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疯狂创作,要么悲伤生活”

    早上打开朋友圈,发现许多朋友都在转发小红莓乐队的歌曲,向主唱 Dolores O’Riordan 告别。今天凌晨,Dolores 在伦敦的一家酒店突然离世,年仅 46 岁。   太突然了。   第一次知道小红莓乐队是因为看《重庆森林》,非常喜欢王菲唱的那首《梦中人》。有朋友告诉我这首歌是翻唱的,于是我便知道了小红莓,听了他们更多的歌曲,也渐渐记住了这个独特而富有灵气的声音。   《梦中人》翻唱自小红莓乐队的《Dreams》   小红莓的音乐构成了无数人的青春记忆,而那个照亮了别人生命的人却早早离开了。     Dolores 和双相   Dolores 的死因目前还没公布,但许多媒体猜测可能和她的精神状况有关。   Dolores 自述从小遭到父母的虐待,这为她一生的痛苦埋下了种子。她患上了进食障碍,在 15 年又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又叫躁郁症)。她曾因为在飞机上躁狂发作、袭击空乘人员被捕,还有过自杀企图。   去年五月,因为 Dolores 的健康问题,乐队的欧洲巡回演出被迫取消。而在乐队于圣诞节前发布的推特中,她说自己感觉不错,并祝歌迷们圣诞快乐。但是她同时还说:   “这个周末,几个月以来我第一次表演。”   图片来源:小红莓乐队官方 Facebook 截图   语气是那样不经意,没有人知道她经历过怎样的挣扎。     黑狗与火龙   在接受英国 Songwriting 杂志采访的时候,Dolores 曾说:“我会掉进黑暗的深渊,也能变得兴高采烈,而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在一天之中。”   如果说抑郁症就像一条黑狗,那么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头脑里不光有黑狗,还有狂暴的火龙。这是一种躁狂与抑郁交替发作的严重类精神疾病,躁狂发作是它的标志性特征,也是它和抑郁症的最主要区别。   这里说的躁狂不是简单的“发脾气”,主要的表现有:   心境高涨:极 high,同时也容易被激怒; 思维奔逸:个体的思维比语言表达的频率更快,且能在不同话题之间快速转换,有时候因为想法塞满脑子以致于难以表达; 活动性增多:变得极为健谈,语速快,且话语内容夸张; 自尊膨胀:对自己评价过高,常伴随冲动行为 ; 睡眠需求减少:长时间高效率工作还不觉得累,不需要或只需很少的睡眠。   躁狂状态下的患者往往自我感觉良好,因为他们精力充沛,效率奇高。但躁狂也会引起过激行为,这是导致双相情感障碍被污名化的一大原因。     《羞耻》中的角色 Even,躁狂发作时大半夜裸奔出门买吃的。   抑郁发作是双相情感障碍的另一大特征。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抑郁发作期的症状往往与单相抑郁症相似,也会表现出心境低落、丧失兴趣和活动性减弱等症状,经常临床上难以区分。而只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们才会有求助的念头,因此双相情感障碍很容易被误诊断为抑郁症。   双相情感障碍主要有两种类型,Ⅰ型和Ⅱ型,主要区别在于躁狂状态发作的时间和激烈程度。简单来说,Ⅰ型患者的躁狂症状更严重,而Ⅱ型的患者通常会经历更多次的反复重度抑郁发作。没有哪种类型症状“更轻”,患者的痛苦都是实实在在的。     双相是种“天才病”?   有人认为双相情感障碍是一种“天才病”,许多轶事和传记记录也一直呈现着这样一种趋势,好像患有双相障碍、精神分裂症等精神障碍的人似乎都是天才,都有独特的世界观。   双相情感障碍可能确实和创造力有某些关联。美国精神疾病研究者 Kay Redfield Jamison 在《躁郁症与艺术家气质》一书中,列出了一系列可能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名人名单,其中作家、艺术家和作曲家占绝大多数,比如伍尔夫和梵高。   图片来源:《挚爱梵高》   丰富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他们疾病黑暗中留存的一丝光明。Dolores 也说过:   “我一直在与情绪波动抗争。我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我的情绪会从巅峰掉入谷底,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但我确实觉得,许多作家也有这样的困扰,尤其是随着生命进程的推移。我感到人生非常艰难,因此我不得不一直保持忙碌,否则我就会发疯——我想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写歌让我感觉很好。”   她还说,无论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她都会一直写作。   但是,少数患者成功的光环无法掩盖疾病的痛苦。双相情感障碍是很严重的精神疾病,它所带来的痛苦足以将人击倒。我们看到的名人、明星大多是一种幸存者偏差,在现实生活中,还有许多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并未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却经受了太多的痛苦。     双相情感障碍难以完全被治愈,但它是可以被控制的。如果患者坚持进行药物治疗,周围的人也能提供足够的理解和支持,他们完全有可能保持良好的生活状态。         Dolores去世后,乐队成员在社交网络上表示,“我们为能参与她的生命感到很荣幸。”   我们不曾拥有这样的荣幸,但她是这样慷慨,毫不吝惜地展露自己的才华,每一个享受她作品的人都与有荣焉。   我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带走了她的生命,也很难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斯人已逝,我们也只能为她明灯缅怀。   愿她在天堂安息,也愿每一个受双相情感障碍折磨的人,都能获得理解和慰藉。     参考资料: Cranberries singer Dolores O'Riordan dies suddenly aged 46,BBC Interview: The Cranberries’ Dolores O’Riordan,the Songwriting Magazine      

7090 阅读

失败的恋爱轮回

图:《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在精神分析理论中,有一个词叫做“强迫性重复”,意思是说人倾向于不由自主的重复一些早年的创伤性体验, 比如: 曾经因为被羞辱的孩子,当她成年后,会不断无意识中去创造曾经被羞辱的类似场景,然后会被再度羞辱; 曾经因为妈妈抑郁而不能得到很好照顾的孩子,当他成年后会不断与受苦的女人交往,从而不断重复曾经需要不断照顾母亲时痛苦的那些体验等。 其实,没有人愿意让自己一直重复体验那些痛苦的体验,但是,如果没有人帮助,又很难从那些体验中逃出来,这是因为: 1、那些体验是熟悉的 即便那是让人痛苦的体验,但是因为它熟悉,所悉我们还是愿意不断重复它,因为熟悉可以带来安全感。 对于那些可能会更舒服的方式,我们理智上知道可能会更好些,但是因为在成长中没有积累起相关的经验来,所以,很难让自己去试一试新的方式,所以被限制在了旧有模式中,不断重复体验到不舒服的体验。 2、人倾向于以自己曾经经验到的模式去评估和感受现在的环境 举个栗子,A在成长中总是被父亲批评,他因此对爸爸有很多的恐惧,那他长大后,可能就会对权威有类似对父亲那样的恐惧,所以,当他面对领导时,可能会被得很紧张,生怕做错什么被批评,可是越紧张可能会越出错,于是真的导致了领导批评他,于是这就进一步验证了他最初对领导的恐惧:权威是可怕的。 其实,这个结局的产生,有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导致的。这个过程,在精神分析里,叫做投射性认同。 3、有时候一些负面的情绪会带给我们自己 一些特别的满足 再举个栗子,B在成长中当他遇上困难,比如生病,就会吸引父母帮助照顾,他可能就学会了用让自己受苦的方式吸引来自外界的关爱。也就是说受苦成了他自己的某种资本,可以吸引别人关爱他,或是他就可以因自己在受苦而感觉具有某种特权,可以责备他人等等。 这是在婚姻中常常会看到的现象,比如女人为家付出了很多很多,后来男人出轨,女人历数男人的不是,却不知道,她的付出背后,暗地里可能有许多是对男人的指责:你不如我能干,不如我负责,男人虽说不出什么,但这暗中流动的责备,可能恰是他出轨的一原因。 4、某些痛苦的体验曾经带来过保护 孩子C被批评,他很伤心,于是他减少了与别人接触,从而帮助自己远离那些不舒服的体验,这在他成长中,至少在那一刻,对他是有保护意义的。但是随着年纪长大,这样的方式可能会让他的社会功能受损,于是带来了新的苦恼,于是他又陷进了新的不舒服体验中。如果他一直没有办法找到更有效更有建设性的人际方式,可能他就会不断陷在各种各样的苦恼里。 5、不断重复体验痛苦发生时的情景,也是我们内心处理痛苦的一个方式 不断重复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不断试图改写的过程。 例如经历地震后的孩子,有时会看到他们不断把积木搭成高楼,再不断推倒它,这实际上就是他们将自己不断带回到创伤情境,并在不断重复中消化代谢那些恐惧悲伤,并在不断的重建中重新找回控制感的过程。 若想改变上面的这些情况,需要做出很多努力, 首先需要积累足够的勇气做出改变,因为任何改变,对我们来说,可能都是一次冒险。 其次需要在改变中积累经验,哪怕是改变中的一点点经验,都可能让我感受到改变并不像幻想中那么可怕,这一点点成功的经验就可能带领我们再进行更多的探索,从而引发更多的改变,最终可能完成内在模式的重新塑造,将自己从旧有痛苦模式中解放出来,也就脱离了那个在痛苦中的循环,从而完成对过去创伤的修复: 用新的,更适应的方式去生活。

5661 阅读

为开发抗抑郁药物,科学家研究了20年…致幻蘑菇?

写在前面:   12月12日,“裸盖菇素(psilocybin)”突破了它被用于治疗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第一个关键临床障碍:安全性。   这项在89名健康志愿者中进行的、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安慰剂对照研究表明,在受控环境(一对一支持)中,由受过专门训练的治疗师给予规定剂量(10mg和25mg)的裸盖菇素,不会产生严重副作用。   如果你不清楚什么是“裸盖菇素”,它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致幻蘑菇。   裸盖菇素是“致幻蘑菇”中精神活性成分,在我国属于一类管制药品。这意味着它目前没有任何合法的医疗用途,还有很高的滥用风险。   但在前沿医学领域,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用它治疗慢性抑郁症的可能性。   近年来,有关致幻剂研究正呈现爆发式增长。越来越多的实验发现,裸盖菇素在难治型抑郁、焦虑、PTSD等疾病中,都展现了快速、良好的缓解作用。   对于正在寻找抑郁症新疗法的研究人员来说,它实在太诱人了。    1.致幻“魔法”菇    合法地食用“致幻蘑菇”,大概是荷兰人民最令全世界羡慕的生活方式之一了。   这是一种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蘑菇,通常呈棕色或棕褐色,你完全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毒品。在荷兰以外许多国家和地区,致幻蘑菇也确实被定义为“软性毒品”。   一些服用蘑菇后的人,如此描述自己的体验:   “那是一种超脱现实的迷幻境界。瞬间感到自己超越了时间和空间,那是与万物合一、深感积极的情绪。”     “吃完蘑菇后走进一家餐馆吃炒面,眼里炒面逐渐开始扭动并从碗中滑落,妈的花椰菜也开始跟着扭了……打开相册,每张图片都跟gif似的,太炸裂了。”     我身边就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几年前,她为了体验致幻蘑菇,专门飞去荷兰,把自己吃得流着口水在公园里打滚,同时满脸都是幸福的微笑。   她当时绝不会想到,这种一度被古代萨满用于宗教仪式,甚至被用作巫医治疗的致幻蘑菇——今天却有机会在心理和精神疾病领域派上大用场。   2.“软毒品”的另一面    在蘑菇中发挥“致幻剂”作用的,就是名为“裸盖菇素”的精神活性成分。领导该项研究的James Rucker博士打了个比方说:   “吃裸盖菇素就像春天的大扫除。你把橱柜里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一个朋友来了,帮你把一切都整理好”。   听起来无比美好是不是。     越来越多研究证实,在“软性毒品”、“致幻剂”等臭名昭著的头衔下,裸盖菇素在神经科学领域的医学用途。比如:   1)治疗难治型抑郁症   2017年,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给19名抑郁症患者服用了裸盖菇素。所有志愿者在一周后都观察到较少的抑郁症状,“47%的患者在5周后出现显著缓解”。   2)缓解癌症晚期病人的抑郁和焦虑   在一项针对致幻剂的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单剂量的裸盖菇素,大大减少了晚期癌症患者的抑郁和焦虑。   志愿者Dinah Bazer说,“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要我这样说很难,但我真的是沐浴在上天的爱中。这种感觉持续了几个小时。但当这种感觉过去后,我的恐惧和焦虑也消失了,我的生命发生了改变”。   3)帮助戒烟   临床药理学家Roland Griffiths曾在50名屡次戒烟失败的志愿者中,发现裸盖菇素结合认知行为疗法,让这些志愿者在6个月内出现了80%的禁欲率。   Griffiths认为,“裸盖菇素给药,结合认知行为疗法,可以给吸烟者提供一种解决问题的工具和框架”——精神病人使用致幻药物后,精神放松,焦虑和抑郁症状减轻,忍耐性也明显提高,这样可使病人容易接受建议,非常有利于心理治疗。   Twitter网友感慨说:   “我们这个时代,允许对糖、酒精、尼古丁上瘾, 却对DMT、裸盖菇素的医学作用一无所知。 浪潮该变了。    3.吃下“魔法菇”的少女自杀了    事实上,裸盖菇素已有长达几十年的研究史。   1959年,瑞士化学家Albert Hofmann首次从蘑菇中分离出了裸盖菇素,他供职的公司Sandoz药厂则销售纯的裸盖菇素,用作“以心理动力学为导向的心理治疗”。   Albert Hofmann   直到1970年,迷幻剂研究被全面禁止,新的相关实验也再没有展开。   管控源于不当滥用。1971年,联合国《精神药物公约》将裸盖菇素列入严格管控名单。目前,在全球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它都属于一类管控药品。这意味着,它没有任何合法的医疗用途,还有很高的滥用风险:   随意尝试致幻剂,可能带来无法承受的代价,包括生命的终结。     最出名的一个案例发生在2007年3月。17岁的法国少女卡罗芙在阿姆斯特丹旅游,她在便利店里买到“魔法菇”,吃下后跑到了尼莫大厦的屋顶,跳楼自杀。   这直接推动了荷兰有关种植和出售鲜致幻蘑菇禁令的发布。     4.要用于医疗措施,还得等等    近十年来,有关致幻剂的研究开始复苏。这部分源自全球抑郁症负担的不断增加。   全世界有超过2.64亿人受到抑郁症的影响。最常见的治疗是服用抗抑郁药物——比如百忧解,它可以增加大脑中的血清素水平,改善情绪。   但是,百忧解要发挥作用,通常需要2-4周,约有20%的患者也对抗抑郁药物没有响应。   裸盖菇素却不一样。   志愿者在摄入裸盖菇素后,会迅速改变大脑功能——有多快?大约只要30分钟,药效持续4-6小时,但它带来的缓解可能是长久的。   2011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裸盖菇素甚至可以长期改变志愿者的“个性”:约一半参与者表现出开放性人格维度的增加,且此积极作用在服用裸盖菇素后一年仍然明显。    “单剂量的药物,产生这种戏剧性和持久性的结果,这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科学家仍然质疑它作为一种医疗措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虽然裸盖菇素等迷幻剂在PTSD、药物和酒精成瘾方面,都显示出了巨大潜力。   今年12月,Compass Pathways透露,有关裸盖菇素的二期临床实验,已在北美和欧洲的216名抑郁症患者身上开展,数据预计在2021年公布。   9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宣布开设了自己的迷幻药研究中心,仅私人捐赠者就捐赠了1700万美元。Griffiths认为,这标志着“治疗学和思维研究的新时代”;   FDA于近期宣布批准“氯胺酮”作为治疗抑郁症的鼻喷雾剂——它另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是“K药” ……   但这些研究仍然停留在相当早期的阶段,还需要更多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数据。在此之前,迷幻剂恐怕还要背负着这些“不良头衔”走好长一段时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裸盖菇素研究计划 首席科学家 Roland Griffiths   被称为是“21世纪迷幻药领域的先驱”的Griffiths认为,明确对致幻剂的批判性态度、而不是一味吹捧它为“万能药”这点非常重要。     “当我们开始了解其背后的大脑机制,并开始利用这些机制造福人类时,科学就将超越迷幻。”   “这不是魔法,而是一种艰难的工作。”   Take-away Note:最后,再列举几个有关裸盖菇素的事实    1. 致幻蘑菇吃完会有什么感觉?    裸盖菇素的作用一般与LSD(一种强烈的精神致幻毒品)相似。包括对时间、空间的感知改变,情绪、感觉的强烈变化。它可以扭曲现实,对心理健康产生影响; 致幻作用通常发生在摄入后30分钟内,持续4-6小时; 这种作用对每个人都可能不同,这取决于使用者的精神状态、个性、剂量、周围环境、过去的经验以及对经验形成的预期; 过量服用,会出现呕吐、腹泻、大量流汗、血压下降、哮喘、急性肾衰竭、休克等症状或因败血症猝死。心脏有问题的人服用后可导致休克或突然死亡。   2.会不会上瘾?   医疗机构并不认为“裸盖菇素”是一种化学成瘾物质,停止使用后不会出现物理症状。   3.可能出现什么不良反应?   普通人尝试娱乐性地服用裸盖菇素,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极度焦虑或短期精神病,或经历绝望、困惑、偏执、焦虑、恐慌的感觉; 在服用裸盖菇素数天后,可能会出现难以适应现实的情况; 有些人可能会对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经历持续的、令人痛苦的改变,这种状态可持续数周到数年。   4.如何避免这种情况?   首先,你不吃,这些糟心事都不会发生。 其次,如果吃了蘑菇后感到恐慌、焦虑,或有任何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危险,必须立即寻求医疗援助。   5.如果我是难治型抑郁症/PTSD等疾病的患者,想试试裸盖菇素,该怎么办?   目前只能考虑申请参与临床实验。在加拿大、欧洲和美国,都有裸盖菇素相关疗法的临床实验正在进行。     参考资料: [1]simplyamsterdam:FRENCH TOURIST IN AMSTERDAM COMMITS SUICIDE AFTER USING 'MAGIC MUSHROOMS' [2]scientificamerican:Psilocybin: A Journey Beyond the Fear of Death? [3]positivenews:Down the rabbit hole: treating depression with psychedelic drugs [4]商业周刊:癌症病人的精神“蓝瘦”,迷幻蘑菇能帮忙解决 [5]prnewswire:COMPASS Pathways and King's College London Announce Results From Psilocybin Study In Healthy Volunteers [6]wbur:How Psychedelic Substances Can Help Treat Anxiety, Depression And Other Mental Illnesses [7]wikipedia:Psilocybin [8]drugpolicy:10 Facts about Psilocybin Mushrooms [9]psychologytoday:Psilocybin: Four Important Takeaways from a Clinical Trial   江湖边、酒鬼 ✑ 撰文  

1373 阅读

"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你有没有被孤立的体验? 在我上中学的最后一年,班里来了一名转学生。初来乍到的她,没什么朋友。而且,就像许多身材微胖成绩普通的女孩儿一样,班里那些活跃的男孩见到她就故意绕着走,还在她背后嘲讽她,说些嫌弃的话。 所以,每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是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里,或是一个人在走廊里低着头慢慢走。 几年过去,如今,她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但是,每当她的朋友们因为某些原因没叫上她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她都会特别特别难过,感觉中学时那种被孤立的恐惧又回来了。 她对我说:“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在拼命的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也是这个圈子的一份子啊,为什么现在现在不叫我了,是不是他们不喜欢我了……” 后来我们发现,被孤立可能发生在我们成长的每一个阶段,可能发生在同学中、朋友中、工作中,甚至是家庭成员中。 被孤立的体验那么常见,而它造成的痛苦又是那么真实和可怕,所以今天我们想来聊一聊被孤立这件事。   “被孤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在心理学上,孤立他人是一种社会拒绝(social rejection),指的是将某个人故意排斥在某一社会关系或社会交往之外。 由于这么点“故意”的成分,被孤立的人,往往第一反应会自责,觉得是自己不好,才导致了自己当前的处境。 在我们听了一些被孤立者的故事之后,我们发现导致一个人被孤立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 有些人是和集体里最受欢迎的大佬不对付,结果其他人因为跟大佬站队,就跟着排挤这个人。 有些人是因为身材太胖、身高太矮,甚至脸上青春痘太多,而遭到孤立。 有些人喜欢同性,莫名其妙周围人都知道了,结果大家都开始躲着Ta。 有些人成绩出色,却因为他人嫉妒,被贴上了“不合群”、“孤傲”的标签。 …… 小编举这么多例子其实是想说,被孤立,很多时候并不是你做错了什么。 一群人去孤立或排挤某个人,通常是试图控制对方,使其按团体或团体中一员的意愿行事。 孤立可以被理解为是一种惩罚,也就是所谓的“你不顺我们的心意,我们就不理你”;或是可以理解为一种非惩罚含义的忽视,也就是“反正你不重要,不理你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无论怎样理解,是否采取孤立行为,都是孤立他人的这一群人(ostracizers)所选择和决定的,而并非取决于被孤立的人做了什么。 所以,无论是成绩太好、成绩太不好、长得胖、喜欢同性、怼了大佬,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首先你要告诉自己,被孤立,不是你的错。   被孤立之后,心真的会痛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Naomi Eisenberger教授、普渡大学的Kipling Williams教授及研究团队发现,经历社会拒绝的人们被激活的脑区,和身体疼痛时被激活的脑区是一样的。 在实验中,与被群体接纳的被试相比,被孤立的被试,背侧前扣带回(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及前脑岛(anterior insula)这两个脑区的活动显著增多。而这两个脑区也是人们经受身体疼痛时活跃的脑区。 这意味着当我们被孤立时,那种痛苦是真切存在的。 “对于我们的大脑而言,心碎的感觉和摔断胳膊没什么分别。”Eisenberger教授这样说。   一句少不更事 无法抹平心底的创伤 持续、长期的被孤立,不仅会给人们带来身体和情绪上的痛苦,还会造成更加深远、多方面的影响。 “从那以后,我在社交中更小心翼翼” 人们对于周围人是否接纳他们,其实是很敏感的。研究发现,在我们与陌生人擦肩而过时,如果路人和我们对视,而不是忽略我们,我们会感到与路人有更强的社会联结(social connection)。 普渡大学的Eric Wesselmann教授指出,许多有过被孤立经历的人们,在新环境中,会对与周围人发生关联的机会更加敏感。 为了被他人接纳,他们可能会根据他人的意愿改变自己的行为,把自己变成别人可能喜欢的样子,甚至有求必应,变成一个习惯于讨好者。 而习惯于讨好别人,所带来的结果常常是冷落了自己。   “从那以后,我不再愿意帮助别人” 而另一些有过被孤立经历的人,会被心中的愤怒和怨恨绑架,从而走向另一个极端。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Jean Twenge教授等人做了7个实验,研究被孤立对于人们利他行为(prosocial behavior)的影响。 结果发现,被孤立之后,由于情绪上遭受伤害,人们共情他人的能力受到损伤,导致被孤立者更不愿与他人合作或帮助他人。 “孤独成了人生的主色调” 就和我的那位同学一样,许多人在被孤立之后,会选择独来独往。 如果这发生在小说或电影里,通常事情会有绝地反转,比如主人公在长大后碰到一群贴心的小伙伴,或是热情的恋人,让主人公重新获得联结和归属感。 而在真实生活里,常常不是以这样的喜剧收场。 一个被自己所在部门其他同事排挤的姑娘找到我们,跟我们说她现在已经放弃融入了,但每次进办公室之前还是会深呼吸好几次,推开门之后看着嬉笑着的同事们假装没看到自己进来,她也只能默默的走到座位上开始工作。 很多被孤立的人后来就选择了孤独,或者说是为了害怕受更多伤,而选择了不再尝试。   若是个幸运儿 被孤立也成意外惊喜 当然,人生的神奇之处在于,有时候即使眼前门都关上了,墙上还能开扇窗,或者凿壁借个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Sharon Kim教授及研究团队发现,对于那些原本就特立独行、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人们来说,遭遇社会拒绝,恰好验证了他们对于自己的看法,从而激发他们的创造力。 但对于重视人际、对归属感有强烈需求的人们来说,被孤立就如前文所述,会为后来的人生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就像亚里士多德说的那样: “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被孤立者的自救锦囊 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中的大多数既不是野兽也不是神灵,而是被周围人排除在外就会伤心难过的普通人。 如果你正在被他人孤立,或是曾经被孤立的经历让你至今感到受伤,或许可以试试做以下这些事。 1. 告诉自己,我的感受是重要的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这样的经历:同学或老师不理Ta,回去和爸妈讲,爸妈却跟孩子说“你想多了吧”、“这孩子也太敏感了”。 被孤立不是敏感。孤立他人也不是儿戏,而是会造成实际伤害的行为。因为被孤立而感到难过、不安、痛苦、愤怒……都是你真实的情绪体验。 它们是重要的。 2. 找寻其他的社会联结 归属感是人的一种基本需求。而被孤立的过程,也是归属感被直接剥夺的过程,其痛苦可想而知。 但遭到某一群人的孤立和排挤,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归属感再也无法得到满足。可以去尝试与其他人、其他团体建立安全、稳定的联结,在新的团体中重获归属感。 这些人可能是你以前的朋友,可能是因某个爱好走到一起的同好,可能是家人,或是心理咨询师,与他们的联结也会成为你归属感的来源。 3. 与咨询师建立关系 被他人孤立,可能留下较深的心理创伤。即使换了新的环境,也可能会担心在新的社会关系中再次受伤、担心自己是否会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而损害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咨询师与你建立起的关系,会给你一种安全和稳定感。你会感受到你与咨询师之间的联结,会清楚的知道咨询师会在那个固定的时间等着你。 咨询师会和你一起探讨那段被孤立的经历对你造成了怎样的影响,用非批判的态度倾听你,接纳你的不安,陪你一起处理好当下的情绪。 我们筛选了6位擅长处理社会拒绝的咨询师,如果你或是你身边的朋友需要帮助,可以点击预约咨询了解更多。  点击预约咨询 点击预约咨询 点击预约咨询 点击预约咨询   点击预约咨询 点击预约咨询   参考文献: Campbell, W. K., Krusemark, E. A., Dyckman, K. A., Brunell, A. B., McDowell, J. E., Twenge, J. M., & Clementz, B. A. (2006). A magneto encephalography investigation of neural correlates for social exclusion and self-control. Social Neuroscience, 1, 124-134. Eisenberger, N. I., Lieberman, M.D., & Williams, K. D. (2003). Does rejection hurt? An FMRI study of social exclusion. Science, 302, 290-292. Sharon, H. K., Lynne, C. V., Jack, A. G. (2012). Outside advantage: Can social rejection fuel creative thought?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42, 605-611. Twenge, J. M., Baumeister, R. F., DeWall, C. N., Ciarocco, N. J., & Bartels, J. M. (2007). Social exclusion decreases prosocial behavior.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2, 56-66. Wesselmann, E. D., Cardoso, F., Slater, S., & Williams, K. D. (2012). "To be looked at as though air": Civil attention matter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3, 166-168.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8736 阅读

耳机是社畜焦虑的出口|漫画

  江湖边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441 阅读

肯定正言

   美国著名的心理治疗专家露易丝.海在她著名的著作《生命的重建》中提到了“肯定正言”这个概念,她说:“肯定正言是有意识的选择思考那些能创造未来正面结果的特定的思想和信念,它提供了一个焦点,你可以由此开始改变你的思想。肯定正言是用现在时 正向肯定地陈述实际尚未发生但希望发生的一个未来状态”!  “每一次使用肯定正言的时候,非常重要的是,确保你使用的是现在时态的陈述,并且不能自相矛盾。”比如:“我拥有……”;“我是……”;都是肯定正言。但如果你说:“我将要成为……”或“我将要拥有……”那么思想就会停留在虚幻的未来。宇宙会如实听取你的思想和你的言语,并给予你所要求的。    老实说,几年前读到这些的时候我并不以为然,我想这不过是和很多鸡汤一样,利用暗示的方式对自己进行正面催眠罢了。可是近期再次读到的时候却有另一番不一样的感觉。我突然觉得,真正认真、郑重的说出属于自己愿望的肯定正言其实并没那么简单,如果我们关注自己的言语特点,就会发现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把期望投向虚幻的未来,而对此时的自己的状态却缺乏信心也不够满意。    在叙述愿望的时候,我们都特别容易将时态变成未来时态。“我会是一个……”;“我希望成为……”;“我希望拥有……”。我仔细体会着这里面的差别,未来时将思想停在虚无缥缈的未来,成与不成谁知道,说的也相对轻松,似乎也不用为自己的愿望承担什么责任。而若用现在时说,“我是一个……”;“我拥有……”则不一样,一是对自己有种坚定的确信感,二是感觉对此时此刻的自己是满意的,即使现在还未达到愿望,但自己相信自己,不焦躁也不急迫,这个心愿是“我”在一个稳定的状态下发出的心声。当我能够认真的、坚定的、不带任何忐忑和杂念的,以肯定正言的方式说出自己的愿望时,其实某些作用就已经产生了,因为这里暗含的表达是:“我相信”、“我值得”以及“我对现在的自己满意”。    还有一点我觉得特别重要,就是正言,就是用肯定式来进行陈述和表达。我同样发现,我自己连同生活中的很多人会用双重否定的方式来表达愿望。比如:“我再也不想……”或“我再也不要……”。从这些话中,你是否能感到一种对现在自己状态的厌烦、嫌弃和无奈呢?从这些话中很难感受到坚定、确信、力量,更多的是否只是晃动、质疑和无力?即使我们用了坚定的语气发出这样的心声,似乎我们也只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而对于到底什么才是自己需要的,仍然不够清晰和确信。    无论你对这里说的肯定正言持什么态度,我觉得至少有一点值得去尝试,那就是对自己产生兴趣。不妨给自己一个机会,观察自己的所思所想,观察自己的语言特点,尝试感受这里面蕴含的意思。弗洛伊德说口误是观察潜意识很好的方式,我们每个人的语言特点,同样蕴含着潜意识中对自我的认识。不妨给自己一次尝试的机会,找个安静的、放松的环境,做几次深呼吸,让自己静下心来,仔细思考自己的一个愿望,认真、坚定的,以肯定正言的方式大声的说出它,体会说出来之后的感受,看看会发生什么。    我想用露易丝的一段话作为结尾,她说“肯定正言是一切问题的解决之道,每当你遇到问题时,不断重复的对自己说:一切都很好,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就更好的我,最好的结果终会到来,我是安全的。”

3368 阅读

男人女人都来自地球

我在工作室每周都会举办沙龙活动,在好多次的沙龙当中都会谈到男人不善于表达的问题,经常会有女性朋友说:     - “当我生气时,男朋友只会在一边呆着,一句话都不说!我看了就更生气了!”     - “老公遇到什么事,基本不跟我说,我问他,他会说没事,你不懂。我能感觉到他有些情绪和压力。但他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 “我希望当我情绪不好的时候,老公能够理解我,抱抱我,而不是给一大堆的建议和指导。”…… 对此,一些男性朋友却不以为然:     - “男女就是不同的,有一本书《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说的就是这样啊。”     - “女人是感性动物,太容易情绪化了”…… 这里,我们需要了解: 从生理层面来看,男人女人在有些方面是不同的,比如身体器官,功能等。 从社会层面来看,我们更倾向于接受男性是坚强,有力量,强大的;女性是柔美,包容,温柔,有耐心的。 每一个人出生后就会被要求,塑造成为一个大众主流可以接受的人。     -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样哭多丢人!女孩才会这样!”     - “女里女气,不像个男人!”     - “你爬高上低的,哪里像个女孩!” 可是,是谁规定的男孩一定要这样,女孩一定要那样?! 虽然,社会需要作为一个男性要更多的表现出坚强和有力量,但我一直觉得不能更好的表达情绪是男性很大的缺失。 在性别期待中,女性是能够被允许表达情绪,可以哭,可以示弱,而男人更多地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男人对于情绪,往往很快就压抑下去,而这些压抑下去的情绪越积越多,就像往气球里面不断的充气,直到无法承受,就会用各种症状呈现出来:强迫,抑郁,焦虑,事业失败,婚姻解体…… 在我的咨询工作中,男性来访者也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不懂得更好的表达,一方面是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同时,他们很难理解别人的感受。这往往导致人际关系,特别是亲密关系中的某些困扰。 那么,如何更好地表达情绪呢? 我们知道有一条人际关系的黄金法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简单说就是自己不喜欢做,也不要让别人去做。还有一条白金法则是:“己所欲亦勿施于人”,我自己喜欢,也不要强迫别人喜欢。我觉得这两条法则里充分表达了尊重。表达情绪也需要尊重自己,尊重对方。 什么是正确的表达情绪?什么是错误的表达呢? 例如你的朋友参加饭局迟到了,你等她很久……     - “你怎么才来!我等你等的烦死了!”     - “你来了,我等了好久,是有点着急,但也会担心你呢。” 好的表达可以说出自己的感受:“等了好久,有点着急”,还表达了对对方的关心“担心你”。我们可以看到错误的表达更多的是抱怨对方,这对关系是有破坏性的。 当然,会有些人说:“我学了一些人际交往的技巧,策略啊,但是,一到事情上就很难做到,那个脾气一上来啊……” 好像我们有时候感性会压倒理性,这是为什么呢? 美国纽约的神经科专家约瑟夫.勒杜克斯的研究就说明了:情绪反应是快过理性判断的。我们大脑脑干部分有有一对杏仁核,杏仁核是负责管理情绪,从而控制我们的行为。从眼睛或耳朵输入的信号首先传递到杏仁核,然后丘脑发出第二个信号传递到掌管理性的思考脑部分。所以,大脑这样的神经回路就解释了有时我们会出现感性压倒理性,情绪失控之后又后悔的原因。 所以,首先去了解自己的情绪是很重要的事情。不了解自己的情绪,就很难准确的表达出来。 如何了解、识别自己的情绪? 1 认知情绪 我们拥有两个世界。一个外在的世界,一个内在的世界,情绪即是我们内在世界一部分。我们需要认识愤怒、恐惧、悲伤、嫉妒、羞耻、难过;需要认识喜悦、快乐和孤独。内在的世界和外在的世界同样丰富,我们在漫长的成长历程中认识并体验。 2 给情绪命名 我们需要给情绪命名,“我很生气”、“我感到委屈”、“觉得很兴奋”、“我很震惊”、“我很焦虑”、“我感到有些悲伤”、“我有点内疚”、“我感到有些反感”、… 3 我们需要重视和关注自己的情绪 发现、熟悉、发展自己的情绪世界,而不是一生滞留和压抑在自己的情绪迷茫之中。允许自己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尤其准许自己哭,不评判好坏。给自己一个空间和时间,使之自然地过渡。 4 我们需要肯定和认同自己的情绪 接纳自己的情绪,并与自己的情绪为伴,逐渐发展出丰富而微妙的情感,过渡并上升到一个尽可能的靠近真实的生命世界。 这里,我们还会谈到情商,同理心,心理化这些概念,这些都与是否能更好的了解并表达情绪有很大的关系。 情商(EQ),是情绪智力商数的简称,是一个人对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认知及管理能力。情商主要包括:自我情绪认知能力,自我情绪管理能力,认识他人情绪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自我激励的能力。情商比较高的人会是一个自信快乐的人,不易恐惧和担忧,对于工作积极投入,敢于负责,为人正直正义,热情体贴。 同理心就是了解别人的感受的能力。同理心在很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营销,管理,到恋爱婚姻,亲子关系,工作,人际,没有同理心会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这个能力非常重要,可以让我们保持融洽的人际关系,融洽的关系是彼此相互关怀的基础,而融洽的关系又来源于敏锐的感受和同理心。 心理化是一个心理学的概念,和情商很像。心理化是:当你意识到自己或是别人心中在想什么时么这就是心理化进行的过程。心理化就是将心放在心里,在理解世界的时候,要从心得角度去看问题。心理化包含心理学常常讲的共情,就是换位思考。心理化还包括对自我心理状态的理解--共情自己。心理化是一种技能,有的发展好,有的发展不好。未能心理化,会造成人际关系严重的问题。如果你总是不敏感你的家人和朋友的需求和感受,或者总是误解他们的意思,问题就出现了! 从这些概念中来看,不能很好的认知表达情绪,不能了解别人的感受是蛮糟糕的一件事。 所以男铜制们,不要在亲密关系一遇到问题就说“女人的心思很难猜!”“男人女人不同物种!”。这只能说明你的情商、同理心、心理化还不够哦,花些时间学习学习吧。  

9115 阅读

比负能量更可怕的,是正能量狂魔

15年皮克斯造了一部大热的电影:《头脑特工队》。   它讲述了小女孩Riley搬家到旧金山,整个过程中她的生活被脑中五个情绪小人所掌控,展开了一场脑内情绪的奇幻之旅。   影片中,代表快乐的Joy作为“戏份”最多、最重要的角色,无疑是整部片子的焦点。   但我在看完这个电影之后,却十分讨厌Joy。   她总是霸道地占据着大脑控制台,把其他情绪都推开。     一定要让主人公的记忆必须全都是快乐的。还经常“欺负”其他情绪,每次出现快乐以外的记忆球时,她就很不爽,尤其是对代表悲伤的Sadness。     Joy总让我联想到生活中的一些把“正能量”挂在嘴边的人: 他们总是努力呈现出乐观积极的样子; 总是劝你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强迫你想点儿高兴的事; 总是跟你说,新的一天阳光明媚,你也要加油! 他们的座右铭是“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心点呢?”(开心个球儿!)   说好听点叫乐天派,而实际上,他们是一群无法容忍任何消极情绪的“正能量狂魔”。   比起那些充满负能量的人,正能量狂魔更令人讨厌。      不幸的是,我的EX就是一个正能量狂魔。有时候我自己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她就会蹦到我面前,努力逗我开心。   “你怎么又不开心?高兴点儿高兴点儿!” “你这样发愁能解决问题吗?不能吧。那你还愁什么?” “相信自己~只有你变得爱笑了,生活才会美好起来!”   当她在我耳边像连珠炮一样给我灌输正能量的时候,我真的一点也笑不出来。   所以我在看到电影里Bingbang因为失去了火箭车而伤心地大哭 ,但Joy还是用各种手段强行让他高兴的时候,这段剧情简直勾起我熟悉且痛苦的回忆。     人家已经很伤心了,你还强迫他笑!   正能量狂魔最恐怖之处在于,不仅他们自己每天24小时都要表现得积极向上,而且如果他们看到别人有一丁点儿“丧”,就会立刻冲上去逼对方也要“阳光”起来。   总丧固然是存在问题的,但比丧更可怕的是永远正能量。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全被掩盖了   其实仔细想想,生活中令人不开心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如果你问我最近有什么开心的事,我可能很难回答。但你要问“最近发生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了吗?” 我能马上给你说出一堆。   这其中,可能有很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洗衣服洗到一半停电了;加班到十点正好错过末班车;公司中午的盒饭巨难吃;   也可能有严重的丧失或痛苦,像是女友突然说分手;或是熬了几夜改出来的方案,被客户一句话否掉了;   我们以为只要能继续生活工作了,悲伤的事情就结束了。但事实上,是痛苦仍在继续,只是大脑在帮我们抵抗这些痛苦。     人类会本能地回避负性情绪带来的伤害。我们可能会跟自己说: 这件事也没有那么坏; 我其实并不难过; ……   拒绝接受事实,或是认为痛苦的思想、感觉并不存在,这种处理不愉快的方式,被称为否认的防御机制(denial)。   它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比如当人们听到一个噩耗时,通常第一反应会问:“啊?不可能吧,我不信!”   很多人会用否认来抵御生活中的挫折和无法抗拒的压力。正能量狂魔对于否认的运用尤其熟练。     比如有些人总在朋友圈里转发正能量的鸡汤,每天都对着镜子跟自己说“相信自己!我能行!”然后鸡血满满地迎接新一天。   劝自己也就算了,他们还总是拿自己的积极理论去宽慰别人,想要告诉别人痛苦中还有一丝希望,这不仅是无效的,而且还让人很崩溃。   我曾经听到一个怀孕的妈妈很痛苦地说自己流产了,她的朋友却跟她说:“但至少你还能再怀孕啊”。   同理,有的人会跟家里遭了火灾,失去了一切的人说:“至少你还活着呀”。   遇到这种事,就算再怎么转变看法、改变观念,它还是一件客观的负性事件,并不是强行找“事情积极的一面”就能得到宽慰的。   都遇到这样的事了,连让人难过一会儿都不允许了吗?     此外,正能量狂魔认为所有情绪发泄都是无用的。他们认为遇到挫折后,哭没有用,只有立即振作起来,想解决办法才是正事。   他们总想让事情立刻变好,但我们都明白,遇到的坏事不可能因为几句话就好起来。   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需要人们先处理情绪,之后再去想解决办法的。   而狂魔们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处理负性情绪,所以只会一味地认为悲伤“没有用”,慌忙地掩盖掉,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长时间掩盖、转移痛苦之后,他们所表现出的也只是一种假性的快乐。   也许内心深处的痛苦情绪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了解,这也是正能量背后所付出的代价。   那些天天高兴的人,心里一定很苦吧   听起来有些奇怪,虽然正能量狂魔容不得自己或别人悲伤,但往往是悲伤和痛苦的经历造就了他们。   在正能量狂魔的生长环境中,表达负性情绪,可能是一件不被允许的事情。   父母或是主要照顾者对于情感、麻烦的容忍度很低。当他们哭闹、难过的时候,可能遭到了父母的恐吓和暴力制止;他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准哭!”   为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他们不得不去隐藏悲伤、愤怒、恐惧……并逐渐学会了不表现出任何负性情绪,转而逼着自己去做一个24小时都开心的人。   所以那些正能量狂魔并不是生来如此,而是不得不如此。   长大之后,他们就带着儿时习得的应对负性情绪的方式,来处理生活中的不快,父母的呵斥变成了自己内心的声音,他们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准哭。”   但不论是难过还是痛哭,其实都是情绪的正常释放。悲伤是人类最基本、最正常的情感之一,它应该被允许和接受。  快乐不是唯一值得追求的东西   真正的情绪健康并不是“天天开心”。而是一个人有能力去感受到多种情绪。   研究认为,由某一种情绪所主导的(无论是快乐、悲伤、还是愤怒)情绪生态都是非常不健康的。情绪的多样性(emotional diversity)比单纯地追求某种情绪——比如快乐,要重要得多。   《康熙来了》中,艺人“蝴蝶姐姐”在宣传自己的写真书时,给自己封了一个“快乐冠军”的称号。       当她带着很勉强的笑容说自己不论何时都会很快乐,也希望大家都快乐的时候,小s和蔡康永说:     正如快乐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样,悲痛、伤感,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装作看不见,不代表它就不存在。   比起掩盖和否认,也许我们还可以做的是,在悲伤来袭时,去感受它。如果感到消极的话,那就允许自己消极几天;想哭的话,就让自己哭一场。   生活中需要正能量,但不能充满正能量。只有当我们给予了负能量足够的空间之后,那些快乐才能更加真实地被感受。   References: Crystal Ponti. (2017).‘Emotional Diversity’ Is More Important Than Happiness. Science of Us.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3727 阅读

谁偷走了你的睡眠?

你了解睡眠吗?你自己有过失眠吗?在一生当中将会有1/3的时间在床上度过。有没有想过它对你的重要行呢? 一、睡眠的常识 二、睡眠的生理卫生和心理 三、失眠的认识 四、如何得到健康睡眠

11224 参与

成为女性II—愤怒的力量|把青蛙砸到墙上,才是变王子的真相

视频要点: 心理咨询师是如何产生力量 愤怒是一种力量 咨询体验像是非常漫长和精细的手术 每一个走进心理咨询室的人是非常有力量和勇气的 每个女性都应该拥有选择的权力 青蛙变成王子的真相 简里里“成为女性”分享 完整版视频>> 来自简里里的分享: 为什么今年我这么喜欢讲“成为女性”这个主题。 我想,如果我有机会和20岁时的我自己碰面,我一定要告诉她: 不必害怕犯错。 不要生活在永无止境地、向他人证明自己是对的、是正确的、是值得的这件事情之中。你的感受和愿望都是重要的。你要勇敢,并为自己承担责任。 这个话也是对现在的我自己说的。 我年过了30,也深感到一些自由和责任的意味。但我仍免不了时时从焦灼之中醒来,忍不住要从他人眼光中确认自己的价值;仍然常体验到羞愧和愤怒;害怕犯错,忙于解释。 我也见到一些野蛮生长的姑娘们,身上有着从泥土里面喷涌出来的莽撞和逼人的创造力。可惜我未曾那样生长。 成年之后,外在有了更多的规范和束缚,但成为女性的过程中伴随着撕裂和杀戮。所到之处,死亡和欲望熊熊燃烧,荒野和生机共存。弥合和重建才接踵而至。 最想表达是: 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姑娘你就大胆去过你的生活。  

2126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