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我雕塑成了最好的自己”| 恋爱中的米开朗基罗效应

在亲密关系中,你是否常常觉得疲惫,明明自己付出了很多,却好像并没有被对方所重视?其实,经营一段让双方满意的亲密关系有时候比我们想象得更困难,但也可能更简单。今天,我们想与你分享Sara Eckel发表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上的一篇文章,通过6个故事,结合心理学专家们的建议,来带你寻找通往幸福亲密关系之路。       故事.01   Wendy&James: “我在疯狂地工作,而他好像在出轨。”   Wendy常常感到压力十足,繁重工作使她不知所措。她在早餐桌上回复邮件,晚上主持网络研讨会,丝毫没有一点休息时间。每当她的丈夫James要求她停止工作,好好享受他给她做的午餐,或者和小女儿出去散散步时,她都感到非常沮丧。但是,作为家庭收入的主心骨,一位事业女性,除了24小时不停工作,她别无选择。当一顿自己精心准备的饭菜被放在一边,或是很快在电脑屏幕前被吃掉时,James觉得自己被完全忽视了。Wendy说:“我当时在疯狂地工作,而他好像在出轨。”   这种相互抱怨的循环在不断升级,直到这对夫妇去寻求治疗师的帮助,带领他们克服那些潜在的困难——她那认为自己需要养活每个人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以及他对被抛弃的恐惧。他们还找到了一些合适的方法来缓解他们之间的分工不平衡。James在照料孩子和做家务中已经做出巨大贡献,但这些平淡无奇的工作常让他心烦意乱。Wendy利用她的创业技能,帮助他在家乡哥斯达黎加成功地经营了一个冲浪营地,现在他们已经搬去那里半年了。   不同于以往的相互消耗型的关系,他们建立起了一个互相支持的系统。现在,他们有不被工作打扰的就餐时间,每日清晨的徒步,和两个蓬勃发展的企业。“以前,尽管他也在照顾我,但我总觉得他是我的责任,”Wendy说,“虽然我没有让他帮助我,但他教会了我如何接受帮助。”     “相互感知工具”: 帮助伴侣也是帮助自己   通过承认和接受对方的帮助,Wendy和James使用了匹兹堡大学的心理学家Edward Orehek所说的一种“相互感知工具”(mutual perceived instrumentality)。Orehek教授与同事的研究表明,当伴侣们对彼此都有帮助时,他们会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满意。尽管他们承认“工具”(instrumental)这个词听起来很让人讨厌。   “当你把伴侣看作一种工具,来实现你想要完成的事情,会让人觉得有些无情。”他说,“如果你想利用一个人来获得经济上的成功,这确实很冷酷。但如果你想通过一个人来感受爱和关心——想想在跑马拉松赛场上互相祝贺的朋友,或是在葬礼上互相拥抱的兄弟姐妹,这听起来更温暖、更有同情心。”   Orehek教授说他的妻子也常想帮助他。给你的伴侣一个帮助你的机会,比如让ta给你一些建议或在其他方面的支持,ta会感到很开心,感觉就像收到了礼物或关心一样。“人们想在他人或自己的眼中,成为一个有用的人。”Orehek教授说,“当你对另一个人有所帮助的时候,你将体会到成就感,觉得自己很有价值。”     米开朗基罗效应: “和ta在一起让我成为了最好的自己。”   通常在研究中,我们会将人实现自己的目标看作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但日常经验表明,他人的影响会促进或阻碍我们的进步。如果你想每天早起,你最好和一个晚上10点就能关灯睡觉的伴侣在一起;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你的伴侣对豆腐和牛排的感觉也可能会对你产生影响。     研究人员正在验证这些影响。华盛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和一位既有条理又可靠的人结婚,将会帮你在未来得到更高的工作满意度和收入。德国科隆大学的Wilhelm Hofmann教授的研究表明,更高的亲密关系满意度,会提高人们在追求目标时的控制感。Hofmann教授认为,稳定良好的关系能使人们更容易集中精力。他说:“当人们对日常生活感到稳定和可预测时,他们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以取得成功。”   费城的临床心理学家Judith Sills表示:“我们极大程度上被周围的人所影响着。”一个关于社会传染的研究表明,一个人是否会变得肥胖或戒烟成功,与朋友和家人的习惯有很大关系。   以色列海法大学的教授、《爱的弧:我们的浪漫主义生活如何随时间变化》(The Arc of Love: How Our Romantic Lives Change Over Time)一书的作者Aaron Ben-Ze'ev认为,根据一个叫做米开朗基罗现象(Michelangelo Phenomenon)的过程,他人对我们的看法和行为,可能让我们更加接近我们想要成为的人。   “正如米开朗基罗把他的雕塑过程看作是发挥石材的潜力,将他们塑造成理想中的样子。”Ben-Ze'ev教授说,“亲密的伴侣互相雕刻,使每个人更接近理想的自己,从而使彼此的最好一面显现出来。”在这样的人际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成长和进步。正如我们常说的:“和ta在一起让我成为了最好的自己。”      故事.02  Erin&Chris: “和她在一起后,我发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 我们的伴侣也可能将我们塑造成自己预料之外的样子。在Erin年轻时,她认为自己是个中规中矩、平淡无奇的人。她是一名费城的社区组织者,常在跳蚤市场买衣服,住在一间没有电视也没有空调的小公寓里。去餐馆时,她常喝自来水,因为对于她来说,点冰茶或果汁有些太奢侈了。   23岁时,她遇见了妻子Chris。Chris让Erin看到了自己全新的一面——虽然她以前只和男人约过会,她如今发现自己对女人也很有吸引力;另外,她也察觉到自己对昂贵香槟和时髦内衣的兴趣。“我曾认为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和她在一起后,我发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比如我喜欢冒险,也有些虚荣。她用和别人不同的眼光看待我,而我也越来越接近她心中的样子。”现在Erin和Chris以及她们的两个女儿一起住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   “行为确认”原则: 他人的期望会激活你的优点   伦敦大学心理学家Madoka Kumashiro教授对米开朗基罗现象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并表明它的基础是一种叫“行为确认”(behavioral confirmation)的原则,就像很多研究中已被证实的“教师对学生成绩的期望会影响学生的学业成绩”。她说:“如果有人相信你具有某些特质,他们则更有可能从你身上诱导出这些品质、特征和行为。”     Kumashiro教授举了一对夫妻的例子。在这对夫妻中,丈夫认为妻子很幽默,他常因她的笑话而发笑,并鼓励她把这些笑话讲给别人听。“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确实成为一个更有趣的人,即使丈夫不在身边,”她说,“她知道什么样的笑话可以让别人发笑,当她讲述时,她感到很有自信。”但如果她丈夫觉得她不那么有趣——他不因她的笑话而发笑,甚至要求她不要再说下去,她可能会变成一个胆小的人,即使丈夫不在身边。   当然,这并不一定说明这个丈夫是一个不好的伴侣,他也许可以让她展现出其他方面的优秀品质,比如努力工作或负责任。和雕塑家一样,伴侣并不能为你凭空创造出一些品质——他或她只是激活了你已经存在的品质。“为了更有效率地雕刻一块石头,雕刻家不仅需要知道ta想把石材变成什么样子,也必须了解石材本身固有性质,并必须避免那些可能的纰漏。”Kumashiro教授说。        故事.03  Hayley&Marlan: “互补的你让我懂得善待自己。”   纽约的教育顾问Hayley Downs有时会担心丈夫Marlan对她无条件的支持会助长她的懒惰——如果她对丈夫说她累了,丈夫便会让她别再运动了。 “他常对我说:‘你肯定累了。你今天很辛苦。不如去躺躺?我去做晚饭吧。’他对我如此宽容,这会助长我那些不太好的品质,让我变得懈怠。”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Downs意识到,Marlan的温和性格与她的苛刻性格形成了一种很好的互补。“如果我说我要跑两英里,然后跑一英里。我回家后会说,‘我只跑了一英里。’他会说,‘你已经跑了一英里了!你真棒!’他总在鼓励我。”Downs以前认为丈夫是在帮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实际上他是在鼓励她善待自己。   Kumashiro教授说,在良好的关系中,伴侣可以是对方性情良好的互补。一个工作狂可能想在星期天远足之前赶完她的报告,但是如果她随和的伴侣可以说服她关闭笔记本电脑,穿上旅行靴,她可能会在一周内更有效率地工作。     “自我监管外包”: 伴侣的支持让你更有干劲   我们的伴侣不仅会影响我们目标,他们还会影响我们如何为这些目标努力。杜克大学心理学家Gráinne Fitzsimons和耶鲁大学心理学家John Bargh的研究发现,让一些本科生在测试前先想一想自己的母亲,他们在测试中的表现会优于对照组。在另一个实验中,在测试前被要求想一想自己好朋友的参与者,会比被要求想一想同事的参与者更愿意参加第二项实验。   然而,想着心爱的人并不总能让你更加努力地工作——Fitzsimons教授和西北大学的Eli Finkel在随后的一项研究中发现,想着他人对自己的支持,会让实验组变得不如对照组负责任。作者们将这种现象称为“自我监管外包”(self-regulatory outsourcing),尽管这种现象可能会产生负面的短期后果——比如削弱伴侣因健身偷懒而产生的负罪感,但如果他们能够在长时间里最大化这种自我控制资源,这个共享监管体系最终仍将使伴侣双方受益。        故事.04  Brooke&Christopher: “在我擅长的领域帮助你,满足感加倍。”   Brooke和她的丈夫Christopher有着十分融合的目标和价值观。他们都喜欢和孩子们一起享受生活,都想成为优秀的作家,并拥有稳定的收入和良好的健康保障。至于不喜欢做的事情也一样——他们讨厌做家务。她说:“我们每天想做的事情很多,可又有很多其他必须做的事情。”“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为了确保妻子能注意到他做了许多家务活,Christopher运用了他作为专业营销人员的技能,每次扫完地或倒完垃圾后,他都会极力宣扬他的“丰功伟绩”。这激怒了Brooke,她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控诉丈夫“自我服务宣传”的文章后,发现许多其他夫妇也有类似的冲突。她说:“我的祖父母总是各司其职,而我们这一代人是如此的不同。”   通过一位婚姻顾问的帮助,他们认识到,他们需要一份“家务合同”——Brooke负责洗衣,Christopher负责洗碗。当他们平分家务后,他们有更多时间专注于他们共有的强项——写作。Christopher有着优秀的推广技巧,而这种技巧在他和Brooke一起为她的文章进行头脑风暴时尤其有用。他明白,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一个理解她的同行,他可以与她一同面对写作生涯中起起落落,如出版商的拒绝等。最重要的是,当Brooke在纽约时报上刊登了他的事件后,他愿意承担相继而来的尴尬并继续支持她。因为他觉得,作为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他妻子的声音应该被大众听到,即使这会牺牲他的个人利益。     在市场营销的领域中,Christopher很想帮助别人,因为这是他自己所看重的方面。原因很简单,匹兹堡大学的Orehek教授认为,我们通常愿意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帮助别人,这会让我们感到个人价值的实现。比如“如果你的伴侣喜欢做饭,你让ta做一顿精美的大餐,ta就会从中获益。”Orehek教授说,“但如果这不是他喜欢做的事情,那一切就不同了。”        故事.05  Cole&wife: “如果想要表达爱,就用她想要的方式去爱她。”   但有时候,如果在特定场景没有寻求伴侣的帮助,亲密关系的满意度就有可能会下降。音乐家Adam Cole有些不满妻子听到自己为她所作的歌曲时对方的反映,他说:“这些年来,我给妻子写了12首歌,她也很喜欢。但一次次的,我为她写那些我认为很重要的歌曲,她似乎并没有共鸣。虽然她欣赏这首歌,但对她来说,这首歌对她的意义和对我的意义不同。”他说。   妻子的冷漠态度使Cole受挫。他试图向她传达一些信息,但她没有接收到。然后他发现,如果想要增进和妻子间的情感纽带,他需要尝试倾听。他说:“我意识到,如果我想要表达爱,那就应该在她需要爱的时候满足她。对她来说,那种表达可能比写歌更能让她感受到被爱。”   随着时间的推移,Cole逐渐意识到妻子不加掩饰的直率性格也会给他带来好处。比如,有时候当Cole忙起来时,他可能会变得很烦躁,对他人刻薄,这时妻子便会提醒他,虽然话语有点扎心,但都对Cole很有帮助。他说:“我写歌是为了帮助自己成长和发展,并与人建立联系。妻子对我做的一切也是在帮助我成长及和他人建立联系。但因为与音乐无关,对过去的我而言可能有些难以接受。”   期望VS现实: ta的付出不应被忽视   Andrea Brandt是一位在加州圣莫尼卡执业的心理治疗师,她回忆起与一对夫妇一起工作时经历:丈夫为能够修复房子外观而感到自豪,“但他的妻子并没有真正注意到这一点。她认为,只需要通知勤杂工来做就行了。她没有意识到这会伤害丈夫的自尊心。”Brandt说。改变这种行为以后,她更加懂得尊重丈夫的付出了。   Orehek教授认为,大多数人都不太善于识别我们所爱的人对我们的帮助。例如,当本科生们被问到他们的父母为自己提供了怎样的帮助时,很少有人提到任何和经济支持有关的事情。但是,在他们填写了一份调查报告后,他们评估了父母对他们在各个领域的帮助——比如健康、休闲,以及财务方面。Orehek教授说:“一旦你加上经济支持这个选项,他们当然会意识到,‘哦,是的,我父母帮我交房租。’”   他建议你可以认真思考一下那些伴侣的默默付出,比如修剪草坪或辅导孩子写作业。这可以帮助你更深入地了解你的伴侣对你的成长发展做出的贡献——并将注意力从你希望ta做的事情上转移开。          故事.06  Erin&Chris: “你是我的榜样。”   在2015年的一篇关于目标相互依存的论文中,Fitzsimons教授和Finkel教授得出结论,和别人合作时,人们更有动力朝着一个目标努力。他们列举了一些研究,其中包括一群人共同减肥的项目,以及一个多人参与的单词解谜实验。   和伴侣一起追逐个人目标可以帮助你们关系变得更加紧密,也能提高你成功的可能性。然而,Orehek教授指出,要使之成为一种温暖的互动,前提是让伴侣感到自我价值的实现而非被利用,他们必须是自愿同意提供帮助,并且他们的付出也将得到认可。   伴侣间的互相帮助不一定很明显,他们会下意识地帮助对方。Erin的妻子本是一个喜欢冒险而浪漫的人,但在Erin成为全职母亲,在家照顾两个女儿之后,她变成了一个冷静的实用主义者。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由于抚养孩子给她带来的巨大责任,但她也注意到,她的妻子并没有完全承担起作为家长的责任。这是主要是因为Chris是一名律师,她的主要工作是挣钱养家,另外,她还需要骑自行车去上她的巴西柔道课。   起初,Erin对Chris很不满,因为她将养育孩子的责任全部留给了自己。但在一次没有孩子的巴黎之旅中,Erin在离开了围着孩子团团转的生活后,发现了新的可能性。她不再抱怨Chris,而是试着跟随她的脚步。“我意识到我也可以变得像她一样。”   当她们回来时,Erin开始为自己寻找新的发展空间。她开始独自或和朋友一起去旅行,找了个保姆来照顾孩子,租了间办公室,重拾写作事业,现在她已经出版了她的第一步作品——《为你放弃一切》(Given  Up for You)。   当Erin开始追随Chris的脚步,她们不再争论谁获得了更多的独处时间。Orehek教授说:“你的伴侣可以是你自我发展的一个榜样。”   伴侣同时也可以是一面镜子。Erin说她不想变回25岁时的自己。母性改变了她,她对此也很高兴。同时她很感激Chris,即使当Erin正在洗婴儿的连体衣和奶嘴时,Chris也没有忘记Erin曾是那个敢于冒险的年轻女子。她说:“她依然把我当做从前那个少女,尽管我觉得成为母亲已经改变了我,但在她的眼中,我并没有变。”     Chris帮助Erin整合了狂野少女和慈爱的母亲这两个身份,并形成了新的自我认同。Erin说:“我不想变回从前的自己,也不会只停留在母亲的身份上。现在,我正在变成一个新的自己。”     References Eckel, S. (2019, January 2). The Michelangelo Effect. Psychology Toda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intl/articles/201901/the-michelangelo-effect  

3639 阅读

春节必备:社恐关爱指南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先说个冷知识,本周就要过年了…… 非常憧憬放假,有点期待着回家,然而对于我这样一个社恐,想到一大波聚会即将来袭,心里就瑟瑟发抖。七大姑八大姨的过分关心不知道如何回答,家庭聚会上给长辈敬酒的祝词想到令人头秃,去不熟悉的亲戚家串门时感觉被迫营业……放假似乎只想在家躺着。过年必备的“大型”社交场合,明明都是同学亲戚,我对此却分外焦虑。    社恐怕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不只是过年,在日常生活中我也会被社恐症状所困扰:比如和同事在电梯里相遇时,我的内心便会上演几万字的小剧场:   “我要不要打招呼,我觉得我应该打个招呼吧,如果不打招呼会显得很冷漠,但是同事已经进来半天了,现在再突然打招呼会不会显得很奇怪?……还是打个招呼吧。我靠,怎么已经到了,我为什么最后也没有打招呼。完了,同事一定觉得我很没有礼貌……”   还有就是,我经常在和朋友聊得热火朝天时,突然心里一凉,暗暗琢磨自己刚才某句话的措辞可能不太合适,然后无比懊悔:天呐,我蠢死了,我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那么社恐到底是什么呢?社恐全称「社交焦虑」,也被称为「社交恐惧/社恐」。它与单纯的“内向”并不一样,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会过分监控和关注自己在社交时的行为,并且会对自己的言行做出负面的评价。   除此之外,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也会不敢在一些特定的场合表达自己的要求,并且极度害怕自己的要求被否定或者拒绝。   如果我买奶茶的时候说想要“少冰”,却没有被理睬,我是绝对不敢再说一遍的。一般只能默默结账,然后拿着一杯冰饮瑟瑟发抖。   因为我会把我本来合理的要求看作是并不合理的、给别人添麻烦的要求。   我有一个和我同样社恐的朋友,说她小时候所在城市的公交车并不是每一站都停的,如果你要下车,必须要在快到站的时候向司机喊出“这里有人要下车”,司机才会在这站停车。   而我的朋友因为无法在其他乘客面前隔着车厢向司机喊话,只能悲剧地一路坐到终点站……   社恐可能也会故意回避许多社交场景,比如推脱一些聚会和party,但与那些理直气壮地说“对不起,我的时间安排不开,我不去了”的人不同。   拒绝邀请本身可能就会耗费我们巨大的精力和勇气,并且还会在拒绝邀请之后忐忑很久,思考自己的拒绝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无礼。   此外,社恐还会自我责备,为自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洒脱地社交而感到羞愧。   有时我也在想,为什么对于别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到了我这儿就比登天还难了呢。   我甚至曾经因为无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接听陌生人的电话,很久很久都无法使用网络购物,因为我害怕配送时随时都可能响起的,快递员的电话。   具有社交焦虑的人数往往被低估。首先,相对于其他心理问题,社交焦虑的症状不太外显,他们往往会被误解为内向。   此外,寻求帮助本身就是一种社交情境。所以,在不具有其他严重心理问题共病(如抑郁、酒精依赖症)的情况下,社交焦虑的人很难向专业机构寻求帮助和治疗(Turk et al., 2001)。   但是,拥有社交焦虑并不代表没有朋友。   在特定的、安全的环境下,我们也能自如地和朋友交谈和交往。并且,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可能更加向往和期待与他人的联结。   毕竟,温和与善意的关系对于我们而言,是那样的珍贵和重要。    人们是怎样“帮助”社恐的?   可是没有社交恐惧的人,往往很难理解这种恐惧与焦虑。我身边的一些人经常想要“解决”我的问题。   他们以为我只是内向和胆小,他们会说:“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要锻炼一下自己。”于是,他们便逼着我接打电话、叫陌生人来跟我聊天、还有某位亲戚让我对着天空大喊三声“我能行”……   对于任何一个有社交焦虑的人来说,他们都听过太多次“放轻松点”,“这没什么”,“你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安慰和劝告了。   但是,这些建议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作用。因为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并不是想要焦虑,而是被动地感受到了焦虑。   在处于特定的社交场合中时,他们基于曾经的痛苦经验形成的自动化负性思维便被激活。   他们抱持着自己肯定会出丑、别人肯定会对自己做出消极评价的不合理信念(Rapee & Heimberg, 1997)。   对于他们来说,社交焦虑并不是一个可以靠“克服”被“解决”的问题,它更像是一种需要被接纳和理解的状态。    社恐关爱指南    如果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社恐,评判和责备自己只会让你的痛苦更深一步。尝试去接受自己对于社交的焦虑,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   如果你社恐的严重程度已经影响到了你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那么还是建议你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如果你的朋友或者家人是一个社恐,下面是一些关爱社恐的指南:   请分清自己的感受和他们的感受。你认为这件事情没什么,并不代表他们也觉得没什么。 可能你会希望去直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这通常很难有成效。反复的逼迫只会让他们痛苦,也让你感到挫败。   请不要逼迫他们去社交,而是试着去接纳和包容他们。拍拍他们的背,留时间让他们做几下深呼吸,这比责备他们要有效得多。   在他们害怕的时候,给他们留出喘息和休息的空间。他们不参加你的聚会,或者在遇到你的时候没有打招呼,并不代表他们不爱你或者不在意你,他们可能只是不擅长用这样外露的方式来表达。      最后,我们筛选了6位擅长处理人际沟通中社交焦虑的咨询师,如果你或是你身边的朋友需要帮助,可以点击名片查看Ta们更多信息。   参考文献: Turk, C. L., Heimberg, R. G., & Hope, D. A. (2001).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Clinical handbook of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A step-by-step treatment manual, 3, 114-153. Rapee, R. M., & Heimberg, R. G. (1997). A cognitive-behavioral model of anxiety in social phobia.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35(8), 741-756.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945 阅读

“性霸凌”:你也经历过这种校园霸凌么?

  本文字数2500+ / 阅读需要 7 min   1、   前不久蔡依林发了新专辑,这周末终于有空听了一下。   里面有一首歌,叫《玫瑰少年》——   听到这首歌是令人震惊的,因为其中记录了一个似乎已经被遗忘的故事。   被称为“玫瑰少年”的故事主角,本名叫叶永鋕,是台湾初中三年级的男孩。在妈妈的眼中,他是一个每天帮自己按摩做饭的乖孩子。在邻居的眼中,他是一个体贴到让人妒忌的小男孩。     但最后,他却因为“喜欢女孩子的东西”,而在学校遭歧视霸凌致死。   同学们时常在他去洗手间的时候,脱掉他的裤子“检查”是不是女生。为躲避同学们的欺凌,他只能在上课的时候、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去上厕所。     某一天,他被发现倒在洗手间血泊中。据说是因为在下课前五分钟去上厕所时,身体不适突然晕倒,导致头部遭到重创,最终不治身亡。   有人说,叶永鋕间接的死于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暴力与欺凌。因为如果他不需要在没有人的时候去上厕所,或许就可以得到更加及时的救治。   2、   在网络尚不像今天这么发达的年代,多数人尚不了解“校园霸凌”,多数人即使知道,也不觉得这问题有多严重,“无非就是小孩瞎胡闹呗”。   今天不一样了,大家可以看到赤裸裸的视频和图片,受害者们也可以站出来讲述霸凌给自己带来的伤害......校园霸凌终于逐渐开始得到大众关注,一切看起来终于越来越好。   但我们想说的是,作为校园霸凌的一种特殊情况,这种“透过语言、肢体或其他暴力,对他人性别特征、性别特质、性倾向或者性别认同进行贬低、攻击或者威胁”的“性霸凌”,仍然极其容易被忽视。   比如,有人会因为不符合“性别特征”遭受欺凌——“性别特征”也就是“生理性别”,就是我们通常根据生殖器官、生理特征(比如喉结胡子)来划分的“男女”——你一定见过,那些喉结不明显、声音纤细的男孩被同学嘲笑,而声线粗、甚至胸部发育过早的女孩,也可能被同龄人当做异类。     也有人会因为不符合“性别表达”遭受欺凌——“性别表达”一般用来形容外貌和行为表现,比如传统意义上,人们习惯说男人是“阳刚”的,女人是“阴柔”的,从而期待男女在外貌、行为举止、对事情的看法、态度等方面都明确符合“阳刚”或者“阴柔”的要求——所以,温柔的男孩容易被欺负,泼辣的女孩也容易遭排斥。   还有人会因为“性倾向”,也就是性取向,遭受欺凌——这一点不难理解,大概分为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在学校,很多暴露自己同性恋、双性恋倾向的小孩,很可能会被嘲讽到抬不起头的。   还有人因为不符合“性别认同”被欺凌——有些人心理上会无法接受社会或者外界指派给自己的性别,可能通过异性服装、或者变性手术来改变外貌或者身体器官,以表显出自己可以接受的性别认同——因为喜欢女孩衣服而被骂变态的男生,还少么?     所以,什么是“性霸凌”?   一个平胸的女生从小被嘲笑“飞机场”,一个温柔的男孩被骂“娘炮”“娘娘腔”,性少数群体被人说成“天天就知道搞基”“他就是个人妖吧”......   这些都是“性霸凌”,“性霸凌”有着无穷的可能性。   3、   要知道,人类对于性别的认知和理解,是不断变化的。   在传统观念中,男女仿佛是位于同一条坐标轴上的两级,代表着截然相反的气质、态度和生活方式。   但传统的就一定是对的么?   简单粗暴的划分性别,是否可能并不适合世界的复杂和多样?是否也限制了每个人生活的更多可能性?   研究发现,即使是使用生理来进行划分,也远不止“男女”两种性别。譬如双性人就拥有全部或者部分的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官。这些生物学事实,已经在冲击“生理性别只有两种”的认知。   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对“性别表达”进行批判:男人和女人都有选择“阳刚”和“阴柔”的权利。而且每个人都有机会拥有“双性性格”(Androgyny),这都是非常正常的。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喜欢异性,也可以喜欢同性。我们可以选择和自己生理一致的性别,也可以选择不一致的性别。   就像蔡依林在宣传《玫瑰少年》时讲道:“不要活在社会的框架里。阴柔不一定是不好的,阳刚也不一定是你要追求的。”我们每个人都被灌输过太多男人应该怎样,女人应该怎样的标准,却很少去思考这些标准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有没有限制我们去成为真正的自己。   “玫瑰少年”叶永鋕的母亲 “如果觉得他这样不正常的人, 他本身就不正常”   当我们重新理解“性别”,不再贬损他人的性別表达、影射他人性取向、嘲弄他人性格特征、嘲笑他人性别认同与众不同的行为,是不是就不会再有“性霸凌”?   消除“性霸凌”的关键,是尊重。   4、   关于“性霸凌”,还有一些事实:   2016年,联合国针对青少年校园欺凌的调查中,有25%的青少年曾经因为性别或性取向遭受欺凌。同年的另一项调查显示,遭受恐同欺凌的儿童和年轻人,其面临压力、焦虑、抑郁、自卑、孤立、自残和自杀倾向的风险都会增加。   2018年5月7日,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发表了第一份因“性倾向”而起的校园暴力全球报告,结果显示,因性别认同而遭暴力情况普遍存在,轻则成绩受影响,重则离开校园,甚至有更高的自杀倾向。在某些国家,多达85%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学生在校遭受因性倾向而起的暴力,其中还有45%的跨性别者因此离开校园。   就像《玫瑰少年》歌词所说:“多少无知罪愆,事过不境迁。”在叶永鋕离开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校园性霸凌现象。   在国内,甚至在全世界,性别平等教育其实都才刚刚开始。   2018年3月,日本初中思想品德教材正式修订完成,其中8家出版社将校园欺凌写入教科书,有4家出版社的教材引入了关于科普LGBT、性别认知等内容,这在日本初中教科书中尚属首次。   2018年11月8日,苏格兰表决通过了在全国各公立学校强制性开设LGBTI全纳教育的计划,成为了全世界首个做出此举的国家。   2018年9月,广东省中小学开始全面实行性别平等教育,同年12月,天津在全市中小学校实施性别平等教育工作。在两份红头文件中,都强调“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   ...   必须承认,真正接纳性别多元化,对大众绝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但这是值得的。对多元化的接纳和尊重,将会给到每个人安全感和自由度,也一定意味着一个更加令人期待的世界。   幸运的是,即使脚步缓慢,也有许多人在努力尝试改变。Ta们勇敢、真实、毫无顾虑。   世界在进步,就是好事。   悠悠+酒鬼 ✑ 撰文

3021 阅读

用人格理论看职场关系

每位进入职场服务于企业的朋友,都会有与自己的上级领导工作的经历,他们直接或间接地指导我们工作,成为我们工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与他们的关系管理直接影响着我们每天工作心情、工作效率、工作成果甚至未来职业发展,上级也是我们选择这份工作的重要因子。多少年过去,有时我们记不得具体做了什么工作,但当时的上级的画面依然清晰在脑海里。他们带给我们人格的影响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一、重温人格理论,了解它对我们工作生活产生影响 二、从人格理论浅谈关系——发展健康的人格,有效管理与上级关系     超我——服从守信,创造信任     本我——快乐自由,难逢知己     自我——适者生存,稳固关系 三、重塑自我,在不断完善中提升职场人际关系能力

10069 参与

嚷着要脱单的是你,一闲下来就宅在家的也是你

不喜欢social的内向者,到底要如何找对象?——像我一样的内向者们,可能被这个问题所困扰。   你可能会说“我们不是不想,而是没机会谈啊!”   你看,工作日的时候,每天下班就累得不行,乖乖滚回家瘫着。   周末中午醒来叫个外卖,宁可缩在被窝里刷剧看小说,也不愿意出门社交。喔,唯一的社交活动可能就是王者峡谷两日游。   想叫我们出来玩儿?做梦!根本约不出来!   等到某一天突然意识到,好像连续一个月都没有新认识过什么人了,这时又开始幽怨地喊着:“好想谈恋爱呐,上天何时能赐我个对象?”   为什么那些每天都嚷嚷着“又被喂狗粮啦!”“好想谈恋爱呐”的单身狗们,还是每天宅在家里,让自己接触不到除了同事、同学以外的人呢?     你当然可以装得外向 但那样很累   作为一个内向者,我们也有想过要努力地变得更social一些,努力去寻找和人认识的机会。   但这会形成一个悖论,万一我很费劲地伪装成一个外向的人,去到了那些我认为会出现另一半的社交场合中,认识了那些享受其中的外向者们,成功和一个人交往。结果在一段时间以后,对方终究会发现我的“真实面目”:宅在家刷剧!   好比一条内向的小鱼,游历于外向者的水域中,Ta所遇到的人大概率是个真正的外向者,他们是真正喜爱社交活动的人,而你,真正需要的是独处。   内向的人当然可以去扮演成一个活泼开朗的外向型人,就像戴上一张面具,问题是,你无法永远戴着它,你一定需要喘息的时间。   这就要说到内向/外向者的本质。     打个招呼就耗光我的精力 撑不到找对象那一步了   外向的人可以从社交中获得能量,他们需要“吸取”旁边有很多人的那种好气氛,因此会主动寻求很多社交。   然而,内向的人天生觉得大部分人际交往都非常耗费心力,因为这种“无用”的社交对他们来说代价十分昂贵,他们会本能地回避无意义的社交——闲聊(small talk)。   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外向者因为更喜欢社交,从而掌握了定义社交环境的权利,使得内向者在其中更加难以自处。     比如,类似于社团聚会、party的集体活动中,外向的人会更加从容自在,可以和大家谈笑风生。但内向的人则被无尽的闲聊消耗光自己的精力,变得疲惫不堪,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顾忌别的事情。   因此,内向者往往会在参加集体活动前后,花一些时间调整情绪,独处就像是一种“回血”的手段一样。     内向≠注定孤独终老   更悲剧的是,内向者们除了要克服自己内心的障碍,通常还要面对外界的很多误解。   “你不是不喜欢和人说话吗?那为什么还要交朋友?” “既然你不爱和人打交道,那一定也不需要跟别人谈恋爱了?” “其实你们最愿意孤独终老吧?”   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一个人是内向型的,并不意味着Ta就不喜欢、不需要别人的陪伴。内向者和外向者一样,大家都会有社交、亲密感的需求,只不过在交往的方式上有所不同。   而且,总不可能恋爱的都是外向的人,内向的就活该是单身狗吧。所以内向者找对象的困难,其实大多时候是自己给自己设的障。   内向者的天堂   首先,约会在内向者听来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许多内向者在约会之前都充满惊恐,因为预期即将到来的约会要花费巨大的精力:需要计划外出、与不熟悉的人谈话(有时候还要没话找话)、思考下一句要说什么、整理情绪……   内向者们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太麻烦了、不如不去”,于是又顺理成章地宅着。所以他们总是在约会没开始之前,就先被自己的种种设想吓得退缩了。   正因如此,内向者不是喜欢主动迈出第一步的类型。但是,他们身上散发着独有的神秘有趣的气质所吸引到的人,远比他们自己想象的要多。   也正因如此,比起主动追求别人,他们更容易作为被追求者。   内向者的充电站   其实,内向者并不是拒绝所有的社交,只是比起社交的广度,他们更追求质量和深度。Huffington post为那些想要脱单的内向者们提供了一些建议:   找到一个适合你的环境   可能外向的人会在聚会、party上遇到另一半,但内向者更倾向于小群体的社交,也许在兴趣爱好小组、志同道合的志愿者群体内,他们建立关系的第一步会迈得更容易些。   记住所有谈话都是从闲聊开始的   对于内向者来说,深度的讨论往往比闲聊更加轻松。但是所有的谈话都要由浅入深,记住所有的闲聊都有一定的目的,降低对于它的预期,也许能减轻自己在聊天中的负担。   怕社交,那先当网友也不错   内向者更倾向于把“真实的自我形象”放在虚拟社交中,例如线上交流、微博;而外向者则更愿意在面对面的传统社交里展现真实自我(Amichai-Hamburger,Wainapel & Fox,2002)。   不要试图“变成”一个外向的人   为什么要伪装成一个外向的人?!难道内向的自己还不够可爱吗! 或者,也许内向者们一边抱怨自己单身,一边又选择不去social的原因就是:其实他们心里知道,在现阶段,单身才是最适合自己的状态。   参考资料 Amichai-Hamburger, Y., Wainapel, G., & Fox, S. (2002). "on the internet no one knows i'm an introvert": extroversion, neuroticism, and internet interaction.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the Impact of the Internet Multimedia & Virtual Reality on Behavior & Society, 5(2), 125. Laney, M. O. (2002). The introvert advantage: How to thrive in an extrovert world. Workman Publishing.    

10960 阅读

你需要给自己画个大饼

    漫画:小硕 “心理学研究僧 漫画小白,腰间盘突出知名患者 国家一级鸽手,世界顶级拖延症代表”

1826 阅读

自恋者“歪曲事实”的5种手段|Ta是如何扮演受害者的?

本文字数 2000+ / 阅读大概需要 6 min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神叫“那喀索斯(Narcissus)”,是位颜值逆天的美少年。但他的结局并不美:他看不上任何一位神女,却爱上了河中自己的倒影,于是他日日守在河边,最终身心憔悴而死。   于是,他的名字“Narcissus”就被赋予了“自恋”的意思,“自恋者”则是“Narcissists”。后来,“自恋”又被心理学家归结为一种人格特征。   似乎我们每个人身边都会存在几个这种“自恋者”,感觉天上地下自己最棒。如果出了问题,Ta们也是永远不会犯错的,都是别人的错。   对自恋型人格特征的人来说,自己的外在形象和面子是最为重要的。经常和自恋者打交道的人会有这样一条经验: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双方意见不统一、出现言语争论,自恋者都会做出一系列扭曲事实的言行,以维护自己的面子。   这个过程里,就难免有受害者遭殃。   今天送上一篇技术贴,帮你分析一下“自恋者”常用的5种手段,看Ta们是如何歪曲事实的。   用错觉代替事实   自恋者总是很难面对事实,因为凡是Ta们所期待的,往往是与事实不相符甚至完全矛盾的,而事实又很可能会让Ta们看起来不那么优秀——对自恋者来说,这就会很痛苦。   作为一种应对机制,自恋者便会优先选择“自我欺骗”:让自己把真实发生的事情当作假的。   在大脑内反复模拟后,他们便可以更坦然地否认事件真实的发展方向,再幻想出一个“事情沿自己期待方向发展”的“错觉”。   有些时候,这些“错觉”只是Ta们讲给周围人和自己听的故事。但一个错觉被重复的次数越多,讲述者就越容易确信其真实性。所以很多时候,自恋者会觉得这种“错觉”才是真相。   无论哪种情况,自恋者尝试影响、操纵他人的第一步,都是编造“另一个版本的事实”。   用谎言处理矛盾   如果说“错觉”更偏向于“骗自己”,那么“说谎”就意味着“骗别人。”   对大多数人来说,面对问题、压力时,总是倾向于先“自省(Introspection)”,先反思自己的问题——即使不能自行消化,也会尝试在更私密的人际关系中一起探讨如何解决问题,比如和亲人、交心的朋友,或者咨询师聊一聊,看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与压力。   对于自恋者来说,面对问题时并不会从自省中寻找答案,也不会求助于私密的人际关系,甚至问题的解决与否都不重要——他们更关注如何维系自尊感(Self Esteem)。   所以,Ta们会更期待获得更多的支持和正向反馈,听自己想听的话,只想确认自己做的、想的是正确的。然后再拿这些支持自己的例子,去攻击反对者。   为得到更多正向反馈,自恋者就会不停讲述对自己更有利的故事,哪怕这些故事与事实不符。   在这些经过加工的故事中,你会发现一些细节的修改。他们会专门强调自己的善良、高尚、爱心,同时强调他人的残酷、自私、不道德。   总是把他人描述成自己的样子   谈到加工故事,就涉及到自恋者在认知自己与他人关系时最常见的一个特征:投射(Projection)。   一般来说,投射指的是“认为自己的某些情绪、行为特征也同样表现在其他人身上。”经常与自恋者打交道的人,也许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自恋者描述其他人很嫉妒自己,其实可能是Ta在嫉妒对方;当自恋者抱怨其他人很残酷,或者抱怨谁谁谁满嘴跑火车,其实恰好Ta们自己才是残酷或者爱说谎的那一方。   当然很多时候情况比较复杂,不一定“非黑即白”,冲突双方可能都有不成熟的言行,但自恋者往往更容易用自己的情绪、行为特征来描述他人。   只是,通过转移听众的注意力,自恋者可能希望能同时隐藏自己的某些责任,或者转移自己感受到的压力。   只讲述事实的一个侧面   当自恋者描述一段事实,Ta可能会选择删掉自己施加伤害的那部分内容。   比如,只保留受害者对伤害的反应或反抗,但绝口不提是什么造成的。   如果自恋者对某人施加伤害,并确实引起对方的反抗,还造成自己也受了伤,当Ta们再次描述这段事实,可能会以“我才是受害者”作为出发点,并删去对自己不利的故事细节。   通过淡化自己的攻击行为,自恋者会把问题重点集中到对方的反抗,最终得出一些完全偏离事实的结论:   “你为什么对我不尊重?”“你为什么又敏感又娇气?”“你受到的伤害难道不是自己招来的吗?”   孤立真正的受害者   无论“说谎”、“双标”、还是人身攻击,自恋者总是习惯用不同方式达到同一个目的:在人群中树立一个“敌人”,并且孤立受害者,以免人群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对于自恋者来说,也许无法认识到制造流言、污名、诽谤的危害,甚至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在表达一些不符事实的言论,但对于受害者,潜在的人格伤害可能是无法弥补的。   事实上,在真实生活中,许多受害者偏偏无法发现身边那些正在对自己造成伤害的“自恋者”。尤其在亲密关系中,“自恋者”造成的伤害似乎会更容易得到容忍。   所以,我们该如何识别身边的“自恋者”,避免被“自恋者”伤害呢?   识别描述与事实相矛盾的地方   利用自恋者在表达中的某些特征,一个感情受伤的孩子可以分辨出Ta的父母是否是自恋者。比如,当具备自恋特征的父母经常用“不孝”、“不尊重”来批评自己的孩子,可以冷静回忆父母是否经常对孩子采取不尊重、贬低、试图操纵的态度,特别是对于已成年的子女。   在极端的案例中,自恋型父母甚至会向更多人重复描述他们眼中子女的一些“不孝”表现,为了获得更多认同,也会对子女造成二次伤害。   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出现在职场或者恋爱关系中,但本质上,自恋者的描述中总会出现与事实相反、特别是与Ta本人言行相反的细节。   识别习惯性的谎言   自恋者往往无法接受自己并不完美的事实,如果直面自己的过失、失误,Ta们甚至会比其他人更脆弱,如果这样的瞬间受到人群关注,自恋者将更加无法接受。因此自恋者总是需要维持某种“完美”的形象,同时还不自觉地加深某些刻板印象,让自己确信其他人的“不完美”。   不仅如此,由于自恋者需要他人持续赞同自己一些“编造出来的事实”,因此自恋者倾向于习惯性编造故事,严重时,会让自己也陷入某种不实而且荒谬的主观现实中。   虽然自恋者会给周围人造成情感伤害、社会伤害甚至是身体上的伤害,但由于自恋特征还包括低共情能力,Ta们很可能会对受伤害的人熟视无睹。   所以,如果在职场或者其他社交环境中识别到自恋者,可以采取回避的方式,避免自己陷入不得不面对自恋者的情景,减小受伤可能。   如果在家庭或者其他亲密关系中有具备自恋特征的成员,而且你确定希望维持目前的关系,可以尝试换一种方法与Ta们相处,不仅可以降低伤害,还可以帮助自恋者认识到问题所在。   最后,如果你看完文章意识到自己竟然就是“自恋者”,并且想要改变,不妨从现在开始,有意识地改变这5种行为方式。   如果你发现自己已经无意中吃了不少亏,当了很久“受害者”,便更应该多提醒自己留个心眼,避免掉进自恋者的陷阱。到时候你也许会发现腰不酸了,头不疼了,生活更美好,连空气都清新了呢。   (本文系翻译,对原文进行了适当删改。)   原文: https://blogs.psychcentral.com/psychology-self/2018/07/narcissist-delusion/ 原作者:Darius Cikanavicius   空罐儿 ✑ 封面 何里活 ✏ 翻译

3357 阅读

70%头颈癌来自某种性行为,以及,掉头发终于有救了|WEEKLY

  欢迎来到「简单心理WEEKLY」 这里有新闻热点的心理学解释 和心理学最新最有趣的小知识 给你一些观察世界的新鲜视角      科学家又发现了什么     1.  为什么劝你善良:“利他行为”有止痛作用   12月30日,北京大学的研究团队在《美国科学院院报》上揭示了一项令人吃惊的结论:“利他行为(主要是慈善捐赠)”能够缓解生理性疼痛,并找到了相应的神经机制。   科学家们创建了4个不同的情境实验。比如:评估地震后献血/未献血的人,对针扎的疼痛程度的感受;自愿/非自愿修改一本儿童手册的人,在寒冷环境中的不适程度……目的是观察帮助他人(同时又不期望任何实质性的回报)是否会增加疼痛阈值。   研究人员发现:平均看来,那些从事利他行为的人在其他痛苦的情况下报告的痛苦较少; 进行利他选择时,受试者与疼痛加工相关的脑区(如前扣带皮层和双侧脑岛)活动显著减弱了;并且,与意义感的体验密切相关的脑区腹内侧前额叶的神经活动显著增加。这可能是因为,当受试者为了他人的利益而行动时,身体上的急性疼痛会减轻。   下次,如果身体某个地方疼,除了正经治疗,也可以考虑捐个款什么的……      2.  《科学》:脱发可能有救了   12月19日,来自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团队在《Science》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了脱发背后的一个新机制,它可能在将来被用作预防男性斑秃。   这种机制和一种叫真皮鞘的毛发成分有关。真皮鞘围绕在毛囊外部,在真皮乳突的再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头发“更新换代”时,毛囊底部的真皮乳突细胞向毛囊顶端的干细胞移动。真皮乳突细胞向干细胞发出信号,产生新的毛干,去除旧的毛干。   小鼠实验发现,真皮鞘起到了平滑肌的作用。真皮鞘收缩并扩张,从而将毛干向上推,并带走真皮乳突细胞。后续的实验表明,同样的过程也在人体发生。当头发进入脱落阶段时,真皮鞘收缩,让不需要的头发脱落。   所以,从理论上讲,找到能够阻断真皮鞘收缩的药物,就可以预防秃头了!黑魔法界(伏地魔)还没解决的问题,有望被麻瓜们优先突破吗?        3.  别怕失落!预期高一点,看电影会更开心   你可能觉得,对一部电影预期越高,就越可能失望、不开心。然而,最近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团队在《媒体心理学》上发表了一项研究,颠覆了这种直觉。   在《星球大战八: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前三周,441名参与者观看了这部电影的预告片,并预测了这部电影将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快乐和怀旧之情。 影片发布三周后,研究者们调查了他们是否看了电影,以及在观看时的情感反应和对影片的总体评价。   结果发现,那些对这部电影的期望不高,但在看完电影后感到快乐的人,他们的总体享受程度,低于那些同样感到快乐但对电影怀有更高期望的人。     较低的预期本身会让人失望。即使看完后感到意外的惊喜,也不会像那些抱有高预期的人一样享受这部电影了。   我们当代人都习惯了带着预期看电影。无论好片烂片,你看的可能并不是电影本身。      4.  时代审美怪圈:20多年来,维密模特越来越瘦   衡量女性美的方式有很多种。腰臀比(WHR)就是衡量女性身体吸引力的重要参数之一,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跨文化的发展而保持不变。   最近,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在《美容外科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测量并比较了1995年至2018年239名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时装模特的身材。   数据显示,她们变得越来越瘦,胸围、腰围、臀部和着装尺寸减小,而WHR保持不变。与此相反,美国女性的平均腰围和着装尺寸增加了,寻求整容手术的女性比例也显著增加。这可能是由于许多女性渴望实现理想的WHR——即腰围较窄,臀部较丰满。     一个时代的审美标准往往能在模特身上体现。模特越来越瘦,而普通女性越来越胖,这可能会给很多女性带来困扰。在这个理想美越来越难达到的时代,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或许接纳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5.  磁共振成像,能够用来预测儿童精神障碍   12月26日,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团队在《美国医学会-精神病学》上发表研究称,静息状态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能预测儿童的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以及重度抑郁障碍的症状。   研究者在2010年到2013年之间招募了94名儿童,对他们的大脑进行扫描,并对儿童进行了为期4年的追踪。结果发现:   7岁时内侧前额叶皮质和背外侧前额叶皮质之间的正向联结越弱,11岁时越少出现与注意缺陷有关的症状; 同时,7岁时前扣带回下部(和情绪有关的脑区)和背外侧前额叶皮质之间的正向联结越弱,11岁时出现越多抑郁、焦虑等症状。   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未来或许能让更多高风险的儿童提前接受预防性治疗,改善他们以后的生活质量。      6.  “认知行为疗法”的附加好处:抗衰老   熟悉心理咨询的朋友,对CBT(认知行为疗法)一定不陌生——它是焦虑症的标准心理治疗方案之一。《转化精神病学》上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CBT疗法竟然还有抗衰老的作用。   在这项研究中,46名社交焦虑症患者接受了为期9周的CBT治疗。他们需要定期提供血样给卡罗林斯卡学院的科学家们,由他们分析一些细胞老化指标(端粒酶活性、GPX酶活性、相对端粒长度)和社交焦虑症状的关系。结果显示:   CBT能显著降低患者焦虑水平; CBT可增加端粒酶和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两种保护酶活性; CBT的细胞抗衰老作用,与患者的焦虑改善程度直接相关。     研究者认为,“这意味着,CBT心理治疗方法对焦虑患者的细胞氧化应激和细胞衰老,具备保护作用”。   但坏消息是,CBT带来的抗衰老保护作用,可能只是抵消了精神疾病带来的不利影响。因为患上精神健康障碍本身,就与端粒缩短和细胞老化加速有关。    7.  NEJM重磅综述:口交导致了超7成的头颈癌   1月3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一则有关头颈部癌症的重要综述。华盛顿医学院的研究数据显示:   在美国,HPV阳性的头颈部癌症比例,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16.3%,上升到21世纪的72.7%以上; 头颈部癌症的风险因素,主要是烟草和酒精。但目前,在北美和北欧的年轻人中,由16型HPV引起的HPV相关性口咽癌(一种头颈部癌症)病例正在增加; 这类HPV感染,是由口交(oral sex)行为导致的。   头颈癌是全球第七大常见癌症(2018年数据)。这项研究里提到的头颈部癌症,指的是口腔、鼻腔、咽部和喉部的粘膜表面产生的鳞状细胞癌。     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的主要解剖部位   由口交行为导致的HPV病毒感染,通常有10-30年的潜伏期。   但遗憾的是,目前我们能接种到的HPV疫苗,对于口咽癌的有效性,比不上宫颈癌和肛门生殖器癌。但研究人员预计,“接种HPV疫苗,仍会导致口咽癌患病率下降”。   我们想通过这则研究提醒大家:口交不仅会传播性病,还可能致癌。这在性教育中,是容易被忽视的一个方面。      世界在发生什么     1.  12月23日,中国首例“冻卵案”开庭   12月23日10时,全国首例因“冷冻卵子”而引发的一般人格权纠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案件缘起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拒绝为31岁的单身徐枣枣提供“冻卵”服务。(@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当时,医院依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相关规定,认为徐枣枣的情况不符合我国现行相关规范要求,该院的一名医生对她说:“与其冷冻卵子,不如赶快结婚生子”。但徐枣枣认为,这样的规定实际上是性别歧视。     对她个人而言,这不只是一个有关平权的议题,它也源于真实的个人愿望。就像很多对这项技术感兴趣的女性一样,她将冻卵视为未来的保险。   许多网友支持徐枣枣为单生女性谋求生育权的努力。她觉得自己的胜诉可能性不大,但“在法庭上,我并不认为只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像我这样的众多单身女性”。    2.  谷歌AI提升乳腺癌检测准确率   乳腺癌被称为女性健康的“头号杀手”。乳房X光成像是筛查乳腺癌最常见的方法,但即使对于专家,阅读X光片也是一个困难的任务,经常出现假阳性和假阴性。   谷歌团队致力于用AI技术来实现乳腺癌的早期筛查,并于2020年1月1日在《自然》杂志发表了研究结果。谷歌称,该AI模型的结果优于英美两国的放射科医生的诊断。对美国 3000 名女性乳房X光片的扫描发现,该模型的假阳性误报率减少了5.7%,假阴性误报率减少了9.4%。在英国进行的25000 次乳房X光检查中,该系统将假阴性误报率减少了2.7%,假阳性误报率减少了1.2%。   谷歌表示,该AI模型有可能使得未来的乳腺癌筛查变得更准确和高效,并减少患者的等待时间和压力。    3.  “基因编辑婴儿”案尘埃落定   “基因编辑婴儿”案于12 月 30 日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等 3 名被告人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贺建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2016 年以来,南方科技大学原副教授贺建奎得知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可获得商业利益,仍以通过编辑人类胚胎 CCR5 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的婴儿为名,将安全性、有效性未经严格验证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贺建奎等人伪造伦理审查材料,招募男方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多对夫妇实施基因编辑及辅助生殖,以冒名顶替、隐瞒真相的方式,由不知情的医生将基因编辑过的胚胎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移植入人体内,致使 2 人怀孕,先后生下 3 名基因编辑婴儿。   白岩松评论说:“包括医学在内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快速发展,但如果违反伦理,不向善,它就是双刃剑。”   目前,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安全性、有效性未经严格验证。面对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研究可能带来巨大的利益诱惑,科学研究者必须坚守底线,开展负责任的研究和创新。   撰文:穗子、江湖边   References:    Laura Q.M. Chow, M.D. Head and Neck Cancer, N Engl J Med 2020;382:60-72. DOI: 10.1056/NEJMra1715715 Månsson et al., Improvement in indices of cellular protection after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for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2019; 9 (1) DOI: 10.1038/s41398-019-0668-2 James Alex Bonus, Tim Wulf and Nicholas L. Matthews. The Cost of Clairvoyance Enjoyment and Appreciation of a Popular Movie as a Function of Affective Forecasting Errors. Journal of Media Psychology, 2019 DOI: 10.1027/1864-1105/a000268 Heitman, N., Sennett, R., Mok, K. W., Saxena, N., Srivastava, D., Martino, P., ... & Rendl, M. (2019). Dermal sheath contraction powers stem cell niche relocation during hair cycle regression.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x9131 Maymone, M. B., Laughter, M., Anderson, J. B., Secemsky, E. A., & Vashi, N. A. (2019). Unattainable Standards of Beauty: Temporal Trends of Victoria’s Secret Models from 1995 to 2018. 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 DOI: 10.1093/asj/sjz271

2040 阅读

为什么回家的日子越近越焦虑?

临近春节的时候,在北京打拼了一年,很多同事已经陆陆续续踏上回家的旅途。 但回家这件事对我来说,似乎总在内心深处隐隐地藏着一丝焦虑。离回家的日子越近,期待感越强的同时,焦虑感也越来越明显。 已经能想象到,从见到爸妈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会有问不完的、让你不想回答的问题:   “怎么换了这么个创业公司啊,之前的工作不是挺稳定的吗?” “你那个男朋友家庭条件行不行啊,上次舅妈介绍的那个小伙子家境又好又是我们这儿的,去见一下怎么了?”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都中午了怎么还不起床?” “平时生活也是这么一团糟吗?” 啊......好像自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 你当然明白,他们是出于爱,但这爱的密度太高了。你往往也不忍心打断,因为那会让你觉得伤害了他们而愧疚。 那就忍着吧,或者躲一躲吧。 一年年过去,很多人抱着期待回家,却又不得不消极应对家里的人和事。尽管我们都希望能和父母更亲近一点,却总隔着一些疏离和对抗。 下面,让我们从创伤的代际传递(the 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 of trauma, ITT)角度来试着走出这一步,理解父母为什么会令我们如此焦虑。   每一个文化环境都有自己的集体性创伤,而我们的文化中显然也存在不少。 三年自然灾害、知青下乡等等词汇,对很多年轻人来说是陌生的,它们只是印在书本上的故事。但对于祖父辈来说,这是他们生命中真真切切的一部分。尽管他们不愿言说那种痛苦,但所经历的一切毫无疑问影响着他们的信念、情感模式,当然也包括他们的家庭关系、养育方式。 即使你和祖父辈们并没有直接经历这些创伤,不置可否,我们都生存在同一个社会大背景下,总会彼此互相影响,造就了相似的困境。    创伤代际传递,传递了什么? 首先,在经历过集体性的创伤之后,人会对灾难的预期有更刻板的负面认知(Kellerman,2001a; Kaitz Levy,Ebstein, Faraone, & Mankuta, 2009)你是不是也会好奇:爸妈想象力咋就这么强,总能想象到 最糟糕的结果、并且坚信那一定会发生?我只是说了一句我想换工作,他们就开始担心不稳定,反复劝说你别瞎换,甚至连你换工作失败后回老家的规划都做好了......结果,你也很难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选择错误。 其次,在情绪方面,他们的主要表现是焦虑,而且是一种毁灭性的焦虑(Kellerman,2001a)。 可以想象,当他们年轻时经历那些书本上的创伤时,是怎样的无助。他们可能本来家庭条件不错,结果却遭到极端打击;他们可能本来可以继续学业去实现梦想,却忽然要远离校园背井离乡。当他们的生活非常不可控,甚至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改变人生,如果他们没能好好地从中走过来,那种强烈的焦虑感将会一直笼罩在心中。 那么,经历过创伤的人,在抚养下一代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倾向呢? ·他们可能会过度控制和保护孩子(Harkness,1993)。 孩子要形成一种安全的依恋模式,需要父母能敏感地感知孩子的需求,并及时调整。过于焦虑的父母,当孩子主动探索新环境的时候,他们会非常害怕,忍不住想要抓紧孩子,生怕遭遇危险;即使孩子取得成功、准备走向更远的未来,他们的眼神中,除了欣喜之外仍然会透露着强烈的不安。 而孩子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个部分,也更可能采取回避的行为方式,不敢完全发挥自己的潜能。   ·过于焦虑的父母,还可能会压抑情感的表达。 出于自身的经历,以及历史文化因素,父母本身可能不会表达自己的痛苦、愤怒、悲伤,对他们来说这是不被允许的。   这一点也会传递到下一代身上。因为缺少“情感表达”的老师,孩子不知道如何应对自己的情感,甚至还承担了保护父母情感的职责——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可能有深深的内疚感,所以必须压抑自己的情感,尤其是愤怒,从而承担来自父母的压力。 总之,集体创伤的第一代人,主要表现为PTSD的症状,遭受失眠、抑郁、焦虑等长期折磨,而第二代很可能会发展出不安全的依恋关系,在建立关系、解决冲突、独立自主上出现困难(Kellerman,2001)。    我们可以做什么? 就像前面说的,改变的前提是理解。   我们可以用以下的几个方式,让自己更理解他们,理解他们的养育方式对你的影响。梳理清楚这些,和父母的相处模式和关系,都会发生质的改变。   先学会接纳自己的感受 压抑并隔离自己的情感是创伤第一代及后代的常见问题,但那些情感是无法凭空消失的,更健康的方式是接纳它们且尽可能地表达出来。   你可以用你觉得舒服的方式,比如写日记、冥想、向信任的人倾诉、个体或团体心理咨询等等,让你的情绪自然地流淌。   倾听父母的焦虑并且共情 当你能够接纳自己的情感之后,你可以试着帮助父母接纳他们的情感,而你需要做的是——倾听。   当和他们交谈时,别急着反驳或者回避,听一听他们的想法是什么,以及他们有什么情绪,并且把你的感受告诉他们。   这是非常有用的,因为他们原本可能将你投射为一个面对灾难无能为力的孩子,现在你的稳定告诉他们,你已经长大了。   与父母讨论他们的故事,并找到意义 最有效的疗愈方式就是表达。如果父母愿意讲当年的经历,可以鼓励他们多说一些,并试着从当中看到积极的意义。   大多数时候,你会认为和父母是很难交流的,感觉到深深的“代沟”。但如果你给他们表达的机会,你会看到父母在少年时背井离乡的坚韧勇敢,青年时面对社会骤变的砥砺前行,中年时抚养后代的尽己所能。   你或许开始敬畏,他们的生命历程如此平凡而与众不同,感恩他们为你和家人的付出,并从中看到更多生活和生命的意义。 写了这么多,很希望你在按响门铃的时刻,将复杂的心境转化成释然。微笑着面对,父母可能的聒噪。不打断地倾听,他们过去的故事。 你的稳定、平和,会比语言更加有力,那是你的独立宣言,也是无声的爱和包容。 愿你过一个,不拌嘴的春节~ 本文作者:吴菲音,简单心理入驻 实习咨询师,北京大学心理学学士。  

2180 阅读

成为女性Ⅲ—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你是好的

视频要点: 女性经常处在焦虑之中,底层是我到底值不值得 20岁比30岁糟糕太多了 30岁之后不再那么害怕,开始知道什么是重要的 不再需要向别人证明你是好的 发自内心的允许和尊重自己的存在,才能拥有自由感 简里里“成为女性”分享 完整版视频>> 来自简里里的分享: 为什么今年我这么喜欢讲“成为女性”这个主题。 我想,如果我有机会和20岁时的我自己碰面,我一定要告诉她: 不必害怕犯错。 不要生活在永无止境地、向他人证明自己是对的、是正确的、是值得的这件事情之中。你的感受和愿望都是重要的。你要勇敢,并为自己承担责任。 这个话也是对现在的我自己说的。 我年过了30,也深感到一些自由和责任的意味。但我仍免不了时时从焦灼之中醒来,忍不住要从他人眼光中确认自己的价值;仍然常体验到羞愧和愤怒;害怕犯错,忙于解释。 我也见到一些野蛮生长的姑娘们,身上有着从泥土里面喷涌出来的莽撞和逼人的创造力。可惜我未曾那样生长。 成年之后,外在有了更多的规范和束缚,但成为女性的过程中伴随着撕裂和杀戮。所到之处,死亡和欲望熊熊燃烧,荒野和生机共存。弥合和重建才接踵而至。 最想表达是: 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姑娘你就大胆去过你的生活。  

2746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