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孩做了一场7天的社交实验

你希不希望被别人喜欢?   你希望被别人喜欢吗?大多数人的答案应该是YES. 我们多数人都渴望一个稳固、持久的关系,希望被喜欢,被爱,无论友情爱情。   但是对某些人而言,这个愿望并不容易实现,比如英国女孩Emma Cooke。Emma有一点点的社交焦虑,不够自信,不喜欢跟陌生人相处。但她又很想解决这个问题,她想赢得更多的朋友。   于是,在请教了一位心理学家之后,她决定按照“老师”的指导,进行一周的社交实验,以改善自己的焦虑问题。   她会成功吗?     作者:Emma Cooke   翻译:左培颖 简单心理小伙伴   编辑: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编辑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想要被人喜欢。但不幸的是,大部分的社交生活都让我觉得,人们并没有很喜欢我。   这种状况可能来自一系列的原因:比如我不怎么磨练自己的社交技能,而是花更多的时间玩手机游戏。比如我可能有一点社交焦虑,让我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跟人说话。   社交能力的不自信总让我觉得心力交瘁。于是我决定做点什么,说做点什么。我希望让别人教我怎么赢得朋友,并对他人有影响力。   我需要有人传授我“魅力”。   Richard Reid就是我要寻找的人。他是一个电视心理学家,在英国开办了魅力大师班。我和他进行了一次访谈,借此来学习魅力的秘诀。   “你知道是什么导致了社交焦虑”吗? Reid问。   Reid把社交焦虑归咎于大脑中最古老的部分,那部分最主要的职责是“让你活着”。它会持续扫描你所处环境中的危险所在,并倾向于消极的思考,于是你就更可能意识到潜在的威胁。但这也意味着,当我们进入社交场合时,我们会基于过去的经验来解读这些场景,在糟糕的事情发生之前就去寻找他们存在的证据。正是这种倾向,伤害了我们社交。   有一堆的技巧可以用来帮助我们对抗这种倾向,但Reid告诉我,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从一些主要的技巧开始练习。   对抗社交焦虑的三个具体主要技巧   1.进入到一个正确的心态里   想想那些让你觉得放松的事情,比如假期中的某一天。闭上你的眼睛,想象自己正处在那个情景中。然后,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圈。   这里的要点在于,通过改变心态来放松你的身体语言。当我们对一个社交情景开始有消极预期的时候,我们的小肌肉就会紧张起来。别人会注意到我们的紧张,进行影响他们对我们的反应。   “你练习的越多,你的大脑就会越多的将这个动作与放松的感受联系起来,到最后你都不需要有意识的回忆它就能达到放松的效果”。Reid说。   2.调整你的身体语言   当我们紧张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些防御性的动作出现。即使别人没有注意到这些动作,他们的大脑也会“探测”出这些动作,并将其作为一个警告的信号。然后他们就变得不那么放松了,也不可能跟我们“一见如故”。   因此,收回你的肩膀,保持你的手臂不交叉,或者前倾,让你的手肘放在膝盖上放松。当你说话的时候,不要让你的眼睛到处看,也不要抖脚。同时,打开身体,挥手,或者握手。这些都是让人放心的方式,因为这些身体语言标志着安全(就好像在对别人说:“看,我没有带武器”)。   Reid说,身体语言真的是魅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我们对他人的解读大概有87%来自间接的身体语言。而我们认为个人魅力在于“魅力”本身,但其实魅力是跟某人在一起时感受到的安全感。   3.倾听   不要尝试去操纵别人的对话。给予他们充裕的时间和空间去说,并采用开放式的问题,比如具体的对象、内容、时间、地点等等。   你说话时的身体语言很重要,但大部分人更容易栽倒在另一个地方:倾听。   在和别人相处时,一旦我们觉得紧张、有压力时,大脑就会被“压力的荷尔蒙”所淹没,我们也就找不到可以说的东西。但当我们通过倾听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更放松,并更理解对方。   对话,不应仅仅是你自己讲故事的渠道,而是一个尽可能多的了解对方的机会。   一周社交实验纪录   于是,我从Reid那里学到了这3个技巧。接下来,我将会用7天的时间去学习并应用它们。我试图給自己的魅力值打分,满分10分。   会有奇迹发生吗?我会获得很多朋友和恭维吗?还是我只会变成一个不断用手指做圈圈的奇怪姑娘?   (/"≡ _ ≡)/~┴┴     第一天   这时我刚上完Reid的大师课,跃跃欲试。我决定在一个派对上测试自己的新技能:与很多的白领女性们一起喝酒。要知道,呆在一个我不熟悉的陌生团体里简直是我最大的噩梦。   像往常的聚会一样,我在人群中开始出汗,并且很快人就变得绯红。然后我试着用拇指和食指做一个圈圈。嗯!这有帮助,让我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上。   接着,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谈话中,并尝试问一些开放性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确有用!它们让跟我交谈的人觉得非常有趣。离开的时候,我觉得我没有完全的为难自己。我把这算作一次胜利。   魅力指数:6分     第二天   我有的时候会在周六工作,因为我喜欢房间里没什么人的感觉。当然,这也是我有时会跑去厕所隔间躲起来的原因。 ≖‿≖✧   然后这天我去了我男友家,一个人坐在他的房间里看韩国版的《爸爸去哪儿》。但实际上,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度过这个夜晚。     后来,男友的室友回来了。他非常友好(他曾经佯装没看见我跑到冰箱后面躲避他,真实一个贴心Boy),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看看电视。我又把拇指和食指圈成圈圈,走出了卧室。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我觉得很舒服,进而开始聊一些美容的方法。他在这个时候说(我想应该是开玩笑的,为了回应我):你好像很注意护肤。   我说:我不管你说什么,你应该用清水洗脸! 都是我对洁面深沉的爱把一段对话给毁了!天哪,我为什么要跟他聊美容,无视他的为难,还对他的皮肤指手画脚。   魅力指数:3分    第三天   今天是让人又爱又恨的情人节(因为需要消费!)。我被邀请和男友去参加一个有海鲜午餐的运河之旅,这趟旅程既美味又可笑,因为有一个男人不断地的站起来大声念一些很矫情的诗歌。   实话说,今天我不需要任何技巧。我整天都跟一个人呆在一起,他是为数不多的让我觉得呆在一起很舒服的几个人之一。我们回家,吃外卖,玩纸牌游戏,我一次都没有想到要提醒自己让手臂不交叉。   魅力指数:9分   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永恒真理!~   第四天   下班后,我去男友工作的酒吧,这样就可以一起回他住的地方了。我坐在吧台边上,耳朵里塞着耳机,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看,这样就没有人来跟我说话了。   之后男友跑过来敲了下我,因为我显然看起来很“可笑”。     但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魅力指数:5分   如果你完全不跟人接触,你就不会“没魅力”,多好!   第五天   我的朋友Ellie在网上找弄到了力度超大的折扣券,于是我们一起去丽兹大酒店喝下午茶。我跟Ellie在一起觉得很舒服,所以我完全不需要用任何技巧——但我在中途真的有意识到我谈论自己的部分有多少。不论你多爱另外一个人,你还是容易忘记生活里不只有你的问题,然后你就忘了听别人说话。   不过显然有什么东西起作用了,因为到晚上结束的时候,服务员偷偷的给我们一人一盒免费的茶叶,以及一些精美的笔。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新散发出来的魅力,所以我将其算作一次胜利。   魅力指数:7分    第六天   午餐后,当我读到一条针对我博客文章的恶评时,事情就变得不好起来了。大部分的时候,你对消极评价是习以为常的,但时常还是有这样一个评价让你刻骨铭心。难过的是,你不能用应对社交焦虑的技巧来应对一个网络上的评论者。   我自我感觉一点都不好,要与人社交的想法让我恨不得剥了自己的皮。于是我取消了所有的安排,回家,然后一边看《爸爸去哪儿》,一边拿着一个勺子吃花生酱。   魅力指数:0分。   我已经不想吐槽自己什么了。   第七天   在昨天半夜的时候,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我尝试变得更有魅力,但我懈怠了。而我唯一一次真的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是在周五。   我给自己不那么熟的人发短信,问他们今天是否要一起吃午饭。可怕的是,他们说好!!于是我突然就有了跟我觉得很可爱的人一起吃午饭的安排,但一想到要一个人我还是会有小小的恐慌。     我们吃午饭。我们聊天。我积极的尝试采用开放性的话题,并将话题的焦点放在她身上。我不时的感觉到焦虑的痛楚,但大部分的时候,我还好。   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她说,我们一起吃饭感觉真好,我们应该再约。我想……我这是交到一个新朋友了吧?   魅力指数:7分。   又一次新的突破!   最后的一些想法   在我开始尝试之前,Reid就警告我说,这些技巧需要很多的练习,你不能指望即刻就发生神奇的效果。   重要的是,要试着对自己的身体和行为方式多一些意识。   这是真的——改变你的身体语言以及倾听似乎都是小事,但当你在社交场合,他们的困难度就成百倍的增大。想出开放式的问题又不要让自己听起来像是Dr Phil(美国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有自己的电视节目,为参加者分析他们的心理问题并提建议)的拙劣模仿者真是太难了,而一边坐着又不要让自己的手和腿交叉让我觉得很不情愿。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大的收获是倾听。它听起来简单的不像话,但恰当的倾听他人并不是大部分的人会做的事情。这包括我自己。但它的效果最显著,也能让我觉得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继续把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做圈圈,但我会继续尝试更多的倾听。   或许它不会让我的焦虑消失。但至少,我会因为倾听而成为一个更好那么一点点的人。   小单最后想说:在社交中,不论是单纯的社交不自信,还是真正的社交焦虑或社交焦虑障碍,寻求改变都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但这样的努力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你需要缓慢而又耐心地去面对问题,一边从外界寻求帮助,一边激发自己内部的力量,实现自己的目标。但值得高兴的是,你正在努力地做出改变。 如果有需要,可以寻找咨询师陪你一起走过这段路程~ 点击下方图片了解更多咨询师详情👇     ▓文章为简单心理编译,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22928 阅读

“太多人为了要表演,失去了自己的存在”|聊聊明星人设崩塌

  本文字数 2500+ / 阅读需要 8 min 这两天翟天临的博士学位事件沸沸扬扬,“学霸”人设算是彻底崩了。   细数近年来勤勤恳恳立人设的明星真是不少,栽跟头的也不少,从“好男人”陈赫、吴秀波被曝出轨,到“学霸”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   既然人设崩塌的危险这么大,为啥这么多明星还执着地一定要立人设?今天聊聊人设的心理学秘密。   明星为什么要立人设?   肯定是有很大好处啦。   在心理学里,与“人设”最相近的概念是印象管理(impression management),通过控制或管理他人获得的信息,来影响他人对我们的印象。就像一个明星不断在微博上发自己跑慈善活动的图片,就算你再不关心,也会潜意识里给你留下Ta和慈善强相关的印象。   明星嘛,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让公众更好地记住自己,留下好印象。但让大家完整的了解自己是不现实的,所以就需要集中力量,打造出一种“容易让人记住的、特定的”印象。但这个形象往往与他的真实形象有一定的差距,那就需要“印象管理”。   为什么很多明星的每一条微博都需要团队反复审核才能发布? 为什么他经常出席A活动,却从来不出席B活动?为什么有些注定不赚钱、坏口碑的电影,偏偏还有明星要去演?   背后很可能都有印象管理的成分。   要让人们牢牢记住Ta们“好男人”“学霸”“傻白甜”“幽默”的人设,很多事情也许都是不得不做的。     明星打造自己的人设,就像包装商品,给自己贴上个性化的标签,摆在娱乐圈的货架上,等着不同的粉丝选购。而粉丝们,凭借明星身上的标签,也就更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明星,并且对Ta产生认同。   但当我们要认同一个人时,我们的认同也需要一个“落脚点”,否则这种认同就很难生根。   看到一个演技不错的演员,翻翻他的微博和采访,发现这哥们居然是个学霸,还是个博士!我们也许对演技缺乏专业的评价,但我们却知道什么是“学霸”和“博士”啊。于是这一共同点会让我们自己和Ta产生一些联系,“认同”也就有了落脚点。   明星们的“人设”,是最容易被辨识的标签。打上标签,才能和路人产生联系和互动,为更复杂的“认同”创造机会。   对于明星,尽管这种标签很可能是片面的、经过放大的,但也好过做一个没有特点、没有粉丝的普通明星。     普通人也有人设吗?   当然有了,不然那么多人发朋友圈的目的是什么......   “印象管理”适用的范围不仅是明星,普通人同样会自觉或无意识地打造自己的人设。比如一些标签化的概括,像是“猪猪女孩”“戏精”“佛系青年”等等。   特别是在社交网络中,我们愿意展现自己日常生活中的片段、情绪和喜好等,并且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在社交网络中提高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赢得更多的关注,得到更多的认可和赞扬。     Tedeschi将印象管理策略分为获得性印象管理和保护性印象管理。恰当的印象管理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与人相处,给他人留下好印象。   获得性印象管理的主要目的,往往是为了获得赞赏表扬。指的就是人们通过一定的方法给他人留下积极、正面的印象。   就像面试时,我们打扮形象、美化简历,就是在做印象管理。而且很多实验和现场研究都发现应聘者印象管理与招聘者评价之间呈积极的正向关系。有印象管理行为应聘者,得到的评估更高,被建议录用的可能性也更大。   心理学中还有个“首因效应”认为,对于不熟悉的人,如果你在初次见面就主动和Ta沟通,表现出友善、真诚、亲切的一面,就容易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另一方面,当我们也会通过道歉、借口、回避等方式,保护自我形象,避免他人对自己的负面态度,就是“保护性印象管理”。   再举个栗子,你通常很少迟到,和朋友约了要见面,但是出门晚马上就要迟到了,你也许会给自己找个借口,比如路上堵车,以挽回你在朋友之间很少迟到的好形象。   必须承认,人设这种东西,如果运营好了,那真是很有用的。   那人设有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但如果运营不好,那问题就会更大了。明星人设崩塌,很可能直接毁掉职业生涯,而普通人人设崩塌,也难免影响个人信誉。   很多人朋友圈里有这样一类人,相册里全是精修美照,既有游山玩水的快活,又有勤恳工作的刻苦;配文或是人生哲学,或是恰如其分的表情,几乎每一条朋友圈下都是高赞。看起来他们的朋友圈都在发光,其他人会不由自主地靠近。   但从人设的角度来看,很多人展示出来的自己,可能只是他所期望别人看到的自己。   社交网络似乎给了我们新的舞台,去展示更好(假)的自我。   通过发布碎片信息,人们构建了貌似真实的世界,当然这更像一个“虚拟的世界”:这些碎片化的事实、加上观者的想象构成了虚拟的事实。人们有意识地塑造完美自我,企图他人通过这些完美信息认识自己。     关于人设,戈夫曼有一个拟剧理论,把人的日常生活和交往活动看做戏剧表演,社会比拟为舞台,每个人都是表演者。   最初的表演,仅限以自我为中心的小范围传播,随着观众的增多,表演内容开始发生变化。别人对我们的影响越来越大,表演的真实性也就降低了。   发动态、转评赞的过程,也不断对我们的人设做着“重构”。   对于自己的发布内容,我们会有意识地“雕琢”,可能出现对生活经历的筛选、修改甚至虚构部分细节等行为来使呈现的人设更加完美,或者朝着大众更喜欢的角色方向做出努力,成为一种“过度表演”。   当美化过的人设与真实自我的差距越来越大,就会不断拉大了“理想自我”和“真实自我”的差距。在拉开差距的过程中,我们很可能会沉浸在过度表演中,而越来越厌恶真实自我。   此时,距离人设崩塌很可能也已经不远了。换句通俗的话,就是“演不下去了”。   把人设看淡一点吧!   当然,并不是说营造人设就是欺骗行为,就是不好的。   我们发朋友圈之前,总会很自然而然地做些编辑,尽可能把它完善,这更像是人类社会已经形成的一种处事风格,本身是非常正常的。   但如果你发现,自己维持人设的过程很痛苦,并为此感到不知所措,不妨看看下面几个小建议:   1. 尝试不去羡慕别人的生活,别人展示的生活也未必是真实的。   你总想把自己完美的一面展示出来,别人何尝不是呢?毕竟大多数人都在乎自己的印象管理,所以你看到的很可能也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羡慕的。   2. 展示真实的自我。   问问自己的内心,自己苦于打造的人设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那些你真正热爱的东西,才能给你真实的幸福感。真实自我和他人的连接增强,你的存在感和价值感也会更强。   3. 寻找更多展示自己的平台。   不论喜欢什么,读书、跳舞或是看电影,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平台包容不同角色的我们。在朋友圈发点读书感悟可能半天都不会有人鸟你,但你可能真的去错地方了——换个读书分享的平台,你可能就会很容易找到同类,共享感受、找到共鸣。   4. 多放点注意力在线下生活。   社交网络只是生活的一个延伸,而不是全部。把耗在社交网络上的时间放到线下,做做瑜伽、散散步、看看书,从中获得的愉悦感远比无谓社交强多了。   印象管理作为一种社交策略,从来不是一件过分的事。只希望我们不要因为过度追求一个完美人设,而忘了真实的自我。   最后,分享一段我很喜欢的话,来自王小波的《三十而立》:   在我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绝非表演给什么人看的,这就是存在本身。   我要抱着草长马发情的伟大真诚去做一切事,而不是在人前羞羞答答地表演。在我看来,人都是为了要表演,失去了自己的存在。   龙虾+酒鬼 ✑ 撰文 野生好人✑ 开篇漫画

3016 阅读

关于测体温、取外卖和出入证的魔幻现实主义|漫画

  长时间的疫情搞得大家都很辛苦,小区里有些憋坏了的人们,已经开始试探性的出门透风了。 但还是要提醒大家,疫情还未消失,大家还不能松懈,要持续做好防护哇! 感谢hozho、李叫兽、韦师傅、莫师傅、陈奶奶提供的采访素材,感谢那些坚守在防控一线的普通人们。     海德 ✑ 采访 海德 / 酒鬼 / 野生好人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507 阅读

在冬天的马路,跟踪一双光脚丫子|漫画

  辣白菜 / 酒鬼 / 野生好人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944 阅读

你也有一个永远无法原谅的人么?丨原谅的7个原则和8个步骤

  本文字数 3000+ / 阅读需要 9 min   在知乎上搜索“原谅”,你会看到诸多“另一半出轨了,我要不要原谅ta?”“如何原谅在感情上伤害了你的人?”等等类似问题。   原谅背后总是少不了伤害与背叛。这是一个背负着委屈与不甘、无比沉重的词。   所以,我们今天不会劝你“将那个误会你的人变成朋友吧”,也不会劝你“让它随风而过就好”,更不会劝你“不要再怨恨那个人了,即使ta给了你那么多痛苦。”   因为这都不是真正的原谅。   原谅的三个标准   啥是真正的原谅呢?   有三个标准可以帮助你进行判断:   1. 你能够客观地看待ta和那件事 2. 你对ta的情感没有那么消极了,甚至产生了一些同情 3. 你放弃了继续惩罚ta的权力或是不再想要得到补偿   研究和实际经验都表明,阻碍原谅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们倾向于认为原谅意味着自己的软弱,以及他人的错误是“有情可原”、是值得被原谅的。     但事实上,如果我们回到原谅的三个标准,就会发现相对于保持生气愤怒,原谅要困难得多。因此原谅绝对不是软弱的标志。   另一方面,真正的原谅是一种释然和接纳。当它发生时,你不再纠结于那个人或事原本可以是什么样,你坦然接受已经发生的事实,并承认它不会再改变了。而这一切都是关于你自己的心境,和孰是孰非并没有什么关系。   一定要选择原谅吗?   可是,为什么我们要学着去原谅呢?   我就想一直记恨着,见Ta一次打Ta一次,不行吗?   选择原谅并不单纯是为了对方着想,而是为了自己。保持愤怒和怨恨其实是有代价的,不论是对你的生理健康、心理健康还是你的人际关系,都会有负面的影响。   研究表明,当人们报告了更高水平的原谅时,他们也往往拥有更好的健康习惯以及更低水平的抑郁、焦虑和愤怒。   即使是在出轨的夫妻之间,更高水平的原谅也和更满意的关系、更好的育儿方式以及孩子对父母更积极的态度密切相关 (Gordon, Hughes, Tomcik, &  Litzinger, 2009)。     在生理方面,适应负荷 (allostatic load) 是以荷尔蒙分泌、血压和其他身体耗损讯号等来量度压力的方法。   研究发现,原谅可以直接减少由于背叛和冲突引发的适应负荷的增高,从而减少人们感知到的压力水平 (Lawler et al., 2003)。   原谅的七个原则   明白了原谅对自己的重要性只是第一步,这并不会让原谅这件事本身变得更轻松。如果看到这里,你决定试着原谅某些人、某些事,那么铭记下面七个原则 (Plante, 2014),也许能帮你更好地完成这件事~   1. 原谅不代表忘却。你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忘掉某个人,或者某段不愉快的经理。   2. 原谅不代表美化你的苦难。如果它真的很糟糕,那就让它糟糕好了。   3. 原谅不意味着你是软弱的。   4. 原谅不建立在别人的道歉之上。你无法预期那个误会你的人真正理解ta的所做所为给你带来的伤害,甚至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但是没关系,你的原谅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他们。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   5. 原谅是一个过程。不是说这一刻你决定原谅了,这件事就立刻发生了。也许你永远都没有办法彻底原谅一个人,但是你可以无限接近。   6. 原谅的目的是你自己的幸福和健康。   7. 原谅的秘诀是放下愤怒。   做一个原谅的小练习   知道了原则后,具体应该如何操作呢?   Robert Enright 博士是研究原谅问题的专家,这里,我们介绍一个他提出的原谅的八个步骤(2015),你可以用这个方法做一个原谅的小练习。   1.列一个曾经深深伤害过你的人的清单,入选标准是你需要付出很大努力才能做到原谅他们。你可以问问自己,从1到10,我因为这个人受到了多大的伤害?1为严重程度最轻(但仍然严重到需要努力去原谅),10为最重。按照这个为这些人排好序,我们从程度最轻的那个开始。   2. 回想这个人对你做过的一件事。问问自己:这个人的做法对我的生活产生了什么负面影响?可以从身体和心理伤害两个方面考虑。回想一下,你对于别人的人性和信赖的看法是否因为这件事发生了变化。在这个过程中,允许自己在回忆时感受到消极的情绪。   3. 当你准备好时,做出原谅的决定。这个决定意味着给予这个曾经伤害你的人以仁慈。当我们给予这种仁慈,我们是在刻意减少对这个人的怨恨,并以宽容、善良、尊重、甚至爱来替代。   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原谅并不代表着为这个人的所作所为找借口,或是忽略公平正义。公正和原谅是可以同时发生的。   另外一点在于,原谅和和解也有很大区别。和解建立在两个或多个人的共同信任的基础上,是一种谈判策略。当你原谅一个人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不与其和解。   4. 开始认知方面的练习。问自己关于这个人的下面几个问题:ta成长的环境是什么样的?ta可能从别人那边受到过什么样的伤害,从而使ta更有可能伤害你?当ta伤害你的时候,ta正在经历什么额外的压力吗?   这些问题并不是容忍ta的所做所为或为其找借口,只是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人的伤痛,理解对方做出破坏性行为的原因,这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避免伤痛重演。 5. 当你竟然开始对这个伤害自己的人产生了共情,请充分注意自己内心的波动。这个人可能也被误会,被误导或者迷茫。ta可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懊悔。当你在想这个人的时候,观察自己是否开始对ta产生了这些柔软的情绪。   6. 试着有意去忍受这个人给你造成的伤害,这样你就不会轻易把伤害还给这个人或是迁怒于他人。因为当我们情感受伤时,总是会倾向于把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请你去感受这种痛苦,并且不要再把它传递下去。   7. 想象一个你可以给予这个伤害你的人的礼物。可以是一个微笑,一个回拨的电话,一句和别人聊天时说ta的好话。当然,在向ta表达友好和善意的时候,自己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和这个人的交往会把你置于危险的境地,那么就换一种方式表达你的情感,比如写日记,或是参加同情冥想的训练。   8. 最后,试图为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找寻意义。比如说,当一些人忍受过不公正时,他们会对别人的痛苦更加感同身受,从而让他们对于受伤者提供更多帮助。甚至,这会激励他们在阻止更多不公平事情发生中做出更多努力。     Oprah Winfrey 说过这样一句话:   Forgiveness is giving up the hope that the past could be any different.    原谅就是放下那个认为“过去可能会有所不同”的执念。   既往之事总是无法挽回,而生活,还是要向前看呐。   References:   Enright, R. (2015). Eight Keys to Forgiveness. New York: WW Norton. Gordon, K. C., Hughes, F. M., Tomcik, N. D., Dixon, L. J., & Litzinger, S. C. (2009). Widening spheres of impact: The role of forgiveness in marital and family functioning.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3(1), 1-13. Lawler, K. A., Younger, J. W., Piferi, R. L., Billington, E., Jobe, R., Edmondson, K., & Jones, W. H. (2003). A change of heart: Cardiovascular correlates of forgiveness in response to interpersonal conflict. Journal of behavioral medicine, 26(5), 373-393.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 简单心理Uni(ID:jdxl-uni) 一所心理咨询师的终身成长学院

3209 阅读

伟哥可能引发视觉障碍,以及,一位母亲见到了逝去的女儿 | WEEKLY

  欢迎来到「简单心理WEEKLY」   这里有新闻热点的心理学解读   和心理学最新最有趣的小知识   给你一些观察世界的新鲜视角      科学家又发现了什么      01 为啥醉鬼的话不能信:“啤酒护目镜”背后的科学原理   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当你有一点点喝醉时,对面的人也似乎变得更好看了。或者,当对方喝醉了,就骗我说“好看”?     这种现象非常自然。   2003年《Addiction》杂志发表的一项里程碑式研究中,80名异性恋大学生被带到酒吧或餐厅,评价男女照片的吸引力并对其进行打分。果不其然,当饮酒时,男女对异性的评分都上升了。   科学家们称之为“啤酒护目镜效应”(beer goggles effect),指由醉酒造成的、对吸引力的“感知强化”。   在刚刚过去的情人节,埃德希尔大学的心理学家们就探索了“啤酒护目镜”背后的科学原理,发表在《成瘾行为心理学》上。     120名英国异性大学生参与了这项实验。志愿者被要求确定一个字母的方向,同时忽略任何偶然出现的(没)有吸引力的面部刺激。结果表明:   清醒的志愿者,会被迷人的长相分散注意力; 但不管长相是不是迷人,醉酒的志愿者都会被分散注意力。   Derek Heim教授补充说,在他们的实验中,“参与者只需要轻度醉酒(微醺),也就是说,不需要太多的酒精,就可以让他们戴上‘啤酒护目镜’。”     心理学家们猜测,这可能与社会压抑感降低有关。在酒精作用下,大脑的奖赏系统过度兴奋,人们可能更容易感到有自信、愉悦并采取行动。   另一方面,酒精也有可能损害我们识别“对称性”的能力——对称性是吸引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说,当你有点酒精上头,可能也就意识不到对方的歪鼻子,或者一口豁牙的微笑了。         02 《自然》子刊:睡眠不足导致儿童心理问题     去年中国睡眠研究会的一项调查显示,“6岁至17岁的青少年儿童中,超六成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   青春期睡眠不足可能会导致严重的问题。科学家们发现,睡眠不足,与抑郁、焦虑、冲动行为和儿童认知能力差有关。     2月3日,复旦、沃里克大学等研究团队在《Molecular Psychiatry》发表的一项研究,纳入11067名9-11岁的青少年的数据,首次对儿童的睡眠时间与包括抑郁在内的精神问题、认知和大脑结构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大规模分析。研究显示:   睡眠不足7小时的儿童,行为问题总分平均比睡眠不足9-11小时的儿童高53%; 儿童的维度精神病理学(包括抑郁、焦虑、冲动行为)与睡眠持续时间呈负相关; 儿童的大脑结构受到睡眠时长的影响。与高容量与长睡眠时间相关的脑区包括:眶额皮质、前额叶和颞叶皮质、楔前叶和边缘上回; 精神问题,特别是抑郁问题,与1年后的睡眠时间短显著相关。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了,充足睡眠对儿童认知和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华威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冯建峰教授说。   “建议6至12岁儿童睡眠时间为9至12小时。然而,睡眠障碍在世界各地的儿童和青少年中很常见,因为他们的课业负担重,屏幕使用时间,以及体育和社会活动时间都越来越长”。     03 土耳其的一名医生报告,高剂量“伟哥”让17名男子出现视觉障碍   西地那非(俗称“伟哥”)是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安全药物,副作用很小,包括头痛、烧心、皮肤潮红和视力改变,一般来说这些影响在5小时内消退。   但2月7日发表于《Frontiers in Neurology》的一项研究中,土耳其眼科医生Cüneyt Karaarslan报告,17例患者在使用100mg伟哥后,出现了持续时间超过24小时的视觉障碍——瞳孔不正常扩张、视力模糊、光敏感和色觉障碍,其中包括严重的红色/绿色失明(即蓝色视力)。   他们都是第一次吃伟哥的健康男性。所幸,这些症状在21天后都已经消失。     Karaarslan医生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有一小部分人不能将西地那非分解并有效地从体内清除,血液中残留的西地那非浓度太高导致的。研究表明,首次服用伟哥的人,推荐先从较低剂量开始。   这份报告提示了一份罕见的风险,并不意味着“伟哥”很可怕。勃起功能障碍会对男性产生重大的心理后果,在医生推荐的剂量下使用时,伟哥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性和精神方面的支持。     04 当心,孩子9岁时就可能出现自杀意念   在美国,儿童自杀死亡人数达到30年来的最高水平。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在初高中阶段,10%-15%的孩子曾有过自杀的念头。   为了进一步研究学龄前儿童自杀意念和行为,2月7日发表于《JAMA Netw Open》的一项报告中,华盛顿大学的Deanna Barch博士和同事们进行了一项针对11814名9岁、10岁青少年的纵向研究,他们发现:   孩子在9岁、10岁时,已经出现自杀的想法; 2.4%-6.2%的孩子虽然没有“付诸行动”,但他们或出现了意愿,或已经做好了计划; 0.9%的人称,他们曾经试图自杀; 男孩比女孩有更多自杀想法、更多非自杀性的自我伤害行为。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趋势颠倒了过来; 9.1%的孩子说,自己没有想过自杀。     令人心碎的是,对于那些自我报告有自杀想法或行为的孩子,高达75%的看护者对此全然不知。在调整了性别、家族史和其他变量后,研究人员发现,“家庭冲突”是自杀想法和非自杀性自我伤害的预测因子。   Barch说,从历史上看,人们一直认为,青春期的孩子怎么可能有什么自杀念头?“但我们的数据表明,这绝对不是真的。父母、护理人员和幼教工作者应该意识到,9岁的孩子可能已经在考虑自杀。这些数字的意义并不平凡。”     Deanna Barch博士       05 恋人T恤的气味,有助眠剂的功效   恋爱中的人,是不是拥有特别的气味?   一项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系的研究发现,如果你在睡觉时被恋人的气味环绕,每天就可以多睡9分钟——这样算下来,一周就可以额外得到一个小时的休息。   在这项研究中,155名参与者得到了一模一样的T恤作为枕套。它们可能是干净的、有爱人气味的,或者是陌生人的。   为了在T恤上捕捉体味,研究人员给参与者的伴侣一件干净的T恤,让他们穿24小时,并要求他们不要使用除臭剂、香水之类的产品,也不要吸烟、运动或吃某些会影响体味的食物,然后将这些T恤冷冻起来以保持其气味。   研究人员通过一种监测夜间活动的活动记录仪来检测睡眠质量,他们发现:   有伴侣的气味在身边的参与者睡得更安稳,也没有那么频繁地翻来覆去——即使他们不知道自己闻到的是谁的气味; 有伴侣气味环绕的人,平均每晚可以多睡9分钟。   Marlise Hofer   “我们的发现提供了新的证据,证明仅仅依靠伴侣的气味,就能提高睡眠效率”,该研究的主要作者Marlise Hofer表示,“这些参与者平均睡眠效率提高了2%以上,相当于口服褪黑激素补充剂(通常用作睡眠辅助剂)的效果”。   这项研究表明,对于那些不想再吃褪黑素助眠的人,可能又多了一个选项——比如下次独自旅行时带上伴侣的衬衫。       06 地震幸存者追踪:早一点治PTSD,益处可能非常长远     1988年的亚美尼亚6.9级大地震,是苏联历史上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当时,苏联第二大城市列宁纳坎80%的房屋倒塌,估计造成25000至35000人死亡,其中许多是小学生。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达85亿卢布,甚至超过了切尔诺贝利核事故。   电影《亚美尼亚大地震》   科学家们长期跟踪了地震中的幸存者。近日,发表于《Psychological Medicine》的一项研究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科学家们发现,在地震中幸存,并在震后不久接受了心理治疗的儿童,在成年后的抑郁和PTSD症状都有显著的改善。   研究人员采访了地震后5年和25年的幸存者。调查显示:   接受心理治疗者的PTSD得分,从地震后一年半的平均44分,下降到25年后的31分。 未接受心理治疗的幸存者,PTSD评分也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没有那么大:从一年半时的43分下降到25年后的36分。     除此之外,这项研究还确定了地震幸存者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抑郁风险的因素,包括:他们的家园是否被毁,地震后他们面临的逆境的严重程度,以及地震后他们是否患有慢性医学疾病。   研究显示,“那些拥有强烈社会支持的人,不太可能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抑郁症”。作者之一、Armen Goenjian博士强烈建议,在学校对儿童进行创伤后应激反应和抑郁的筛查,并在重大灾难后提供创伤和悲伤治疗。       07 斯坦福的科学家发现,人工智能可用来预测一种抗抑郁药是否对你有效   没有一种抗抑郁药对所有患者起效。一项研究表明,大约只有30%的抑郁症患者,在首次尝试某种药物后就能幸运“中标”。 这主要是因为,患者从症状到严重程度实在是千差万别。对他们来说,要找到合适自己的药物,常常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   最近,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使用一种为静息状态脑电图(EEG)量身定制的潜在空间机器学习算法,结合脑电图仪(一种监测大脑电活动的工具),能够有效识别出那些最可能对舍曲林(一种抗抑郁药)有反应的抑郁症患者。 主要作者之一的Madhukar Trivedi博士本身就是一名精神科医生,也是一名犹他州西南精神病学家。   他非常清楚抑郁症患者在“以身试药”方面的困境。“每次治疗不起作用时,人们都会感到非常沮丧,本来主要症状是自我怀疑的人,又加剧了更多的自我怀疑。”   Etkin和同事们在既往抑郁症研究数据的基础上,使用他们开发的一种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分析脑电图,识别出了一种“脑电波模式”。他们发现,这项技术可靠地预测了哪些患者确实对舍曲林有反应,结果在四个临床实验中得到了验证。   研究表明,人工智能可以根据患者的大脑活动准确预测抗抑郁药是否有效。图源:UTSW   另一项重要结果是,他们发现那些对舍曲林治疗没有反应的受试者,更有可能对经颅磁刺激(TMS)治疗和心理治疗产生反应。   这项成果于2月10日发表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他们认为这项新方法可用于临床,帮助医生们确定抑郁症的最佳治疗方案。            世界在发生什么        01 韩国MBC电视台:妈妈用VR跟逝去的女儿再见一次面     近日,韩国MBC电视台一档节目《遇见你》播出了母亲张智圣的故事。三年前,女儿娜妍因为血癌去世后,她始终生活在悲痛之中,“即便开车的时候看见天上的云,都觉得是娜妍在那里睡觉”。   节目组花费近8个月时间,利用女儿生前的声音、动作、面容等影像资料,制作了一个近似“娜妍”的虚拟形象。母亲带上VR(虚拟现实)设备后,可以与女儿“重逢”,触觉反馈手套,还能让母亲“摸到”女儿。 在虚拟现实中,“娜妍”穿着平时最喜欢的人字拖在花园里玩耍。她说:妈妈,你去哪儿了?你想我了吗? 张智圣几乎立刻就掉泪了,“妈妈也很想你。你过得好吗?”     在VR里,张智圣还与女儿一起吃了蛋糕。在娜妍最后的日子里,她曾说“如果出院了,最想吃蜜糕,什么都想吃”。   这支视频引发了观众的“暴哭”,在场的工作人员也很动容,许多人想起了自己生离死别的故事。张智圣说,她参加纪录片的制作,“是为了安慰失去像我这样的孩子,或者是失去了父母兄弟的人”。   完成一次好的告别可以缓解悲伤。目前,VR已经被应用于心理治疗的辅助手段之一。但同时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人们认为,这么做是残忍的,会带来现实和虚拟认知模糊问题,也可能进一步加重悲伤。     02 奥斯卡《小丑》男主的动人发言   在刚刚过去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Joaquin Phoenix凭借电影《小丑》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   在领奖发言中,Joaquin花了很多时间讲述他关心的公共议题,比如性别平等、动物权利、环境问题……呼吁人们对抗不公,为不能发声的群体发声。媒体评论说,这段脱稿演讲诚挚、动人、铿锵有力,仿佛Joker上身。 “我一直在思考我们共同面临的一些令人不安的问题。无论我们谈论的是性别不平等、种族主义、同性恋权利、土著权利或动物权利,我们谈论的都是反对不公正的斗争——反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种族、一个性别或一个物种有权支配、控制、利用另一个物种而不受惩罚的信念。   我一直很自私,有时很残忍,很难相处。但在座的很多人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认为那是当我们互相支持、帮助彼此成长、互相教育时、引导彼此走向救赎时发生的——这是最好的社区,也是最好的人道主义。”     “我哥哥17岁的时候,写了这句歌词:带着爱奔向拯救,和平就会随之而来。”     03 日本电车开发“防痴汉”app,遏制地铁“咸猪手”   日本的电车痴汉现象是“久治不愈”的社会难题,“痴汉”就是色狼的意思。   2月4日,日本JR国铁宣布,他们即将开始测试手机APP痴汉报警系统。   如果乘客受到了性骚扰,只需要按动App的按钮,就可以直接向列车长报警。收到报警后,广播将迅速发布“某某车厢出现痴汉”的广播,以遏制和警示痴汉行为。     在对抗痴汉方面,日本人做过很多努力。比如:   设置女性乘客专用的车厢; 推出“痴汉冤罪保险”,但需要用手机拍下证据; 印章制造商「シヤチハタ」公司制造的“防咸猪手印章”,允许受害者用隐形墨水对骚扰者进行标记,他们认为这样会有震慑作用; 埼玉县推出过一类大红色叉形贴纸,上面印有“禁止触摸”字样。   但这些措施屡屡收效甚微。根据研究性骚扰行为的机构“#WeToo Japan”,全日本至少70%的女性和32%的男性都曾遭遇过一次性骚扰,半数以上女性选择默默忍受。   JR国铁的这个系统,预计6月在埼京线先上线。JR方面表示暂时还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有效,会在测试之后通过申请和问卷来调查乘客的反应。     江湖边  ✑  撰文   References:  Monk RL et al., Can beauty be-er ignored? A preregistered implicit examination of the beer goggles effect, Psychol Addict Behav. 2020 Feb 13. DOI: 10.1037/adb0000555. Wei Cheng et al. Sleep duration, brain structure, and psychiatric and cognitive problems in children, Molecular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38/s41380-020-0663-2 Cüneyt Karaarslan, Ocular Side Effects of Sildenafil That Persist Beyond 24 h—A Case Series, Frontiers in Neurology (2020). DOI: 10.3389/fneur.2020.00067  DeVille et al., Prevalence and Family-Related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Suicidal Ideation, Suicide Attempts, and Self-injury in Children Aged 9 to 10 Years, JAMA Netw Open. 2020;3(2):e1920956.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19.20956 UBC:Smelling your lover’s shirt could improve your sleep Armen K. Goenjian et al. 25-year follow-up of treated and not-treated adolescents after the Spitak earthquake: course and predictors of PTSD and depression, Psychological Medicine (2020). DOI: 10.1017/S0033291719003891 An electroencephalographic signature predicts antidepressant response in major depression, Nature Biotechnology (2020). DOI: 10.1038/s41587-019-0397-3 , https://nature.com/articles/s41587-019-0397-3

2107 阅读

你是如何毁掉自己的生活情趣的 | 漫画

  冯女士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496 阅读

你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不去了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每次看极限挑战,都会被孙红雷的痞子样逗乐,总能“耍流氓”耍得顺风顺水,后来仔细一想,他似乎都用的是同一招。   我们来看看他在节目中忽悠嘉宾黄宗泽的套路:   两个人见面,他首先热情地招呼人家一块玩。 但是愉快的氛围持续没多久,孙开始抛出杀手锏:假装认真地责备黄宗泽怎么可以不给他这个前辈打伞。 黄宗泽感觉很愧疚,立马给老大撑伞,一副“我错了”的好态度。   孙红雷呢则是继续进攻,强调了自己是前辈,并说自己年龄大了不好走,要黄宗泽背他。黄拿出节目组给的钱,说:“我们可以打车去”。 这时孙红雷开始一贯的“流氓”招式,一把抢过钱并溜之大吉,只剩下黄宗泽一脸懵逼,才发现被套路了。 当然这些都是节目效果,但其实孙红雷一直在运用一种叫做“愧疚诱导”(guilt inducement)的沟通策略,即通过让别人感到愧疚以达到自己的目的(Miceli, 1992)。 最常见的愧疚诱导策略可能来自于身边最亲近的人,比如:   情侣之间 A:“你最近一点都不关心我,我每天都要忙死了,最近还感冒了,你竟然都无动于衷,你怎么可以这样?” B:“对不起,我最近也比较忙,但是……” A:“不用解释了,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B:“不是的。” A:“那好,那你以后每天下班都开车过来接我一起回家。” B:“好吧。”   亲子之间 朋友讲了一个自己的例子,她周末和朋友出去玩,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妈妈正在打扫房间。 妈妈半抱怨半责备地说:“也不知道收拾房间,整天就知道出去玩,你知道你妈每天多累吗?也不懂得体谅我,只会给我添麻烦。”   她当时感觉很愧疚,似乎出去玩变成了一件很对不起妈妈的事。   然后她妈顺势要求她接下来一周哪也不准去,留在家里帮她干活,她也只能无奈地答应了。     究竟这种愧疚诱导策略的套路是什么呢?我们总结了三个关键步骤: 第一步“我非常不容易” 常常用愧疚诱导策略的人会跟别人强调自己最近很困难,比如很难过、委屈、不爽、烦心等。     还会表示这些负面的情绪对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比如最近吃不好、睡不着、赚不到钱、找不到对象等等。   他们很会“展示自己的脆弱”,通俗点说就是很会“装可怜”。这一步的关键是情绪铺垫,显示自己脆弱不堪,为引导愧疚制造理由。   这一步发生时,被诱导者通常还没有察觉,他们会感到同情或者心疼,问一句:“你还好吗?” 第二步“都是你的错” 这时愧疚诱导者会在言语或者心理上,直接将自己这么惨的责任全都归结为是对方的错,并且通常不会给任何解释的余地。 最近一位同事的好友情绪一直很焦躁,同事在打电话的时候开了一句玩笑,对方突然就暴跳如雷地说:“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难过,你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啊,弄得我现在更烦了。” 其实在同事跟她打电话之前,她的情绪就已经很糟糕了,但她却直接把自己心情不好的责任推到了同事的身上, 这一步的关键就是责任转移,从而诱导对方产生愧疚感。 而这时候被诱导者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愧疚,虽然心里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可是就是无法控制地觉得对不起人家。 一边自己很混乱,一边还要安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第三步“你应该弥补我” 在对方感到愧疚之后,诱导者提出进一步的要求(或是惩罚),例如让对方花时间弥补,让对方妥协答应某一个要求,或者让对方付出更多的爱和关心。 这些要求通常是非自愿的,或者是不合理的,但是由于对方已经被诱导产生了强烈的愧疚感,因此很容易答应这些“不平等条约”。 这一步显示了愧疚诱导策略的最终目的:在对方的愧疚中,提出自己的真正需要,并要求对方满足自己。 这时被诱导者虽然内心是拒绝的,但很容易就会答应下来,开始了极不情愿的“赎罪”之旅。   套路者究竟出于什么目的?   1. 拒绝为自己的情绪负责 愧疚诱导策略的使用者通常自己面临着一系列糟糕的问题,例如身体不适、情绪焦躁、工作不顺心、经济有压力等。 但是他们自己却不愿意对此负责,因此想找一个发泄的出口。 这时候别人做出任何一点让他们不满意的事,都可能会成为被责怪的借口,可能仅仅是一次电话没接,或者是某个意见不一致,就可能成为“背锅”的导火线,引发一系列“都怪你”、“还不是因为你”的指责。 心底觉得对不起自己却又不敢面对的套路者们,在用愧疚诱导的办法来让别人向自己说出那句“对不起”。   2. 示弱是想要达成目的(妥妥的套路) 很多人抱怨自己的男/女友最近各种做的不对,其实是出于想让对方更多陪伴自己;抱怨孩子不懂事,是想让孩子乖乖听话,满足自己的期望…… 这些目的不好直接说,只能用这样的套路让对方答应,而经验告诉他们:“一旦Ta感到对不起我,就会对我更好,也更容易满足我的要求。” 这会让人不断地用愧疚诱导策略来套路别人,然而这时双方是非常不平等的。 被诱导的人常常是无辜的,却要“被心甘情愿”地满足自己内心不愿意的要求。   套路好使但伤人 研究发现,使用愧疚诱导策略的人尽管会短期间内感到被满足,但被长期以往很容易积压不良情绪,降低关系满意度,最终造成关系的破裂(Overall et al., 2014)。   如果你回忆生活中,自己经常有被别人诱导愧疚套路的时刻,那么也许下面的建议能给你一些启发:   1. 分辨“谁该负责任”   如果你总是“感觉愧疚”的一方,那么你需要分辨究竟是不是你的错(Miceli & Castelfranchi, 1998)。   比如父母的辛苦和疲惫很多时候是源于工作不顺心、生活压力大。你没干家务可能只是他们发泄郁闷的导火索。   有时你可能也会面临男/女朋友突然的愧疚诱导,比如你其实平时都不会在白天上班的时候给对方发信息,以前也都很正常,但突然有一天对方抱怨“我都这么累了,你一点也不关心我,白天都不主动跟我说话!”   这时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工作或是生活上遇到了什么挫折,不能够很好地调节自己的情绪,而并不全是因为你白天没给Ta发信息;   在感到愧疚之前,先分辨清楚究竟这是不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的错,认错只会让对方更习惯于用愧疚控制你的行为。   2.  愧疚不是妥协的理由   如果真的意识到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好,给对方带来了伤害,是需要加以改正的。但还是要理性地对待对方在你愧疚之后提出的“要求”。   比如你发现仅仅因为自己错过了一个电话,就被要求以后必须时刻秒回信息。或是因为自己给其他人点赞,对方吃醋了,要求你必须随时让ta查你的手机等等。   这种不平等条约你需要理智拒签,而不能单纯因为愧疚就做出妥协。     最近,有一位朋友主动选择结束了3年的恋情,原因就是他在无限循环的愧疚感和赎罪中感到疲惫不堪。   而提出分手时对方的反应是:“错的明明是你,为什么是你来提分手?”   愧疚诱导对亲密关系的伤害通常不是一场暴风雨,而更像是一场蚁灾,它慢慢地侵蚀着关系中的信任和包容,直到关系的堤坝溃烂。   而可怕的是,双方常常都没有意识到正在进行的愧疚诱导策略。   如果你也常常使用或被愧疚诱导,那么希望你能明白的是,一切的好转都要从察觉自己和他人的愧疚诱导开始。     参考文献: Miceli, M. (1992). How to make someone feel guilty:Strategies of guilt inducement and their goals. Journal for the Theory of Social Behaviour, 22(1), 81-104. Overall, N. C., Girme, Y. U., Lemay Jr, E. P., & Hammond, M. D. (2014). Attachment anxiety and reactions to relationship threat:the benefits and costs of inducing guilt in romantic partn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6(2), 235. Miceli, M., & Castelfranchi, C. (1998). How to silenceone’s conscience: Cognitive defenses against the feeling of guilt. Journal for the Theory of Social Behaviour, 28(3), 287-318.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6540 阅读

你好,我是亚斯伯格女孩

最近谈几位亚斯伯格症男孩女孩,他们都是由高中或大学辅导老师发现特质,联系家长就医确诊。究竟青少年阶段才发现先天特质问题是什么感觉?就像我年过三十才知道左侧有两个肾,瞬间惊骇莫名,多次尿道感染总吃抗生素,为什么没有一位医师照超音波呢?随即也感到释然,由于是生理问题,没什么质疑的,暂时不必割除也不能卖肾,只有均衡饮食、规律作息、减少加工食品油盐糖、多喝水。生理疾病使人追求健康生活,例如离开血汗医院,而心理疾病则是从诊断到治疗一片茫然,上天下地Google仍然有限。 自闭症类群男女比例约为4:1,在亚斯伯格症,男女比例达到10:1,原因从基因、大脑结构、女性善于伪装模仿社交技巧,以及社会文化对女性角色要求较低有关。亚斯伯格症女性是少数中的少数,Rudy Simone是其中一员,她还是作家、歌手、创作者、心理谘询师与妈妈,长期著书及讲课增进人们理解亚斯伯格症。“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女孩”与“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员工”两本书名非常吸引人,我们先谈前者,为便于阅读,我将简体译本“阿斯”替代为“亚斯”较符合习惯。 Rudy Simone以自身成长经验并采访35位女性患者写成此书,内容切身又具体,前五章目录为:天才与怪人、为什么聪明的姑娘不爱上学、超载的感官、疯疯癫癫的时刻、指责与自责,最后五章的目录是:肠胃里的孤独症、红颜渐老、是上天的宠儿还是折翼的天使、请呵护好你的小亚斯与家有亚斯女。全书涉及求学、青春期、进入职场、恋爱、婚姻、性、友情、生养孩子、忧郁症、情绪控制到老化,内容真挚易读,如果家中的“亚斯伯格症进阶完整版”用于助眠或阶梯有氧踏板,这本“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女孩”很容易读完。 跨越生命历程,Rudy Simone对家有亚斯女孩的父母提出建议,分别是信任、接纳、爱、喜欢、支持,以下摘述书中观点,再谈谈我的临床心得。 作为五大建议之首,Rudy Simone希望父母信任孩子,因为亚斯女自信心低落,唯有父母信任孩子,孩子才能信任自己,相信自己能做到任何事,成为想成为的人。第二种信任,是相信亚斯伯格症诊断,不论正式医疗或女儿自行诊断,并为女儿挡下亲友关心或干涉的子弹。 其次是接纳你的亚斯女儿,她有不为人知的感官困难和固执性,广泛影响学业、生活与人际关系,请尊重她的极限,接纳她的亚斯伯格特质,接纳真实的她,将会减少日后罹患心理疾病的机率。 第三个建议是爱,无条件爱你的亚斯女儿,而不是“我爱妳,可是……”、“如果你更进步,我就更爱妳。”缺乏被爱经验的亚斯女,容易掉到性爱圈套,过早发生性行为,进入错误的婚姻,处于受虐模式无法脱离。 第四,要喜欢你的亚斯女儿,作者认为喜欢比爱更重要,站在亚斯观点看事情,真正认识她才能喜欢她,女儿体会到不必伪装,勇敢寻求契合的人际关系,而不是模仿“正常人”。 第五,长期支持你的亚斯女儿,即使艰辛完成学业,亚斯女可能难以就业自食其力,成年后极高比例饱受忧郁症、肠胃症状和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之苦,她需要家庭提供心理及经济支持。社福机构服务对象多为智能障碍者和自闭症,未能照顾亚斯青年。 作者对父母的建议就是这些,读来像心灵鸡汤文,信任、接纳、爱、喜欢、支持。家中没有亚斯孩子的爸妈,不了解亚斯女儿一个抵十个,日日备战;家中有亚斯女的爸妈,羡慕正常孩子家庭,觉得她们的爸妈真不知足,“要是我女儿……就好了”。圣经故事说富人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我倒觉得青少年被父母接纳比恐龙穿过针眼还难,当然这是抽样误差导致,耶稣没讨论到裸捐的现代富豪,我的个案家长已经愿意让孩子接受心理治疗。 要父母相信亚斯诊断还真不容易,亚斯伯格症不比复肾,医师列印一张肾脏超音波照片,我想把它裱起来;医师说孩子是高功能自闭症或亚斯伯格特质,家长能举出一百个反证,回家再预约五个医师。对家长来说,孩子任何心理疾病诊断都难接受,忧郁症?他只是爱幻想;惧旷症?他是二尖瓣脱垂;强迫症?洗手才不会流感,我从小教他;我自己?我一直很坚强。 谈到过早发生性行为,我深有同感,亚斯女孩若在脑中植入浪漫韩剧,可能过度执着于某位男士。面对异性主动追求,她可能不敢拒绝性请求,在人际关系中动辄得咎的亚斯女孩好高兴有人追,她觉得情人比朋友容易处理。回到一般青少年,父母很难想像一个不快乐的孩子多么轻易发生性行为,女孩的父母不知道也不想谈,男孩的父母不以为意所以不必谈,心理师看性行为仍是人际关系问题,而不是道德规范,所以心理师知道得比父母多。 再谈喜欢家中的亚斯儿子女儿,家长多半愁眉苦脸,他们爱孩子、照顾孩子,但孩子的回应很难是亲近与甜蜜的,很少表现在语言和肢体动作,年龄渐长,标准降低为最近没出事就好。他们忧心孩子的未来,所以一开口就是指导,连续十几年。易地而处,我接待的亚斯和自闭症孩子多,我和每个孩子的接触在特定时空,所以有个开阔和欣赏的视角,而且,我不累,对双方都是好的人际关系,与一般青少年会谈亦然。 总结五点建议,Rudy Simone教给家有亚斯孩子的父母,对孩子说:“孩子,千万不要为你自己的身份而自惭形秽,也不要努力成为另一个人,你是上帝赐给这个世界的礼物,成为一个普通人很容易,成为一个特别的人才是福气。”这句话适用每一位家长和青少年,请练习几遍,对你的孩子说。 请呵护好你的小阿斯授权音讯 https://goo.gl/N9DLGA 见见Rudy Simone本尊 https://goo.gl/q7pG9A

12037 阅读

大多数友谊都比较短暂

文|简小单 "You can't make old friends. You either have them or you don't" “你没办法交到一个老朋友。'老朋友'你只能有、或者没有。    ----Kenny Rogers 也许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正月的同学或朋友聚会上,你会见到一些人,你们努力地寒暄,尽力亲切地交换彼此的近况。突然你听到身旁有人冒出来一句:我记得你们俩当年可好啦。 对啊,我们当年可好啦。你尴尬地笑。接着恍惚地想,然后呢? 你们当年一起翻过学校的围墙,暗恋过同一个校草;你们当年一起晨读一起晚自习,听张信哲蔡依林。你们一起升学考试,分别之后彼此书信短信。 然后,你们渐行渐远了。 友谊的褪色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但是,同浪漫的恋爱关系或者纠结的家庭关系比起来,人们几乎不怎么重视友谊的褪色或者破灭。我们似乎并不会给予个体间的友谊过多的关注。因为大家都觉得,友情这种东西,顺其自然就好。 神奇的是,据研究记录,在心理咨询室内,在众多的故事中,人们反复地在提及友谊、和朋友的关系。好的,坏的,深刻的,惆怅的。这些关于友谊的故事都是人们生命中最重要或者最痛苦的时刻。有一些是关于成长与陪伴,有一些是关于背叛与伤害。 让我们一起来剥去那些戏剧化冲突的外衣,我们来看一看:友谊的进化、维持与衰退。     友谊的“进化史”回望我们的成长史,你会发现,两个人成为朋友,绝大多数时候源于“空间上的亲近性”。你们一定曾是邻居、同学,或者加入过同一个兴趣爱好班。心理学家甚至为此专门做了研究:他们跟踪监测了一幢两层楼房里的居民,发现尽管二层的居民常常需要从一楼的通道处出门,或者收取信件,但二层的居民仍然倾向于和二层的邻居结为朋友。 的确,在同一个空间内,你们相识的可能性的大大增加。但,为什么你交的朋友不是那个空间内的其他人呢?明明舞蹈班有那么多其他的女孩子,明明篮球队里还有好多个其他的队员。但为什么,你只和特定的几人成了朋友? 因为,在“空间的亲近性”之外,你们还有更多的“共同点”和“相似性”。可能是性格上的,也可能是爱好上的。你们不仅仅是满足彼此的社交需求,你们也可以开始互相嘲笑,可以一起结伴去吃饭溜达了。 但是,此时你们还仅仅是一般朋友。社会学家Beverley Fehr认为,将一种相识的关系转化为真正的友谊关系,最重要的是持续增加彼此间“自我暴露”的深度与广度。这是一个渐进而互动的过程。友情关系中的两个人需要先迈出一步,开始冒着“风险”暴露自己的小秘密,讲述自己的成长史,分享自己的生活。去问问你的朋友,还记得当初你们开始交心的时刻么?也许会有很多惊喜的记忆出现哦。 心理学认为,自我暴露是一份真正友谊的开端,也是一个小小的探测,探测这份友谊中的另一方是否愿意有所反馈。而对方是否愿意回馈,并转而暴露自己,决定着这段关系能不能继续下去。换句话说,就是俩人要“知根知底”。 从空间上的亲近,到性格爱好上的相似,再到最终的自我暴露与反馈互动。友谊的进化隐匿于细水长流中。看似毫无章法,其实有迹可循。 友谊如何得以维持 当友谊成形后,你们需要用更多的精力来维持这段关系。关系只有通过维持才能生存。如何维持? 当然是交流啦。奠定两人最初友谊关系的“自我暴露”就是交流中最重要的环节。无论你们是躺在一张床上聊天,还是深夜结伴去喝酒吃羊肉涮,持续的自我暴露与交流始终贯穿整份友谊。你们经常见面或通话,一起度过有趣的、乃至是无聊的纯粹打发时间的时光。当你们分隔在不同的城市甚至是国家时,你们会写邮件、通电话,路过彼此的城市时也会去拜访。 维持友谊关系的另一个要素是:在付出与给予之间取得一个平衡。同时,你需要在社会角色、喜好等方面接受并支持对方,同时保持忠诚。你可以不欣赏、不赞同他们的选择,但在某种程度上,在谏言之外,你需要予以尊重。 社会心理学家 Carolyn Weisz 和 Lisa F. Wood 认为,在友谊中,比亲密性更重要的,是对好友的“社会角色”的支持。支持并尊重TA的宗教信仰、爱好、性取向等等。对对方而言,这种接受与支持也是相互的。 任何一种不平衡都有可能造成双方关系的破灭。这每一天都在发生。 友谊为何会褪色 友谊为何会褪色? 一种极端的情况是,友谊的破灭源自于背叛与伤害。关于背叛与伤害,我们暂且按下不表,下次再说。 更多的情况是: 个体的成长。每个人都在成长,在不断地改变。你的价值观、世界观、社会角色、身份认同都在不断地转换。你在遇到那些与你更相似、更接近的人,你们可以建立起更稳固的关系。你慢慢忽略掉你需要费力维持关系的老朋友。 空间与精力的限制。对于朋友而言,空间的障碍几乎成了友情的“头号杀手”,和恋爱关系十分相似。此外,我们都长大了,受制于事业、家庭和种种社会因素。当年的老朋友,我们实在没有精力去维持那段关系。更何况,知心好友一两个即可,没什么不妥的呀? 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忘记了共同努力去维持这份友情。仔细想想,你是否还有那样几个朋友,依旧能和你做到“平时偶尔联系,有事必能帮忙,见面必定亲密”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下,你们必定依然还保持着自我暴露、互相支持与帮助等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 而那些不再是好友的,疏离和淡漠的人呢?你不曾努力过,对方也不曾努力过。 面对逝去的友谊,你该做什么? 多矫情的题目啊,是不是?谁会在意朋友的去留啊!你可能会这样说。但有些人不是这么想的。 因为那是朋友啊。是你孤独行走时伫立在你背后的明灯,是你整个少年乃至青年时代的陪伴。然后,在无形中,它就这样消弭了。 面对逝去的友谊,并没有绝对的挽回与放弃之说。 首先,挽不挽回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正如它的逝去也不一定是你一个人的过错一样。如果双方不曾在这一段关系上做出努力,任其衰退。那么现在,也没必要一个人执着于挽回它。如果你们都想挽回?很简单呀,还记得当初你们是怎么维持那段关系的吗。努力地去再做一遍那些事情吧。那是你们的历史和青春,你们都保有着那些记忆与色彩,去重新触发它们吧。 此外,如果友谊无可挽回,也不愿挽回。那请记住,结束是一件常常发生的事情。一个残忍的事实是:大多数友谊都比较短暂。如果在你60岁的寿宴上与你觥筹交错的人并不是你16岁遇到的那些人,那并不代表着你的人生没有“友情”的存在。友谊的本质是两个人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的联结。人生变幻无常,友情也是如此。   当你认清友谊褪去的最终事实后,下面的三个小贴士也许对你有帮助哦。 学会悲伤和哀悼。悲伤和哀悼是一种重要的告别仪式,而仪式感能帮助你更好的面对那些困难的情绪。对于一些人而言,友情的破裂与逝去带来的伤害极大。那么,不要将这些伤害置之不理束之高阁;也不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急着出去找新的朋友。花一些时间回顾你和老朋友之间的记忆,在心里面感谢TA曾经陪伴你走过那段时光,花一些时间来憎恨和讨厌TA的离去,花一些时间来“悲伤”,花一些时间来从心底和TA告别。 结束并不代表需要抹杀过去。和爱情一样,友情结束了,并不代表你需要将过去一笔勾销。在那段友情里学到的积极的经验与感悟,在那些美好的时光里所留下的美好回忆,这些都会一直跟随着你,成为你的宝藏。不要随便抛弃它们。 不要不留余地。换句通俗的话说,就是不要打自己的脸啊。没人知道未来会如何。你以为的这个“旧友”很可能会在未来重新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以任何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方式。因此,不要对着这段关系或着这位旧友恶语相向,在背后捅刀子。给自己和TA之间留一段属于你们两个的未知空间。 说不定,将来哪天就有新的故事出现呢。▌ 致友谊。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21449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