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亲密关系中的矛盾与冲突?

 如果你 “正在被亲密关系中的争吵、冷战困扰,总是与伴侣处在冲突中。” “常在亲密关系中感到负面情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和调节。”   “习惯于在亲密关系中“妥协和牺牲”,倍感无力和疲倦。” “期待与伴侣一起,经营真正健康的亲密关系,提高彼此幸福感。” 你可以选择和ta一起,接受「伴侣咨询 」的帮助。  ☞ 「简单心理」小科普    什么是伴侣咨询? 不同于聚焦于个人情况的一对一「个体咨询 」,「伴侣咨询」更关注伴侣之间相互作用的问题,通常需要伴侣双方和咨询师一同参与。 伴侣咨询也可以称作婚姻咨询,大家对婚姻咨询可能会有一个误区,认为这是只有夫妻才能参与的一种心理咨询。但实际上,无论是伴侣咨询还是婚姻咨询,对来访者的婚姻状态、年龄或者性取向等都是没有限制的。伴侣双方可以通过伴侣咨询改善沟通,解决亲密关系中的矛盾(McGeorge, Carlson & Wetchler, 2015)。    可以和伴侣咨询师探索哪些问题? 失去信任 出轨、外遇 占有欲太强 缺乏沟通 经济问题 工作压力 性方面的问题 家庭矛盾 价值观分歧 孩子抚养、教育方面的分歧 生活变故 ……      伴侣咨询师会/不会做什么? 伴侣心理咨询师不会直接提供个人建议或者告诉你们是不是应该分开,而是作为一个中立的角色参与其中,为你们提供安全、保密、没有评判的环境去自由地谈论你们所关心的问题。咨询进行的过程中,你们也许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有可能发现分开才是最好的决定。 通过伴侣咨询,你们可能会和咨询师一起设定以下这些咨询目标:   理解外界因素(比如生活方式、家庭关系等)对亲密关系的影响 解开过去的心结 改善沟通质量 分析争吵的原因 协商解决矛盾 …… 总之,伴侣咨询可以帮助你们改善沟通的质量,从而促进关系的改变和问题的解决,也会为你们提供一个成长和更好地规划未来的机会 (Helmeke, Prouty & Bischof, 2015)。 References: Helmeke, K. B., Prouty, A. M., & Bischof, G. H. (2015). Couple therapy.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59-400. McGeorge, C. R., Carlson, T. S., & Wetchler, J. L. (2015). The history of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42. Williams, L., & Franklin, B. (2003). Communication training, marriage enrichment and premarital counseling.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37-368.   ☞ 「咨询师们」怎么说 关于亲密关系和伴侣咨询,简单心理的咨询师也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在这些文章或视频中,你也许可以获得更多的了解。 婚姻中的爱与性 | 彭燕群 - 爱与性 两个人的冲突背后,是两个家族的系统 | 王雪岩 - 与人共处:现在的关系过去的经历 吴宇平 - 伴侣咨询可以做什么?   ☞  寻找「伴侣咨询」 在简单心理上,有超过半数的咨询师可以提供伴侣咨询。 我们为你列举了几位擅长处理亲密关系问题,可以提供伴侣咨询的心理咨询师。 如果你愿意尝试,可以从浏览他们的介绍开始,去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咨询师。 ☞  点击了解更多伴侣咨询师

41330 阅读

带你重获情绪的控制感

5841 观看

即使是错误,也有被看见的需要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九章:承认你的错误 有一个小男孩,某天早晨起来看见自己的房间里有一条很小的小龙。但这小龙并不可怕,也很友善。他兴奋地告诉妈妈,“我的房间里有一个小龙!”但是,妈妈说,“别瞎说,天下是没有龙的。”这时,当小男孩回到房间,发现小龙已经变大了一点,可他只能当做没有看到…… 这是峰哥在本期播客中分享的一个故事。 这个小龙就像是我们生活中、家庭中一些不被允许谈及,抑制不去讨论的东西,而后果可能会是看不见的创伤越长越大…… 在咨询中,心理咨询师也可能遇到类似的情况: “如果你犯了一个错误,承认你的错误。任何试图掩盖的努力总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在某种程度上,病人能够感受到你的所作所为并不符合你的真实想法,结果会对治疗造成损害。而且,公开的承认错误对病人来说也塑造了很好的榜样,同样从另一个方面表明,病人对你来说是有意义的。”(欧文·亚隆) 没有一段关系是完美无瑕的。不论是在咨询关系中,还是生活中其他的关系里,“错误”也有被看到关注到的需要。  

20190 参与

心理咨询师是如何工作的?

4662 观看

为什么心理咨询不是100%快乐的体验?

4947 观看

心理健康出了问题,该去找谁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二 -“看来我得去做心理咨询了。” -“我又没有病,为什么要去做心理咨询?” 以上的两句话,有多少人在心里有过闪念和自问自答?   要不要去做心理咨询? 什么人什么问题什么程度什么时候去做心理咨询? 当我作为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被介绍给他人的时候,不管是熟人朋友的私人聊天、还是陌生的社交场合,最后总都是避免不了要碰到关于这些问题的各种直接或变形的提问。甚至,当我有备而来提笔写到这期专栏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都仍一如以往没有既定的格式一句话能说清楚。一方面,我觉得可以简单明了泛泛所指地回答,而另一方面,随之而来的却是相当具体甚至严谨的诠释。那么,我们就试图简单的泛泛而谈,然后再具体而科学地进行补充。 往简单里说,我会认为所有有着正常心理的人都适合去进行心理咨询。就像我们上期所说的,那是定期对心灵的房间进行打扫,拂去尘埃,让心的住所更加透亮的一种自爱行为。 这句话可能扰乱了我们一个固有的常识,不是心理不正常的人才需要去做心理咨询吗?为什么对适合做心理咨询的人前面锁定的定语却是“正常心理”?摘抄一段专业教材中能找到的最简单的解释,帮助我们对于人的心理状况有个分类的了解: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有正和反两个方面,人的心理活动也不例外。在我们生存的社会人群中,正常心理活动和异常心理活动,总是具体表现在不同个体身上,于是,便形成了正常的群体和有精神障碍的心理异常群体。有精神障碍的群体占人群总体的比例为13.47%。”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地球上的人,如果按照心理状况的正常与异常来划分,就是两类,正常心理与异常心理(也称变态心理)。 所有正在思维清晰阅读和思考这篇文章,进而有愿望进一步需要搞清楚自己是谁,有愿望进行内心探索的人,我们可以长吁一口气,基本都是有着正常心理状况的正常人。 关于“正常心理”与“异常心理”的判断和区分标准,心理学教科书上搞得谨小慎微,用我们国家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培训的统一教材上的关于这个标准就罗列了——“常识性的区分”、“非标准化的区分”、“标准化的区分”、“心理学的区分”等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角度和系统,就是为了说清楚哪些人是心理正常人、哪些人是心理异常人。人太复杂,任何一刀切把人列队,看来谁都负不起责。 我们如果用来自我对照,不妨可以从以下三个相对简单的标准判断: 首先,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统一。 举例:幻觉、妄想等都属于主客观世界不能产生统一性。 其次,心理活动能保持内在协调。 举例:遇到痛苦的事却手舞足蹈则是破坏了协调性。 最后,人格相对稳定。 比如一个用钱仔细的人却突然挥金如土,偏离他一贯的正常轨道。 以上三条是一个简明快速检查自己和判断他人是否心理活动偏离正常人群的标准。当然,前提是还具有能够自我检验的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自知力。 我们庆幸自己稳妥地站在正常心理的队列之中,但似乎心中并未获得万无一失的安全感,时不时会有一些千奇百怪的情绪出来捣乱一下,工作压力、人际关系障碍、丧失等一些生活中不期发生事件有时候甚至会让人陷入到挫败、痛苦之中难以解脱。 每个人生活的际遇不同,人格结构不同,应对和处理的方式不同。正如我们每个人身体的素质和机能不同,有些人容易感冒,有些人肠胃不好,有些人是过敏体质。正常心理状况的人群中,健康状况也有参差。 因此,心理学上又再把正常心理人群分为心理健康和心理不健康的两大类。 不健康人群的心理问题根据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又进一步分为一般心理问题、严重心理问题和神经症性的心理问题,其间的标准也有相应明确的规定。 以上对人群的分类,也回答了另一个我们在生活中难以区分的类似问题,即 心理咨询师、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有什么区别? 我们需要心理帮助时, -是去医疗机构的心理门诊? -还是去社会上的心理咨询机构? -还是去精神病院呢? 2013年5月1日颁布实施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23条中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 如果按照一个简单的对应和解读,心理咨询师应该是为健康人群和一般心理问题的人群提供服务,而心理医生解决的则是正常心理中有心理障碍的心理不健康的人群,而异常心理的人群应该是精神科医生的服务对象。 摘录一篇曾奇峰老师的文章供大家对照参考。 附:什么时候需要心理咨询(曾奇峰) 1、当你在某些时候觉得孤独或者想找人说说话,你或许可以寻找心理咨询。 2、当你的工作、生活、情感压力过大,例如失恋、工作挑战太大、同事相处不良、生意伙伴失信等,而使你觉得有点胸闷难受、心区疼痛(但到医院检查又查不出身体问题)、焦虑不安、容易发火、心情忧郁、失眠,那你需要心理咨询。 3、当你的家庭婚姻关系出现问题,如夫妻间交流困难、夫妻间的性功能障碍、处理离婚,这时候你显然也需要心理咨询。 4、 当你与自己孩子的亲子沟通无法顺利进行,小孩学习成绩下降,与你产生对抗等等,那你或许要带着孩子一起来参加心理咨询。 5、或许你没有任何困扰,你丰衣足食、家庭幸福,你的生活已经有了一定质量,但你觉得需要一些精神层面的成长或回顾,那你或许可以参加心理咨询。 6、不管什么原因,如果你觉得自己被某种不良心情压抑超过两周时间,并且这一情况还在持续,那时候你就需要参加心理咨询; 7、当你对于某些特定的物体和行为,例如与人交往困难,怕猫狗,或者当你面对一些社会场景,例如广场、商场,或者没有特定对象场景的情况下,你都觉得焦虑不安,甚至呼吸困难,心跳加速,那你或许需要参加心理咨询; 8、当你的某些行为,例如洗手、关煤气,表现出十次以上的反复,或者当你对于某一事物的思维反复顽固的出现而无法摆脱。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你就需要心理咨询。 9、当你被一些性问题困扰,例如青春期手淫问题,暴露性器官,获取异性衣服等等情况,那建议你参加心理咨询。 10、物质依赖也可以是一个参加心理咨询的原因,例如吸烟。 11、对于食物的障碍,例如出现暴食然后呕吐等、厌食,显然积极参加心理咨询是明智的选择。 12、遇到丧偶、被非礼、人质危机、离婚、自然灾害、威胁等突发事件之后一个月,你如果继续经常被这些事件的记忆干扰你的生活,甚至经常发生恶梦、哭泣等情况,那可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建议你有必要最好去参加心理咨询。 13、如果你因为以上这些原因,正在医院方面接受药物治疗,但你很少获得谈话式的心理咨询,那建议你在进行药物治疗的同时,来接受谈话式的心理咨询。这样你会更快更巩固的好转。 14、当你的人际关系一直遭遇有时候有原因、有时候没有原因的挫折,而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有点格格不入,这让你迷惑或痛苦。例如你经常严重猜忌别人是否说你坏话、或随时随地会遭受批评而害怕交往别人、或你经常和很要好的朋友反目成仇、或你经常以自伤和极端事件要挟亲密的人、或你觉得你的情绪经常没有原因的泛滥成灾而影响你的生活。那你或许需要接受长期的心理分析式心理咨询。 ======================== 阅读更多《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系列,请移步: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一:打扫心灵的房间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二:心理健康出了问题,该去找谁看?(本文)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三:你生命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四:叩响心理咨询师那扇门之后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五:不要与心理咨询师交朋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六:也来谈谈钱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七:陪你走向健康  

8623 阅读

心理咨询是如何起作用的?

8869 观看

为什么咨询师无法在第一次咨询时给来访者咨询方案

什么是咨询“初识访谈阶段”

4581 观看

伟大友谊的诞生与消逝 | 荣格与弗洛伊德

那是1907年,荣格与弗洛伊德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通信后,终于在维也纳见面了。荣格曾在自传《回忆·梦·思考》中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我们是在下午一点钟时见面的,然后实际上便一口气进行了十三个小时的交谈。弗洛伊德是我所遇见过的第一个确实重要的人;在我那时的经历中,没有任何别的一个人可以与他相比。” 这段虽短暂,但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伟大友谊,即将缓缓拉开序幕。     01  当荣格遇到弗洛伊德  初次见面时,他们一口气畅谈了13个小时。   在这次会面之前,两人曾分别在各自的世界里,犹如平行线一般过着几乎没有交集的生活。那时的弗洛伊德虽然因为精神分析理论名声大噪,但却是个在学术界不太受欢迎的人(Jung, Liu, & Yang, 1988)。而当时的荣格则在苏黎世的伯戈尔茨利精神病院工作并进行着对词语联想(word association)的研究。     当荣格在1903年第二次捧起弗洛伊德的著作《梦的解析》,并第一次认真地阅读时,历史的齿轮开始转动了。荣格发现,弗洛伊德所阐述的压抑机制,与荣格当时对词语联想的研究结果不谋而合:当荣格对病人进行词语联想测验时,障碍的发生可能源自激发性词语对于病人心理上的创伤或矛盾的触发,但这种联系是病人本身没有意识到的,荣格的观察和弗洛伊德的理论都说明,这是压抑机制的作用。   如同伯牙遇到子期,荣格在激动的心情中给弗洛伊德写下了第一封信,弗洛伊德也回信表达了自己对于荣格的感谢及被理解的欣喜,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书信往来,终于在1907年实现了上文中提到的那次会面。       02  从挚友到“父子”  “弑父动机”为二人关系的破裂埋下种子。   1909年,弗洛伊德和荣格受邀前往美国进行讲座,两人这趟美国之行持续了7个星期之久,在这期间,他们每天都聚在一起并互相分析对方的梦。在那时,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关系已经从单纯的挚友、学术伙伴逐渐变为了如“父子”一样的关系。     荣格曾在1908年给弗洛伊德的信中这样写道:“我想请你允许我用儿子对待父亲的身份,而不是平等的身份,享受这份友情吧。我认为这样的距离对我而言更加恰当和自然。”(Freud, Jung, & McGuire, 1974)而弗洛伊德也曾多次暗示荣格,表示他将他看作是自己的继承者(Jung, Liu, & Yang, 1988)。     然而就是这种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也为日后二人的决裂埋下了种子。就在这次美国之旅的某一天,荣格与弗洛伊德在一起吃饭聊天。席间,荣格谈起了当时在报纸上读到的一篇关于“泥煤沼尸体”(即一种史前人的尸体在沼泽中自然木乃伊化的过程,曾在丹麦、瑞典等地被泥煤采挖者意外掘到)的报道。荣格对尸体的兴趣引起了弗洛伊德的不快,并认为这是荣格盼望自己早日死去的“弑父动机”的表现,甚至因此突然晕了过去。     与此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1912年,在一次于慕尼黑举行的心理分析大会期间,荣格曾公开反对会上有人对于仇父情结的否定态度,并认为去除父亲所留下的印记的行为不仅不值得批评,还含有对父亲的尊敬。听到荣格的这些话,在一旁的弗洛伊德突然昏了过去。荣格曾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他的知觉恢复了一半,而我则永远忘不了他投向我的眼神。……他瞧着我,仿佛我是他父亲似的。……这两次晕倒的共同原因显然是父杀子的幻觉所造成的。”(这里的“父杀子”应为译者的笔误,按语义此处应为“子杀父”——小编注)(Jung, Liu, & Yang, 1988)     03  分道扬镳  不同的理论主张使两人最终决裂。   在美国之旅之后,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关系便开始恶化。在荣格看来,二人开始走向分歧的导火索,是某次荣格为弗洛伊德解梦时发生的一件事。当时,荣格正在帮弗洛伊德分析他的一个梦,荣格希望弗洛伊德能提供一下关于自己私生活的补充性细节,从而帮助他更好地解释这个梦,但弗洛伊德却“十分怀疑地”看了荣格一眼,并说:“我可不想拿我的权威性来冒险。”这件事深深地刺伤了荣格。他事后在自传中曾这样评价: “……这时刻,他便完全失掉其权威性了。这句话深深地烙进了我的脑海里,随之而来的,我们的关系的结束便已可预见了。弗洛伊德已把权威性置于真理之上了。”(Jung, Liu, & Yang, 1988) 对于二人之间的分歧,多年来研究者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和讨论。但不可忽视的是,荣格和弗洛伊德的主要理论分歧便是他们对“性”和“灵性”(包括宗教和神秘事物)的不同观点。首先,在对待性的态度上,荣格不同意弗洛伊德将一切归因为性欲或“精神性性欲”的态度。弗洛伊德曾对荣格说: “亲爱的荣格,请您答应我永远不放弃性欲的理论。这是一切事情中最根本的。我们得使它成为一种教条,一座不可动摇的堡垒。”(Jung, Liu, & Yang, 1988) 在荣格看来,弗洛伊德对待性的态度和他对待宗教和灵性的态度形成了矛盾:他一边批评着“神秘主义的烂泥沼”不够科学,一边又将“性的形象”立成了上帝一般的存在,创造了一种教条。荣格十分不赞同弗洛伊德对于“性”的过分关注,同时,弗洛伊德将权威性置于真理之上的态度也让他在荣格心中的权威性一步步倒塌。     而在弗洛伊德看来,荣格对于神秘事物和灵学、宗教等的“着迷”是毫无道理的。荣格在自传中曾提到某一次他和弗洛伊德一起亲历神秘事件,即荣格所说的“催化性客观现象”的故事(Jung, Liu, & Yang, 1988)。当时弗洛伊德正在批评未卜先知和一般性灵学是“胡说八道”,突然间,两人身旁的书架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荣格向弗洛伊德解释这就是所谓的催化性客观现象时,弗洛伊德依然不相信,但荣格预言还会有另一声巨响,稍后,书架果然又发出了同样响亮的声音。   虽然由于这个故事是从荣格自己口中说出的,其真实性有待考证,但是弗洛伊德和荣格在研究态度和重点上的分歧已然暴露无遗。     同时,二人尽管都推崇用梦来探究人的心理的工作方法,但他们对于“梦”的态度却不尽相同。正如申荷永老师在去年于「简单心理·心室」举办的讲座中所说的:“在弗洛伊德看来,梦是通往无意识的忠实道路。由于潜意识是被压抑的,所以梦可能会有伪装。”但荣格却始终无法赞同弗洛伊德认为梦只是一个“表面”的看法。在他看来,“梦是天性的一个部分,它根本不怀有欺骗人的意图,而是尽其最大能力来表达某种东西。”(Jung, Liu, & Yang, 1988)   这段伟大的友谊,终于走到了尽头。1913年,弗洛伊德在给荣格的信中这样写道: “……我认为是时候结束我们之间的私人关系了。对此,我并不认为我会有什么损失,因为很长时间以来,我对你的感情就只剩下过去残留着的失望了;但我想你大概会收获颇丰吧,考虑到你最近在慕尼黑所获得的成就(在1913年的国际精神分析学代表大会上,荣格及其追随者曾公然挑战弗洛伊德的权威——小编注),失去这段和另一个男人的亲密关系可能会让你的科学研究更加自由。”(Freud, Jung, & McGuire, 1974) 在两人分道扬镳之后,弗洛伊德和荣格都各自在学术上有了新的成就:弗洛伊德的研究在晚年有所增加,并不断致力于推翻自己过去陈旧的研究;荣格则从与弗洛伊德的分歧处开始发展自己的学说,最终以原型和集体无意识等理论为核心,创立了荣格分析心理学。     看完弗洛伊德和荣格的故事,你有怎样的思考呢?在你心中,谁的成就更有影响力呢?欢迎大家留言与我们分享你的观点~       在这里,我们想与大家分享由”Aeon Video“制作的关于弗洛伊德和荣格故事的短视频:“Philosophy Feuds: Freud vs Jung”,本文中截图均来自该视频。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点击下方观看视频。       References Freud, S., Jung, C. G., & McGuire, W. (Ed.). (1974). The Freud/Jung letters: The correspondence between Sigmund Freud and C. G. Jung (R. Manheim & R. F. C. Hull, Trans.). Cambridge, MA, U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Jung, C., Liu, G., Yang, D. (1988). Rong Ge Zi Zhuan: Hui yi·Meng·Si kao (Memories, Dreams, Reflections). Shenyang: Liaoning's People Publishing House.     

3229 阅读

坏事情不一定会造成创伤,缺乏理解才会|简里里 X 嘉人

今天分享一个自家视频~   受「嘉人」创见女性论坛栏目 FUTURE SHAPERS LIVE 邀请,简单心理CEO简里里录制了一个视频:   在疫情之下,来跟大家聊聊创伤&情绪。    面对疫情,我们每个人在其中的体验、感受、情绪可能都是不同的,这和我们自身的个体经验有关。   糟糕的事情不是一定会构成创伤,缺乏支持和理解才会。   面对疫情期间的情绪,给大家3个建议(划重点):   1.如果你在遭遇现实的困难,请一定努力求助,包括寻求心理上的支持; 2.不需要为自己体验到的感受而感到羞愧; 3.当你的生活恢复如常,而你的情绪开始影响你的正常生活和工作时,一定要寻专业的心理帮助。   祝大家都有一个稳定健康的情绪!  

3212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