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获对情绪的控制感

2601 观看

从症状到人格,从幻想到现实 | 进入心理动力学咨询意味着什么

 一.问题/症状的困扰与自我探索 1. 进入咨询的初始动机: 很多来访者进入咨询室求助,基本都是因为正在经历着或长或短的心理痛苦,无论是情感上还是人际关系上。而且这种痛苦已经严重到自己无法独立缓解,生活中的人际支持也不能有效的帮到自己消除困境,所以需要专业人士的干预。 在这样的前提和背景下,进入咨询的来访者都会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和目的,就是尽可能全面彻底的消除自己的症状和痛苦,缓解乃至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这就像去医院看病,花费一定的金钱和时间请专业人员解除自己的病痛。而咨询师很大程度上也像医院里的大夫,以专业和权威的角色对病人进行治疗,力求药到病除,标本兼治;来访者在选择咨询师的时候也会因为各种信息和细节,相信咨询师有能力胜任,可以帮到自己。 2. 客观存在的外部困境与主观体验的内在感受: 在咨询的初始阶段,我们有这样的期待和想法很正常,这种迫切的动力和基本的信任也是咨询顺利展开的重要前提。当然,如果我们选择的是心理动力学流派的咨询,在初始访谈中,咨询师可能不仅会了解你的基本情况,遇到的困难与问题,还会进行一些基本的流派和工作方式的介绍。 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了解和关注的焦点就不止停留在你的症状和产生痛苦的具体问题上,同时也会重点关注你自己的感受体验以及内在的想法上。这样我们就会把你描述的困难分成两个独立的部分:客观存在的症状困境和你自己的内在体验。这种最初的划分对于一个心理动力性的咨询十分重要,它意味着一个重大的转变和开始。 3. 解决问题还是面对自己,是个艰难的选择: 当一个人被一种强烈的持久的痛苦所折磨侵扰,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内心里,ta是没有足够的空间和资源去观察反思这种痛苦及过程的。那种痛苦和困境往往也是一种淹没性的体验,裹挟其中的人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被动的受着,忍着,用极其有限的方式作出不那么管用的应对,伴随其中的也有一些不断重复轮回的既定模式。最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一颗救命稻草,只要能快速的消除痛苦,略微的改善都可以努力尝试;而对这种痛苦本质进一步的观察与反思,了解其产生与触发的过程,则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时间。 动力性咨询的本质如同其名,“动力”指的是驱动一个人内在的情感思想以及外在言行的深层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既是意识的也是潜意识的,也有无意识的成分;它包含并影响着一个人最初的情感,思维,语言以及各种选择,在如何看待自己和他人,在每一个人际关系和具体情境中都持续的发挥作用;咨询不仅仅是要面对和处理来访者自身的症状与问题,也要回到其自身的深层动力,探索发现是什么样的原因和过程把一个人塑造成这样或那样,这种好奇和邀请也把咨询的焦点慢慢的从难以耐受的症状转向了来访者自身,它意味着你不仅仅要明白你的困难,也要尝试去明白你自己。 4. 来访者与咨询师的角色: 说到这,可能我们已经发现,在一个心理动力学取向的咨询中,来访者与咨询师的关系也就不像病人与医生那么简单了。虽然在初始阶段,咨询师会使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和技术对来访者的状态进行评估,制定咨询目标,为咨询进行铺垫和准备,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咨询师已经对来访者的问题有了权威性的判断和解释,可以通过具体的建议来消除来访者的症状——虽然很多时候这些具体的建议是来访者渴望的,咨询需要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让动力得以充分呈现。 这个过程也像一个用时间构筑的安全的心理空间,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探索理解在空间里显现的各种内容,它们不仅包括最初谈到的各种痛苦,症状和困境,也包括来访者更多的生活状态和早年经历,以及各种梦。在来访者广阔深厚复杂的精神动力面前,咨询师不是一个权威和领路人,而是充满好奇的观察与跟随者,来访者才是这场心灵探索真正的主角,ta会以各种方式和动力告诉咨询师什么是重要的,以及ta自己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 外在现实与心理现实 1. 困境与应对——别人怎么了和我怎么了: 在咨询中,我们需要尝试从“事”的视角转换为“人”的视角,陷入痛苦情绪中的人正在经历强烈的负面情感体验,这种状态会使我们的注意力和认知范围变得狭窄,往往会把正在经历的事件和状态与自身完全等同起来——面对那些令我难受的事情和人,我的痛苦是必然的,即时的,别无选择的。 而只要我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外界的人和事情上,我们就没有一定的心理空间去观察体会我们自己,那些外界或者别人强加给自己的体验就无法以自身的视角得以审视。刚才提到的重大转变也在强调一种内省性的观察——一个独立于外在现实世界的心理现实世界: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首先活在自己的心理现实中,通过内在的心理现实去观察,理解,感受和诠释外在的世界,只有发现并承认这个内在现实的存在,我们才有可能不断探索接近一个人独一无二的心灵动力。 所以每当你在咨询中不断的谈及自己遇到了什么可怕或讨厌的人和事,处在什么样的困境中,一个不应忽视的部分也包括你自己在当时是如何理解和应对的,在你心里面同时发生了什么。 2. 幻想与现实——我以为的,我体验的和实际发生的: 脱胎于精神分析的心理动力学咨询也会承认潜意识和无意识的存在,所以这个不断深入和探索的过程不仅仅会在时间上回溯到你的早年经历,也会在意识层面深入到你的潜意识领域。那些有点神秘的,难以言说的精神动力既包括你和咨询师不知道的不知道,也包括一些不知道的知道。在心灵世界中,凡是无法意识到是自己一部分的东西,往往会投射给外界和别人;凡是难以感受到和说出口的动力,往往会通过行为表达出来。在无尽的潜意识动力的影响下,一个人的情感,思想,言语和行为往往很难完全的重合,冲突与矛盾,两难和妥协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了解自己的潜意识动力也是一个意识化的过程:不仅在头脑上,也在情感,记忆和丰富的体验上明白自己一直在追寻什么,一直在体验和重复着什么,那些最深刻的情感和记忆是如何产生并持续影响着我们的?在什么情境下会以症状的方式再现和表达?而我们自己又是如何理解和应对这些熟悉的情境的?那种应对的方式是否代价巨大,能否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这种意识化的过程既是从过去到现在,也是从幻想到现实,在时间和意识两个维度上拓展了一个人心理现实的边界。  三. 支持性的咨询与分析性的咨询  1. 咨询师作为容器和镜子的存在: 精神分析和动力性咨询听起来如此神秘,那来访者花钱来咨询究竟买到了什么呢?简而言之就是暂时租用了咨询师的一些心理功能——容器与镜映。容器的概念来自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的建构,它说的是当咨询师可以持续的去容纳,理解,消化并澄清来访者难以忍受的情绪和体验,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心理上的容器不断的将有毒有害的心理内容装下,并转换成无毒无害的内容释放出来,返还给来访者,把来访者自己心理不能处理消化的情感和思想转变成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内容。 譬如当来访者陷入令自己奔溃绝望的情绪体验中,咨询师在陪伴ta的同时,可以稳定的接纳并确认ta这种非常痛苦的感受,理解ta的内在和外在正在发生着什么,那是一种什么性质和强度的体验,以及来访者在这种体验中的位置和意义是什么,这种深度共情和理解本身就能传达给来访者一种被理解的感受和经验,帮助ta耐受和熟悉这种痛苦发生的过程,进而可以安抚自己。一些长期被负面情绪所困扰,以致发展出比较严重症状的来访者非常需要这种支持性的帮助,ta们需要更好更大的心理空间和消化能力才能从淹没性的痛苦中解放出来。 而对于那些基本上可以照顾好自己情绪的来访者,ta们已经具备一定的心理空间和反思能力,可以在咨询师的引导下主动的探索发掘自己,针对一些困扰自己的议题进行自由联想,与过去和现实的经验相连接。 咨询师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起到镜子的功能,不断的提供观察的视角,就像一面360度尽可能全面深入的镜子,照见来访者一言一行表面和内在的动力,应对外界和内在的方式,以及在咨询中互动的特别之处。这种被镜映的体验可以帮助来访者理解自己,不仅仅是自己身陷的困境,还有自己是如何陷入到这种困境之中的,这种方式和过程是如何发生的,与自己早年的生活经验有着何种联系。很多内在的动力都发生在潜意识层面,我们通常难以察觉和识别,只能遵循固有的模式不自知的行事。 咨询师可以从专业的角度帮助我们进行内在经验的深度连接,那些早已遗忘或被压抑的记忆和感受至今也在影响着我们的一言一行,咨询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将其意识化。 2. 咨询师功能的内化——体验性自我与观察性自我: 所有的咨询都有开始和结束的一天,无论这个租用咨询师心理功能的过程或长或短,在理想状态下,当来访者成长到可以独立照顾好自己的情绪,关系和生活时,咨询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这个时候咨询的收获不仅仅是外在的症状和困境的缓解,更表现在来访者已经内化生成了属于自己的心智功能,就像把一个咨询师永久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自由调用这种安抚理解自己的能力。这也是一种人格结构上的改变,发展出的心理能力可以表述为体验性的自我和观察性的自我,前者能够让自己自由开放的感受到各种情绪,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这些情感不再是具有威胁和淹没性的;后者可以帮助自己观察理解这些体验,明白其中的涵义,用一个相对客观的视角看到自己和他人互动中的特点和固有的模式,从而在感性和知性两个维度上更自由灵活的应对掌控生活。 我们甚至可以说,通过精神分析式的动力性咨询,来访者的人格结构首先得以改善,而症状的消除是其副产品。    四. 关系中的咨询——早年和当下人际关系在咨访互动中的活现  1. 移情与防御,在此时此地的关系中获得领悟: 前面提到的对咨询师的“租用”虽然有些物化的感觉,但实际上咨询最关键的部分还是来访者与咨询师共同发展出的咨访关系,在这段紧密而有点特殊的人际关系中,咨访双方对彼此的感觉以及互动的过程,直接影响到咨询的进展和目标的达成。 动力性的咨询并不是很多不了解的来访者所想象的上课或学习的过程,以为可以从咨询师那里学到一些方法和经验,一劳永逸的解决心理问题,而是需要自身的参与和投入,把早年以及生活中的爱恨情仇逐渐转移表现在咨访关系中,投注到咨询师身上。当然这个过程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不知不觉的发生,那些把过往与重要他人(通常是父母或养育者)之间强烈的情感和互动特点转移到咨询师身上的现象就叫做移情。这里转移的不仅是一种复杂的情感体验,同时也是一种角色和情境,通过特定的刺激和条件触发。 譬如一个童年经常被父母忽视拒绝和指责的来访者,很可能不由自主的感受到咨询师也开始在咨询中忽视和批评ta,尽管实际上咨询师并没有这种主观意愿和行动,但来访者内心的感受却十分真实。 所以在动力性咨询中的很多时刻,咨询师都会邀请来访者谈出对ta真实的感受,无论正面还是负面,因为这些发生在此时此地的情感背后,有着更深的潜意识和移情动力的渊源,如果来访者对自己的体验好奇,而不是坚定的认为理所当然,这种松动和空间就会以自由联想的方式开启通向心灵动力的大门,将那些与这种情感相关的记忆和材料浮出水面。 当我们把关注的焦点转向自身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很多应对痛苦感受的方式,我们之所以求助咨询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那些以往的方式不再奏效了,或者代价巨大。这些方式在精神分析理论体系中被称作防御机制,也就是我们不自觉的远离或屏蔽痛苦体验的心理机制。而对这些防御机制的观察与呈现,也需要在一个具有情绪张力的关系中得以完成。咨询师的镜映功能之一,就是指出来访者在用什么样的方式应对处理ta当下体验到的负面感觉,这个过程比讨论来访者在别的关系里如何操作要直接明确的多,因为只有当真实的感受和理解同时发生的时候,意识化的领悟才有可能。 所以,无论是对移情还是防御的理解诠释,此时此地的真实关系无可替代。动力性的咨询以人的视角在关系中工作,也是因为所有的心理创伤最初都发生在人际关系中,修复这种创伤也需要在人际关系中完成。从这个角度看,来访者花钱花时间,买到的也不只是一种心理功能的租用,更是一段特殊安全的人际关系。 2. 让过去的真正过去,迎接新的开始: 无论每一个咨询个案具体的目标是什么,精神分析动力性的咨询都会朝着让来访者获得自由的方向努力。这个自由不是外在环境和境遇的改变,而是自己内心活力和创造性的解放与拓展。 我们回溯过往,审视原生家庭和早年经历的影响,不是为了谴责和归罪,而是探索和发现有无理解和超越的可能,经由直面与哀悼,让过去的经验真正属于过去,当下的自己可以轻装上阵,重新出发。外在世界的拓展和自由肇始于内在世界的拓展和自由,摆脱了固着在潜意识的束缚才能够更好的活在当下。  

3057 阅读

什么时候你需要心理咨询?

经常有用户纠结要不要进行心理咨询,今天小编邀请到了刘晶晶咨询师,她将针对“我需要做心理咨询吗”这个问题,跟大家聊一聊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可以考虑选择一位心理咨询师陪我们走过一段路~~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一个观点首先在我的脑海浮现:心理咨询作为一种特权的存在。 千百年来,人们在地域、种族、阶层、生活方式和受教育背景的差异之下仍得以绵延存在至今,在精神上,是依靠了自我内部的力量和外在的方方面面资源的获取、使用,如个体日常活动,家庭和人际互助支持、倾诉表达,社会体系的保障和规则,宗教,群体行为、信仰及仪式……等等。所以,即便是作为一名全职的心理咨询师,我依然认为,心理咨询不会是大众普遍的生活必需品。 而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有大量的人群(其实是大多数人),甚至还不大有机会接近到心理咨询这回事本身,更没机会体验到它。 于是,作为一种主要是付费进行、并以“谈话”为基本方式的活动,不论从认知的熟悉理解程度、付费行为本身、亦或者是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层级看,心理咨询都不足以获得一个靠前的排位。它和人可获取的外部资源、生活所处的环境、甚至于时机都密切关联: 你得有钱,有自主支配钱的能力和意愿,有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持续的)投入,在遍寻其他法子尝试各类身心自助和求助后无效、并听说过心理咨询、且它能够嵌入你已有的认知理解之时,接着,会考虑到心理咨询。在现实中,会有人在情况变地更糟之前考虑到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可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是,不少人进入心理咨询是在历经了多年感觉糟糕无助、生活近乎崩塌、甚至于服用治疗身心疾病的药物无效时,才考虑来试一试的,这个时候再咨询,处理起来尤其困难,需要的时间也更长。 与此同时,在另一端,心理咨询是一个持续发展、进化中的学科体系,它基于自然科学和哲学等不同学科建构而成,并且,咨询师本人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健康人格基础和自我觉察、心智化等功能,在长期练习实践、学习和接受指导之下习得来的职业能力,是一项专业的工作。  今天的主题会有别于系列问题—— ”究竟什么是心理咨询?它是怎么起效的?”  “怎么选心理咨询师的‘流派’,哪个会比较适合我?”  “我这样就是抑郁症了吗?” “什么时候吃药,什么时候心理咨询?” …… (未来我也会撰写、整理更多有关于这些话题的科普文章) 那么,问题来了:此时此刻读到这篇文章的你,会在什么时候需要心理咨询呢? 越基础的问题有时候反而越深刻,越复杂。在本文中我试着仅从现象、描述的层面,理一理我认为心理咨询要开始的理由。具体的心理咨询工作中,我主要关注成年人个体的情绪情况,人际关系困扰,亲密关系问题,既往经历话题,个人自我成长和存在、发展及价值观等多元化的议题——  1.   有种种有关于“我”的困惑痛苦  无法用语言清晰地描述可就是觉得“不开心”或“从来就没真正快乐过”,时不时小绝望一下,对过去不满意,在当下没掌控感,对未来无计划; 有明显的焦虑、抑郁情绪出现,虽照常工作生活却感到仅在勉强、无力前行,毫无乐趣可言; 常常怀疑别人眼里的自己是“假的”,困惑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人、究竟喜欢做什么; 常常感到脆弱,不自信,不被理解,需要不断不断去证明自己; 常常孤独,无聊,总有不满足感和模糊又弥散的空虚感。  2.   有关于情感和亲密关系  无法建立稳定、持续、互助的亲密关系; 无法维持长期关系,或仅能保持远距离关系; 在一段关系当中,但常感到不够安全和信任,或是难以沟通、不被对方理解而委屈失落。  3.   有关于人际和适应  深深感觉自己没有真正的朋友;  对于关系的亲疏远近把握不好尺度,近了害怕、远了想靠近,并如此循环往复不安; 和老师、权威之间的关系要么过于依赖,要么过于对抗; 面对新环境或是在异地异国上学、工作,始终格格不入、想念过去。  4.  有关于成长经历和创伤  有早年和父母(或一方)分离、父母(或一方)角色缺席或过世、长期由他人抚养、或成长中有过多迁址变动、外在资源过于匮乏等等逆境经历,并且这些过往影响到了当下; 成长过程中遭遇了情感、言语或身体的虐待,或是不激烈但慢性持久的不良对待、忽视等; 曾遭遇性侵及相关伤害;  曾经是被校园霸凌的对象。  5.  有关于家庭和亲子  无法与伴侣愉快平等相处,沟通困难,身心出轨,成为家暴受害者等; 对作为父母的角色努力担当、可却又感到极为失望和失控。  6.   其他话题  和食物的关系出现了问题:常常不是出于饿和喜欢而是各种其他因素而吃东西,有时减肥节制、有时又暴饮暴食无法自控,为此深深地烦恼和自责; 和烟酒、咖啡、性等的关系出现了问题:感到自己在过量使用某些物质,或过度倚赖于性和一夜性带来的满足,想对行为进行调整,明白道理却做不到; 职场:对于职场角色长期觉得不喜欢、不胜任,感到压抑、无意义感,想突破却找不到方向; 身心:持续或反复发作的身体不适,去往医院检查却并没有问题;   其他: 比如作为性少数身份/或怀疑是性少数的“我” 想要知道如何“确认”和理解自己的性别身份,出柜、家庭关系、情感关系、未来道路发展等一系列话题,以及“跨性别”相关话题。 比如,作为一名备孕中的女性,你始终犹豫不决、没下定决心究竟该不该现在要宝宝;作为孕中和产后的(准)妈妈,总感到慌张、低落、焦虑,对未来无限惶恐失去期待。 比如,和成长背景有关或者无关的,你总感觉自己和外部生活的环境不匹配、不融入,有隔离感,希望去理解发生了什么。 比如,你以一名女性主义者自居并感到骄傲,可周围人却不理解,总有摩擦。 再比如,最近刚刚遭遇了比较严重的创伤打击和丧失,持续感觉到痛苦并难以通过自己和周围其他资源的帮助好转。 如上。 在咨询工作中,我还鼓励每一位来访者在咨询之外关注心理类文章和书籍以及借助阅读,电影,艺术创作,戏剧表演,日记书写,社交,沟通,手工,运动健身,旅行......等方式来自我调整;同时,我更欢迎来访者一起来和我交流这些尝试。也许有人会说,上文的描述,就是非常中产的说法呢! 从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来看,无论公众还是决策者层面,都开始更加关注心理健康话题。我真心期待在未来能看到在政策背景的支持投入下,从大型城市到中小城市、乡镇农村,从社区到各级医院,更多需要的人群有机会享用到切实有效、支付容易的心理咨询,并让这越来越成为一个选项。 好消息是,目前,我们已经能够看到有越来越多靠谱规范的免费心理援助热线、倾诉热线、公益低费咨询、社工组织和机构,以及心理咨询师的专业平台,让人有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点此了解更多心理咨询师   

2279 阅读

抑郁症的5个常见错误认知

3353 观看

一条裙子背后的欲望|漫画

  部分内容源自微博 @简里里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504 阅读

如何寻找专业靠谱的心理帮助?

一、什么是“心理失常”、“精神病”、“心理问题”| 什么情况下我该寻求心理帮助? 二、提供专业心理帮助的从业者有哪些?又该如何选择? 三、心理咨询的各个流派、过程和专业设置| 对于心理咨询,我应抱有怎样的期待? 四、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是怎样一个群体?|中国心理咨询师的群像与特征 五、我和他们一样吗?|5000个真实来访者的群像 六、男性和女性面临的困扰相同吗?应对心理困扰时的常识性的错误

15749 参与

心理健康出了问题,该去找谁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二 -“看来我得去做心理咨询了。” -“我又没有病,为什么要去做心理咨询?” 以上的两句话,有多少人在心里有过闪念和自问自答?   要不要去做心理咨询? 什么人什么问题什么程度什么时候去做心理咨询? 当我作为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被介绍给他人的时候,不管是熟人朋友的私人聊天、还是陌生的社交场合,最后总都是避免不了要碰到关于这些问题的各种直接或变形的提问。甚至,当我有备而来提笔写到这期专栏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都仍一如以往没有既定的格式一句话能说清楚。一方面,我觉得可以简单明了泛泛所指地回答,而另一方面,随之而来的却是相当具体甚至严谨的诠释。那么,我们就试图简单的泛泛而谈,然后再具体而科学地进行补充。 往简单里说,我会认为所有有着正常心理的人都适合去进行心理咨询。就像我们上期所说的,那是定期对心灵的房间进行打扫,拂去尘埃,让心的住所更加透亮的一种自爱行为。 这句话可能扰乱了我们一个固有的常识,不是心理不正常的人才需要去做心理咨询吗?为什么对适合做心理咨询的人前面锁定的定语却是“正常心理”?摘抄一段专业教材中能找到的最简单的解释,帮助我们对于人的心理状况有个分类的了解: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有正和反两个方面,人的心理活动也不例外。在我们生存的社会人群中,正常心理活动和异常心理活动,总是具体表现在不同个体身上,于是,便形成了正常的群体和有精神障碍的心理异常群体。有精神障碍的群体占人群总体的比例为13.47%。”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地球上的人,如果按照心理状况的正常与异常来划分,就是两类,正常心理与异常心理(也称变态心理)。 所有正在思维清晰阅读和思考这篇文章,进而有愿望进一步需要搞清楚自己是谁,有愿望进行内心探索的人,我们可以长吁一口气,基本都是有着正常心理状况的正常人。 关于“正常心理”与“异常心理”的判断和区分标准,心理学教科书上搞得谨小慎微,用我们国家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培训的统一教材上的关于这个标准就罗列了——“常识性的区分”、“非标准化的区分”、“标准化的区分”、“心理学的区分”等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角度和系统,就是为了说清楚哪些人是心理正常人、哪些人是心理异常人。人太复杂,任何一刀切把人列队,看来谁都负不起责。 我们如果用来自我对照,不妨可以从以下三个相对简单的标准判断: 首先,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统一。 举例:幻觉、妄想等都属于主客观世界不能产生统一性。 其次,心理活动能保持内在协调。 举例:遇到痛苦的事却手舞足蹈则是破坏了协调性。 最后,人格相对稳定。 比如一个用钱仔细的人却突然挥金如土,偏离他一贯的正常轨道。 以上三条是一个简明快速检查自己和判断他人是否心理活动偏离正常人群的标准。当然,前提是还具有能够自我检验的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自知力。 我们庆幸自己稳妥地站在正常心理的队列之中,但似乎心中并未获得万无一失的安全感,时不时会有一些千奇百怪的情绪出来捣乱一下,工作压力、人际关系障碍、丧失等一些生活中不期发生事件有时候甚至会让人陷入到挫败、痛苦之中难以解脱。 每个人生活的际遇不同,人格结构不同,应对和处理的方式不同。正如我们每个人身体的素质和机能不同,有些人容易感冒,有些人肠胃不好,有些人是过敏体质。正常心理状况的人群中,健康状况也有参差。 因此,心理学上又再把正常心理人群分为心理健康和心理不健康的两大类。 不健康人群的心理问题根据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又进一步分为一般心理问题、严重心理问题和神经症性的心理问题,其间的标准也有相应明确的规定。 以上对人群的分类,也回答了另一个我们在生活中难以区分的类似问题,即 心理咨询师、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有什么区别? 我们需要心理帮助时, -是去医疗机构的心理门诊? -还是去社会上的心理咨询机构? -还是去精神病院呢? 2013年5月1日颁布实施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23条中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 如果按照一个简单的对应和解读,心理咨询师应该是为健康人群和一般心理问题的人群提供服务,而心理医生解决的则是正常心理中有心理障碍的心理不健康的人群,而异常心理的人群应该是精神科医生的服务对象。 摘录一篇曾奇峰老师的文章供大家对照参考。 附:什么时候需要心理咨询(曾奇峰) 1、当你在某些时候觉得孤独或者想找人说说话,你或许可以寻找心理咨询。 2、当你的工作、生活、情感压力过大,例如失恋、工作挑战太大、同事相处不良、生意伙伴失信等,而使你觉得有点胸闷难受、心区疼痛(但到医院检查又查不出身体问题)、焦虑不安、容易发火、心情忧郁、失眠,那你需要心理咨询。 3、当你的家庭婚姻关系出现问题,如夫妻间交流困难、夫妻间的性功能障碍、处理离婚,这时候你显然也需要心理咨询。 4、 当你与自己孩子的亲子沟通无法顺利进行,小孩学习成绩下降,与你产生对抗等等,那你或许要带着孩子一起来参加心理咨询。 5、或许你没有任何困扰,你丰衣足食、家庭幸福,你的生活已经有了一定质量,但你觉得需要一些精神层面的成长或回顾,那你或许可以参加心理咨询。 6、不管什么原因,如果你觉得自己被某种不良心情压抑超过两周时间,并且这一情况还在持续,那时候你就需要参加心理咨询; 7、当你对于某些特定的物体和行为,例如与人交往困难,怕猫狗,或者当你面对一些社会场景,例如广场、商场,或者没有特定对象场景的情况下,你都觉得焦虑不安,甚至呼吸困难,心跳加速,那你或许需要参加心理咨询; 8、当你的某些行为,例如洗手、关煤气,表现出十次以上的反复,或者当你对于某一事物的思维反复顽固的出现而无法摆脱。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你就需要心理咨询。 9、当你被一些性问题困扰,例如青春期手淫问题,暴露性器官,获取异性衣服等等情况,那建议你参加心理咨询。 10、物质依赖也可以是一个参加心理咨询的原因,例如吸烟。 11、对于食物的障碍,例如出现暴食然后呕吐等、厌食,显然积极参加心理咨询是明智的选择。 12、遇到丧偶、被非礼、人质危机、离婚、自然灾害、威胁等突发事件之后一个月,你如果继续经常被这些事件的记忆干扰你的生活,甚至经常发生恶梦、哭泣等情况,那可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建议你有必要最好去参加心理咨询。 13、如果你因为以上这些原因,正在医院方面接受药物治疗,但你很少获得谈话式的心理咨询,那建议你在进行药物治疗的同时,来接受谈话式的心理咨询。这样你会更快更巩固的好转。 14、当你的人际关系一直遭遇有时候有原因、有时候没有原因的挫折,而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有点格格不入,这让你迷惑或痛苦。例如你经常严重猜忌别人是否说你坏话、或随时随地会遭受批评而害怕交往别人、或你经常和很要好的朋友反目成仇、或你经常以自伤和极端事件要挟亲密的人、或你觉得你的情绪经常没有原因的泛滥成灾而影响你的生活。那你或许需要接受长期的心理分析式心理咨询。 ======================== 阅读更多《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系列,请移步: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一:打扫心灵的房间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二:心理健康出了问题,该去找谁看?(本文)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三:你生命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四:叩响心理咨询师那扇门之后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五:不要与心理咨询师交朋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六:也来谈谈钱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七:陪你走向健康  

5301 阅读

打扫心灵的房间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一   在这个掌上阅读为王、纸媒生存艰难的年代,动不动就有曾经风光的某报某刊停办的新闻成为话题,不那么著名的一些纸媒办不下去了,连新闻都算不上,只能静悄悄地销声匿迹。新一年开始,仍然幸存下来的报纸杂志,能够被读者捧读,用劫后余生来形容都不会觉得过分。   一本你熟悉的杂志,每个月准时出现在你的面前,就像你的一位旧友,还是你熟悉的表情,熟悉的语调,熟悉的陪伴。在这个变数太大的世界,光想想就能让人感动。在2014年的年末,我和《女性天地》的编辑,坐在我并不陌生的办公室里,面对着我20多年前初识的杂志,商谈着2015年新开的心理咨询栏目,这份感动不仅是想一想那么单薄,而是各种感官的交汇,复杂而深切。 我用指腹和掌心摩挲着手中的《女性天地》,朴素、细腻、柔韧,这是她由表及里一直以来的气质,从不喧哗从不艳丽,一种低调贴心的陪伴,一份朴素真诚的坚持。20多年前,我曾是《女性天地》一名年轻的编辑,时隔20多年,当我以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身份,受邀来到杂志社开设心理咨询专栏时,以上的那些感慨自然就不会是无病呻吟了。   总编谈到了开设心理专栏的愿景,希望能够在心理常识和心理咨询方面为读者做一些引导和服务的事情。在我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经历中,大众对心理咨询因为不了解而想当然的一些偏见,因为对心理咨询不了解而求助无门,因为对心理咨询不了解而遭遇二次伤害的情况都屡见不鲜。因此,我也愿意尽自己所能,在《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这个专栏中,就此和读者分享大家关心的一些话题。 ========================     什么是心理咨询?   大家对法律咨询、健康咨询的内容大致都能基本了解。相比起来,同样作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的心理咨询却似乎不那么容易说清楚。心理咨询服务在我们国家作为一个专门的服务行业设立,其历史不过短短的十来年。2001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才制定出台《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标准》;2002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开始在辽宁省进行试点培训、考试;2003年,才有在全国进行的正式的统一鉴定考试,心理咨询师才有了和律师、会计师等大家都熟悉的国家认证的职业资格。   心理咨询简单地来说,就是由具有心理咨询执业资格的专门人员,运用心理学的方法,对求询者提供心理援助的过程。在这里我们所讨论的心理咨询是在狭义的心理咨询范围,不包括心理治疗(药物/仪器)和心理检查、心理测验,只局限于咨访双方通过面谈、书信、网络和电话等手段向求询者提供的心理救助和咨询帮助。 在心理咨询中,需要解决问题并前来寻求帮助的人称为来访者或者咨客,提供帮助的咨询专家称为咨询者。咨询者和来访者共同工作,建立的关系叫咨访关系。心理咨询过程中,来访者就自身存在的心理不适或心理障碍,通过言说或者书写的交流媒介向咨询者进行述说、询问与商讨,在咨询师的倾听、陪伴、支持和帮助下,通过共同的讨论找出引起心理问题的原因,分析问题的症结,进而寻求摆脱困境解决问题的条件和对策,以便恢复心理平衡、提高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增进身心健康。   对于心理咨询,我们最常见的误解可能是, 有心理疾病或者心理变态了,才需要去心理咨询。 按照这个逻辑,去心理咨询必然是“有病”了才需要,由此才有了我们普遍对于心理咨询的偏见,才有了很多人对于自己是否需要心理咨询的错误评估。   我常用口腔护理来做比喻: 在不远的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去看牙医,都是在牙周或牙龈发炎,蛀牙坏牙,需要补牙、拔牙、镶牙的时候才想到去看牙医。短短几十年时间,观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现在的口腔护理中心与时尚的婚纱店毗邻开在最繁华的街道上,而且还有品牌连锁。光顾口腔护理中心的除了被口腔疾病困扰的牙病患者,更多是清洁牙齿、护理牙齿的爱美人士。   我们个人对于口腔和牙齿的日常护理也更加主动细致。还是说到上世纪的80年代,在城市里的人们懂得了刷牙,不过大多数都仅限于清早起床后的刷牙,每天一次;慢慢,大家懂得了比早起刷牙更重要的是晚上睡觉前的刷牙,让牙齿和口腔在长长的睡眠时间不至于遭受细菌的侵蚀,刷牙变成了每天早晚各一次;再后来,更多的父母教育孩子,每餐饭后都刷牙或者使用牙线清理食物残留;再后来,定期的专业深度清洁牙齿成了更多人的口腔护理要目。 这样的变化来自于,我们最简单的理解,日常的即时清理,使牙齿和口腔保持清洁;定期的疏通,免于牙齿表面堆积污垢钙化成为牙垢,而牙垢的生成会导致产生牙周疾病的隐患。牙周疾病的痛苦是我们都不愿意发生面对的。   同样,我们还会主动清洁我们的住所,我们不会让灰尘和污垢堆满房间,会勤快地去打扫和整理,窗明几净的环境让我们身处其中心情旷神怡。 心灵是我们的心居住的房间,负面情绪、压力、内心冲突、心理不适是布满我们心灵房间的大大小小的灰尘与污秽,同样会堵塞到我们对于阳光、温暖、美好的感受能力,我们也需要勤于打理和呵护。   (该系列文章作者:张荣,原刊载于《女性天地》2015年1-7月号) ======================== 阅读更多《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系列,请移步: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一:打扫心灵的房间 (本文)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二:心理健康出了问题,该去找谁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三:你生命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四:叩响心理咨询师那扇门之后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五:不要与心理咨询师交朋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六:也来谈谈钱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七:陪你走向健康  

6257 阅读

我的问题心理咨询能解决吗?

今天是一个关于“吃药”的主题。 这是目前中国精神心理卫生现状很现实的问题,也是困扰不少对于精神卫生、心理健康不甚了解的大众的问题: -我遇到什么问题了? -是心理问题么?是精神疾病么? -需要吃药么?吃什么药? -我不想吃药能好么?心理咨询能帮我么? 为了让大家更容易理解到底“什么是心理问题,什么是精神疾病”,我一般会做如下的介绍: 人的心理健康状况可以大致理解为三种: 1. 心理健康 2. 心理亚健康(不健康) 3. 心理/精神异常 这三种情况不是种类上的划分,而是一个区间上的划分。也就是说,人的心理健康状况是一个连续谱上的区间划分。 从心理健康到亚健康再到心理精神异常,你所在的区间是哪里? 心理健康——心理亚健康——心理精神异常   什么是亚健康的心理水平呢?心理亚健康很严重么? 有很多的研究或者新闻报道都说:当前现代都市人都处于心理亚健康的水平。 打个比方来说,心理健康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是一样的。       当你去医院做体检,所有的指标都有一个标准范围,大部分的人体检报告都是正常,那么说明你的身体健康状况很好;       然而,当你上了年纪,或者由于工作性质(应酬、熬夜),你做体检的时候,总是有个别指标不太好(血压、血糖、血脂偏高),这是很常见的状况,这时候你的身体处于亚健康状况,而医生可能会建议你注意作息饮食,多锻炼;       但是,一旦发现有些敏感指标出现异常,或者发现病变的情况,那么说明你的身体已经出现异常,这时候医生可能会开药或者做进一步治疗。 所以,心理健康和亚健康的人群,都属于心理精神正常的范围; 只是亚健康心理状态的人确实存在着一些现实性的或者心因性的问题,会比普通人多“烦恼”,而这种烦恼长期困扰着个体,总会带来一些生活工作上的不便利。 人的一生中,无论是多么积极乐观开朗的人,总会有机会出现亚健康心理状态。比如,当遇到学业事业失败、情感失败、亲人去世的重大外部事件的时候;或者青春期自我意识发展的时候,这段时间的心理状态是不稳定的,出现情绪低落(抑郁情绪)、情绪暴躁、悲伤、强烈自卑感等等。 人的心理和身体一样,都有自我复原的能力(又叫:心理韧性/弹性)。 普通的感冒,1周之后会自然康复,而人在遭遇生活挫折、情感打击的时候,也有自我复原能力,会在一段时间之后振作起来重新投入生活,情绪会日渐平稳,恢复正常、客观的自我评价等。   心理亚健康的人吃什么“药”? 有人会问: -假如每个人都可以自我康复自我复原,那么还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的帮助么? 我们不妨用一个熟悉的词语来解释什么叫心理韧性——“素质”。             还是拿身体做比喻,身体素质有部分是先天的(你的遗传基因),所以有的小孩从小很容易生病感冒,大病小病不断,但是有的小孩身体就倍儿棒让人不用操心;       身体素质也有部分是后天的(你是否勤加锻炼,冷暖自知),有的小孩因为身体总是不好,所以被父母建议去学习跆拳道、武术、游泳等,后来他们的身体素质也得到很好的提高。 好的身体素质,可以更好的抵御外部的侵害,所以好的心理素质也可以帮助人们更好的应对生活的挫折。 所以, 如果你拥有较好的自我复原力,那么这些大大小小的人生挫折,并不会成为阻碍你发展的绊脚石; 但是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心理韧性,那么可能在遇到这些成长的烦恼的时候就会很困难自我面对,那么一些专业的心理辅导和帮助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对于亚健康心理的人们来说,“药”可以有很多: 比如你与亲人朋友的聊天倾诉; 你积极地锻炼身体拥有健康的生活习惯; 以及你还可以选择比较专业的咨询师谈话等。 为什么会得精神疾病?为什么会出现精神心理异常? 在当前的精神病学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努力想解释为什么人会患上精神疾病这个难题。绝大部分的研究者都认为:精神疾病的出现有先天遗传的因素,也有后天个人发展的因素。 目前,不同领域的学者(精神病学、心理学)对于精神疾病的界定,在有的方面是存在不一致的观点的,但是有一点相同: 如果这类疾病中出现精神病性的症状,那么可能是属于精神心理异常较为严重的疾病。 所谓精神病性的症状,最典型的就是“没有现实检验的能力 (Reality Test)”。 比如幻觉、妄想、幻听,这一类是精神病性的症状,而这些症状最大的特点是:正常人无法理解。 如果病人说自己可以看到,听到一些事情,而这些是普通人客观现实中看不到听不到的,那么很可能是精神病性类的疾病。比如精神分裂症的患者,一般都有幻觉和妄想这两种精神病性的症状。 精神疾病不吃药可以好么? 就当前的科学发展来看,精神病性症状的这类疾病是需要服药的。       我遇到过一位来访者,是双相情感障碍(俗称躁郁症),当她的病情没有发作的时候,她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当她病情发作的时候,她会感觉到周围有人会害她、议论她,她很害怕,她甚至有拿刀来保护自己的冲动。       她也会出现情绪异常低落,感到生活无比绝望甚至想自杀的念头。 她的精神科医生给她开了药,吃药之后可以很好的控制她的症状,然而也会有一些副作用。她不希望一辈子都依赖药物,所以她时不时就会擅自停药,而这样也加剧了她的病情。 她找到我,想通过心理咨询这种“只谈话不吃药的途径”帮助她。 我很遗憾、也很抱歉地告诉她: 心理咨询可以帮助她,但是没办法帮她控制这些症状;如果不控制这些精神病性的症状,我们也没办法谈话。 对于这位来访者而言,她固然是有一些心理问题,可能与她成长、情绪管理、家庭背景有关的。 但是她当下最重要的、影响着她生活的是这些无法控制的症状和可能带来的危险,所以控制住症状是首要的事情。   精神类药物的副作用是什么?       有机会,我还会专门写一篇关于精神疾病和服药的文章。在这里我想简单的讲一些东西。我个人觉得中国医疗体系中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医生很难有机会耐心的为病人解答一些病理和药理的知识。其实当病人知道了这些药理病理知识之后,可能就不会如此抵制服药。 精神类药物有几类,主要是: 1. 抗抑郁类 2. 抗精神分裂类 3. 抗焦虑类 4. 镇静剂 5. 心境稳定剂类 6. 兴奋剂类 在我刚才提到的双相情感障碍的来访者,她的精神科医生最初给她的三类药物主要是抗精神分裂类、抗抑郁类和心境稳定剂类。 从她服用的效果来看,药物对于她的症状是有效的,只是她会感到一些头脑昏沉沉、不清楚、反应有些迟钝等。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副作用。 因为每个人的身体对于药物的敏感性是不同的,这类药物的剂量和成分对于不同人多少是有差距的。所以服药期间最重要的是:定期复查和在医生指导之间调整剂量,切忌擅自精神类药物调整剂量大小。 另外,当前有一些明显强迫症、恐惧症等的病人,医生会开具抗焦虑类的药物,因为这一类病人核心的情绪状态是强烈的焦虑感,通过调整情绪状态而减低他们的强迫和恐惧行为。 然而,大部分强迫症病人是存在一些心因性焦虑因素:可能是生活事件(考试压力、工作压力等),也可能是内心冲突和焦虑(性、人生存在的价值等),那么这些内容更适合在心理咨询的范畴中进行探讨。 药物治疗和心理咨询同时进行,是很多较为严重的心理疾病所需要的: 控制住症状是第一要务,当病人可以恢复一定的认知能力,拥有正常人的现实检验能力之后,再进一步探讨一些内心冲突和矛盾,这对于病人来说才是最可行的。 所以,对于严重一点的心理疾病患者,吃药和咨询,都是重要的“药”。 以上是很概括的介绍,在之后的专栏中,我会针对每一种特别的心理现象,不同阶段可能遇到的心理问题,展开来和大家进行讨论。

7052 阅读

心理咨询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

很多来访者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希望咨询师通过一次或者几次咨询了解TA的问题和困难,给出建议或简单的指导。然而,心理咨询并不是干脆利落的“提出问题-分析问题-提出建议-解决问题”的过程,来访者之所以需要心理咨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建议并非在所有时候都能起作用。 笔者是动力学取向的心理咨询师,简单和大家谈谈,动力学取向的心理咨询(以下简称“心理咨询”)到底可以怎么样帮助来访者。 来访者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进入心理咨询,如焦虑、抑郁、强迫、失眠、恐惧,沉溺于赌博、游戏,在事业、感情、生活的路口难以选择。以精神分析的视角来看,这些需要通过心理咨询解决的困难,归根结底都是关系的问题。 关系的问题,最好可以在关系中修复。而心理咨询,正是在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建立安全、深入、持久的关系。     01 在咨询关系中,会发生什么呢? 刚进入咨询关系,绝大多数来访者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安、忐忑、疑惑、质疑。既然是建立长期和深入的关系,就和日常生活一样,眼缘和第一印象非常重要,“见光死”也并不少见。 有些来访者觉得,咨询师不能给TA想要的,或者这样的咨询方式不适合TA,可能在进行几次尝试后,陆续离开。当然,这就像“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一样,他们可以寻求其他流派心理咨询的帮助,或者尝试更多的方式。 然后,留下来的来访者,就会逐步和咨询师开始一场漫长的“厮杀”和“搏斗”。当然,“厮杀”和“搏斗”背后是有爱和链接的,这和谈恋爱类似,相爱相杀,甚至是相互“伤害”。 在咨询过程中,来访者会有各种各样的感受被激活,也有各种各样的情感指向咨询师:爱的,恨的,愤怒的,感激的,欣赏的,贬低的,温暖的,冷漠的,等等。当然,也有些来访者感受不到和咨询师之间情感的流动,可能觉得咨询师是一个树洞般的存在。   02 咨询中,为什么会讨论咨访关系? 如果你进入一段稳定的咨询关系,你会发现,咨询师会时不时提出讨论你们之间的关系,讨论你在咨询过程中体验到的种种感受和情感,有时甚至让你感觉烦不胜烦:“诶,又来了。” 问题来了,这到底有什么用?是咨询师在自作多情,没事找事吗? 咨访关系同样是一种关系,所以,来访者在其他关系中的模式和问题也会在这里呈现出来。同时,它的不同在于,咨询师会持续不断地这样“没事找事”。 举个例子: 一个人因没有办法建立稳定的恋爱关系而苦恼,每段恋爱维持不到三个月,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发生矛盾,以分手告终。(此案例为虚构,不涉及个案工作,特此声明) 如果TA进入一段咨询关系,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一开始,咨询进行得很顺利,TA会稳定地前来咨询,逐渐打开内心,进行自我探索,和咨询师也逐渐亲近;从某个时候开始,TA会逐渐发生变化,也许是对咨询师百般挑剔,也许是在会谈中很沉默或者滔滔不绝,也许是频繁请假、缺席、迟到,等等。这其实就像,恋爱维持一段时间后,就难以继续下去。 在生活中,可能伴侣感受到这些变化后,会发生矛盾,甚至是激烈的争吵,然后分手。(当然,不排除有少数很暖的伴侣。)然而,在咨询中,当咨询师感受到这样的变化后,会温和而不带有攻击性地指出来,与TA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在TA这些变化背后,有哪些糟糕的体验和感受,有哪些难以名状的担心和恐惧,又有哪些难以表达的期待和渴望,那这些又和什么更具体和细微的部分有关…… 在这样的讨论中,来访者可能会看到,TA如何地以及为什么害怕咨询关系进一步深入,这样,就可以帮助理解TA在恋爱关系中,为什么会遭遇类似的困难,也许,再次在亲密关系中有种种感受的时候,TA的应对方式就会有些不一样了。 当然,这个虚构的例子是非常简单和粗略的,想借此让大家看到心理咨询如何帮助来访者理解自己,进而在生活中有更多的选择。真实的咨询往往复杂太多太多,而且会有很多的疗效因子,也就是起作用的方式。  

258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