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如何毁掉自己的生活情趣的 | 漫画

  冯女士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674 阅读

你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不去了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每次看极限挑战,都会被孙红雷的痞子样逗乐,总能“耍流氓”耍得顺风顺水,后来仔细一想,他似乎都用的是同一招。   我们来看看他在节目中忽悠嘉宾黄宗泽的套路:   两个人见面,他首先热情地招呼人家一块玩。 但是愉快的氛围持续没多久,孙开始抛出杀手锏:假装认真地责备黄宗泽怎么可以不给他这个前辈打伞。 黄宗泽感觉很愧疚,立马给老大撑伞,一副“我错了”的好态度。   孙红雷呢则是继续进攻,强调了自己是前辈,并说自己年龄大了不好走,要黄宗泽背他。黄拿出节目组给的钱,说:“我们可以打车去”。 这时孙红雷开始一贯的“流氓”招式,一把抢过钱并溜之大吉,只剩下黄宗泽一脸懵逼,才发现被套路了。 当然这些都是节目效果,但其实孙红雷一直在运用一种叫做“愧疚诱导”(guilt inducement)的沟通策略,即通过让别人感到愧疚以达到自己的目的(Miceli, 1992)。 最常见的愧疚诱导策略可能来自于身边最亲近的人,比如:   情侣之间 A:“你最近一点都不关心我,我每天都要忙死了,最近还感冒了,你竟然都无动于衷,你怎么可以这样?” B:“对不起,我最近也比较忙,但是……” A:“不用解释了,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B:“不是的。” A:“那好,那你以后每天下班都开车过来接我一起回家。” B:“好吧。”   亲子之间 朋友讲了一个自己的例子,她周末和朋友出去玩,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妈妈正在打扫房间。 妈妈半抱怨半责备地说:“也不知道收拾房间,整天就知道出去玩,你知道你妈每天多累吗?也不懂得体谅我,只会给我添麻烦。”   她当时感觉很愧疚,似乎出去玩变成了一件很对不起妈妈的事。   然后她妈顺势要求她接下来一周哪也不准去,留在家里帮她干活,她也只能无奈地答应了。     究竟这种愧疚诱导策略的套路是什么呢?我们总结了三个关键步骤: 第一步“我非常不容易” 常常用愧疚诱导策略的人会跟别人强调自己最近很困难,比如很难过、委屈、不爽、烦心等。     还会表示这些负面的情绪对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比如最近吃不好、睡不着、赚不到钱、找不到对象等等。   他们很会“展示自己的脆弱”,通俗点说就是很会“装可怜”。这一步的关键是情绪铺垫,显示自己脆弱不堪,为引导愧疚制造理由。   这一步发生时,被诱导者通常还没有察觉,他们会感到同情或者心疼,问一句:“你还好吗?” 第二步“都是你的错” 这时愧疚诱导者会在言语或者心理上,直接将自己这么惨的责任全都归结为是对方的错,并且通常不会给任何解释的余地。 最近一位同事的好友情绪一直很焦躁,同事在打电话的时候开了一句玩笑,对方突然就暴跳如雷地说:“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难过,你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啊,弄得我现在更烦了。” 其实在同事跟她打电话之前,她的情绪就已经很糟糕了,但她却直接把自己心情不好的责任推到了同事的身上, 这一步的关键就是责任转移,从而诱导对方产生愧疚感。 而这时候被诱导者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愧疚,虽然心里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可是就是无法控制地觉得对不起人家。 一边自己很混乱,一边还要安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第三步“你应该弥补我” 在对方感到愧疚之后,诱导者提出进一步的要求(或是惩罚),例如让对方花时间弥补,让对方妥协答应某一个要求,或者让对方付出更多的爱和关心。 这些要求通常是非自愿的,或者是不合理的,但是由于对方已经被诱导产生了强烈的愧疚感,因此很容易答应这些“不平等条约”。 这一步显示了愧疚诱导策略的最终目的:在对方的愧疚中,提出自己的真正需要,并要求对方满足自己。 这时被诱导者虽然内心是拒绝的,但很容易就会答应下来,开始了极不情愿的“赎罪”之旅。   套路者究竟出于什么目的?   1. 拒绝为自己的情绪负责 愧疚诱导策略的使用者通常自己面临着一系列糟糕的问题,例如身体不适、情绪焦躁、工作不顺心、经济有压力等。 但是他们自己却不愿意对此负责,因此想找一个发泄的出口。 这时候别人做出任何一点让他们不满意的事,都可能会成为被责怪的借口,可能仅仅是一次电话没接,或者是某个意见不一致,就可能成为“背锅”的导火线,引发一系列“都怪你”、“还不是因为你”的指责。 心底觉得对不起自己却又不敢面对的套路者们,在用愧疚诱导的办法来让别人向自己说出那句“对不起”。   2. 示弱是想要达成目的(妥妥的套路) 很多人抱怨自己的男/女友最近各种做的不对,其实是出于想让对方更多陪伴自己;抱怨孩子不懂事,是想让孩子乖乖听话,满足自己的期望…… 这些目的不好直接说,只能用这样的套路让对方答应,而经验告诉他们:“一旦Ta感到对不起我,就会对我更好,也更容易满足我的要求。” 这会让人不断地用愧疚诱导策略来套路别人,然而这时双方是非常不平等的。 被诱导的人常常是无辜的,却要“被心甘情愿”地满足自己内心不愿意的要求。   套路好使但伤人 研究发现,使用愧疚诱导策略的人尽管会短期间内感到被满足,但被长期以往很容易积压不良情绪,降低关系满意度,最终造成关系的破裂(Overall et al., 2014)。   如果你回忆生活中,自己经常有被别人诱导愧疚套路的时刻,那么也许下面的建议能给你一些启发:   1. 分辨“谁该负责任”   如果你总是“感觉愧疚”的一方,那么你需要分辨究竟是不是你的错(Miceli & Castelfranchi, 1998)。   比如父母的辛苦和疲惫很多时候是源于工作不顺心、生活压力大。你没干家务可能只是他们发泄郁闷的导火索。   有时你可能也会面临男/女朋友突然的愧疚诱导,比如你其实平时都不会在白天上班的时候给对方发信息,以前也都很正常,但突然有一天对方抱怨“我都这么累了,你一点也不关心我,白天都不主动跟我说话!”   这时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工作或是生活上遇到了什么挫折,不能够很好地调节自己的情绪,而并不全是因为你白天没给Ta发信息;   在感到愧疚之前,先分辨清楚究竟这是不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的错,认错只会让对方更习惯于用愧疚控制你的行为。   2.  愧疚不是妥协的理由   如果真的意识到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好,给对方带来了伤害,是需要加以改正的。但还是要理性地对待对方在你愧疚之后提出的“要求”。   比如你发现仅仅因为自己错过了一个电话,就被要求以后必须时刻秒回信息。或是因为自己给其他人点赞,对方吃醋了,要求你必须随时让ta查你的手机等等。   这种不平等条约你需要理智拒签,而不能单纯因为愧疚就做出妥协。     最近,有一位朋友主动选择结束了3年的恋情,原因就是他在无限循环的愧疚感和赎罪中感到疲惫不堪。   而提出分手时对方的反应是:“错的明明是你,为什么是你来提分手?”   愧疚诱导对亲密关系的伤害通常不是一场暴风雨,而更像是一场蚁灾,它慢慢地侵蚀着关系中的信任和包容,直到关系的堤坝溃烂。   而可怕的是,双方常常都没有意识到正在进行的愧疚诱导策略。   如果你也常常使用或被愧疚诱导,那么希望你能明白的是,一切的好转都要从察觉自己和他人的愧疚诱导开始。     参考文献: Miceli, M. (1992). How to make someone feel guilty:Strategies of guilt inducement and their goals. Journal for the Theory of Social Behaviour, 22(1), 81-104. Overall, N. C., Girme, Y. U., Lemay Jr, E. P., & Hammond, M. D. (2014). Attachment anxiety and reactions to relationship threat:the benefits and costs of inducing guilt in romantic partn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6(2), 235. Miceli, M., & Castelfranchi, C. (1998). How to silenceone’s conscience: Cognitive defenses against the feeling of guilt. Journal for the Theory of Social Behaviour, 28(3), 287-318.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6889 阅读

你好,我是亚斯伯格女孩

最近谈几位亚斯伯格症男孩女孩,他们都是由高中或大学辅导老师发现特质,联系家长就医确诊。究竟青少年阶段才发现先天特质问题是什么感觉?就像我年过三十才知道左侧有两个肾,瞬间惊骇莫名,多次尿道感染总吃抗生素,为什么没有一位医师照超音波呢?随即也感到释然,由于是生理问题,没什么质疑的,暂时不必割除也不能卖肾,只有均衡饮食、规律作息、减少加工食品油盐糖、多喝水。生理疾病使人追求健康生活,例如离开血汗医院,而心理疾病则是从诊断到治疗一片茫然,上天下地Google仍然有限。 自闭症类群男女比例约为4:1,在亚斯伯格症,男女比例达到10:1,原因从基因、大脑结构、女性善于伪装模仿社交技巧,以及社会文化对女性角色要求较低有关。亚斯伯格症女性是少数中的少数,Rudy Simone是其中一员,她还是作家、歌手、创作者、心理谘询师与妈妈,长期著书及讲课增进人们理解亚斯伯格症。“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女孩”与“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员工”两本书名非常吸引人,我们先谈前者,为便于阅读,我将简体译本“阿斯”替代为“亚斯”较符合习惯。 Rudy Simone以自身成长经验并采访35位女性患者写成此书,内容切身又具体,前五章目录为:天才与怪人、为什么聪明的姑娘不爱上学、超载的感官、疯疯癫癫的时刻、指责与自责,最后五章的目录是:肠胃里的孤独症、红颜渐老、是上天的宠儿还是折翼的天使、请呵护好你的小亚斯与家有亚斯女。全书涉及求学、青春期、进入职场、恋爱、婚姻、性、友情、生养孩子、忧郁症、情绪控制到老化,内容真挚易读,如果家中的“亚斯伯格症进阶完整版”用于助眠或阶梯有氧踏板,这本“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女孩”很容易读完。 跨越生命历程,Rudy Simone对家有亚斯女孩的父母提出建议,分别是信任、接纳、爱、喜欢、支持,以下摘述书中观点,再谈谈我的临床心得。 作为五大建议之首,Rudy Simone希望父母信任孩子,因为亚斯女自信心低落,唯有父母信任孩子,孩子才能信任自己,相信自己能做到任何事,成为想成为的人。第二种信任,是相信亚斯伯格症诊断,不论正式医疗或女儿自行诊断,并为女儿挡下亲友关心或干涉的子弹。 其次是接纳你的亚斯女儿,她有不为人知的感官困难和固执性,广泛影响学业、生活与人际关系,请尊重她的极限,接纳她的亚斯伯格特质,接纳真实的她,将会减少日后罹患心理疾病的机率。 第三个建议是爱,无条件爱你的亚斯女儿,而不是“我爱妳,可是……”、“如果你更进步,我就更爱妳。”缺乏被爱经验的亚斯女,容易掉到性爱圈套,过早发生性行为,进入错误的婚姻,处于受虐模式无法脱离。 第四,要喜欢你的亚斯女儿,作者认为喜欢比爱更重要,站在亚斯观点看事情,真正认识她才能喜欢她,女儿体会到不必伪装,勇敢寻求契合的人际关系,而不是模仿“正常人”。 第五,长期支持你的亚斯女儿,即使艰辛完成学业,亚斯女可能难以就业自食其力,成年后极高比例饱受忧郁症、肠胃症状和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之苦,她需要家庭提供心理及经济支持。社福机构服务对象多为智能障碍者和自闭症,未能照顾亚斯青年。 作者对父母的建议就是这些,读来像心灵鸡汤文,信任、接纳、爱、喜欢、支持。家中没有亚斯孩子的爸妈,不了解亚斯女儿一个抵十个,日日备战;家中有亚斯女的爸妈,羡慕正常孩子家庭,觉得她们的爸妈真不知足,“要是我女儿……就好了”。圣经故事说富人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我倒觉得青少年被父母接纳比恐龙穿过针眼还难,当然这是抽样误差导致,耶稣没讨论到裸捐的现代富豪,我的个案家长已经愿意让孩子接受心理治疗。 要父母相信亚斯诊断还真不容易,亚斯伯格症不比复肾,医师列印一张肾脏超音波照片,我想把它裱起来;医师说孩子是高功能自闭症或亚斯伯格特质,家长能举出一百个反证,回家再预约五个医师。对家长来说,孩子任何心理疾病诊断都难接受,忧郁症?他只是爱幻想;惧旷症?他是二尖瓣脱垂;强迫症?洗手才不会流感,我从小教他;我自己?我一直很坚强。 谈到过早发生性行为,我深有同感,亚斯女孩若在脑中植入浪漫韩剧,可能过度执着于某位男士。面对异性主动追求,她可能不敢拒绝性请求,在人际关系中动辄得咎的亚斯女孩好高兴有人追,她觉得情人比朋友容易处理。回到一般青少年,父母很难想像一个不快乐的孩子多么轻易发生性行为,女孩的父母不知道也不想谈,男孩的父母不以为意所以不必谈,心理师看性行为仍是人际关系问题,而不是道德规范,所以心理师知道得比父母多。 再谈喜欢家中的亚斯儿子女儿,家长多半愁眉苦脸,他们爱孩子、照顾孩子,但孩子的回应很难是亲近与甜蜜的,很少表现在语言和肢体动作,年龄渐长,标准降低为最近没出事就好。他们忧心孩子的未来,所以一开口就是指导,连续十几年。易地而处,我接待的亚斯和自闭症孩子多,我和每个孩子的接触在特定时空,所以有个开阔和欣赏的视角,而且,我不累,对双方都是好的人际关系,与一般青少年会谈亦然。 总结五点建议,Rudy Simone教给家有亚斯孩子的父母,对孩子说:“孩子,千万不要为你自己的身份而自惭形秽,也不要努力成为另一个人,你是上帝赐给这个世界的礼物,成为一个普通人很容易,成为一个特别的人才是福气。”这句话适用每一位家长和青少年,请练习几遍,对你的孩子说。 请呵护好你的小阿斯授权音讯 https://goo.gl/N9DLGA 见见Rudy Simone本尊 https://goo.gl/q7pG9A

12502 阅读

“你将我雕塑成了最好的自己”| 恋爱中的米开朗基罗效应

在亲密关系中,你是否常常觉得疲惫,明明自己付出了很多,却好像并没有被对方所重视?其实,经营一段让双方满意的亲密关系有时候比我们想象得更困难,但也可能更简单。今天,我们想与你分享Sara Eckel发表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上的一篇文章,通过6个故事,结合心理学专家们的建议,来带你寻找通往幸福亲密关系之路。       故事.01   Wendy&James: “我在疯狂地工作,而他好像在出轨。”   Wendy常常感到压力十足,繁重工作使她不知所措。她在早餐桌上回复邮件,晚上主持网络研讨会,丝毫没有一点休息时间。每当她的丈夫James要求她停止工作,好好享受他给她做的午餐,或者和小女儿出去散散步时,她都感到非常沮丧。但是,作为家庭收入的主心骨,一位事业女性,除了24小时不停工作,她别无选择。当一顿自己精心准备的饭菜被放在一边,或是很快在电脑屏幕前被吃掉时,James觉得自己被完全忽视了。Wendy说:“我当时在疯狂地工作,而他好像在出轨。”   这种相互抱怨的循环在不断升级,直到这对夫妇去寻求治疗师的帮助,带领他们克服那些潜在的困难——她那认为自己需要养活每个人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以及他对被抛弃的恐惧。他们还找到了一些合适的方法来缓解他们之间的分工不平衡。James在照料孩子和做家务中已经做出巨大贡献,但这些平淡无奇的工作常让他心烦意乱。Wendy利用她的创业技能,帮助他在家乡哥斯达黎加成功地经营了一个冲浪营地,现在他们已经搬去那里半年了。   不同于以往的相互消耗型的关系,他们建立起了一个互相支持的系统。现在,他们有不被工作打扰的就餐时间,每日清晨的徒步,和两个蓬勃发展的企业。“以前,尽管他也在照顾我,但我总觉得他是我的责任,”Wendy说,“虽然我没有让他帮助我,但他教会了我如何接受帮助。”     “相互感知工具”: 帮助伴侣也是帮助自己   通过承认和接受对方的帮助,Wendy和James使用了匹兹堡大学的心理学家Edward Orehek所说的一种“相互感知工具”(mutual perceived instrumentality)。Orehek教授与同事的研究表明,当伴侣们对彼此都有帮助时,他们会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满意。尽管他们承认“工具”(instrumental)这个词听起来很让人讨厌。   “当你把伴侣看作一种工具,来实现你想要完成的事情,会让人觉得有些无情。”他说,“如果你想利用一个人来获得经济上的成功,这确实很冷酷。但如果你想通过一个人来感受爱和关心——想想在跑马拉松赛场上互相祝贺的朋友,或是在葬礼上互相拥抱的兄弟姐妹,这听起来更温暖、更有同情心。”   Orehek教授说他的妻子也常想帮助他。给你的伴侣一个帮助你的机会,比如让ta给你一些建议或在其他方面的支持,ta会感到很开心,感觉就像收到了礼物或关心一样。“人们想在他人或自己的眼中,成为一个有用的人。”Orehek教授说,“当你对另一个人有所帮助的时候,你将体会到成就感,觉得自己很有价值。”     米开朗基罗效应: “和ta在一起让我成为了最好的自己。”   通常在研究中,我们会将人实现自己的目标看作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但日常经验表明,他人的影响会促进或阻碍我们的进步。如果你想每天早起,你最好和一个晚上10点就能关灯睡觉的伴侣在一起;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你的伴侣对豆腐和牛排的感觉也可能会对你产生影响。     研究人员正在验证这些影响。华盛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和一位既有条理又可靠的人结婚,将会帮你在未来得到更高的工作满意度和收入。德国科隆大学的Wilhelm Hofmann教授的研究表明,更高的亲密关系满意度,会提高人们在追求目标时的控制感。Hofmann教授认为,稳定良好的关系能使人们更容易集中精力。他说:“当人们对日常生活感到稳定和可预测时,他们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以取得成功。”   费城的临床心理学家Judith Sills表示:“我们极大程度上被周围的人所影响着。”一个关于社会传染的研究表明,一个人是否会变得肥胖或戒烟成功,与朋友和家人的习惯有很大关系。   以色列海法大学的教授、《爱的弧:我们的浪漫主义生活如何随时间变化》(The Arc of Love: How Our Romantic Lives Change Over Time)一书的作者Aaron Ben-Ze'ev认为,根据一个叫做米开朗基罗现象(Michelangelo Phenomenon)的过程,他人对我们的看法和行为,可能让我们更加接近我们想要成为的人。   “正如米开朗基罗把他的雕塑过程看作是发挥石材的潜力,将他们塑造成理想中的样子。”Ben-Ze'ev教授说,“亲密的伴侣互相雕刻,使每个人更接近理想的自己,从而使彼此的最好一面显现出来。”在这样的人际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成长和进步。正如我们常说的:“和ta在一起让我成为了最好的自己。”      故事.02  Erin&Chris: “和她在一起后,我发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 我们的伴侣也可能将我们塑造成自己预料之外的样子。在Erin年轻时,她认为自己是个中规中矩、平淡无奇的人。她是一名费城的社区组织者,常在跳蚤市场买衣服,住在一间没有电视也没有空调的小公寓里。去餐馆时,她常喝自来水,因为对于她来说,点冰茶或果汁有些太奢侈了。   23岁时,她遇见了妻子Chris。Chris让Erin看到了自己全新的一面——虽然她以前只和男人约过会,她如今发现自己对女人也很有吸引力;另外,她也察觉到自己对昂贵香槟和时髦内衣的兴趣。“我曾认为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和她在一起后,我发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比如我喜欢冒险,也有些虚荣。她用和别人不同的眼光看待我,而我也越来越接近她心中的样子。”现在Erin和Chris以及她们的两个女儿一起住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   “行为确认”原则: 他人的期望会激活你的优点   伦敦大学心理学家Madoka Kumashiro教授对米开朗基罗现象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并表明它的基础是一种叫“行为确认”(behavioral confirmation)的原则,就像很多研究中已被证实的“教师对学生成绩的期望会影响学生的学业成绩”。她说:“如果有人相信你具有某些特质,他们则更有可能从你身上诱导出这些品质、特征和行为。”     Kumashiro教授举了一对夫妻的例子。在这对夫妻中,丈夫认为妻子很幽默,他常因她的笑话而发笑,并鼓励她把这些笑话讲给别人听。“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确实成为一个更有趣的人,即使丈夫不在身边,”她说,“她知道什么样的笑话可以让别人发笑,当她讲述时,她感到很有自信。”但如果她丈夫觉得她不那么有趣——他不因她的笑话而发笑,甚至要求她不要再说下去,她可能会变成一个胆小的人,即使丈夫不在身边。   当然,这并不一定说明这个丈夫是一个不好的伴侣,他也许可以让她展现出其他方面的优秀品质,比如努力工作或负责任。和雕塑家一样,伴侣并不能为你凭空创造出一些品质——他或她只是激活了你已经存在的品质。“为了更有效率地雕刻一块石头,雕刻家不仅需要知道ta想把石材变成什么样子,也必须了解石材本身固有性质,并必须避免那些可能的纰漏。”Kumashiro教授说。        故事.03  Hayley&Marlan: “互补的你让我懂得善待自己。”   纽约的教育顾问Hayley Downs有时会担心丈夫Marlan对她无条件的支持会助长她的懒惰——如果她对丈夫说她累了,丈夫便会让她别再运动了。 “他常对我说:‘你肯定累了。你今天很辛苦。不如去躺躺?我去做晚饭吧。’他对我如此宽容,这会助长我那些不太好的品质,让我变得懈怠。”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Downs意识到,Marlan的温和性格与她的苛刻性格形成了一种很好的互补。“如果我说我要跑两英里,然后跑一英里。我回家后会说,‘我只跑了一英里。’他会说,‘你已经跑了一英里了!你真棒!’他总在鼓励我。”Downs以前认为丈夫是在帮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实际上他是在鼓励她善待自己。   Kumashiro教授说,在良好的关系中,伴侣可以是对方性情良好的互补。一个工作狂可能想在星期天远足之前赶完她的报告,但是如果她随和的伴侣可以说服她关闭笔记本电脑,穿上旅行靴,她可能会在一周内更有效率地工作。     “自我监管外包”: 伴侣的支持让你更有干劲   我们的伴侣不仅会影响我们目标,他们还会影响我们如何为这些目标努力。杜克大学心理学家Gráinne Fitzsimons和耶鲁大学心理学家John Bargh的研究发现,让一些本科生在测试前先想一想自己的母亲,他们在测试中的表现会优于对照组。在另一个实验中,在测试前被要求想一想自己好朋友的参与者,会比被要求想一想同事的参与者更愿意参加第二项实验。   然而,想着心爱的人并不总能让你更加努力地工作——Fitzsimons教授和西北大学的Eli Finkel在随后的一项研究中发现,想着他人对自己的支持,会让实验组变得不如对照组负责任。作者们将这种现象称为“自我监管外包”(self-regulatory outsourcing),尽管这种现象可能会产生负面的短期后果——比如削弱伴侣因健身偷懒而产生的负罪感,但如果他们能够在长时间里最大化这种自我控制资源,这个共享监管体系最终仍将使伴侣双方受益。        故事.04  Brooke&Christopher: “在我擅长的领域帮助你,满足感加倍。”   Brooke和她的丈夫Christopher有着十分融合的目标和价值观。他们都喜欢和孩子们一起享受生活,都想成为优秀的作家,并拥有稳定的收入和良好的健康保障。至于不喜欢做的事情也一样——他们讨厌做家务。她说:“我们每天想做的事情很多,可又有很多其他必须做的事情。”“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为了确保妻子能注意到他做了许多家务活,Christopher运用了他作为专业营销人员的技能,每次扫完地或倒完垃圾后,他都会极力宣扬他的“丰功伟绩”。这激怒了Brooke,她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控诉丈夫“自我服务宣传”的文章后,发现许多其他夫妇也有类似的冲突。她说:“我的祖父母总是各司其职,而我们这一代人是如此的不同。”   通过一位婚姻顾问的帮助,他们认识到,他们需要一份“家务合同”——Brooke负责洗衣,Christopher负责洗碗。当他们平分家务后,他们有更多时间专注于他们共有的强项——写作。Christopher有着优秀的推广技巧,而这种技巧在他和Brooke一起为她的文章进行头脑风暴时尤其有用。他明白,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一个理解她的同行,他可以与她一同面对写作生涯中起起落落,如出版商的拒绝等。最重要的是,当Brooke在纽约时报上刊登了他的事件后,他愿意承担相继而来的尴尬并继续支持她。因为他觉得,作为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他妻子的声音应该被大众听到,即使这会牺牲他的个人利益。     在市场营销的领域中,Christopher很想帮助别人,因为这是他自己所看重的方面。原因很简单,匹兹堡大学的Orehek教授认为,我们通常愿意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帮助别人,这会让我们感到个人价值的实现。比如“如果你的伴侣喜欢做饭,你让ta做一顿精美的大餐,ta就会从中获益。”Orehek教授说,“但如果这不是他喜欢做的事情,那一切就不同了。”        故事.05  Cole&wife: “如果想要表达爱,就用她想要的方式去爱她。”   但有时候,如果在特定场景没有寻求伴侣的帮助,亲密关系的满意度就有可能会下降。音乐家Adam Cole有些不满妻子听到自己为她所作的歌曲时对方的反映,他说:“这些年来,我给妻子写了12首歌,她也很喜欢。但一次次的,我为她写那些我认为很重要的歌曲,她似乎并没有共鸣。虽然她欣赏这首歌,但对她来说,这首歌对她的意义和对我的意义不同。”他说。   妻子的冷漠态度使Cole受挫。他试图向她传达一些信息,但她没有接收到。然后他发现,如果想要增进和妻子间的情感纽带,他需要尝试倾听。他说:“我意识到,如果我想要表达爱,那就应该在她需要爱的时候满足她。对她来说,那种表达可能比写歌更能让她感受到被爱。”   随着时间的推移,Cole逐渐意识到妻子不加掩饰的直率性格也会给他带来好处。比如,有时候当Cole忙起来时,他可能会变得很烦躁,对他人刻薄,这时妻子便会提醒他,虽然话语有点扎心,但都对Cole很有帮助。他说:“我写歌是为了帮助自己成长和发展,并与人建立联系。妻子对我做的一切也是在帮助我成长及和他人建立联系。但因为与音乐无关,对过去的我而言可能有些难以接受。”   期望VS现实: ta的付出不应被忽视   Andrea Brandt是一位在加州圣莫尼卡执业的心理治疗师,她回忆起与一对夫妇一起工作时经历:丈夫为能够修复房子外观而感到自豪,“但他的妻子并没有真正注意到这一点。她认为,只需要通知勤杂工来做就行了。她没有意识到这会伤害丈夫的自尊心。”Brandt说。改变这种行为以后,她更加懂得尊重丈夫的付出了。   Orehek教授认为,大多数人都不太善于识别我们所爱的人对我们的帮助。例如,当本科生们被问到他们的父母为自己提供了怎样的帮助时,很少有人提到任何和经济支持有关的事情。但是,在他们填写了一份调查报告后,他们评估了父母对他们在各个领域的帮助——比如健康、休闲,以及财务方面。Orehek教授说:“一旦你加上经济支持这个选项,他们当然会意识到,‘哦,是的,我父母帮我交房租。’”   他建议你可以认真思考一下那些伴侣的默默付出,比如修剪草坪或辅导孩子写作业。这可以帮助你更深入地了解你的伴侣对你的成长发展做出的贡献——并将注意力从你希望ta做的事情上转移开。          故事.06  Erin&Chris: “你是我的榜样。”   在2015年的一篇关于目标相互依存的论文中,Fitzsimons教授和Finkel教授得出结论,和别人合作时,人们更有动力朝着一个目标努力。他们列举了一些研究,其中包括一群人共同减肥的项目,以及一个多人参与的单词解谜实验。   和伴侣一起追逐个人目标可以帮助你们关系变得更加紧密,也能提高你成功的可能性。然而,Orehek教授指出,要使之成为一种温暖的互动,前提是让伴侣感到自我价值的实现而非被利用,他们必须是自愿同意提供帮助,并且他们的付出也将得到认可。   伴侣间的互相帮助不一定很明显,他们会下意识地帮助对方。Erin的妻子本是一个喜欢冒险而浪漫的人,但在Erin成为全职母亲,在家照顾两个女儿之后,她变成了一个冷静的实用主义者。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由于抚养孩子给她带来的巨大责任,但她也注意到,她的妻子并没有完全承担起作为家长的责任。这是主要是因为Chris是一名律师,她的主要工作是挣钱养家,另外,她还需要骑自行车去上她的巴西柔道课。   起初,Erin对Chris很不满,因为她将养育孩子的责任全部留给了自己。但在一次没有孩子的巴黎之旅中,Erin在离开了围着孩子团团转的生活后,发现了新的可能性。她不再抱怨Chris,而是试着跟随她的脚步。“我意识到我也可以变得像她一样。”   当她们回来时,Erin开始为自己寻找新的发展空间。她开始独自或和朋友一起去旅行,找了个保姆来照顾孩子,租了间办公室,重拾写作事业,现在她已经出版了她的第一步作品——《为你放弃一切》(Given  Up for You)。   当Erin开始追随Chris的脚步,她们不再争论谁获得了更多的独处时间。Orehek教授说:“你的伴侣可以是你自我发展的一个榜样。”   伴侣同时也可以是一面镜子。Erin说她不想变回25岁时的自己。母性改变了她,她对此也很高兴。同时她很感激Chris,即使当Erin正在洗婴儿的连体衣和奶嘴时,Chris也没有忘记Erin曾是那个敢于冒险的年轻女子。她说:“她依然把我当做从前那个少女,尽管我觉得成为母亲已经改变了我,但在她的眼中,我并没有变。”     Chris帮助Erin整合了狂野少女和慈爱的母亲这两个身份,并形成了新的自我认同。Erin说:“我不想变回从前的自己,也不会只停留在母亲的身份上。现在,我正在变成一个新的自己。”     References Eckel, S. (2019, January 2). The Michelangelo Effect. Psychology Toda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intl/articles/201901/the-michelangelo-effect  

3877 阅读

春节必备:社恐关爱指南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先说个冷知识,本周就要过年了…… 非常憧憬放假,有点期待着回家,然而对于我这样一个社恐,想到一大波聚会即将来袭,心里就瑟瑟发抖。七大姑八大姨的过分关心不知道如何回答,家庭聚会上给长辈敬酒的祝词想到令人头秃,去不熟悉的亲戚家串门时感觉被迫营业……放假似乎只想在家躺着。过年必备的“大型”社交场合,明明都是同学亲戚,我对此却分外焦虑。    社恐怕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不只是过年,在日常生活中我也会被社恐症状所困扰:比如和同事在电梯里相遇时,我的内心便会上演几万字的小剧场:   “我要不要打招呼,我觉得我应该打个招呼吧,如果不打招呼会显得很冷漠,但是同事已经进来半天了,现在再突然打招呼会不会显得很奇怪?……还是打个招呼吧。我靠,怎么已经到了,我为什么最后也没有打招呼。完了,同事一定觉得我很没有礼貌……”   还有就是,我经常在和朋友聊得热火朝天时,突然心里一凉,暗暗琢磨自己刚才某句话的措辞可能不太合适,然后无比懊悔:天呐,我蠢死了,我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那么社恐到底是什么呢?社恐全称「社交焦虑」,也被称为「社交恐惧/社恐」。它与单纯的“内向”并不一样,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会过分监控和关注自己在社交时的行为,并且会对自己的言行做出负面的评价。   除此之外,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也会不敢在一些特定的场合表达自己的要求,并且极度害怕自己的要求被否定或者拒绝。   如果我买奶茶的时候说想要“少冰”,却没有被理睬,我是绝对不敢再说一遍的。一般只能默默结账,然后拿着一杯冰饮瑟瑟发抖。   因为我会把我本来合理的要求看作是并不合理的、给别人添麻烦的要求。   我有一个和我同样社恐的朋友,说她小时候所在城市的公交车并不是每一站都停的,如果你要下车,必须要在快到站的时候向司机喊出“这里有人要下车”,司机才会在这站停车。   而我的朋友因为无法在其他乘客面前隔着车厢向司机喊话,只能悲剧地一路坐到终点站……   社恐可能也会故意回避许多社交场景,比如推脱一些聚会和party,但与那些理直气壮地说“对不起,我的时间安排不开,我不去了”的人不同。   拒绝邀请本身可能就会耗费我们巨大的精力和勇气,并且还会在拒绝邀请之后忐忑很久,思考自己的拒绝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无礼。   此外,社恐还会自我责备,为自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洒脱地社交而感到羞愧。   有时我也在想,为什么对于别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到了我这儿就比登天还难了呢。   我甚至曾经因为无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接听陌生人的电话,很久很久都无法使用网络购物,因为我害怕配送时随时都可能响起的,快递员的电话。   具有社交焦虑的人数往往被低估。首先,相对于其他心理问题,社交焦虑的症状不太外显,他们往往会被误解为内向。   此外,寻求帮助本身就是一种社交情境。所以,在不具有其他严重心理问题共病(如抑郁、酒精依赖症)的情况下,社交焦虑的人很难向专业机构寻求帮助和治疗(Turk et al., 2001)。   但是,拥有社交焦虑并不代表没有朋友。   在特定的、安全的环境下,我们也能自如地和朋友交谈和交往。并且,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可能更加向往和期待与他人的联结。   毕竟,温和与善意的关系对于我们而言,是那样的珍贵和重要。    人们是怎样“帮助”社恐的?   可是没有社交恐惧的人,往往很难理解这种恐惧与焦虑。我身边的一些人经常想要“解决”我的问题。   他们以为我只是内向和胆小,他们会说:“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要锻炼一下自己。”于是,他们便逼着我接打电话、叫陌生人来跟我聊天、还有某位亲戚让我对着天空大喊三声“我能行”……   对于任何一个有社交焦虑的人来说,他们都听过太多次“放轻松点”,“这没什么”,“你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安慰和劝告了。   但是,这些建议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作用。因为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并不是想要焦虑,而是被动地感受到了焦虑。   在处于特定的社交场合中时,他们基于曾经的痛苦经验形成的自动化负性思维便被激活。   他们抱持着自己肯定会出丑、别人肯定会对自己做出消极评价的不合理信念(Rapee & Heimberg, 1997)。   对于他们来说,社交焦虑并不是一个可以靠“克服”被“解决”的问题,它更像是一种需要被接纳和理解的状态。    社恐关爱指南    如果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社恐,评判和责备自己只会让你的痛苦更深一步。尝试去接受自己对于社交的焦虑,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   如果你社恐的严重程度已经影响到了你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那么还是建议你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如果你的朋友或者家人是一个社恐,下面是一些关爱社恐的指南:   请分清自己的感受和他们的感受。你认为这件事情没什么,并不代表他们也觉得没什么。 可能你会希望去直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这通常很难有成效。反复的逼迫只会让他们痛苦,也让你感到挫败。   请不要逼迫他们去社交,而是试着去接纳和包容他们。拍拍他们的背,留时间让他们做几下深呼吸,这比责备他们要有效得多。   在他们害怕的时候,给他们留出喘息和休息的空间。他们不参加你的聚会,或者在遇到你的时候没有打招呼,并不代表他们不爱你或者不在意你,他们可能只是不擅长用这样外露的方式来表达。      最后,我们筛选了6位擅长处理人际沟通中社交焦虑的咨询师,如果你或是你身边的朋友需要帮助,可以点击名片查看Ta们更多信息。   参考文献: Turk, C. L., Heimberg, R. G., & Hope, D. A. (2001).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Clinical handbook of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A step-by-step treatment manual, 3, 114-153. Rapee, R. M., & Heimberg, R. G. (1997). A cognitive-behavioral model of anxiety in social phobia.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35(8), 741-756.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178 阅读

“性霸凌”:你也经历过这种校园霸凌么?

  本文字数2500+ / 阅读需要 7 min   1、   前不久蔡依林发了新专辑,这周末终于有空听了一下。   里面有一首歌,叫《玫瑰少年》——   听到这首歌是令人震惊的,因为其中记录了一个似乎已经被遗忘的故事。   被称为“玫瑰少年”的故事主角,本名叫叶永鋕,是台湾初中三年级的男孩。在妈妈的眼中,他是一个每天帮自己按摩做饭的乖孩子。在邻居的眼中,他是一个体贴到让人妒忌的小男孩。     但最后,他却因为“喜欢女孩子的东西”,而在学校遭歧视霸凌致死。   同学们时常在他去洗手间的时候,脱掉他的裤子“检查”是不是女生。为躲避同学们的欺凌,他只能在上课的时候、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去上厕所。     某一天,他被发现倒在洗手间血泊中。据说是因为在下课前五分钟去上厕所时,身体不适突然晕倒,导致头部遭到重创,最终不治身亡。   有人说,叶永鋕间接的死于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暴力与欺凌。因为如果他不需要在没有人的时候去上厕所,或许就可以得到更加及时的救治。   2、   在网络尚不像今天这么发达的年代,多数人尚不了解“校园霸凌”,多数人即使知道,也不觉得这问题有多严重,“无非就是小孩瞎胡闹呗”。   今天不一样了,大家可以看到赤裸裸的视频和图片,受害者们也可以站出来讲述霸凌给自己带来的伤害......校园霸凌终于逐渐开始得到大众关注,一切看起来终于越来越好。   但我们想说的是,作为校园霸凌的一种特殊情况,这种“透过语言、肢体或其他暴力,对他人性别特征、性别特质、性倾向或者性别认同进行贬低、攻击或者威胁”的“性霸凌”,仍然极其容易被忽视。   比如,有人会因为不符合“性别特征”遭受欺凌——“性别特征”也就是“生理性别”,就是我们通常根据生殖器官、生理特征(比如喉结胡子)来划分的“男女”——你一定见过,那些喉结不明显、声音纤细的男孩被同学嘲笑,而声线粗、甚至胸部发育过早的女孩,也可能被同龄人当做异类。     也有人会因为不符合“性别表达”遭受欺凌——“性别表达”一般用来形容外貌和行为表现,比如传统意义上,人们习惯说男人是“阳刚”的,女人是“阴柔”的,从而期待男女在外貌、行为举止、对事情的看法、态度等方面都明确符合“阳刚”或者“阴柔”的要求——所以,温柔的男孩容易被欺负,泼辣的女孩也容易遭排斥。   还有人会因为“性倾向”,也就是性取向,遭受欺凌——这一点不难理解,大概分为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在学校,很多暴露自己同性恋、双性恋倾向的小孩,很可能会被嘲讽到抬不起头的。   还有人因为不符合“性别认同”被欺凌——有些人心理上会无法接受社会或者外界指派给自己的性别,可能通过异性服装、或者变性手术来改变外貌或者身体器官,以表显出自己可以接受的性别认同——因为喜欢女孩衣服而被骂变态的男生,还少么?     所以,什么是“性霸凌”?   一个平胸的女生从小被嘲笑“飞机场”,一个温柔的男孩被骂“娘炮”“娘娘腔”,性少数群体被人说成“天天就知道搞基”“他就是个人妖吧”......   这些都是“性霸凌”,“性霸凌”有着无穷的可能性。   3、   要知道,人类对于性别的认知和理解,是不断变化的。   在传统观念中,男女仿佛是位于同一条坐标轴上的两级,代表着截然相反的气质、态度和生活方式。   但传统的就一定是对的么?   简单粗暴的划分性别,是否可能并不适合世界的复杂和多样?是否也限制了每个人生活的更多可能性?   研究发现,即使是使用生理来进行划分,也远不止“男女”两种性别。譬如双性人就拥有全部或者部分的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官。这些生物学事实,已经在冲击“生理性别只有两种”的认知。   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对“性别表达”进行批判:男人和女人都有选择“阳刚”和“阴柔”的权利。而且每个人都有机会拥有“双性性格”(Androgyny),这都是非常正常的。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喜欢异性,也可以喜欢同性。我们可以选择和自己生理一致的性别,也可以选择不一致的性别。   就像蔡依林在宣传《玫瑰少年》时讲道:“不要活在社会的框架里。阴柔不一定是不好的,阳刚也不一定是你要追求的。”我们每个人都被灌输过太多男人应该怎样,女人应该怎样的标准,却很少去思考这些标准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有没有限制我们去成为真正的自己。   “玫瑰少年”叶永鋕的母亲 “如果觉得他这样不正常的人, 他本身就不正常”   当我们重新理解“性别”,不再贬损他人的性別表达、影射他人性取向、嘲弄他人性格特征、嘲笑他人性别认同与众不同的行为,是不是就不会再有“性霸凌”?   消除“性霸凌”的关键,是尊重。   4、   关于“性霸凌”,还有一些事实:   2016年,联合国针对青少年校园欺凌的调查中,有25%的青少年曾经因为性别或性取向遭受欺凌。同年的另一项调查显示,遭受恐同欺凌的儿童和年轻人,其面临压力、焦虑、抑郁、自卑、孤立、自残和自杀倾向的风险都会增加。   2018年5月7日,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发表了第一份因“性倾向”而起的校园暴力全球报告,结果显示,因性别认同而遭暴力情况普遍存在,轻则成绩受影响,重则离开校园,甚至有更高的自杀倾向。在某些国家,多达85%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学生在校遭受因性倾向而起的暴力,其中还有45%的跨性别者因此离开校园。   就像《玫瑰少年》歌词所说:“多少无知罪愆,事过不境迁。”在叶永鋕离开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校园性霸凌现象。   在国内,甚至在全世界,性别平等教育其实都才刚刚开始。   2018年3月,日本初中思想品德教材正式修订完成,其中8家出版社将校园欺凌写入教科书,有4家出版社的教材引入了关于科普LGBT、性别认知等内容,这在日本初中教科书中尚属首次。   2018年11月8日,苏格兰表决通过了在全国各公立学校强制性开设LGBTI全纳教育的计划,成为了全世界首个做出此举的国家。   2018年9月,广东省中小学开始全面实行性别平等教育,同年12月,天津在全市中小学校实施性别平等教育工作。在两份红头文件中,都强调“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   ...   必须承认,真正接纳性别多元化,对大众绝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但这是值得的。对多元化的接纳和尊重,将会给到每个人安全感和自由度,也一定意味着一个更加令人期待的世界。   幸运的是,即使脚步缓慢,也有许多人在努力尝试改变。Ta们勇敢、真实、毫无顾虑。   世界在进步,就是好事。   悠悠+酒鬼 ✑ 撰文

3223 阅读

用人格理论看职场关系

每位进入职场服务于企业的朋友,都会有与自己的上级领导工作的经历,他们直接或间接地指导我们工作,成为我们工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与他们的关系管理直接影响着我们每天工作心情、工作效率、工作成果甚至未来职业发展,上级也是我们选择这份工作的重要因子。多少年过去,有时我们记不得具体做了什么工作,但当时的上级的画面依然清晰在脑海里。他们带给我们人格的影响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一、重温人格理论,了解它对我们工作生活产生影响 二、从人格理论浅谈关系——发展健康的人格,有效管理与上级关系     超我——服从守信,创造信任     本我——快乐自由,难逢知己     自我——适者生存,稳固关系 三、重塑自我,在不断完善中提升职场人际关系能力

10313 参与

嚷着要脱单的是你,一闲下来就宅在家的也是你

不喜欢social的内向者,到底要如何找对象?——像我一样的内向者们,可能被这个问题所困扰。   你可能会说“我们不是不想,而是没机会谈啊!”   你看,工作日的时候,每天下班就累得不行,乖乖滚回家瘫着。   周末中午醒来叫个外卖,宁可缩在被窝里刷剧看小说,也不愿意出门社交。喔,唯一的社交活动可能就是王者峡谷两日游。   想叫我们出来玩儿?做梦!根本约不出来!   等到某一天突然意识到,好像连续一个月都没有新认识过什么人了,这时又开始幽怨地喊着:“好想谈恋爱呐,上天何时能赐我个对象?”   为什么那些每天都嚷嚷着“又被喂狗粮啦!”“好想谈恋爱呐”的单身狗们,还是每天宅在家里,让自己接触不到除了同事、同学以外的人呢?     你当然可以装得外向 但那样很累   作为一个内向者,我们也有想过要努力地变得更social一些,努力去寻找和人认识的机会。   但这会形成一个悖论,万一我很费劲地伪装成一个外向的人,去到了那些我认为会出现另一半的社交场合中,认识了那些享受其中的外向者们,成功和一个人交往。结果在一段时间以后,对方终究会发现我的“真实面目”:宅在家刷剧!   好比一条内向的小鱼,游历于外向者的水域中,Ta所遇到的人大概率是个真正的外向者,他们是真正喜爱社交活动的人,而你,真正需要的是独处。   内向的人当然可以去扮演成一个活泼开朗的外向型人,就像戴上一张面具,问题是,你无法永远戴着它,你一定需要喘息的时间。   这就要说到内向/外向者的本质。     打个招呼就耗光我的精力 撑不到找对象那一步了   外向的人可以从社交中获得能量,他们需要“吸取”旁边有很多人的那种好气氛,因此会主动寻求很多社交。   然而,内向的人天生觉得大部分人际交往都非常耗费心力,因为这种“无用”的社交对他们来说代价十分昂贵,他们会本能地回避无意义的社交——闲聊(small talk)。   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外向者因为更喜欢社交,从而掌握了定义社交环境的权利,使得内向者在其中更加难以自处。     比如,类似于社团聚会、party的集体活动中,外向的人会更加从容自在,可以和大家谈笑风生。但内向的人则被无尽的闲聊消耗光自己的精力,变得疲惫不堪,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顾忌别的事情。   因此,内向者往往会在参加集体活动前后,花一些时间调整情绪,独处就像是一种“回血”的手段一样。     内向≠注定孤独终老   更悲剧的是,内向者们除了要克服自己内心的障碍,通常还要面对外界的很多误解。   “你不是不喜欢和人说话吗?那为什么还要交朋友?” “既然你不爱和人打交道,那一定也不需要跟别人谈恋爱了?” “其实你们最愿意孤独终老吧?”   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一个人是内向型的,并不意味着Ta就不喜欢、不需要别人的陪伴。内向者和外向者一样,大家都会有社交、亲密感的需求,只不过在交往的方式上有所不同。   而且,总不可能恋爱的都是外向的人,内向的就活该是单身狗吧。所以内向者找对象的困难,其实大多时候是自己给自己设的障。   内向者的天堂   首先,约会在内向者听来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许多内向者在约会之前都充满惊恐,因为预期即将到来的约会要花费巨大的精力:需要计划外出、与不熟悉的人谈话(有时候还要没话找话)、思考下一句要说什么、整理情绪……   内向者们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太麻烦了、不如不去”,于是又顺理成章地宅着。所以他们总是在约会没开始之前,就先被自己的种种设想吓得退缩了。   正因如此,内向者不是喜欢主动迈出第一步的类型。但是,他们身上散发着独有的神秘有趣的气质所吸引到的人,远比他们自己想象的要多。   也正因如此,比起主动追求别人,他们更容易作为被追求者。   内向者的充电站   其实,内向者并不是拒绝所有的社交,只是比起社交的广度,他们更追求质量和深度。Huffington post为那些想要脱单的内向者们提供了一些建议:   找到一个适合你的环境   可能外向的人会在聚会、party上遇到另一半,但内向者更倾向于小群体的社交,也许在兴趣爱好小组、志同道合的志愿者群体内,他们建立关系的第一步会迈得更容易些。   记住所有谈话都是从闲聊开始的   对于内向者来说,深度的讨论往往比闲聊更加轻松。但是所有的谈话都要由浅入深,记住所有的闲聊都有一定的目的,降低对于它的预期,也许能减轻自己在聊天中的负担。   怕社交,那先当网友也不错   内向者更倾向于把“真实的自我形象”放在虚拟社交中,例如线上交流、微博;而外向者则更愿意在面对面的传统社交里展现真实自我(Amichai-Hamburger,Wainapel & Fox,2002)。   不要试图“变成”一个外向的人   为什么要伪装成一个外向的人?!难道内向的自己还不够可爱吗! 或者,也许内向者们一边抱怨自己单身,一边又选择不去social的原因就是:其实他们心里知道,在现阶段,单身才是最适合自己的状态。   参考资料 Amichai-Hamburger, Y., Wainapel, G., & Fox, S. (2002). "on the internet no one knows i'm an introvert": extroversion, neuroticism, and internet interaction.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the Impact of the Internet Multimedia & Virtual Reality on Behavior & Society, 5(2), 125. Laney, M. O. (2002). The introvert advantage: How to thrive in an extrovert world. Workman Publishing.    

11188 阅读

你需要给自己画个大饼

    漫画:小硕 “心理学研究僧 漫画小白,腰间盘突出知名患者 国家一级鸽手,世界顶级拖延症代表”

1978 阅读

自恋者“歪曲事实”的5种手段|Ta是如何扮演受害者的?

本文字数 2000+ / 阅读大概需要 6 min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神叫“那喀索斯(Narcissus)”,是位颜值逆天的美少年。但他的结局并不美:他看不上任何一位神女,却爱上了河中自己的倒影,于是他日日守在河边,最终身心憔悴而死。   于是,他的名字“Narcissus”就被赋予了“自恋”的意思,“自恋者”则是“Narcissists”。后来,“自恋”又被心理学家归结为一种人格特征。   似乎我们每个人身边都会存在几个这种“自恋者”,感觉天上地下自己最棒。如果出了问题,Ta们也是永远不会犯错的,都是别人的错。   对自恋型人格特征的人来说,自己的外在形象和面子是最为重要的。经常和自恋者打交道的人会有这样一条经验: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双方意见不统一、出现言语争论,自恋者都会做出一系列扭曲事实的言行,以维护自己的面子。   这个过程里,就难免有受害者遭殃。   今天送上一篇技术贴,帮你分析一下“自恋者”常用的5种手段,看Ta们是如何歪曲事实的。   用错觉代替事实   自恋者总是很难面对事实,因为凡是Ta们所期待的,往往是与事实不相符甚至完全矛盾的,而事实又很可能会让Ta们看起来不那么优秀——对自恋者来说,这就会很痛苦。   作为一种应对机制,自恋者便会优先选择“自我欺骗”:让自己把真实发生的事情当作假的。   在大脑内反复模拟后,他们便可以更坦然地否认事件真实的发展方向,再幻想出一个“事情沿自己期待方向发展”的“错觉”。   有些时候,这些“错觉”只是Ta们讲给周围人和自己听的故事。但一个错觉被重复的次数越多,讲述者就越容易确信其真实性。所以很多时候,自恋者会觉得这种“错觉”才是真相。   无论哪种情况,自恋者尝试影响、操纵他人的第一步,都是编造“另一个版本的事实”。   用谎言处理矛盾   如果说“错觉”更偏向于“骗自己”,那么“说谎”就意味着“骗别人。”   对大多数人来说,面对问题、压力时,总是倾向于先“自省(Introspection)”,先反思自己的问题——即使不能自行消化,也会尝试在更私密的人际关系中一起探讨如何解决问题,比如和亲人、交心的朋友,或者咨询师聊一聊,看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与压力。   对于自恋者来说,面对问题时并不会从自省中寻找答案,也不会求助于私密的人际关系,甚至问题的解决与否都不重要——他们更关注如何维系自尊感(Self Esteem)。   所以,Ta们会更期待获得更多的支持和正向反馈,听自己想听的话,只想确认自己做的、想的是正确的。然后再拿这些支持自己的例子,去攻击反对者。   为得到更多正向反馈,自恋者就会不停讲述对自己更有利的故事,哪怕这些故事与事实不符。   在这些经过加工的故事中,你会发现一些细节的修改。他们会专门强调自己的善良、高尚、爱心,同时强调他人的残酷、自私、不道德。   总是把他人描述成自己的样子   谈到加工故事,就涉及到自恋者在认知自己与他人关系时最常见的一个特征:投射(Projection)。   一般来说,投射指的是“认为自己的某些情绪、行为特征也同样表现在其他人身上。”经常与自恋者打交道的人,也许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自恋者描述其他人很嫉妒自己,其实可能是Ta在嫉妒对方;当自恋者抱怨其他人很残酷,或者抱怨谁谁谁满嘴跑火车,其实恰好Ta们自己才是残酷或者爱说谎的那一方。   当然很多时候情况比较复杂,不一定“非黑即白”,冲突双方可能都有不成熟的言行,但自恋者往往更容易用自己的情绪、行为特征来描述他人。   只是,通过转移听众的注意力,自恋者可能希望能同时隐藏自己的某些责任,或者转移自己感受到的压力。   只讲述事实的一个侧面   当自恋者描述一段事实,Ta可能会选择删掉自己施加伤害的那部分内容。   比如,只保留受害者对伤害的反应或反抗,但绝口不提是什么造成的。   如果自恋者对某人施加伤害,并确实引起对方的反抗,还造成自己也受了伤,当Ta们再次描述这段事实,可能会以“我才是受害者”作为出发点,并删去对自己不利的故事细节。   通过淡化自己的攻击行为,自恋者会把问题重点集中到对方的反抗,最终得出一些完全偏离事实的结论:   “你为什么对我不尊重?”“你为什么又敏感又娇气?”“你受到的伤害难道不是自己招来的吗?”   孤立真正的受害者   无论“说谎”、“双标”、还是人身攻击,自恋者总是习惯用不同方式达到同一个目的:在人群中树立一个“敌人”,并且孤立受害者,以免人群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对于自恋者来说,也许无法认识到制造流言、污名、诽谤的危害,甚至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在表达一些不符事实的言论,但对于受害者,潜在的人格伤害可能是无法弥补的。   事实上,在真实生活中,许多受害者偏偏无法发现身边那些正在对自己造成伤害的“自恋者”。尤其在亲密关系中,“自恋者”造成的伤害似乎会更容易得到容忍。   所以,我们该如何识别身边的“自恋者”,避免被“自恋者”伤害呢?   识别描述与事实相矛盾的地方   利用自恋者在表达中的某些特征,一个感情受伤的孩子可以分辨出Ta的父母是否是自恋者。比如,当具备自恋特征的父母经常用“不孝”、“不尊重”来批评自己的孩子,可以冷静回忆父母是否经常对孩子采取不尊重、贬低、试图操纵的态度,特别是对于已成年的子女。   在极端的案例中,自恋型父母甚至会向更多人重复描述他们眼中子女的一些“不孝”表现,为了获得更多认同,也会对子女造成二次伤害。   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出现在职场或者恋爱关系中,但本质上,自恋者的描述中总会出现与事实相反、特别是与Ta本人言行相反的细节。   识别习惯性的谎言   自恋者往往无法接受自己并不完美的事实,如果直面自己的过失、失误,Ta们甚至会比其他人更脆弱,如果这样的瞬间受到人群关注,自恋者将更加无法接受。因此自恋者总是需要维持某种“完美”的形象,同时还不自觉地加深某些刻板印象,让自己确信其他人的“不完美”。   不仅如此,由于自恋者需要他人持续赞同自己一些“编造出来的事实”,因此自恋者倾向于习惯性编造故事,严重时,会让自己也陷入某种不实而且荒谬的主观现实中。   虽然自恋者会给周围人造成情感伤害、社会伤害甚至是身体上的伤害,但由于自恋特征还包括低共情能力,Ta们很可能会对受伤害的人熟视无睹。   所以,如果在职场或者其他社交环境中识别到自恋者,可以采取回避的方式,避免自己陷入不得不面对自恋者的情景,减小受伤可能。   如果在家庭或者其他亲密关系中有具备自恋特征的成员,而且你确定希望维持目前的关系,可以尝试换一种方法与Ta们相处,不仅可以降低伤害,还可以帮助自恋者认识到问题所在。   最后,如果你看完文章意识到自己竟然就是“自恋者”,并且想要改变,不妨从现在开始,有意识地改变这5种行为方式。   如果你发现自己已经无意中吃了不少亏,当了很久“受害者”,便更应该多提醒自己留个心眼,避免掉进自恋者的陷阱。到时候你也许会发现腰不酸了,头不疼了,生活更美好,连空气都清新了呢。   (本文系翻译,对原文进行了适当删改。)   原文: https://blogs.psychcentral.com/psychology-self/2018/07/narcissist-delusion/ 原作者:Darius Cikanavicius   空罐儿 ✑ 封面 何里活 ✏ 翻译

3647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