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不见底的日子里,总会有人与你同行

我们在微信和微博上推了两则关于抑郁与自杀的科普图文。很多人留言给我们,诉说了自己和身边人的故事,以及种种感想。很触动。今天匿名整理了出来,分享给大家看。 还是那句话:别担心,在深不见底的日子里,总会有人与你同行。也希望你带着自己年轻的生命,游出水面。 ——简单心理J室长   ▼ 你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可能摧毁了一个人,也可能拯救了一个人。 ▼ 多年前,我收到了当时最好朋友给我的遗书和她的项链。她说对我感到抱歉,谢谢我多年的照顾。我把她家里所有能联系到的人的电话都打爆了。后来听说抢救及时。还了项链,并送了一本书给她。我们很有默契的不再联络。可能我是她过去痛苦的见证者。一起经历的越多越是沉重。遗书还在。我们却回不去了。 ▼ 我最恨别人跟我说:“真不明白你有什么好抑郁的,你看你工作多好,老公多顾家,孩子多么可爱,你的弟弟已经成家立业,父母身体都很好,你拥有这么多还抑郁,是不是在撒娇求关注”。所以,朋友中有抑郁倾向的,我从来不劝慰她生活有多美好,我只是告诉她:是的,我能感受你的难受,我们一起寻找解决办法。 ▼ 当我们学会了安稳别人的时候,却没办法安慰自己。 ▼ 我觉得我挺庆幸的。那段时间由于种种原因丧失了很多。让自己和家人朋友都过的很不好。是一位朋友耐心的劝说让我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是焦虑症伴随抑郁症。吃药。调整呼吸。诉说。听医生的话。积极配合拯救自己。我想说。要面对正视自己的心理问题。不要忽视。最终害了自己。也害了那些关心爱你的人。 ▼ 在绝望的时候,有时候一个拥抱也很有用~陪伴才是最重要。 ▼ 8月一个朋友自杀,28岁,虽然没有确诊抑郁症,但是有抑郁症的倾向和表现,也是家中独子,在外人看来条件相当好,但是抑郁症真的是没法解释的东西。那些痛苦真的很难述说,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自杀只会让亲人更加痛苦,但是抑郁症会让人有一种,对不起,生而为人的错觉,感觉什么都是自己的错。 ▼ 我是为了那些还喜欢我的人活下去的,要知道,死了就是死了,没有下辈子,没有轮回,没有地狱没有天堂,你不知道死亡之后他人的反应。死亡就是终结。不可逆转。要相信世界就算黑暗丑陋但同时也很美,试着去爱它。转移注意力,有爱好有朋友有工作有家人。我觉得初期还是要靠自己调节。靠自己。   ▼ 选择自杀的人都是太善良了,他们对这着冷酷的世界失望了吧。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伤害别人。 ▼ 大学时,有一学长因抑郁跳楼自杀。老师跟我们列这个学长的罪状,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学校,对不起自己……当时,我只是害怕。现在,想想这些人,他们是真的很累吧!受病的折磨,旁观者总是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去说教,道德绑架,这些让他们更累了! ▼ 15年3月底,我驾车从北京直奔威海,一路上都是一直冲进海里的念头,到了威海正是半夜,刮着大风,我开向海边,看着黑漆漆的大海,听着海浪咆哮,突然就兴奋了,不想死了,毫无缘由的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狂躁期来了,没死成。 ▼ 有一段时间过得艰难,失眠半年多,夜里经常想起不好的事,浑身麻痹然后莫名其妙就一身冷汗,腰疼头疼,难受的时候就写日记,边哭边写,因为没有可以毫不保留倾诉一切的朋友,现在比那时候开心很多,那时候我写日记大概是希望有人可以看到,大概是在求救吧,还好都熬过来了,现在努力想做一个温柔的人。 ▼ 每个人都说,你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你心胸太狭窄了,你不大气,你心不大…鬼知道我是怎么挺过来的。 ▼ 曾经很相信陈平写下的“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资格自杀的”。后来慢慢长大,发现这短短15字对于站在自杀和生存选择口的人们来说过于残忍。我远远不能感同身受那种痛苦是有多难以承受,那种孤独是有多难以咽下。只是希望世间少些苦痛,但也可活得血肉于身。GOD SAVE UR SOUL,PEACE.   ▼ “看见并承认TA的痛苦。”一瞬间哽咽。 ▼ 这世界多了许多攻击性。很多时候把自己的一些情感发出来得到的更多的是调侃和戏谑,被认为是矫情!于是越来越经常的把悲伤放在心里,时间长了也就……关注心理健康,对别人的悲伤多一点宽容和理解,报以温暖和引导,或许可以让一个在厌世边缘的人重新找回生活的希望。 ▼ 后来就一直为了父母而活着,感觉这就是活着的使命和责任。但是这两年我反而发现自己原来是有好多兴趣和爱好的,有好多希望做的事情啊,现在已经开始留恋并且热爱这个世界了。即使那些愿望永远都无法实现,但是活着就有希望啊!追逐的过程也是一种挑战,无论成功与否,我都只需对自己负责。 ▼ 希望真的有人能明白抑郁症患者,谢谢当时一直在身边的妈妈,让我没有机会自杀。 ▼ 抑郁,不是不再快乐,而是绝望和无力感。失去了活力才会觉得累,能够对抗绝望的,唯有爱。我没有沉沦的原因,就是因为清楚的知道有人需要我,感恩陪在身边那个肯倾听、能理解、愿陪伴的他。 ▼ 当时我小学写好遗书 被同学发现然后给了老师  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念我的遗书 说我成绩不好还敢死 当时全班同学嘲笑的眼神让我更想死 但是后来没死成 因为我想 总有坏人 比我该死 ▼ 我以前因为抑郁自杀被送去治疗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曾经告诉过的朋友他们只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包括我的妈妈,对啊,在所有人眼里我是最不会抑郁的人,家庭优裕,性格开朗,文艺骨干,经常旅游,家里从来不会干涉我。可我自杀了两回,请认真听听他们的声音。我现在已经是轻度抑郁了,谢谢帮我的人。 ▼ sigh,现实生活中往往是错误的做法占主流,大家都很忙,生活都很快,压力都很大,但是当你的朋友/自己出现抑郁情绪的时候,其实应该好好想想,这样一种现代生活是否真的是不容置疑的。我们虽不能改变潮水的方向,但至少可以给自己和他人以喘息之机,给自己和他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友情提醒:当你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一定要先就医确诊,寻求专业的解决办法。关于抑郁症,具体请看这篇文章:一个人对抗一群人 | 被我们误会了的抑郁症【科普】】   “愿这个世界始终对你温柔相待 ” ——微博@简单心理J室长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4911 阅读

自杀可以提前2年被预测,以及,苏丹女童“割礼”终于入刑|WEEKLY

  朋友们,周四好。   在本期「简单心理WEEKLY」,你可以看到: 男生和女生看待“拥抱”的方式,竟截然不同 抑郁症患者的体内的“荷尔蒙”,有可能被远程操控吗? 新研究发现,许多心理学实验缺乏“有效的证据”; 好消息!苏丹的女童“割礼”终于入刑 刷屏的《后浪》,反应了人们什么样的“年轻观”? ……   看完记得去留言区与我们唠唠!        科学家又发现了什么    01 一种缓解心理疾病中“社会退缩”的新方法     抑郁症、焦虑症、孤独症等精神疾病的一个典型外在表现是“社会退缩”(social avoidance)。这种行为涉及到神经回路的改变,对许多患者来说难以治疗。   在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人员研究了催产素的作用,发现它可能是未来药物的一个潜在靶点。   他们发现,实验室小鼠经历了负面的社会互动后,催产素受体基因表达减少。通常,这也会造成社交焦虑,让它避开其他小鼠。   当阻断催产素活性时,即使小鼠没有经历过负面的社交互动,它们仍然表现出社交回避。反之,给有负面经历的小鼠增加催产素活性,则会减少其社交回避行为。   研究人员说,“我们希望通过在分子水平上阐明催产素在类焦虑行为中的作用,理解它作为一种新治疗手段的潜力。”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3月, DOI: 10.1038/s41386-020-0657-4       02 不带性意味的“拥抱”和“亲吻”:加分题还是必答题?   亲密行为,指的是两性之间交流感情产生的亲密肢体接触,除了性行为外,还包括拥抱、握手、贴身睡觉等肢体接触。   宾汉姆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对男女双方来说,亲密行为的意义竟然完全不同。   他们抽样了184对18岁以上的夫妇(排除同性情侣),进行了“依恋倾向”、“亲密行为次数”及“关系满意度”的访谈。结果显示:   亲密行为次数和关系满意度在依恋倾向上出现了交互效应。即“亲密次数的影响跟依恋风格有关”:   高依恋回避个体(在关系中表现出独立,较少渴望肢体交流)更容易因为亲密行为增加而提升关系满意度; 高依恋焦虑个体(在关系中表现出渴望,更加需要肢体交流)则相对没有那么容易。   从性别上来看,女性更容易因为亲密行为而出现关系满意度的提升。而且,(不带性意味)的亲密行为对于两性有不同的意义:   对男性来说,这是一项加分题——更高水平的日常亲密行为与关系满意度提高有关;但对女性来说,这是一道必答题——较低水平的日常亲密行为,与关系满意度下降有关。   亲密次数的影响跟依恋风格有关。<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3月, DOI: 10.1177/0265407520910791         03 麻省理工黑科技:远程操控体内荷尔蒙的释放   4月10日发表于《科学》子刊的一则论文中,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Dekel Rosenfeld 发明了一种利用磁性纳米颗粒、远程控制肾上腺素释放的技术。   将磁性纳米颗粒注入肾上腺后、暴露在弱磁场中时,粒子会轻微升温,激活热反应通道(又称TRPV1,在人体的感觉细胞中存在,可以被辣椒素、高温度等刺激激活打开),触发激素释放。   它可以帮助医学人员最小侵害内部器官的前提下,刺激器官的活动。例如人体的压力感受器HPA轴(下丘脑-垂体-肾上腺)释放的荷尔蒙、肾上腺素、皮质醇等——这些激素和焦虑、抑郁、压力感受息息相关。   研究人员说,“远程操控荷尔蒙的技术,能让我们更好地研究压力、痛觉,进而更好地掌控它们。未来若应用于临床,将有巨大医学价值”。   小鼠体内肾上腺素的磁热调节。<Science Advances>4月, DOI: 10.1126/sciadv.aaz3734       04 5岁孩子就开始对“脏兮兮的人”心怀偏见   当一个人看起来很脏的时候,我们往往就会“戴上有色眼镜”——认为ta可能是流浪汉,或从事着比较下等的工作。   存在这样的社会偏见并不奇怪。波士顿大学等机构所进行的一项最新研究提出,这种偏见可最早在5岁的孩子身上出现,并一直持续到成年。   这项研究找了260位志愿者,包括5-9岁的美国/印度孩子、美国/印度成人,然后给他们展现一对同卵双胞胎的实验图片材料。   结果发现: 与肮脏的成年人相比,儿童和成年人都认为干净的成年人更有可能拥有良好的性格特征,其中独生子女表现得更加明显; 无论孩子和成人,都更相信干净孩子提供的信息; 所有志愿者都不倾向于把聪明、善良等积极特质,归因于不洁儿童。   研究人员总结说:“那些被认为肮脏的人,从小就可能经常受到不信任、边缘化、诽谤和误解”。这类偏见,在同龄人中甚至更为强烈。   研究使用的图片材料。<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即将发表),DOI:10.1016/j.jecp.2020.104858       05 VCU发现许多公开的心理学实验缺乏有效证据   最近,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心理学教授David Chester回顾了近350项已发表的心理学研究,发现近一半(约42%)“并未建立在有效的经验证据基础之上”。   David等人认为,这些心理学实验中存在大量“实验性操纵行为”,即心理学家诱导特定的精神状态,比如给被试者侮辱性或称赞性的反馈,以控制其愤怒程度——在他们的归纳中,这类心理操纵术多达348种。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实验心理学的发现一定是错误或无效的。David表示,希望他们的发现能鼓励实验心理学家在未来的研究中加入有效性证据。   实验效度研究效果漏斗图。<PsyArXiv> 4月, DOI: 10.31234/osf.io/t7ev9     06 从病人的就诊记录中预测自杀风险   据WHO,全球每年近80万人自杀,平均每40秒就有一人自杀。   《美国医学会杂志》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一种预测性计算机模型可平均提前2年识别出具有自杀意向的人,为医护人员提供提前干预的机会。   在这项研究中,波士顿儿童医院及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分析了370多万名10-90岁患者的电子医疗记录——这些记录显示,发生了39162起自杀未遂事件。   他们测试了一个新的机器学习模型。它可在自杀实施前平均2.1年,成功检测出38%的自杀未遂事件。最有力的预测因素包括药物中毒、药物依赖和心理健康状况,但研究人员还发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预测因素,比如横纹肌溶解症、蜂窝织炎以及使用艾滋病药物。   论文合著者Ben Reis博士正在继续完善这个模型。“如果设计得当,未来计算机就能识别出被卫生系统忽视的高危患者”,他说。   <JAMA Network Open> 4月,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0.1262      世界在发生什么      01 为了女孩子的贞操,对下体进行切割:最近,苏丹终于立法禁止了这类行为   很难想象,现代社会仍然存在这种野蛮的习俗:   为了女孩子的贞操,对下体进行切割(切除部分阴蒂和阴唇、缝合阴道,主要针对9-14岁女童,还没有麻醉措施)——只为了让她们变得更加的“纯洁”,在适婚年龄前平安无事,保证第一次给自己的丈夫!   但这个名为“割礼”(FGM)的残忍仪式直到2020年都在苏丹都普遍存在:据统计,全球范围内每20名女性中就有一名经历过某种形式的生殖器切割。   多年来,苏丹各地区都曾有过地区法律禁止这种行为,但执行力度低、产业链未被彻底斩断,更多的地下操作诞生,不正规的卫生处理给女性带来了更大的痛苦。统计数据表明,这种生殖切割的仪式在苏丹女性中高达86%,且有极大的死亡几率。     好消息是,刚刚过去的4月底,苏丹政府宣布将“割礼”列入刑事犯罪。这条喜讯也被不少媒体称为是“非洲女权的里程碑”。   不少人权活动家表达了“这类活动将变得更隐蔽”的担心。对于这种习俗,仍然需要更大的冲击去打破。而法律只是其中一步。       02 郭涛就育儿书中的不当言论道歉:是谁定义了“父亲的力量”   最近,演员郭涛因为自己六年前写的一本书登上微博热搜——不是叫好声,而是因为对女性的态度惹了麻烦。     这本书名为《父亲的力量》。网友表示,书里不少言论都充满了性别刻板印象,堪称女德教育翻版:   “男孩要有男孩样,女孩要有女孩样” “我衡量女性有五字标准:温、良、恭、俭、让。” 对国家大事的关注和对日常琐碎的唠叨,是“男女间天然的差别”。   同时,郭涛还在书中用“爱慕虚荣”等字眼贬低女演员、自曝“打女人”的经历也引发众怒。     然而,是谁定义了父亲的力量?没有证据表明,母亲不能传递给孩子勇敢、坚毅、有魄力、有胸怀等品质。   4月30日晚,郭涛就这本书的言论在微博致歉,表示会在未来做到言行合一,尊重女性的价值观念和职业选择。   “做书”评论说,《父亲的力量》能在六年后的当下引发众怒,是因为“外面的天变了”——在经历了全球#METOO运动与林奕含之死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到性别平权的反思和努力当中。     03 国内版live aid“相信未来”在线义演,有一点感动,还有一点好笑   4日晚,一场堪称是中国音乐史上最大规模的线上义演《相信未来》开启了,大家都看了吗?   这场义演以“对抗焦虑 回归日常”为基调,由高晓松发起策划,集结了王菲、朴树、朗朗等百位音乐人。   高晓松说,“这次疫情让我们的国家空前团结起来,音乐圈也不例外。接下来大家会看到上百位音乐人,在家里、在工作室里、在剧组里,甚至在田间地头里,拿起乐器、甚至没有乐器,为大家歌唱。我们想鼓励重新上路、艰苦奋斗的人们”。   王菲和常石磊一起,弹唱了她的经典歌曲《人间》,还为了战“疫”修改了部分歌词,还没唱完就上了热搜:     朴树一边唱歌一边展现了疫情期间宅家的日常(还带火了这个小狗帽子):     最戳网友笑点的是周迅路边版《天涯歌女》,对着反光镜用手机镜头自拍清唱,“仿佛为了敷衍网课的大学生”。大家都说“不愧是你”。     药可以救治我们的肺,而音乐可以治愈我们的心。南风窗说:“你可以不相信前浪,但你要相信未来”。       04 那些不满“后浪”的年轻人:对不起,爹味十足   青年节一大早,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条名为“后浪——Bilibili献给年青一代的演讲”刷屏。目前它在B站的播放量已破1200万——“爆款”属实。   视频中,何冰慷慨激昂地描述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一个多元的时代,将未来的希望和现代文明寄托于80、90这一群年轻的新鲜血液,也就是“后浪”们。   作为B战“五四”宣传片,它确实充满了感染力,意图唤起现代年轻人作为青年的责任。   但作为一篇献给年轻一代的演讲,许多“后浪”们也认为它所叙述的“年轻观”有失偏颇,并不买账。    比如,错误地定义“选择”、“自由”等词汇,将“选择的权利”等同于“消费的权利”,为年轻人强贴一种“昂扬向上”的情绪标签,并选择了一群UP主作为新时代青年代表,寄托玫瑰色的幻想……“如果你真的了解当下青年的状况,就不该搞得这么爹味十足”。   你是如何看待这次的《后浪》宣传片的? 你又如何定义自己的“年轻观”?   雨歇微凉、八月八点半 ✑  撰文 江湖边 ✑  编辑

1518 阅读

请让我用可控的焦虑来缓解不可控的焦虑|漫画

  野生好人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970 阅读

怎样实现我的新年愿望?

农历年末了,相聚也多了起来。每每饭桌上举杯,大家无不言说吉利话,吉利话象征着我们的希望,我们希望生活越来越好,自己感受越来越好。可是,希望背后的现实是否也如此?每一年许下的愿望,现在怎样了? 也许这个问题会让你不舒服,它勾起了一些受挫的经历和感受,可是当你愿意去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它就带你来到了一个新的境地—面对真实的内在感受。面对是变好的基础,它的意思是,你停下来,看看自己发生了什么。需要看些什么呢: 首先,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不断向上的积极力量,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也会遇到困难。很多人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即无法坚持去做一些对达成愿望有帮助的事情,反而做一些和愿望相悖的事情。原因是什么呢?这样的情况,往往显示着他的内在需求和愿望的不一致。举例来说,一个希望在工作上被认可的人并不努力投入工作,就说明他更享受不努力工作带来的结果,这样的人往往有个核心需求,因为不努力工作意味着承担少,责任少,被指责的机会也就少了,他害怕不被认可,所以会极力避免任何不被认可的情景。一旦工作投入更多,那么遇到困难或者出现错误的机率其实是更大的,也就是不被认可的风险更大,所以,少付出是更安全的。这是人的趋利避害性,却也是真实的阻碍。还有一个普遍的例子,就是夫妻或者伴侣之间,内心很希望亲密,但是行为上却很疏远。作为成年人,我们知道,亲密带来的绝不只是幸福和快乐,很多时候因为彼此的差异和不被满足,让人很不舒适。好多人并不想要这种不舒适,他们在觉察到不舒适出现的第一时间,就会保护、退缩,一步一步地越来越远。所以,也许你想要的并不是亲密,因为亲密意味着好坏皆有,你可能更想要的是安稳、舒适,它意味着只好不坏。 想要自己保持在舒适的感觉里还是突破舒适去获得成长进而改变生命呢?这是一个真正的核心问题,因为舒适的安稳意味着不要变化,不要受挫,获得成长则意味着突破舒适区,承受挫折、在现实中做出有力的改变。 重新再去理解自己的愿望,哪一个不是要打破现状,打破安稳。也就是说只有突破对舒适的追求才有可能实现你的各种愿望,新的问题来了,这就是愿望实现的第一步:重新理解你的愿望,反思你的内心,做出你的决定,舒适or突破? 有了这个前提,你再来许下自己的愿望。愿望一定要具体,而不是一个宽泛的描述。我们看孩子,他们很简单,他们的愿望是去公园玩一天,吃一顿好吃的,买个玩具,一旦愿望被满足,便得到一份快乐。成年人的希望则显得非常不同,我们的希望大而宽泛,比如过得好、轻松、自在、快乐。我们的愿望,从具体的事件转化成了感受。而感受,它是伴随事件产生的,它是一个“虚”的东西。愿望指向结果,它是实的,你能评估看得到的。如果你把愿望的性质进行转换,可以变成:换一个市场类的工作,买一个两居室的房子,带家人去海南过春节……。回到孩子似的具体的愿望,它能带给你切实感,当你达到愿望时,看到自己的努力带来的结果,会有真心实意的满足。 第三步,开始绘制你的“成功日记”。拿出一个笔记本,在开始的地方写下你的三个愿望,想一想你最迫切想改善的,想得到的。然后收集一些图片,用来描述你的愿望,贴在愿望后面几页。比如你想带家人去旅游,就找一些旅游的图片,常常拿出来翻看,它会焕发你的向往和热情。在以后的每一天,去记录自己做到的“成功事件”,写下你在这一天为实现愿望做到了的事情,不放过每一件做到的细微之事。同时,还可以记下在这一天你发现的自己的优点或者进步。“成功日记”是为了帮助你保持一份欣赏自己的眼光,在走愿望实现之路,你需要的不只是鞭策,还需要不断地被肯定,这本日记便是自我肯定的象征。 最后,你需要留意生活中每一个可以让愿望实现的机会,尽量多地去运用这些机会,而不是反复思考自己做这些是否会有结果。去做,而非去判断,在你没有做之前,永远不会知道会不会成,只有去做,才是知道答案的唯一途径。不断付诸行动的过程,让你可以对自己说,我给了自己一个不后悔的机会!  

3883 阅读

如何寻找专业靠谱的心理帮助?

一、什么是“心理失常”、“精神病”、“心理问题”| 什么情况下我该寻求心理帮助? 二、提供专业心理帮助的从业者有哪些?又该如何选择? 三、心理咨询的各个流派、过程和专业设置| 对于心理咨询,我应抱有怎样的期待? 四、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是怎样一个群体?|中国心理咨询师的群像与特征 五、我和他们一样吗?|5000个真实来访者的群像 六、男性和女性面临的困扰相同吗?应对心理困扰时的常识性的错误

16986 参与

就算能打动高晓松,躁郁症还是得治啊!

我的朋友把《奇葩大会》上一个关于分享躁郁症经历的演讲视频发给我看,并且鼓励我说,「加油,你也可以的。」   这段演讲很打动人。讲者强调了自我确认的力量,她认为我们应当摆脱躁郁症这个标签,乐观地活下去。   这段演讲很打动人,如果我不是一个躁郁症患者的话。   我也不记得我看了几遍才坚持看完。看完之后我问这位朋友,「我也可以什么?我也可以拒绝吃药吗?」   「你也可以像她一样拒绝社会贴在你身上的标签呀!」他说。   我突然就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无力。这个分享很打动人,没有错,但整段分享所传达的理念都基于对躁郁症这个疾病的污名之上,并且在肯定了对精神疾病的污名的同时,将自己从这污名中摘了出来。   放过「标签」这个词吧。我们拿到的是诊断书,不是标签。我们很努力地想要把病治好,是因为我们想要好好地活下去,不是为了摆脱什么标签。       有人给精神疾病患者贴标签吗?   有。很多。焦虑都是因为「想太多」,抑郁症只要「打起精神来」就能好,恐惧症都是因为「胆子太小」,会患上精神疾病都是因为不够强大、不够积极、不够优秀。   喜剧演员 Ruby Wax 在一场关于精神疾病去污名的 TED 演讲中曾这样描述:   「(在那次崩溃后,)我没收到很多花啊卡片啊——假如我是摔断了腿,那肯定早被它们淹没了。我只是接到了几个电话,他们告诉我‘振作起来’。振作起来。我还真是没想到呢!」   「有件事,会随着这个病一起来,打着包一起得到——你会感觉到真正的耻辱。你的朋友们说:‘给我看看肿块啊!给我看看 X 光片啊!’但你没有什么可展示的。你会很厌恶自己。」   「但你自己知道,没有魔鬼,你的脑子里没有声音。当你听到骂你的声音时,是那些小神经凑到一起,在它们之间的罅隙里传递毒素:一种叫‘我要杀了自己’的化学物质。」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被言语虐待的孩子,大脑中控制记忆、调节情绪的部分会受损;看到战友死亡的士兵,大脑会进入高警报状态,而他无法将经历变成话语,只得一遍遍重复经历这种恐惧……   这些「创伤」,就像不规律的饮食破坏肠胃、喝酒太多破坏肝脏一样—— 「问题是,为什么精神问题,就都是太过活跃的想象力?为什么我们身体的其他任何一个部分病了都会得到同情,只有大脑患病不行?」 在为精神心理障碍去污名的路上,有时,我们会陷入两难的境地。因为只被科普了一点点地时候,偏见反而更深。   早期,人们认为精神健康问题的原因是「着魔」或者被「附体」了,在知识荒芜的时代,这让人们小心翼翼、恐惧和歧视这些「不正常」的人。   医学教育试图通过普及精神疾病的生物学病因、病理,消除对患者人格、性格的不当解读,让大家逐渐接受「让抑郁症患者‘开心点’,就好像告诉糖尿病病人,‘让你的胰岛振作起来’一样荒唐」的概念,但事情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样。   研究发现,关于精神问题的生物学归因,反而会增强污名化 (Read & Harre, 2001)。   一些心理学家认为,这些医学模型暗示精神问题与身体功能受损等同,导致他们被贴上带有偏见的标签,例如:「疯子」脑袋坏了,无法在社会中正常运作,「精神病怎么还能考上大学」。   同时,医学模型下的诊断标准是较为粗暴的归类,并没有将每个遭遇精神问题的人当成独立的个体分析、对待——而这种归类也会渗透成为大众歧视的一部分。   同时,针对病症的描述,在大众知其一不知其二,以及媒体的以偏概全的放大下,常常会加重人们的偏见及刻板印象。各类有失偏颇的媒体报道,或电影中描绘的精神疾病,通常非常脸谱化,甚至将有误的症状、病因和治疗方法作为其特征。 精神心理疾病领域,经常面对这样的问题:那些词语都太常见了,以至于当它们出现在新的语境中时,人们无法将其最「日常」的印象消除。   比如在大众刚刚接触到「抑郁症」这个概念时,总会听到有人随口说「啊,我也抑郁」,好像这件事优雅随意,可以被轻率决定。是啊,谁不会有压抑、忧郁的时候呢,谁不会焦虑呢,谁不会有些小怪癖呢?这怎么会是病呢!   由于导致精神疾病的因素很多,从基因的基底,到后天环境的影响、诱发,到生理上的改变。只有那些真正被它们伤害着的人,才知道,那不是你「挺挺就过去了」,「打起精神」就能解决的小情绪。 当然,分享者在演讲中,也多次提到她并不是认为这种疾病「不存在」或「被夸大」了。她体会着躁郁症的糟糕体验,她尝试过二十几位咨询师试图治好自己。   但在她的分享里,她透露了一件事:她与她前二十位咨询师都不欢而散,她认为他们都是无法帮助她的咨询师,因为他们无法回答她关于人生意义的问题。直到她找到了一个真正的“专业咨询师”,一问一答之间就解开了她的困惑。   实际上,专业的咨询师都不会同来访者纠缠这些问题,他们更想知道来访者问这个问题背后的原因。   对真正深陷困境的人们来说,他们更需要的是了解自己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些问题、一遍又一遍经历这些痛苦,它们背后的根源,要如何被了解和解决;他们需要程序化的专业咨询和治疗,有的还需要遵守医嘱好好服药。   但她说「我不要吃药了」的时候,会不会也有其他患有躁郁症的人,也认为自己可以不用服药了呢?   她说「我要拒绝社会贴在我身上的标签」的时候,会不会有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生着病、并且努力治疗的人也开始觉得,「啊,原来承认自己是躁郁症患者,就是承认自己比普通人更低级一些了」呢?   她说「我悟了」的时候,会不会有对躁郁症不了解的人,听过以后认为自己听说过的那些躁郁症患者,他们深陷痛苦只是因为无法开悟呢? 跟身体会生病一样,我们的脑子生病了。即使生了这样的病,我们也还是普通人,不多也不少。生病了就好好治疗,这中间有什么难以启齿、见不得人的部分吗?   是的,没错,精神疾病去污名化的路还很长,可是在这条路上,人们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就是患有这些疾病的人奋勇争先地先污名自己,再着急和这个疾病划清关系。   生病了,怎么了呢?找专业的咨询师好好治疗,需要服药就乖乖服药。我们拿到的是诊断书,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一个标签。即使是标签也没有关系,但在别人费尽力气替这个标签拨乱反正的时候,如果不能帮忙,也请不要倒戈相向。     参考资料: Chris Crandall (Feb 2007) 'Dimensions of Mental Illness Stigma: What About Mental Illness Causes Social Rejection?', J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pp. 147-150. Susan Sontag (1978) Illness as Metaphor. L H Yang, Arthur Kleinman, et al (2006) 'Culture and stigma: Adding moral experience to stigma theory',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https://www.ted.com/talks/eleanor_longden_the_voices_in_my_head?language=en https://www.ted.com/talks/elyn_saks_seeing_mental_illness?language=en     如果你对双相情感障碍感兴趣 扫码听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马主任的讲解:   如果你对了解精神疾病污名化知识感兴趣: 我们为什么会将精神和心理问题污名化?   如果你对了解其他精神疾病相关知识感兴趣: “要么疯狂创作,要么悲伤生活” | 小红莓主唱和她的躁郁症 求生的落崖者:我从未如此渴望被确诊为抑郁症 当美食不再具有治愈的力量 | 访谈:一个有关贪食症的真实故事  

6776 阅读

疫情期间,我总是睡不好,怎么办?

当有危险来临时,人会比平时思虑多,会有必要的担心、对危险的预测;在情绪上会有焦虑、紧张、害怕;进而在身体上也会有一些反应,比如坐立不安、心跳加快、手心出汗等等表现;在行为上也会有所配合,如做些必要的准备,以防止受到危害。正是人有这样的自我提醒、自我保护功能,才使人在危险来临之前有所准备,避免伤及自身。这不仅是人,这是生物都具有的本能。 出于个人原因,有的人对危险过度敏感,超出常态,带来不必要烦恼。 这些过度主要表现是: 在想法上:一是偏重于捕捉不利的信息,忽略对全部信息的收集;二是在对信息判断上缺少客观依据和有逻辑的推断,把主观想象当成依据,结果是误判形势;三是把危险放大,比如危险指数是3,到他那里就变成8甚至10;四是把后果灾难化。 在情绪上,会反应过度,比如过强的焦虑、恐惧; 在身体上,有的人会睡不着,还有人肠胃不舒服、身体某个部位疼痛等等。 在行为上,或者过度做准备以防止危险发生、或者回避心目中认为有危险的地方。这样做,能让自己的紧张、害怕减轻一会儿,不过不能持久、更不能彻底减轻。当再次注意到危险信息时,负面想法就又浮现出来,于是紧张、恐惧——过度准备或回避。周而复始……     俗话说,过犹不及,必要的注意是要有的,过度就没有必要了。   当紧张害怕睡不着时,可以怎样帮助自己? 做法一:远离诱因 当自己还没有能力淡然面对、客观看待疫情时,就先远离它们。少刷手机,少关注今天又发现几例、又几例没治好这些事。更别道听途说、瞎推理。用好这难得的长假,以前我们总说春节七天不够用,这回假期翻倍,可要好好利用。 做法二:做些平时想做却一直没时间做的事。 有人说:怎么回事?这些天我怎么除了刷手机,就不知道再干点什么?哎呀,大好时机切莫错过。先回忆一下,电脑里下载了什么电影没来得及看?这几天有些公众号推荐了不少好电影,有获奥斯卡奖的、有关大自然的纪录片、有关人类历史的,既有喜剧片、推理片、也有引人沉思的。还有,你囤了哪些书还没看?你想和谁聊天啊?有什么爱好没空给扔到脑后?你还得上几趟厕所、还得洗澡、还得做饭,还得玩孩子……你看这一天够丰富吧?时间够用吗?要注意的是:做这些活动纯属休闲、消遣、放松,不免强自己做高难的、力所不及的事,也别给自己定什么目标。上班、上学做迫不得已的事挺多的,这回难得可以自选,是我们给自己放个长假,犒劳犒劳自己。轻松是主题。这些事白天就要做起来。为晚上睡好打基础。 第三:睡不着就不睡,不勉强非要睡。 睡不着不是问题,担心睡不着才是问题。偶尔一两天睡不着对身体影响不大,何况春节这些天又不需要做要紧的事。 要是真的睡不着,怎么办? 一个特别灵、又不需要花多长时间的办法,就是关注呼吸。也许你会说:我数过呼吸、数过羊、数过水饺,全不好使。你别急,先看看我这个呼吸的旧酒瓶里装的什么新酒: 当你有了点困意再上床,找个舒服的姿势躺着,把 所有 注意力 都放在呼吸上,感受空气吸入鼻腔的感觉,再感受空气呼出鼻腔的感觉,感受腹部随着一呼一吸而一起一伏。此时可能会有思绪闯入,干扰你全神贯注,没关系,你再把注意力拉回到呼吸上,平和地。干扰---拉回,再干扰---再拉回,持续一分钟,差不多睡意就来了。如果一分钟不够,再加一分钟。 注意的是:有的人被思绪干扰后,忘了拉回,跟着思绪跑,使得思绪越来越多,人越来越精神,越精神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着急,越着急越睡不着,恶性循环。如果一直没有困意,不勉强自己按时睡觉。睡不着时,要下床,不要在床上辗转反侧,记住:床是用来睡觉的地方,如果在床上20分钟睡不着,就起来,到厅里,看电影、看书、做手工、玩一会儿……   第四:如果你很难拉回思绪,还可以用另一种方法让自己进入平静状态。这个方法大约需要三分钟。可以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做。 有三个步骤: 第一步觉察,如果在床上睡不着,就选个舒适的姿势躺着,闭上眼睛,体会身体的感觉,比如“我现在身体紧绷,在不由自主攥着拳头”。然后觉察有什么想法出现在脑中,在心里用语言把这些想法一个个清晰表达出来,比如:我担心我被感染,我孩子就没人管了,他们会很可怜,为什么我会感染?我真是很倒霉。再觉察有什么不舒服的情绪出现,比如伤心、难过、愤怒,不带评判地觉察祂们,只是觉察,知道祂们是什么就可以了。要注意的是:需要清晰地用语言呈现出具体的想法和情绪,不是模糊地、概括地只觉察不舒服。 第二步是集中,把注意力集中到呼吸时的身体感觉上,感觉吸气时腹部的隆起,呼气时腹部的下沉。 第三步是扩展,把注意力从呼吸扩展到全身,觉察你的姿势和面部表情,如果发现不舒服,就做一个深度的呼吸,让这个不舒服消融在深度的呼气和吸气中。如果你愿意,还可以在呼吸时在心里对自己说:没关系,不管祂们是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第五:如果你愿意,可以挑战前面呈现出来的想法,有这些想法是正常的,要考察一下祂的真与假,有什么根据说祂们是真的?比如:邻居感染了我就会感染的客观证据是什么?反驳的证据是什么?为了预防,我日常可以做些什么?做什么是过度的?可以少做或不做?脚踏实地地做些实实在在的、有效的事情,来代替紧张 、恐惧支配的茫然不知所措。 第六:如果上面这些条你都不想用,还可以用这个:给自己设定一个焦虑时间,比如每天下午2点----2点20,让自己尽情地紧张害怕、胡思乱想,一次又一次。如果胡思乱想在其他时间出现,就提醒自己:没到时间。然后坚定地转移注意力,做那些能让自己轻松、平静的事情。试试这样做,你会发现,原来你是可以掌控焦虑的。 上面这六条,怎么样?不必都掌握,能用到一、两条就可以啦! 祝你好运!  

6894 阅读

路遇熟人,我可以装瞎吗?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我是一个有社交焦虑的人,很害怕在公众场合得到过度的关注。   有一年过生日,我和朋友们在餐厅吃饭。突然,我的一个朋友拿出了为我准备的生日蛋糕,点燃了蜡烛,高声祝我生日快乐。   结果餐厅的服务员们看到了,就纷纷聚集过来,他们本着提供优质服务的态度,准备为我合唱生日歌。   看着朋友和服务员热情的笑脸,我的心跳直线飙升,手心开始出汗。我无法拒绝他们,却也无法坦然地接受这样大张旗鼓的祝福。   这个场景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里,因为对于社恐来说这太可怕了,就像是被公开处刑。     社恐怕的到底是什么?   社交焦虑,也称为社交恐惧/社恐。它与单纯的“内向”并不一样,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会过分监控和关注自己在社交时的行为,并且会对自己的言行做出负面的评价。   比如和同事在电梯里相遇时,我的内心便会上演几万字的小剧场: “我要不要打招呼,我觉得我应该打个招呼吧,如果不打招呼会显得很冷漠,但是同事已经进来半天了,现在再突然打招呼会不会显得很奇怪?……还是打个招呼吧。 我靠,怎么已经到了,我为什么最后也没有打招呼。完了,同事一定觉得我很没有礼貌……”   还有就是,我经常在和朋友聊得热火朝天时,突然心里一凉,暗暗琢磨自己刚才某句话的措辞可能不太合适,天哪,我蠢死了,我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Relatable Doodles    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也会不敢在一些特定的场合表达自己的要求,并且极度害怕自己的要求被否定或者拒绝。   如果我买奶茶的时候说想要“少冰”,却没有被理睬,我是绝对不敢再说一遍的。一般只能默默结账,然后拿着一杯冰饮瑟瑟发抖。   因为我会把我本来合理的要求看作是并不合理的、给别人添麻烦的要求。   我有一个和我同样社恐的朋友,说她小时候所在城市的公交车并不是每一站都停的,如果你要下车,必须要在快到站的时候向司机喊出“这里有人要下车”,司机才会在这站停车。   而我的朋友因为无法在其他乘客面前隔着车厢向司机喊话,只能悲剧地一路坐到终点站……   社恐可能也会故意回避许多社交场景,比如推脱一些聚会和party,但与那些理直气壮地说“对不起,我的时间安排不开,我不去了”的人不同。   拒绝邀请本身可能就会耗费我们巨大的精力和勇气,并且还会在拒绝邀请之后忐忑很久,思考自己的拒绝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无礼。   @Relatable Doodles    此外,社恐还会自我责备,为自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洒脱地社交而感到羞愧。   有时我也在想,为什么对于别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到了我这儿就比登天还难了呢。   我甚至曾经因为无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接听陌生人的电话,很久很久都无法使用网络购物,因为我害怕配送时随时都可能响起的,快递员的电话。 @Relatable Doodles    具有社交焦虑的人数往往被低估。首先,相对于其他心理问题,社交焦虑的症状不太外显,他们往往会被误解为内向。   此外,寻求帮助本身就是一种社交情境。所以,在不具有其他严重心理问题共病(如抑郁、酒精依赖症)的情况下,社交焦虑的人很难向专业机构寻求帮助和治疗(Turk et al., 2001)。   但是,拥有社交焦虑并不代表没有朋友。   在特定的、安全的环境下,我们也能自如地和朋友交谈和交往。并且,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可能更加向往和期待与他人的联结。   毕竟,温和与善意的关系对于我们而言,是那样的珍贵和重要。     人们是怎样“帮助”社恐的?   可是没有社交恐惧的人,往往很难理解这种恐惧与焦虑。我身边的一些人经常想要“解决”我的问题。   他们以为我只是内向和胆小,他们会说:“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要锻炼一下自己。”于是,他们便逼着我接打电话、叫陌生人来跟我聊天、还有某位亲戚让我对着天空大喊三声“我能行”……   对于任何一个有社交焦虑的人来说,他们都听过太多次“放轻松点”,“这没什么”,“你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安慰和劝告了。   但是,这些建议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作用。因为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并不是想要焦虑,而是被动地感受到了焦虑。   在处于特定的社交场合中时,他们基于曾经的痛苦经验形成的自动化负性思维便被激活。   他们抱持着自己肯定会出丑、别人肯定会对自己做出消极评价的不合理信念(Rapee & Heimberg, 1997)。   对于他们来说,社交焦虑并不是一个可以靠“克服”被“解决”的问题,它更像是一种需要被接纳和理解的状态。     社恐关爱指南   如果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社恐,评判和责备自己只会让你的痛苦更深一步。尝试去接受自己对于社交的焦虑,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   如果你社恐的严重程度已经影响到了你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那么还是建议你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如果你的朋友或者家人是一个社恐,下面是一些关爱社恐的指南:   请分清自己的感受和他们的感受。你认为这件事情没什么,并不代表他们也觉得没什么。 可能你会希望去直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这通常很难有成效。反复的逼迫只会让他们痛苦,也让你感到挫败。   请不要逼迫他们去社交,而是试着去接纳和包容他们。拍拍他们的背,留时间让他们做几下深呼吸,这比责备他们要有效得多。   在他们害怕的时候,给他们留出喘息和休息的空间。 他们不参加你的聚会,或者在遇到你的时候没有打招呼,并不代表他们不爱你或者不在意你,他们可能只是不擅长用这样外露的方式来表达。    回到开头的故事。   在我因为服务员要为我唱生日歌而崩溃的时候。我的另一个朋友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背,和我小声说:“没事,我一会儿跟他们说,过生日的是我。”   那一刻,我就像一个终于获得拯救的溺水者。     我们筛选了6位擅长处理人际沟通中社交焦虑的咨询师,如果你或是你身边的朋友需要帮助,可以点击预约咨询查看Ta们更多信息。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参考文献: Turk, C. L., Heimberg, R. G., & Hope, D. A. (2001).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Clinical handbook of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A step-by-step treatment manual, 3, 114-153. Rapee, R. M., & Heimberg, R. G. (1997). A cognitive-behavioral model of anxiety in social phobia.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35(8), 741-756.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3314 阅读

如何摆脱你的情绪困扰?|心理咨询师推荐

你是否经常会处于某些负面情绪中觉得无法自拔?你是否会时常因生活中的小事而情绪低落?我们正在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情绪,实际上都会影响到我们对于生活对于幸福的体验。如果能与这些情绪更好地和解,可能会对生活有新的感受。   今天我们为大家推荐擅长处理情绪困扰这类议题的15位心理咨询师,希望能帮助你更好地解决这些困扰,更好地捕捉情绪,感受幸福。

3327 阅读

你失控了|漫画

  海德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064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