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句话,帮你正确鉴别爱情中的“情绪巨婴”

  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见一些在爱情中搞事情的人,他们往往有一个共性:冲动,且情绪控制能力较低。   每个人的情绪发展(emotion develop)成熟程度是很不一样的,原因在于每个人经历过的家庭因素、社会环境、职场环境等等都会影响到情绪发展水平。而情绪能力较低的人——主要包括情绪理解和情绪调节两个方面——往往不擅长照顾别人的情绪,也把握不住自己情绪,表现得像个“情绪巨婴”:   认为世界都是围着自己转,认为周围的人应该像母亲一样照顾自己的情绪。 一遇到困难可能立马情绪崩溃、行为低幼,有点像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心理学家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的实验发现,有两个系统对个人决策会产生重要影响:情绪系统(热系统,hot system)和逻辑系统(冷系统,cold system),两者同时影响我们的判断能力,而往往情绪系统对决策质量会有负面影响。   而情绪不成熟的人之所以会做一些惊掉大牙的事,是因为他们思考问题的时候更倾向使用“情绪系统”。   这些情绪不成熟的人,经常喜欢说下面5句话。     01 “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该干点啥。” I am not good at spending time on my own.   区分成熟和不成熟的一个关键,是看一个人是否有独处的能力。   独处时我们会更多地思考“我是谁”、“我是个怎么样的人”的严肃问题。尽管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可能会让我们很迷茫,但是成熟的人通常会试着拥抱这种自我感受。    在《去他妈的世界》里男女主吵架,男主第一次离开女主一个人独处,他感到了震耳欲聋的内心的声音。   情绪上比较成熟的人会试着接受自己的愤怒、嫉妒、羞耻,而不是像个小孩一样总是想跟别人待在一起,把结伴的人当作自己的保护伞来逃避“我是谁”、“我怎么样”的问题。   相反,情绪不成熟的人希望自己能时刻和朋友黏在一起,用和他人相处的时间逃避自我感受。     02 “我真的不太记得小时候发生的事情。” I don't really remenber much about my childhood.   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冷静地看待自己的童年不是很容易但足够重要。虽然相当多的人都在童年被挫伤过。   回忆童年不是说要记清每一个细节然后把童年加工成理想化的样子,而是从一个成年人的角度冷静审视一下自己的童年。   童年回忆对每个人来说来说都是记忆深刻的。而且那些声称自己不记得童年的人,除了真的可能是记不清了,也可能是他们还没从童年的挫败中走出去,还没准备好过成年人的生活。   《完美关系》中的邦尼从小家庭不富裕,母亲又重男轻女。   自从邦尼上大学后,家里就没有给她一分钱,全靠她赚钱养活自己。   在上海打拼的邦尼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原生家庭,努力让自己任何时候看起来都是外向的、热情的。故意把自己的原名“马邦尼”改成邦尼,并且对自己的家庭闭口不谈。   因为不想让自己陷入原生家庭带来的挫败感,很多人像剧中的邦尼一样,没准备好怎么谈论自己的童年。   但是如果你想过拥有一段稳定成熟的关系的话,还是有必要看看对方是怎么对待自己的童年记忆的。需要警惕的是,情绪不成熟可能会让一些人变成妈宝男,结婚之后才会展现出巨婴的一面。              03 “这个问题我从来没考虑过。”   I have never thought about that before.   跟情绪不成熟的人聊天,如果你问他们上段恋情是因为什么结束?你对于你的职业生涯有什么规划?对于过去,你有过什么后悔吗?   “嗯……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们大概率这样回答(没准会天真懵懂地看着你),像是初次考虑这样的问题,脸上露出为难的样子,表示实在太难回答了。   尽管他们的答案听上去非常的委婉、谨慎,如果你信了,那你就错了。     对情绪不够成熟的人来说,涉及到“元认知”的话题可能会超纲(元认知,即对认知的认知,包括对自己的激情、悲伤、目标和过去经验的看法)。   他们说自己没考虑过类似问题,并不是谨慎的表现,很可能只是缺乏认知,没思考过是什么在造成自己的“当下”、是什么正在给自己带来痛苦,以及自己多大程度觉知过这种痛苦。因为缺乏反思,所以答不上来。     04 “没事,一切都很好,我没事。”   Everything is pretty good.It's fine, all is fine.   “没事哈,没事。”当一个人总是说自己没问题,不论任何时候你怎么问,Ta都只告诉你没问题时,这里面肯定有点事儿。   情绪不成熟的人描述他们的完美生活的时候,你会觉得他说的内容很虚,你也听不到他们在家庭、工作上的愤怒,失落、困惑、欲望。   你能听到的都是缺乏细节的幸福宣言,一根筋式的快乐。     他们可能只是没意识到正在自我麻醉而已。你几乎从这些人嘴里听不到不满,似乎他们总是无忧无虑,家庭完美、工作完美、恋爱完美。   他们不愿承认别人过得更好,也不要承认自己不够好。羡慕一个比自己过得好的人,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小肚鸡肠、没有气度的事情,他们不会承认自己的嫉妒。对于这样的人,让他们清醒过来是很难的。     05 “别给自己那么多心理负担。”   That is a load of psychobabble.   如果你跟情绪不成熟的人聊天的时候太过现实主义,说了太多真相,对方很可能会粗暴地打断你:“这件事本来没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   你说自己焦虑,他们会让你:“先把这件事放一放”;你说自己压力山大,他们会说:“你还是见的世面太少了”,很像郭德纲说过的那些“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你一定要大度的人”。   当情绪不成熟的人表现得“波澜不惊”的时候,你的现实主义大实话可能已经威胁到他们自己营造的良好状态了。   有时候他们 “过于淡定”的态度会被别人误解为他们很自信。但事实上他们可能只是掩耳盗铃,自我催眠,不想去面对现实真相。   对别人提出的棘手问题,他们更倾向于接受简单的答案,然后把其他的答案归为“想太多”。目的已经不是解决问题,更像一场自我形象保卫战。   当你撕开真相,结果很可能是不耐撕的。   日本作家加藤谛三曾这样描绘情绪巨婴:   “作为一个在社会层面、肉体层面都已经是成人的个体,他无法像三岁小孩那样行动做事。周围的人是以三十岁的成年人的标准在要求他、对待他,但他却无法拥有三十岁成年人的情绪,他的情绪有时候会像三岁孩子一样不稳定。”   如果你想等一名情绪巨婴突然转性,可能会很辛苦。研究表明,情绪调节的个体差异在儿童早期就出现了。儿童从2岁起开始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伴随着表征和言语能力的出现,到青少年期便开始依赖内部感情,并根据外部环境来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情绪不成熟不是一两天的问题,要改也必然没那么容易,这是另一个话题啦。   我们也要相信,人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   最后,祝你拥有一段情绪健康的爱情吧!   本文系编译 https://youtu.be/XdE17nu0zdo

2197 阅读

我们太容易失去生活,失去当下了 网络上有一个笑话是这样的:你想一夜暴富吗?你想一夜成名吗?你想开兰博基尼泡妞吗?你想拿钞票点烟吗?你想成为世界主宰吗?那还等什么,赶紧洗洗睡吧。 人们听了,一笑而过,可是这也真的是很多人的渴望,人们总是渴望更多。   于是,我们有做不完的事情:孩子有写不完的作业,上不完的补习班;家庭主妇有做不完的家务;精英们有做不完的销售业绩,见不完的客户;大学生们有写不完的论文。有时,我们常常同时做两三件事情。我们总是在计划,要做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我们总是在赶往下一件事情的路上。   我们累得气喘嘘嘘,越来越感觉到力不从心,分身乏术。 不论怎样努力,老板、老师、家长、包括自己还是不停的催促,我们仍然发现有无数的人还是比自己优秀,优秀更优秀。我们的生活美梦还是没有实现,于是我们继续计划、继续更努力努力。就好像我们被无法抵挡的洪流,推着飞快的前进。而不能真正得到我们想要的生活。   于是我们发现自己的计划越来越多,节奏越来越快。也许你会发现几乎一半以上的时间,我们的想法和我们正在从事的事情,都没有关系,你开始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对啦,感觉到自已正在偏离生活的轨道,陷到到由念头编织的世界,它象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网: 你可能常常会绝望,像这样:“ 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的未来完了,我的一辈子全都完了,虽然他可能才只有18岁。”   可能会自责,像这样:“今天的对话我表达的太不完整了,太丢人了,别人看怎么看我呢,他们都会议论我的。觉得我太笨了。我不想上学了。就是我在写下这些字时,我的头脑中同时漂过其他的要做的事情,念头如潮水。怎么办啊?”   可能会觉得不安全,像这样:“他与外遇又联系了,他对我是真心的吗?他真的想与我好好的过下去吗?他是不是不爱我了?我要与他离婚吗?他们为什么要联系哪,一个男人真的能同时爱两个女人吗?”   此刻,你可能想到要自我调整了。 我们通常的反应是通过压抑,来试图摆脱它,或者想用思考从情绪中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挖掘出了过去的遗憾,也构想出对未来的忧虑。我们尝试用这个,或那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但用不了多久,我们还是找不到缓解痛苦情绪的方法,而感觉到更糟糕。我们迷失在当下的处境和想要的生活的比较中。 很快,我们几乎完全生活在自己的头脑里,穷思竭虑,我们与世界,身边的人,甚至那些我们挚爱以及深爱着我们的人,都失去了连接,我们不让自己去体验,来自生活的丰富多彩的信息。我们会感到受挫败,感觉沮丧,甚至无能为力。 或许,你想起:要放下。你还知道有一个很重要的词是:当下,可是当下在哪里?如何回到当下? 怎么才能回到当下?   在这里,我有一个善意的邀请: 我们一起活在当下吧,真实的活着,重拾你所珍视的那部分生活: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新鲜的草莓的味道,孩子眼里光芒,和你所爱的人的扶摸。 在你的生活的浓密的森林中,清理出一片清新的空间。然后耐心等待那儿,直到属于你生命的歌落在你捧起的双手上。我想这也是你想要吧。   你要做的仅是,短暂的暂停。 将自己从忙碌繁琐中带回到当下,暂停的空间中,感受到自己真正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你的周围在发生着什么。想起什么对你才是真正重要的,然后用和善与智慧的方法回应生活。这个暂停,将你从那些影响你生活幸福的旧有的生活行为与习惯想法中解放出来。      暂停,会帮助你以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去面对内心念头的循环。事实上,暂停可以让你从不断重复的模式中,彻底的解放出来,通过这样的练习可以帮助你放下对过往的懊悔,以及对未来的忧虑,它会增加思维的弹性。 可能前一刻,你还觉得不知所措,而此刻,新的可能性已经全然,向你敞开。

3675 阅读

神经生物学视觉下的心理咨询作用

心理学的很多方面 是基于早期生活体验、依恋以及养育的后果, 因为这时是大脑刚开始 建立有关这个世界模型的时候。   大脑的结构 脑干   大脑的“地基”也就是脑干,它在胎儿期就已经活跃,出生时已经可以全速工作了。脑干可以启动依恋过程的反射活动,当新生儿朝向母亲的气味传来的方向,吸吮乳头,凝视母亲的双眼,抓住母亲的头发,以及婴儿的第一次微笑都是一种脑干控制的反射活动,以此来吸引照看者的注意。   边缘系统 脑干是胎儿还没出生前就发育成熟的部分,而边缘系统恰好是在我们刚诞生时就发育成熟的。就像楼房的底部街道,边缘系统是内在世界和外部世界的交汇之处。让婴儿在生活体验中掌握到了某些功能。 婴儿和母亲的第一次接触,让其开始决定是否能安全地转向母亲寻找安慰?哭闹时是否能唤起并确保母亲的出现?痛苦时是否激起母亲的焦躁不安或者漠不关心?这些体验记录在情绪记忆中,并指导婴儿在以后与依恋相关的情境中,确保对安全或危险的评估。     杏仁核 脑干让我们紧张兴奋平和,杏仁核则是让我们恐惧愤怒或者战斗或者逃跑的,它负责唤起我们的攻击退缩本能。杏仁核是交感神经的放大器和蜗炉增压器,可以让我们的交感神经更快更高地被激活,使我们的躯体进入一个想战斗或逃跑的本能反应。   杏仁核是负责情绪记忆,在出生时就已经发育成熟,就像是通向边缘系统感觉的大门。它负责我们对体验的“本能反应”,决定了我们通过眼睛解读对方心理的能力。它能决定婴儿通过识别母亲的面部表情线索,从而让婴儿产生直觉的感觉。 比方说如曾遭受过心理创伤的话,之后遇到相同情境所产生的强烈张裂的情感,就是由杏仁核所主导所释放。举个例子:一个战场上的退役老兵,他听到电视里面的炮火声时,老兵突然进入一个极度紧张、警戒的状态,这就是杏仁核的情绪记忆所产生的影响。它是本能化的、下意识的、不加分别的。它不会告诉自己说这是电视里的声音,而是直接把情绪给激活了。所以杏仁核是盲目的,不加区别的调取你的情绪记忆和体验。 而情绪的泛化就是杏仁核的调节能力过弱或失败所导致的,比方说你曾经被狗咬了,以后看到狗都害怕;又比方你失恋了,你看到所有恋人都崩溃。因为杏仁核不会告诉你什么是事实,它只要看到相关的,就会激活情绪记忆,这就是杏仁核的作用。 海马体   杏仁核虽然这么盲目,但是它有平衡者,就是海马体,它们两同在边缘系统。海马体也负责管理和调节记忆,但是它的特点是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下达指令。像刚才的老兵,他在电视里听到的炮火声而让他有紧张和恐惧的糟糕体验。而海马体的作用就是告诉他:“这是电视里的而不是真实的。”这就是海马体和杏仁核同时发挥作用了,杏仁核突然传递恐惧的信号是:“危险又要来了。”而海马体同时也在开始工作,告诉你那只是电视里的声音。 海马体会对杏仁核唤起的恐惧进行抑制和平衡,把它的兴奋给安抚下去,这对组合是相生相克的。对应的就是我们最原始脑干里面的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所以躯体自我和情绪自我是完全关联相互映照的,互相影响,共同作用的。 杏仁核不具备区分的能力,它是启动交感神经系统的加速器,而海马体则是刹车。但海马体与杏仁核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杏仁核是在孩子出生时就已经发育成熟了,而海马体在2-3岁时才真正的成熟。因此孩子的情绪在2-3岁前是没法自我调节的,不光是身体,还有情绪也需要有人来协助TA进行自我调节的能力。也就是说当孩子拥有了安全依恋才能掌握自我调节的技能。   心理改变如何影响生物性? 科胡特说过,理想化自体客体早期功能就是:在0-18个月前帮孩子调节情绪,对情绪安抚。如果孩子能拥有这个帮助TA协调情绪的人的话,TA才能安全顺利发展到2-3岁的海马体发育成熟阶段,TA就拥有了情绪复原力。如果这个时候孩子没有得到自我调节情绪功能的话,TA的自我调节能力被破坏了。 尤其在0-18个月的时候。如果这段时期他的这段发展是失败的话,就会陷入广泛性自恋脆弱,心理上就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状态,几乎没有复原能力,一碰就碎,内在精神是非常虚弱的。而当最虚弱的时候,必须借助外力才能恢复一点自我水平。外力比方是药物、或者业绩、上网、或一些成瘾的事物。 而海马体的在良好的依恋关系下是可以不断良好发育的,可以很好地平衡杏仁核带来的影响,不那么的情绪化,让我们更加稳定。而且海马体的成熟周期很长,成人后也可以持续发展。   依恋关系在脑干边缘系统所起作用 也许杏仁核的情绪记忆是永恒的,而恐惧反应则是条件性的。在心理治疗中重新经历既往创伤的来访者,置身在新的依恋关系的情境中,可以打造出大脑和心智之间的新的联系。在安全的情境中回忆和重现体验童年时的恐惧和伤害,可以逐渐转化来访者记忆中的过去,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减缓杏仁核的自动反应。 而左脑就是言语性的大脑、理性的大脑,心理咨询中的言语解释就是在对于负责言语左脑在工作。来访者之前被压制的部分,不管是左脑还是右脑,是理性还是逻辑性,那些东西并不会完全消失了。他们之所以被抑制,是因为他们关联着恐惧和创伤的部分。 一旦关系能带来内心深处的安全感(安全基地),TA就敢于去触碰那些曾经因为危险而不敢触碰的东西。曾经因为恐惧而被抑制的部分,就会试探性的呈现在关系之中,被试探性的表达。而当这些内容被充分表达的话,它就是在一个整合的过程中。 所以可以这样讲,能帮助到来访者最本质的就是建立一种新的依恋关系,或者是自体客体关系。好的关系并不是指友善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强有力的。建立这样的关系的原则就是,取决于来访者被抑制的深层需要能否在咨询师这里被镜映到、被恰当的回应到。 而当咨询师识别来访过去的依恋模式,他的安全依恋和不安全依恋体验分别是什么?如果我们知道他们有过但曾经中断的依恋的话,我们就可以调整我们与来访者的回应姿态与方式,重启那部分被中断的关系。 当我们体验到来访者的不安全依恋,我们也可以识别出,来访者在早年存储在杏仁核里的不被容纳的体验有哪些?如果曾经我们对那些被TA分裂掉的、抑制掉的体验做出一个新的容纳和回应的话,TA就有可能被整合。而这个过程即是建立关系的过程,也是修复的过程。 当我们在新的安全依恋关系下,重新触及那些让我们曾经痛苦的回忆和体验,这就会减缓杏仁核的自动反应。新的依恋关系让海马体继续发展,继续成熟,让原本的情绪张力渐渐弱化,这就是咨询师与来访者建立新的依恋关系在脑干边缘系统中的作用。 依恋虽然是一个心理系统,但是它都有对应的生理基础。 人类的生物性改变是可以影响到心理的, 同样心理性的改变也是可以改变生理的。 这些研究使我们知道, 可以通过干预心理的方式去影响生理的结构, 在改变心灵的时候,大脑也在重塑, 新的依恋体验必然带来新的依恋的生理结构。 也就是说这些生物性的研究, 为我们心理咨询工作模式, 提供了一种科学的依据和保证。 看到这里, 你还会认为心理咨询只是闲聊吗?

2265 阅读

关于情感支持的心理学意义

  ​ “她相信我,所以我相信我自己”   前几天看到《跨界歌王》中,战狼2的女主角卢靖姗,邀请她的妹妹,一同上台和她合唱。   一曲唱完,主持人采访卢靖姗的妹妹:我们都说“长姐如母”,姐姐对你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 “我姐姐非常非常疼我。 我小的时候,成绩很差,然后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毕业。 我那时候很伤心,我姐姐,她跟我说: 我赚回来的钱,8万块,我给你做学费,你去读国际学校。 那时候她19、20岁吧。”   卢靖姗解释说: “因为我们都是混血儿, 然后小时候,我妹妹就被欺负。 所以呢,我就跟她说, 既然不开心,你就转学吧。 然后当时我当模特,只能赚到7万8千块, 还剩2千块,然后怎么办呢? 我就把妈妈送给我的一个戒指,当了。 但是我没告诉我妈,因为她肯定会很生气。”   妹妹接着说: “就是因为我姐姐她相信我,后来我考了全部A。 我妈妈爸爸就说:what happened?发生什么事? 我说,她(姐姐)相信我啊。 她支持我,所以我相信我自己。” 我们都渴望来自家庭的情感支持,但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     缺少情感支持的“问题儿童”   记得大学的时候去阿坝支教,当时五年级有一个男孩,坐教室最后一排,同去的老师提醒我说,这是个“问题儿童”,很皮,经常打班上的同学,你小心一点。   讲课时,我看他也在听课,于是点他起来回答问题。男孩很害羞,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我夸他说得很好。他坐下,很高兴的样子,身体都端直了。   后来上课,我经常请他起来回答问题。   一天下课后,大家都在外面疯玩。我看到他一个人在教室打扫卫生。他们的卫生不是值日制。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什么。   我们常说的“问题儿童”,“网瘾少年”,其实并不是天生就有“问题”,他们是在被人长期的情感忽视的环境下,长成了这个样子。他们需要的只是被“看见”。   如果家人、老师,甚至他们身边任何一个人,能够给予他们足够多的关注和情感支持,那么,他们的“问题”也许会消失。   我们为什么需要情感支持?   一个人在小的时候,在学会了走路之后,就会去外面探索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他可能会跌倒和受挫,那么就会跑回去寻求妈妈的安慰。   这时的妈妈充当了一个安全基地的角色,就像飞机回到了航母上充电一样,小孩会在妈妈的怀抱里充电。   如果妈妈在这个时候抱抱他,安抚他,那么等他情绪平静之后,又可能就会继续的到外面去探索更大更远的世界。有安全基地保护的孩子,会变得越来越勇敢和自信。   相反,如果妈妈在这个时候,无法给孩子提供这个安全基地的功能,比如妈妈本身就是焦虑的,抑郁的,冷漠的,或者忙碌的,那么孩子的情感需要可能就会被忽视。   孩子会觉得无助,只能自己解决问题,TA可能就会退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变得封闭,或是从其他地方寻找安慰,比如游戏。   在长大之后,这样的孩子也更容易产生各种心理问题:不自信,没安全感,总是心里感觉“空”,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在他们的内心,有种深深的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感觉。   因为他们的情绪从未被看到过。     情感支持的三个步骤   一个人无论长多大,对于安全基地的需要依然是存在的。当我们受了挫,我们依然希望可以回到安全基地,复原和疗伤。   而这个时候,安全基地变成了我们的伴侣,朋友,甚至心理咨询师。   我们经常会看到两个人谈恋爱,一方受挫了,向另外一方寻求安慰,但是安慰的一方,却往往给对方讲“大道理”,用理性去分析和“教育”伴侣。 你怎么那么笨啊。 你怎么这都不会做? 你应该这样……  结果被教育的一方受不了了说,“我不想听这些”。   那TA想听的是什么呢?   他想听的,是安慰和理解,而不是再教育。他们无法去行动,是因为他们的情绪被堵住了,这个时候,你只要去疏导他们的情绪就可以了。而疏导的方式,就是情感支持。   那情感支持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1. 看到,确证(Validate)TA的情绪。   当TA产生情绪,或是表达情绪了,你不能视而不见,而是要去确证TA的情绪。   确证TA的情绪意味着,承认TA情绪的存在是合理的,理解TA情绪的产生是有原因的。而不是简单的说“不要哭,要坚强”这样的话。   我们可以设身处地的去想,如果是我们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会有什么样的感受,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TA的情绪和感受。   2. 包容TA的情绪   心理学家比昂提出了心理学上“容器”的概念,他认为,如果我们能作为一个大的容器去涵容另一个人的情绪,接住TA的眼泪,悲伤,无力,甚至是攻击。   当我们能够共情的去理解TA的情绪,承受住TA的情绪带给你的焦虑,而不是抽身离开,或是攻击回去,那么,这对TA来说,就是有建设性的。   即使有时候对方表达出的是攻击,但也许在TA暴怒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无法言说的脆弱,你需要去看到这部分脆弱。   3. 探讨,给予支持和鼓励   探讨建立在理解和包容之上。   你们可以一起去谈一谈,TA到底怎么了。在这个过程中,不指责,不控制。   在探讨的过程中,更多去发现和理解TA的心理需要,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满足TA的需要,你可以去共情的安慰TA,也可以和TA一起去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这个阶段,你的鼓励和支持,可以帮助TA度过这个脆弱的阶段。   当一个人的情绪被看到,被确证,感到被支持,你要相信,TA自己就有复原的能力,能够更有力量的去面对这个世界。   所以,当我们身边的人向我们寻求情感支持时,不要吝啬去给予。而当你自己需要情感支持时,也不要害怕去寻求。    情感支持让人和人之间产生连接,这也是人,能够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度,而区别于机器的意义。

4775 阅读

拥抱内心的婴儿|心理咨询师说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婴儿  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等待被看到、被听到、被理解、被接纳、被承认的婴儿,那是我们成长中受阻的部分,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的成长那么顺利。 我们每个内心都残留着不成熟的部分,我们每个人的人格中都有健康的部分和不健康的部分存在,我们精神病性的部分和成熟的部分比邻而居,而这个精神病性的部分,就是一些婴儿期的状态,因为某种阻力的影响,一直没有发展到成年人的成熟状态。   在我的工作中,有时我与我的求助者谈到他们那些非现实性的期待,他们会突然感觉到很害羞,也有的人会因为羞耻感而突然暴怒,他们会很急切的问我:你是说,我就是个巨婴吗?   关于“巨婴”,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定义,如果一定要给他一个明确的概括的话,那应该是一种病理性自恋的状态吧? 对于一个成年人,如果他一直处于婴儿般的等待无条件被满足,甚至期待自己什么努力都不用付出,就会得到无条件的被崇拜、被仰望,那他一定会是痛苦的,因为他的这些期待肯定会被现实一次次挫败;而他周围的人也会是痛苦的,因为他会强迫周围人满足他,如果他无法得到他所期待的满足,他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向周围的人施加压力,比如责备对方让对方内疚、用暴怒控制对方、用自我伤害来攻击对方等。 谁被这样对待时会舒服呢?除非这个人真的有非常强烈的受虐需要。 但这并不是说这个人是理所当然应该被批判的,他有他自己的身不由已。他给周围人带来了痛苦,他的确是需要学习更健康的方式和改善自己,但是,他也需要在与他人的交往中被承认,他自己也因此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且他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救。   那些被我们心里的婴儿伤害的人们    当一个人愿意思考,愿意为改善自己而做出努力时,这个人是可敬的,不管他的过去曾经制造过多少痛苦,他至少是有承认自己对他人的伤害的能力的,他只要承认自己要为那些痛苦承担一部分责任,他就有改变的可能。 最可怕的是那种一直在把痛苦施加给别人,而他自己毫无反思能力,一直视别人的痛苦体验是对他的挑战的人,与他们共同生活的人,要么是勇士,要么会牺牲。 如果这些“勇士”或“牺牲者”是那个糟糕者的儿女呢?会是怎样的状况? 他们的成长一定会很艰难,他们很难得到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作为一个“人”而被尊重的体验,他们的内心,会有一个哭泣的婴儿,如果这个内在的婴儿不曾被照顾,就可能会持续一生影响着这个人的生命状态。   要么他们柔弱无助,因为害怕再度被伤害而退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敢期待,不敢依恋,他们注定会时时感受到孤独又无助,但他们又不敢奢望会被真正的“宠爱”,在成人之后的人际关系里,他们也许讨好,也许被动攻击,也许缺乏信任的能力,也许一直对人冷冰冰........;   要么他们内心充满了愤怒,视一些权力拥有者为迫害者,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让自己高度警觉,时刻提防着当权者的伤害,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马上启动他们的防御工事:相比于感受到对方的关心与关怀,他们更容易将对方的行为感受为对他的敌意,所以会与对方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要么他们内在世界很混乱,他们无从分辨自己的权力是什么,自已有什么样的能力,自己是怎样一个人,他的这样的无从分辨,让他在人际关系中变得很无措:他不知道怎么判断是对方伤害了自己还是自己的行为需要改善,他不知道当对方伤害自己的时候,自己有没有权力拒绝,他不知道自己那些被伤害的感觉到底是来自真实的被伤害,还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   他们所有的这些难以适应,其实就是他们内心那个无法长大的婴儿在驱使。即便他们也成为了父母,即便他们渐渐老去,如果他们一直没有得到过有效的帮助,他们的这些婴儿部分,并不能够跟随年纪的增长而成熟起来。如果,他们并不能够反思自己的生活,他们也会因为这些不成熟的部分,而再度制造他们儿女成长中的困难。     但这并不是说,父母要为儿女的成长负全部责任。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伤,都有自己的婴儿部分,我们去修复那些创伤的部分,也许要花上一辈子时间,而且,还有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完全修复。 所以,每一个父母都无法避免成为父母时,会给孩子带来伤害性体验,也许,当他们年老时再回忆,再反思,他们会发现自己做错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很后悔当年为什么会那样做,但历史就是历史,发生了就无法再改写,所以,养育儿女,也注定是一个充满遗憾的过程。 而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只能带着这些痛苦的部分慢慢长大,在长大的过程中帮助自己逐渐修复,在修复的过程中也会不断经历新的考验。   每一个婴儿在长大的过程中,也是不断对创伤进行修复的过程,修复的过程,就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 所以,这里有两个消息: 坏消息是,我们谁都逃不过痛苦的降临,我们一辈子都会与各种旧的、新的痛苦体验为伍,它们无法被完全避免,我们只能努力扩大我们与它们相处的能力; 好消息是,一切都可以改变,如果我们自己愿意努力,尽管我们曾经经历过非常糟糕的成长过程,但是我们依然有机会改善一切,过上更好的生活。 承认自己真实的感受   改善的第一步是:承认自己的所有感受是真实的存在。 只有我们承认它们的存时,我们才有机会倾听它们的诉求,才知道,它们在向我们寻找什么。   但这第一步都是非常难以做到的,因为我们都会在遭遇那些痛苦体验时,去试图存找到一些途径可以让自己感受到的痛苦少一些,这样才能帮助自己有努力活下去的勇气。 哪个孩子长大的过程不是在情感世界中的九死一生呢,这么困难的活下来,找到一些保护自己的的盾牌是最可能的方式。   每个人所使用的盾牌(防御机制)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可能发展出超强的理性思维功能,凡事理性,凡事思考,这样,他就不必让自己去感受自己的情感诉求,当他可以为每件事情都找出一个解释的时候,那就不必去理会心里正在浮起愤怒、委屈,等等。   有的人凡事愤怒,反正只要有错就是别人的错,这样,他就可以帮助自己站立在情绪掌控的至高点,让别人找不到机会指出他自己的错,这样他在感觉上就可以感觉是安全的,但真实的情况却可能是:由于他害怕自己犯错,所以他再也没有在错误中去学习,反倒成为了一个真正低能的人;   有的人凡事恐惧,只要能息事宁人,只要能避免冲突,哪怕牺牲自己的利益也在所不惜。他以为收获了和平,其实却是他对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信任,所以他也没有能力真正建立起安全亲密的关系。 总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一套独特的情感处理系统,导致他与自己的真实的情感世界产生了断层。所以我们要改善自己的内在世界,就要重新找回这些存在于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 当年这些情感被驱逐出自己的感受,一定是有它自己的原因的,所以,现在要把它们找回来,也需要找到那个原因所在。 很多人误解这个原因就是察看历史,以为只要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可以获得改善。这样的期待背后,其实还是渴望能找到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一切负责,这样自己就不必那么艰难去寻找改变了,只要这个负责人负责做出改变就可以了。 只是,我们的人生中,并不真的存在这样一个负责人,如果有,也只能是我们自己。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能回到过去阻止那些事情的发生了,但是我们可以立足于现在,改善现在那些无法适应现实生活的部分,帮助今后的生活变得更好。 所以,我们要寻找的原因是,是什么驱逐了那些不被允许存在的感受,只有当我们可以了解自己为了帮助自己感觉好一些,我们一直做着怎样的努力,而这些曾经也许有效的努力现在又是怎样影响着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才有机会逐渐了解自己的生命是被什么样的过程推动着。     我们内心的每种情绪都对我们起着某种保护作用,当然不恰当的运用也会破坏我们的生命状态。比如愤怒可以带领我们远离伤害,但是失去管理的愤怒也会造成与他人的冲突;比如悲伤可以与我们丧失的爱的客体保持联结,但长久而超量的悲伤也可能形成抑郁,让我们生活品质大打折扣,等等。 所以,我们要找回失去的情感联结,我们就需要有勇气允许我们害怕的那些感受出现在我们的感受世界中,学习去理解它们,去接受它们的真实存在。 拥抱那些被我们驱逐的感受 有的人很害怕人际冲突,从而禁止自己的愤怒,但是愤怒本身只是我们自己的一种情绪性感受,只有失去管理的愤怒,只有因为愤怒而产生的攻击性行为才是具有破坏性的,我们需要管理的是自己的破坏性行为,而不是禁止自己真实的情绪。 也许,当你下次禁止自己的愤怒的时候,可以试着让自己去抱抱内心的那个婴儿,试着去倾听他关于被伤害的恐惧,你的愤怒是在提醒你,你心中的那个婴儿正在呼唤被保护。 也许这时你可帮助那个婴儿得到一个确认: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柔弱的,随时处于危险威胁的孩子,你现在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帮助自己:你可以试着说出你的愤怒,你可以用你的语言去拒绝对方对你伤害的意图,但不一定会用冲突的方式表达你的愤怒。   有的人对于爱与依恋的需要会感觉很羞耻,尤其是成长中曾经感受过在情感中被拒绝的人,或曾经历过虐待的人,他们担心自己如果对别人有爱的需要,就会再度被羞辱。 但,你现在已经长大,你所遇上的每一个人也不都是如你曾经历的过的人一般具有伤害性,能够帮助你在人际关系中重建爱的体验的方式,不是逃避,而是新的、不断的尝试。 只有当你的生命历程中,重新积累起足够多的不同经验时,你才会有更多的勇气去尝试建立爱的关系。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给予你爱的、抱持的关系,那就尽量与人格健康的人,至少是善良的人在一起,试着远离那些靠吸食别人的自恋来满足自己的人(比如那些将自己装饰成“教主”一般的人物,需要被膜拜的人),远离那些以伤害他人为傲的人,建立在伤害他人基础上的力量感并不足取,真正有力量的人,可能正相反,他们是有能力承认人的有限与无力的人,他才有可能尊重他人的柔弱,才能在人性中充满关怀。 如果你无从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安全健康的人,那也可以在你有爱的需要时,给自己多一些尝试的机会,去抱一抱内心的婴儿,去告诉他:我们人类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我们都需要别人才能生存下来,爱与需要他人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只是有时候我没有遇上对的人,但那不代表我们有了错的需要。 有的人在关系中充满了不确定感,无法信任对方是愿意全心全意接纳自己的人,有时候这无法信任会让对方非常伤心,会直接破坏彼此的关系。 当你再度浮起这样的恐惧时,可以去抱抱内心的那个婴儿,告诉他,你知道他的恐惧被再度伤害,知道他在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安全,但是现在你也有能力给他一些保护,也请他放心给你一些机会做一些新尝试。甚至你也可以告诉你所爱的人,你内心的这些恐惧,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去拥抱去保护那个恐惧的婴儿。   不管怎样,不管我们经历的怎样的人生,不管我们已经长到多大的年纪,只要我们自己不曾放弃自己,只要我们自己愿意努力让自己的未来生活得更好一点,我们总是有机会去试试的。 如果我们生命中幸运的遇上了一个真正有爱的能力的人,不管他是我们的亲人、朋友,还是治疗师,那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获得成长与修复。 毕竟来自他人的见证,我们内在世界的伤痛被看到、被承认,我们的情感被抱持、被呵护,那些来自他人的源源不断的爱的滋养,是无可或缺,也无法替代的,我们心中的婴儿,也需要来自他人的,爱的拥抱。

6380 阅读

7个方法帮你及时缓解抑郁情绪

文/简里里 上个月一个老朋友来看我问我怎样,我说不好。 他听罢说:我知道对于你处境艰难,但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时不时得这些糟心事情相处,有时候相处得好,有时候相处不好——但生活就是这样呵。 他没有给我任何建议,我甚至都不确定他是否听懂我的困境,但他说的话着实让我长舒一口气。 这是生活本来面貌,面对低落、孤独、抑郁,甚至对整个世界生出的敌意,你其实一点也不孤单。这是每个人都要做的功课。 恰好今天朋友转给我一篇文章,讲抑郁的十大启示【1】。我觉得很有趣。于是在那篇文章的基础上,选了一部分写下来,算是分享和抑郁情绪相处的几个工具。 1)制定细节的、明确的目标 抑郁的人倾向于订的目标都太宏大或者模糊:“我想要快乐起来”、“我想要摆脱孤独感”;而不抑郁的人,会说:“我打算每周给我好朋友打两个电话”。 前者令人更加惶恐;而后者让人更有掌控感,事实上也更能促成改变。 人抑郁的时候,容易深陷迷思,所有糟糕的念头都一并而来:比如我完蛋了,我再也好不起来了,我很糟糕,我怎么才能好起来。 相信我,无数的人都有这样自我怀疑,而且无比绝望的时刻。试试看,此时给自己一个更具体的目标:比如说去写一篇文章,或者买一个拖把,跟朋友约一个饭局。 让哲学家去思考人类终极的问题,我们来认真做好吃喝拉撒。 2)起身去做些事情,或是冥想 人在抑郁状态的时候,很容易在消极的想法里面沉迷深陷,就像踩着转轮的小老鼠,逃而不能。很多研究证实,在这样的情形下,做冥想会很有帮助。 冥想当然有帮助——如果你会做冥想的话。对于我个人最有帮助的是,当大脑无法停止转动的时候,把注意力放在身体上,比如摸一下身边的物体,动动脚趾头,去走一走,或者去做件小事情。目的是,关注你身体的感觉,而借此将注意力放在当下。 3)关于冥想 我多年前陪一个朋友去泰国的寺庙学冥想。冥想有很多种类,走路冥想、打坐冥想,诸如此类。我始终没有学会冥想这件事情——说来羞愧,每次我都以极快的速度睡着过去。 但是当时老师说的一个技巧我一直在使用。他当时说,关注你的呼吸,关注你脑袋里面浮现出来的念头。想像你面前有一个传送带(或者铁轨),当你有念头冒出来,将这个念头打包,放在传送带上,让它走掉;下一个冒出来,打包、放在传送带上,让它走掉。周而复始。 我依然时不时会睡着,但这个技巧确实能够有效地把我从胡思乱想的迷思之中拖拽出来。 4)给自己创造一个情绪上的“安身之处” 人在抑郁状态下,很难回忆起什么快乐的感受。一个建议是,给自己创造一个情绪上的安身之处。 有的治疗技术会让来访者在冥想的状态下,回忆/或想像一个让自己感到舒适、安全、快乐的环境/情境,这个环境可能是你小时候居住的房子、山清水秀的野外,或是年幼时好朋友的家,甚至是你想像出来的,让你舒服和快乐的环境。 但重要的是,你念头里面有这样一个地方。这个地方能够给你带来好的感受。当抑郁侵袭的时候,你可以偷偷跑“回去”休息一下,积攒些能量。 5)去运动 一个长达26年的研究综述表明,运动不止能够在短期内让人的心情舒畅,从长远的角度看,它也能预防抑郁症状的发作。 最近和跑北京马拉松的朋友聊天,大家一致的反馈都说,长跑是修行,也确实能够舒缓压力和让人感觉更好。 抑郁发作的时候人特别不想动。那,就在抑郁发作之前,运动起来吧。 6)思维方式 研究说,一个人如果倾向于对事件产生大的情绪反应,那么TA就更容易遭受抑郁症状的困扰。 这亦是硬币正反面。人敏感,就容易受到情绪的困扰;而不敏感,又可能丧失创造力和想像能力。所谓人在轻躁狂状态下,特别适合艺术创作,因为那时人跳跃、丰富,有想像力。抑郁也一样。 抑郁带来坏处,它亦有它的好处。最大化那些好的部分,学着和那些坏的部分握手言和——当然很难,但值得尝试。 7)接受它/Live with it 研究说抑郁状态的人,看待事物比不抑郁的人更精准。也就是说,人不抑郁的时候更容易过度乐观。而抑郁的人往往对现实的评估更准确。 我就说嘛,聪明的人才抑郁。人无知而快乐,聪明就得面对痛苦。当然,当你看到了痛苦的真相,仍然能保持快乐,这是大智慧。 大智慧不是生而即得,你也不一定非要有所谓大智慧——毕竟我们都是人而不是神。 就当这抑郁是上帝送给你的万圣节礼物吧,Live with it 。   参考文献 【1】Depression: 10 Fascinating Insights into a Misunderstood Condition 本文中所有提到的研究,都源自这篇文章的引用。  

87335 阅读

咨询师是如何帮助抑郁来访的

1839 观看

高考焦虑如何破?

每年的4、5月份,都有一个咨询预约的小高峰。其中很多的来访者,是应届高考生的家长。咨询诉求大多数围绕着高考,家长说看孩子对高考焦虑得不行,几次模考越考越差,赶紧带孩子来做心理咨询。 高考焦虑常被孩子们这样描述: “平时做练习册都会,一上考场脑子就一片空白”; “考场上看卷子,发现自己不会汉语了,一道题目反复读十几次还是不知道说的什么意思”; “考试时间越往后就越着急,害怕大题做不完,害怕自己这次考得不好,越害怕就越没法专心,做得更慢了”; “越重要的考试越考不出真实水平,很怕考完试后发成绩,觉得在班里特别丢脸,平时问我题的同学怎么想我?” 考试焦虑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考试焦虑只是一个症状表现。想要解决考试焦虑的问题,首先要理解“考试焦虑”这个症状背后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才能确定可以改变的方向。 简言之,考试焦虑就是焦虑情绪所带来的注意力难以集中的症状,导致考试时的认知加工过程受损。也就是说,焦虑使你无法集中注意力,没法进行正常的记忆提取,没法思考,自然就没法正常发挥了。另外,在考试焦虑中,无法集中注意力和焦虑情绪的关系总是互为因果,加剧了这个恶性循环的过程(如图1)。   这就是说,人们通常会在焦虑情绪下感到非常烦躁不安,难以集中注意力;而难以集中注意力时,人们通常会产生很多挫败的情绪,会自责,会觉得任务完成得不好,就会更加着急,这就产生出更多的焦虑情绪;而焦虑情绪带来的烦躁感使他之后更加难以集中注意力,从而形成上图中的恶性循环。 这样的恶性循环通常会使人没办法完成指定任务。对于考试焦虑而言,可想而知,当孩子们处在这个循环中时,思考的效率得有多低,所以很多有考试焦虑的孩子都难以在考试的限定时间里完成考卷。 正如我在前文中提到的,考试焦虑只是一个症状,而不是问题的全部。当我接触到因为考试焦虑而前来咨询的孩子们时,我观察到绝大多数人并不是只有在考试这样一个场合下才会焦虑。通常他们本身的焦虑水平就比较高,平时在自己学习时也经常感到难以集中注意力,到考场这样一个本来就会唤起很多焦虑情绪的场景时(几乎所有的人在考场的焦虑程度都高于平时),他们的焦虑水平就会升得太高了,高到了影响他们的认知功能。   考试焦虑应怎么应对?   想要考试时不那么焦虑,有两个解决办法: 第一,学习怎样“集中注意力”。 第二,把平时的焦虑水平再降低一些,考试时虽然焦虑会升高,但是与你曾经体会到的考试焦虑相比,也会有所降低。 请注意,这两个解决办法不是二选一的办法,而是必须要同时进行。其原因是“注意力不集中”和“焦虑情绪”会互为因果,形成循环(见上图),所以需要被同时干预。 下面我依次介绍这两个解决办法怎么操作。 解决方法之一:学习集中注意力  不能集中注意力时的感觉是像这样: 当你打开练习册/书本准备学习时,心里突然涌出一股烦躁。这股烦躁拽得你心难受。你耐住性子,试着看了几行字,但这种难受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如果这些题正好是你不会的,那你难受的感觉会变得更强。你在心里说:“真烦!看不进去!”“题好难,好烦,不知道怎么办!!”你心里有个小手想要把这些麻烦的感觉都扔掉。 随后很快,你发现你的手真的就把练习册/书本合上了。你顺手拿起旁边的手机,开始刷朋友圈。刷朋友圈时,其实你心里还是烦躁,但是不需要动脑子,这比做题时的又烦躁又挫败可好多了。你心里想:“我现在没状态。等我刷会儿朋友圈就有状态学习了。” 可是你发现这个状态迟迟不来,你可能整整玩了几个小时的手机。如果你玩的是游戏的话,那更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打赢了一局,你一高兴开始打第二局;若是打输了,你可能会告诉自己,我下一局一定要赢……最后你发现,你“拖延”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了,而你想要的状态,从来都没有自动回来过。 事实的真相是,当你陷入到类似上面描述的情况中时,就像我在前文中描述的那样,形成“注意力不能集中”和“愈加焦虑”的恶性循环,你期望的状态是不可能自动回来的。你只有通过练习,让自己的注意力尽量少地受到焦虑情绪的影响,你才能打破这个恶性循环。这里,我们干预的是从“焦虑”到“无法集中注意力”的路径。我们采用的方法,是现在非常流行且被大量研究证实有效的“正念”(如图2)。   步骤如下: 1. 给自己设立一个开始学习的时间。最好是马上。如果你现在正在做另外一些非常重要不得不做的事情,那就把学习的时间安排在手头这件事一结束之后,不要在中间留下空隙。如果你永远在设立一个未来的计划,你就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在未来那个时间到来的时候不去执行,而继续设立一个未来的计划。 2.与烦躁共处。当你开始你的学习后,体会到烦躁的感觉时,不要想着马上对它做点什么就能让烦躁的感觉消失掉,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你需要学习与它相处,容忍它,当你能够容忍它的时候,它就不会影响你的学习过程;反之,当你不能容忍它时,你的内心会因为不想容忍它而更加烦躁,那你就更不能安心下来学习了。 容忍烦躁的方法如下: 1.闭上眼睛(对于初学者而言[1]),尝试缓慢的呼吸,体会一下你此时此刻的感觉。把你的注意力放在你的呼吸之上,做几组深长缓慢的呼吸,直至你的心境从焦躁不安回复到相对平静的状态。(怎样做深呼吸,请看解决方法之二:降低日常焦虑水平:腹式呼吸/正念观呼吸)[2] 2.当你感觉自己相对平静一些时,慢慢睁开眼睛,有意识地、缓慢地将你的注意力从呼吸转移到你正在看的书/练习册上,去看你准备看的文本的每一个字。同时,保持深长缓慢的呼吸。你可以使用你的手指作为帮助你专注的辅助工具:用你的手指指在你正在看的文本之下,在脑子里默念你读过的文本,就像是你是刚刚学会看书的孩子,需要用所有的注意力去读每一个字。注意,一定要慢,此时的慢,才能让你回到专注的状态。 3.当你感觉自己的注意力从书本上跑开的时候,千万不要自责,因为注意力跑开是一件非常寻常、正常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会走神,但是当你对这个走神加以自责和评判后,你就花了更多的时间在你不需要注意的事情之上(这同样是一种走神),而不是把注意力收回到你需要做的事情之上(此刻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看你的书)。因此,当你发现自己走神的时候,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注意力重新拉回到你的书本上。 4.一定要自我鼓励。很多有拖延症的人内心里都有一个总在打击自己的“完美主义人格”。当你开始做某件事情时,这个“完美主义人格”就在心里碎碎念:“你做得一点也不好你知道吗?!”“你做的离自己的期望还差得很远!”“你这个笨蛋!你肯定会半途而废的!”大多数没办法坚持执行计划的人,是因为心里的这些声音在作祟。因此,你一定要记得反反复复地鼓励自己,让自己心里有另一个自我鼓励、自我赞赏的人格成长起来,才能更好地与这个总在打击你的“完美主义人格”对抗。你鼓励自己有非常正当的理由,因为当你开始做的时候,你就是在进步,而每一个微小的进步都非常值得表扬。 这个方法听上去非常简单,但当你开始练习这个方法时,你会发现,不对自己指责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但正是因为其之难,所以才需要练习。我建议大家每天都要练习,把每一次学习的过程都当作宝贵的练习专注力的机会,你需要铭记“持续的练习才能带来效果”,你必须要对练习的过程感到有耐心,在任何你觉得挫败的情绪下,再多鼓励自己一下,再去做多一分的努力。 练习带来的益处是终生的——你可以很专注地去学习,在任何你感到烦躁的时候,你都可以有更好的方法去面对它。   *******一些帮助集中注意力的小方法********   ☆ 找出增加你分心几率的分心物,将它们移出你的视线或者轻易可以获得的范围。比如你想在放学回家后好好学习,但是你又发觉自己总是不由自主地去刷手机上的游戏,那你可以和你妈妈商量,下学之后把手机交给她保管,或者你可以把游戏都删掉,尽管有可能之后某个时间你会忍不住再把游戏下载下来(即使再去下载也不要批评自己,再把它删掉就好了),但至少在你再次下载之前,你可以在你的学习任务上坚持更长时间。 ☆ 白噪音对于有些人会有帮助集中注意力的作用。能提供这样的白噪音的APP比如“潮汐”,有五种白噪音模式可以选择,分别是“潮汐”“雨声”“森林”“冥想”“咖啡馆的人声”。不同人对于不一样的白噪音的感觉不大一样,建议分别尝试一下,找适合自己的白噪音作为帮助专注的锚定物。  解决方法之二:降低日常焦虑水平:腹式呼吸  呼吸训练是最常见的、对几乎所有焦虑类问题都适用的、一种最基本的干预手段。它可以说是其他一切干预手段的基础。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观察到,在生活中焦虑水平更高的人,其呼吸是更加急促的。即便是在日常状态下,他们也很少能够进行深长地呼吸。而我们也知道,焦虑常常引发的一种躯体感觉就是呼吸急促,而呼吸急促反过来也会带来更高的焦虑的躯体感觉,包括头晕目眩、呼吸局促、眼花、冒冷汗、忽冷忽热、无力、心跳加速、胸闷、胸痛、话说结巴等。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焦虑”与“呼吸”的恶性循环(图3)。   呼吸过快之所以会带来更多焦虑的躯体感觉的原因是:快速的呼吸(过度换气)使得全身的血管收紧,流入大脑的血液变少。血红蛋白对氧气的黏性增加,由血液释放到身体组织中的氧气变少。大脑轻微缺氧就会带来头晕、记忆力变差、视力模糊、不真实感等躯体感觉。而身体部位缺氧则会带来肢体麻木或刺痛感,以及心跳加快(为了泵出更多的血液给身体供氧)、手冒冷汗、肌肉酸痛。 焦虑的人通常使用胸式呼吸而不是腹式呼吸,快速且表浅的胸式呼吸会使胸肌疲劳而使个体感觉疲惫,并且带来胸闷的感觉。 很庆幸的是,焦虑可以通过呼吸及身体肌肉的放松而获得调节。 我在我带领的青少年焦虑干预团体中曾经做过这样的试验: 在我训练孩子们进行腹式呼吸之前,我测量了孩子们的初始呼吸速率,结果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有高焦虑的症状)的呼吸速率为每分钟16次以上,而正常(不焦虑的人)的平均呼吸速率为每分钟10-12次(你也可以现在给自己测一测每分钟呼吸几次,来判断你是否属于平常就更加焦虑的人)。之后,我们进行了两周的呼吸训练,当第三周我再去测量孩子们的呼吸速率时,此时大多数人都已经可以降到每分钟12次,甚至有的孩子可以降低到每分钟8次的呼吸速率,这都是非常可喜的变化。 当我们能够使用放慢呼吸的方法来降低焦虑情绪时,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完全阻止焦虑情绪的产生,而是为了能够有更多的认知资源(因为更高的焦虑会占用你的认知资源,使你没办法思考和进行问题解决)去更好地面对使你焦虑的情境,更好地进行问题解决。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训练腹式呼吸,帮助自己平时的焦虑水平更低,这样高考时的焦虑水平也会相应变低,但是毕竟高考是让每个人都更焦虑的,你只有更好地完成考试才会结束这样的焦虑状态。那怎样更好地完成考试呢?你就需要用到前文中的第一种解决办法——训练自己的专注力。   下面是完整的三周的 《腹式呼吸训练计划》 第一周 初学腹式呼吸 第一步:一只手放在胃部(小指在肚脐上方),另一只手放在胸部。当吸气时,感觉胃部膨胀起来,呼气时,瘪下去。 第二步:吸入正常量的空气,不要刻意地大口呼吸,也不需要刻意放慢呼吸。保持呼吸平稳,不要深吸一口气后就立刻全部吐掉。当你呼气时,想象空气从你的鼻子或者口腔慢慢地流出来。保持呼吸的平稳。 第三步:冥想。吸气时从1往后数数,数到10再回到1,循环往复,呼气时想着“放松”这个词。将注意力完全集中是不可能的,做不到时不要生气,也不要放弃,只要再一次把注意力带回到呼吸上就好。   ※第一周练习任务※ 每天至少练习2次,每次10分钟。选择安静的不被打扰的房间。持续记录《呼吸训练记录表》,它可以帮助你看到你的进步。 要点:在还没有学会呼吸练习之前,先不要把它用在焦虑发作时。   第二周 放慢呼吸速度   这个练习是通过把呼吸和数数结合起来,从而使你放慢呼吸的频率。 指导语: 先数数,然后吸气,想着“放松”这个词,然后呼气。也就是说,在每次吸气和呼气之间都要有短暂停顿。 以每分钟呼吸10次的频率来练习,这意味着数数(1秒钟),吸气(2秒钟),想“放松”(1秒钟),然后呼气(2秒钟)。 注意事项: 想象空气从鼻腔或口腔缓缓流出,而不是突然呼出来;记得进行正常的呼吸,而不是大口呼吸。   ※第二周练习任务※   在舒适安静的地方,每天练习2次缓慢的腹式呼吸,每次10分钟,持续7天。并持续记录《呼吸训练记录表》。   第三周 呼吸应对焦虑   对于坚持每日进行呼吸练习并且已经掌握了腹式呼吸的人来说,现在可以练习在日常生活中进行呼吸练习,比如在学习时、人际交往时,都可以进行呼吸练习。无论你在哪里,都可以觉察呼吸,去进行呼吸的练习。 现在也可以把呼吸技巧当作是一种技能来应对你的焦虑,从而帮助你面对焦虑及困扰你的情境。 当你感到有焦虑的苗头时,开始集中注意力于缓慢、平稳的腹式呼吸。吸气时数数,呼气时想着“放松”。从1数到10,再从1数到10。放慢呼吸频率,吸气和呼气分别用时3秒钟。 注意: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消除焦虑,而是为了调节呼吸,更好地应对焦虑。   ※第三周练习任务※   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地尽量多地进行腹式呼吸。尽可能在各种不同的、容易分心的环境下进行呼吸训练。比如在教室听课的时候,在走路的时候,在吃饭的时候。 *《呼吸训练记录表》* 评分标尺 0----1----2----3----4----5----6----7----8----9----10 没有     轻度     中度     强烈     非常强烈     如果你不能学会以上这些方法该怎么办?   千万不要忘记,你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去寻找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在使用自助方法时,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不同的困难。比如自我挫败的想法太强烈,完全没办法开始行动。比如行动计划没有坚持够一定时间就因为没看到积极的结果而放弃掉。比如有一些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使用方法上的问题阻碍你的改变进程。而所有的这些,你都可以和心理咨询师去讨论,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高考之后,你就不需要解决焦虑的问题了吗? 答案当然是NO。 正如前文我反复强调的,高考焦虑只是焦虑的一个症状体现而已,而你的焦虑早已渗透在你生活的方方面面。焦虑是一种非常顽固的情绪疾患,大量研究已经证明,焦虑症几乎不会自然消退,在有外界应激(就是指会带给人们压力的事件)的情况下,它只会越来越严重。为什么呢?因为焦虑症状的内核,是你怎样应对这个世界的方式,换句话说,它是你人格的一部分,因此,在这部分变得非常顽固之前,早一点去改变它吧。   [1] 对于可以熟练掌握腹式呼吸的人而言,闭不闭眼都没有关系,闭眼是为了可以帮助初学者暂时从使他焦虑的外部世界中退回到内在世界,通过呼吸与自己的身体、情绪及感受进行连接,而让自己回复平静的状态。 [2] 可以参考我在简单心理专栏中的另一篇文章《给你的呼吸减速:应对高焦虑的方法之一》

11392 阅读

哭一下吧,笑好累啊

  本期 #碎前故事# 改编自 简单心理读者 南篱 口述其朋友的故事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讲 我们随时在这里等你       酒鬼+一了达 撰文 空罐儿 插图   如果你 或你的朋友 外表微笑 心里难受   不妨在简单心理找专业心理咨询师 聊聊近况 谈谈心~

5675 阅读

当你感到抑郁时,就来看看这个小漫画吧

原作:简里里 文案:简单心理 画手:棐棉

1012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