何一个成年人和普通小孩身上时,似乎只是长幼之间亲昵的照顾而已。但一单想到真由子最终的目的:让直已对她产生依恋与爱慕,并最终控制他。这一切就显然有些不寒而栗。   而直已也的确如她所愿,小小年纪就会被真由子说,我长大了要给你买红鞋子。黏在真由子家里不愿回家。直至成年时,直已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年长自己20岁的阿姨,甚至为了她而不愿意和别的女孩交往,愿意“无条件投降”。   复仇几近成功。但在这些表象之下,困惑很多人的另一个问题是,在仇恨产生之前,真由子为何能容忍百合做那么多的事情?索要自己的各种东西,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还抢走了自己的男人。 假设抢走男人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那此前积累起来的那些怨恨,又是如何化解的? 影片中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在百合家里看到了她家的混乱状态后,真由子抱着百合哭了。百合惊讶地问,你是为我而哭嘛?真由子点头默认,百合非常惊喜。   也许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在真由子的人格特质中,是带有着一些自恋特性的。 面对显得有“侵略性”的百合,真由子是愿意让她进入自己的世界的。她同情百合,同情她的境遇,觉得这个女孩子缺爱。当百合解救被同学欺凌的她,并推心置腹地说了那样一番话后,真由子说:我把那个玩偶送你吧~! 真由子和百合是一段闺蜜间相爱相杀的故事。家境良好的真由子有些懦弱,呆滞,不知如何拒绝别人。当百合配她玩耍,甚至为她挺身而出时,她为两人之间的友谊而欣喜。甚至,她那一点点自恋的特性,也化解了每次百合抢夺她东西时所造成的那些怨恨。 “她缺爱,缺少关心她的人,只有我在她身边。那我给他一些东西,又何妨呢?”也许,这是真由子内心的声音。一种带着点自恋意味的同情之声。 但怨恨最终会积累起来。如同很多影视剧里的那样,没有人永远是天使,老实人也会变成罪犯。 今日我所受之罪,来日必将加倍奉还。   这部迷你剧还没结局,但从各路预告中可以看到,真由子最终依旧走上了《痴人之爱》里男主的道路,爱上了年轻的男孩。而后阴谋暴露,所有人都被置身于这个长达20年的深渊之中,背叛,复仇,绝望,爱与恨,通通纠缠在了一起。 《贤者之爱》与其说是两个闺蜜间相爱相杀的复仇故事,倒不如说是带着明显人格症状的人在相遇后的纠葛与龃龉。编剧为大众塑造了一个唯美、残酷的复仇故事时,其背后却是一个个难以言明的灰色地带。 谁能逃出深渊,谁会被恶龙吞噬?只有编剧,和我们自己的人心知道。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 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微博@简单心理J室长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5138 阅读

传说,对视的最佳时长是3.2秒

Your eye is the lamp of your body - Matthew 6:22   文|邹颜梦 何峰   眼神的游戏-照眼儿 北京小孩之间会玩儿个游戏,叫做 “照眼儿”。游戏规则简单,也无需任何工具——两个人互相目不转睛对望,谁侧目看了别处,或者眨了眼,或者忍不住笑了出来,谁就输了。 不仅仅是小孩子玩游戏,一般人在四目相视时都会感觉不舒服,会不由自主地把眼神移开,或者忍不住笑场缓解气氛。 不管是孩子还是成年人的生活中,我们不可避免地在各种场合与别人发生眼神接触(eye contact):朋友之间交谈时会注视彼此,演讲家在演讲时会目视观众,甚至是在街上与你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都有可能一不小心和你四目相对。 Eye contact 是一种微妙的行为。很多时候是必要和被鼓励的,比如跟别人交流时候,如果眼神躲闪,“左顾而言它”,往往被认为是心虚,缺乏自信,或者不诚实的表现。但目不转睛地盯着别人看时间太长,也会被认为是不礼貌,甚至被视作具有攻击性的行为。那么保持 eye contact 多长时间比较合适呢? 眼白:白多黑少,奸臣之相? 保持 eye contact 的一个先决条件是,人们彼此之间能够比较准确地判断出相互注视的方向。而根据 cooperative eye hypothesis, 人类眼珠的黑白分明,就是由此进化而来的。 据说眼睛 ”白多黑少“ 是奸臣之相(王安石就因此被人嘲讽),但其实有眼白是一个人类固有的特征。灵长类动物共有220多种。除了人类之外,其他从猩猩到猴子,眼珠都是纯然一色的。     如上两张照片,上面那张是一只黑猩猩。它的眼睛浑然一色,即使近距离也只有通过它头颈、面孔的位置来判断它到底在看哪个方向。下图则是简单心理工作人员峰哥何峰。峰哥的眼珠黑白分明,炯炯有神,是一双典型的人类的眼睛。 人的眼睛跟其他灵长类动物有着显著的区别,这对于生物学家是个有趣的课题。在 2002年,两位科学家 Kobayashi 和 Khoshima 提出了 cooperative eye hypothesis【1】。根据这个猜想,眼珠黑白分明给人类带来了个体之间合作的便利。黑白分明的眼珠,导致附近的人可以清晰辨认出你的视线,这对于近距离的合作活动是有益的。在语言诞生之前,早期的人类可以通过同伴的眼睛知道对方正在看向哪里,从而推断出他们的计划是什么。 比如,如果要合作摘树莓,需要一个人拉住树枝,另一个去摘下树枝上的果实,这时,他们就可以通过眼神交流行动计划,从而合作完成采摘。或者在集体狩猎时候,如果一位同伴看到猎物,其他人也能够不需要语言或者手势的情况下,就知道猎物在哪个方向。 一项婴儿研究也发现了协调视觉注意(coordinating visual attention)对于人类语言进化的重要意义。婴儿通过与他人共同的活动习得语言。在活动中,婴儿会长时间注视那些他们不认识的物体,这正是学习相关词汇的最佳时期。   你的眼睛会说话 因为有着如此丰富的表现力(很大程度得力与人类眼珠的黑白分明),眼睛因此成为非语言交流中的重要工具。它有时候会表达出很微妙的信息。 比如,你有没有留意过自己在电梯里时眼睛通常都看向哪里呢? 当电梯里有不止一个人的时候,大多数的人都会一直注视着提示楼层的数字,或者电梯墙面上的广告。有的人也许在看手机或是放空。一般都不会相互对视。这是因为在电梯狭小空间里,我们已经都侵入他人的私人空间(或者自己的私人空间被侵入)。为了减少随之而来的不适和紧张,一般人们都会减少目光接触。调查发现,一旦人与人的距离少于约1.8米,眼神接触就会减少。 另外,人们在走路或者合作完成体力劳动的时候更容易自在地交谈。因为彼此隔得很近却不必看着对方。此时,如果突然四目相对可能会终止原本顺利的谈话。 据统计,一个人在说话时有75%的时间都会看着听话的人,而听话者只有40%的时间会看着说话人。当我们对于讲话者的谈论的内容不再感兴趣时,我们的注意力会减弱,眼睛也因而容易看向别的地方,而对方也可能通过听话者放空的眼神判断出自己是否应该停下来或者转移话题。(当然,也有对方已经明显失去兴趣后仍然喋喋不休的讲者……) 目不转睛的直视往往还带有强烈展示从属关系的意味。比如领导、老师、警察在面对下属、学生、嫌疑人的时候,往往会直视对方的眼睛,而后者则往往目光躲闪。所以文章开篇所说的 ”照眼儿“ 游戏,可能也不仅仅是一个儿戏那么简单,或许也暗含着小朋友之间对彼此关系的试探。很多哺乳动物的幼崽都会有类似的从小就奠定谁是 leader,谁是 follower 的游戏。但是仅仅以眼神就分出高下,应该是人类所特有。   3.2秒-眼神接触的最佳时长 在正常社交中,通常人们既不希望自己显得心虚、缺乏自信,也不希望咄咄逼人。那么,到底保持 eye contact 多长算是合适呢?有没有量化的研究呢? 还真有!在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这是简单心理创始人简里里的母校哟)的一项研究中【2】,心理学家Alan Johnston和他的同事邀请到400名志愿者。Johnston 让这些被试观看长短不同的视频。视频是事先录制好的,里面是专业演员对着镜头 “照眼儿”。研究者发现,平均3.2秒是最佳的眼神接触时长。研究还发现,如果被试觉得视频里的人和蔼而值得信赖,哪怕超过这个时长,他们也还觉得okay。 以上内容仅仅作为参考,下次你去面试或者相亲的时候,不妨直视对方,心中默数三秒,再优雅的左右顾盼一下。既显示你的从容自信,又显得平和礼让:) 参考文献: 【1】cooperative eye hypothesi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operative_eye_hypothesis 【2】Binetti, N., Harrison, C., Coutrot, A., Mareschal, I., & Johnston, A. (2015). Reciprocating the gaze of others: how we look and how long we like to be looked at. Journal of vision, 15(12), 172-172.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7389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