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的说“开心点”,爱你的说“哭吧,没事”

这一天一位朋友同我说,“我这几天心情蛮好的。”   我愣了好一会。“那挺好的呀,”我说。   一周前,他搞砸了一场很重要的考试。我知道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准备这场考试,所以他和我说这些,我一时间有些疑惑。   “为什么跟我说这个?”我问他。   “我这几天心情蛮好的,”他说,“但那是因为大家都希望我振作。可是我想要继续沮丧下去。这么多的心血都付诸东流了,它值得我好好沮丧。”   “可是我已经让亲人们太担心了。”他接着说,“他们鼓励我,也很关心我,我不好意思不高兴。”   “你能高兴起来吗?”我问。   “能。”他说,“但是不对劲,这种状态不对劲。”叹了口气,“这几天虽然有很好的时候,但现在回想起来,我难过得连哭都没有力气。”   “我可以沮丧吗?”最后他问我,“一会就好,可以吗?”     努力感到高兴,不好吗? 努力使沮丧的人振作起来,不对吗?   增加好的情绪、避免坏的情绪,难道不应该是对个体最有益的生存方式吗?一个人要感到幸福,难道不应该努力让自己充满好的情绪吗?   他在创伤以后那么努力地调整自己的情绪,他转移注意力,甚至已经成功地使自己感到了“心情不错”,但他为什么还是会觉得“不对劲?”    也许有时候,好的情绪不一定真的“好”。   近三十年来,好情绪的数量,都是心理学家们研究个体的幸福状态的重要项目。好情绪当然就是指那些积极情绪,快乐、满足、安全、愉悦等。这些好情绪一直都被当作成就感、自尊和社会关系满足感的预测指标。   这完全可以理解,是不是?谁都不想要坏情绪,谁都不想要愤怒、害怕、悲伤和无可奈何。它们是危险的征兆,它们会伤害我们的心理和生理健康,也会影响我们的社会功能,和周围人的情绪。   可是,有时候,坏情绪才是“对”的情绪。   当我们面对不公平事件的时候,也许愤怒是那个对的情绪;当我们面对丧失的时候,也许悲伤才是对的情绪;当我们面对重大决策的时候,也许紧张是对的情绪。   当然,一种情绪对不对,是非常个人的事情,它跟每个人的价值观有关系。Tamir等人把对的情绪定义为“个体当下想要体验到的情绪”。   例如在面对亲人丧失时,也许有的人会认为,死去的亲人并不愿意看见自己沉溺于悲伤里,因此他希望自己快一些振作起来,这时“振作”就是对的情绪;但有些人认为自己应该用悲伤来缅怀这位亲人,那此时对他来说,“悲伤”就是对的情绪。       那么究竟是好的情绪多一些会让人更幸福,还是对的情绪多一些会更幸福?   亚里士多德认为,人们幸福的法门,是总能体会到对的情绪,不管那些情绪是好的还是坏的。   Tamir和他的同僚们根据这个观念进行了一次研究,结果发现:幸福,包含着体会到对的情绪,而不仅仅是体会到好的情绪。   即,一个人想体会的情绪,和真实体会到的情绪之间是有距离的,这个距离越小,这个人的幸福感就越高。   即使那些情绪在当时是坏的,但因为对这个人来说,这正是他当时想要体会到的情绪,因此他的幸福感在总体上是更高的。     但实际上,这个结论多少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个人总能放心地去体会当下对他来说对的情绪,即使那些情绪是坏的——这件事本身就很幸福。   一个人能放心地悲伤,可能是因为知道身边有可以替他排解悲伤的人;一个人可以放心地愤怒,可能是因为他们自己有解决这件令人愤怒的事的办法;一个人可以放心地沉浸在负面情绪里,可能是因为,只要他们想,他们就能立刻摆脱这些情绪。   这是一种多么幸福的状态啊。   那些不幸福的人呢?他们可能只有不断责问他们“你怎么又不高兴了”的父母,可能必须面对“生气也没有用”的局面。他们不敢悲伤,因为他们没有面对悲伤的能力。他们害怕负面情绪会像海浪一样,让他们永远也上不了岸。             对一个人来说,当悲伤是他当下最需要的情绪的时候,那这时悲伤也没什么不好的。   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朋友,虽然我也不愿意眼看着他沉浸在沮丧里,但他如果觉得沮丧是现在最必要的情绪,那费尽心思使他高兴起来反而会给他更大的伤害。   只要他在想要停止沮丧的时候就能停下来,那能够尽情沮丧也算一种幸福。   幸福是总能感到对的情绪,这是因为幸福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让人觉察和掌控,而觉察和掌控带来自由。   我们无法完全掌控别人的行为和事态的发展,我们无法说服亲人不要为我们一时的悲伤担心,无法完美地解决所有问题——但我们起码能学会掌控自己的情绪,在需要它的时候尽情感受它,在不需要它的时候又能立刻摆脱它。   情绪就像一只小狮子,看起来很莽撞;但像优秀的驯兽师一样驯服它们以后,它们不过就是每个人怀里的大猫而已哦。     让我们一起来成为优秀的驯兽师吧。 摸一摸你怀里的小狮子, 了解它,感受它,并收放自如。   现在报名情绪训练营 12月11日(周一)开营   用7天时间 从掌控情绪开始 一点一点变幸福   <点击这里报名>   参考文献 Tamir, M., Schwartz, S. H., Oishi, S., & Kim, M. Y. (2017). The secret to happiness: feeling good or feeling right?.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46(10).    

12347 阅读

春节必备:社恐关爱指南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先说个冷知识,本周就要过年了…… 非常憧憬放假,有点期待着回家,然而对于我这样一个社恐,想到一大波聚会即将来袭,心里就瑟瑟发抖。七大姑八大姨的过分关心不知道如何回答,家庭聚会上给长辈敬酒的祝词想到令人头秃,去不熟悉的亲戚家串门时感觉被迫营业……放假似乎只想在家躺着。过年必备的“大型”社交场合,明明都是同学亲戚,我对此却分外焦虑。    社恐怕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不只是过年,在日常生活中我也会被社恐症状所困扰:比如和同事在电梯里相遇时,我的内心便会上演几万字的小剧场:   “我要不要打招呼,我觉得我应该打个招呼吧,如果不打招呼会显得很冷漠,但是同事已经进来半天了,现在再突然打招呼会不会显得很奇怪?……还是打个招呼吧。我靠,怎么已经到了,我为什么最后也没有打招呼。完了,同事一定觉得我很没有礼貌……”   还有就是,我经常在和朋友聊得热火朝天时,突然心里一凉,暗暗琢磨自己刚才某句话的措辞可能不太合适,然后无比懊悔:天呐,我蠢死了,我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那么社恐到底是什么呢?社恐全称「社交焦虑」,也被称为「社交恐惧/社恐」。它与单纯的“内向”并不一样,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会过分监控和关注自己在社交时的行为,并且会对自己的言行做出负面的评价。   除此之外,具有社交焦虑的人,也会不敢在一些特定的场合表达自己的要求,并且极度害怕自己的要求被否定或者拒绝。   如果我买奶茶的时候说想要“少冰”,却没有被理睬,我是绝对不敢再说一遍的。一般只能默默结账,然后拿着一杯冰饮瑟瑟发抖。   因为我会把我本来合理的要求看作是并不合理的、给别人添麻烦的要求。   我有一个和我同样社恐的朋友,说她小时候所在城市的公交车并不是每一站都停的,如果你要下车,必须要在快到站的时候向司机喊出“这里有人要下车”,司机才会在这站停车。   而我的朋友因为无法在其他乘客面前隔着车厢向司机喊话,只能悲剧地一路坐到终点站……   社恐可能也会故意回避许多社交场景,比如推脱一些聚会和party,但与那些理直气壮地说“对不起,我的时间安排不开,我不去了”的人不同。   拒绝邀请本身可能就会耗费我们巨大的精力和勇气,并且还会在拒绝邀请之后忐忑很久,思考自己的拒绝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无礼。   此外,社恐还会自我责备,为自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洒脱地社交而感到羞愧。   有时我也在想,为什么对于别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到了我这儿就比登天还难了呢。   我甚至曾经因为无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接听陌生人的电话,很久很久都无法使用网络购物,因为我害怕配送时随时都可能响起的,快递员的电话。   具有社交焦虑的人数往往被低估。首先,相对于其他心理问题,社交焦虑的症状不太外显,他们往往会被误解为内向。   此外,寻求帮助本身就是一种社交情境。所以,在不具有其他严重心理问题共病(如抑郁、酒精依赖症)的情况下,社交焦虑的人很难向专业机构寻求帮助和治疗(Turk et al., 2001)。   但是,拥有社交焦虑并不代表没有朋友。   在特定的、安全的环境下,我们也能自如地和朋友交谈和交往。并且,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可能更加向往和期待与他人的联结。   毕竟,温和与善意的关系对于我们而言,是那样的珍贵和重要。    人们是怎样“帮助”社恐的?   可是没有社交恐惧的人,往往很难理解这种恐惧与焦虑。我身边的一些人经常想要“解决”我的问题。   他们以为我只是内向和胆小,他们会说:“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要锻炼一下自己。”于是,他们便逼着我接打电话、叫陌生人来跟我聊天、还有某位亲戚让我对着天空大喊三声“我能行”……   对于任何一个有社交焦虑的人来说,他们都听过太多次“放轻松点”,“这没什么”,“你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安慰和劝告了。   但是,这些建议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作用。因为具有社交焦虑的人并不是想要焦虑,而是被动地感受到了焦虑。   在处于特定的社交场合中时,他们基于曾经的痛苦经验形成的自动化负性思维便被激活。   他们抱持着自己肯定会出丑、别人肯定会对自己做出消极评价的不合理信念(Rapee & Heimberg, 1997)。   对于他们来说,社交焦虑并不是一个可以靠“克服”被“解决”的问题,它更像是一种需要被接纳和理解的状态。    社恐关爱指南    如果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社恐,评判和责备自己只会让你的痛苦更深一步。尝试去接受自己对于社交的焦虑,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   如果你社恐的严重程度已经影响到了你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那么还是建议你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如果你的朋友或者家人是一个社恐,下面是一些关爱社恐的指南:   请分清自己的感受和他们的感受。你认为这件事情没什么,并不代表他们也觉得没什么。 可能你会希望去直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这通常很难有成效。反复的逼迫只会让他们痛苦,也让你感到挫败。   请不要逼迫他们去社交,而是试着去接纳和包容他们。拍拍他们的背,留时间让他们做几下深呼吸,这比责备他们要有效得多。   在他们害怕的时候,给他们留出喘息和休息的空间。他们不参加你的聚会,或者在遇到你的时候没有打招呼,并不代表他们不爱你或者不在意你,他们可能只是不擅长用这样外露的方式来表达。      最后,我们筛选了6位擅长处理人际沟通中社交焦虑的咨询师,如果你或是你身边的朋友需要帮助,可以点击名片查看Ta们更多信息。   参考文献: Turk, C. L., Heimberg, R. G., & Hope, D. A. (2001).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Clinical handbook of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A step-by-step treatment manual, 3, 114-153. Rapee, R. M., & Heimberg, R. G. (1997). A cognitive-behavioral model of anxiety in social phobia.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35(8), 741-756.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3911 阅读

心理咨询有什么作用(系列介绍之一)

说明:本系列文章适合对心理咨询好奇,但目前还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和了解的朋友。 通过阅读本文,你可以大致了解心理咨询能解决什么问题、如何开展,并澄清一些常见的误区。     心理咨询能解决那些问题?   咨询能解决的问题多种多样,常见的包括: 情绪困扰:被抑郁、焦虑、强迫、易怒等情绪困扰,不熟悉自己的情绪,不了解如何调节情绪 关系问题:亲密关系总是出现问题,处理不好日常人际关系(上司、同事、同学、朋友关系) 性格探索:不喜欢自己性格里的某些方面,希望能有所改善 寻找自我:生活缺乏目标感,总是感觉空虚无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创伤疗愈:童年创伤,成年后遇到家暴、性侵等创伤性事件 除此之外,咨询还包括职业发展及规划、成瘾问题,性心理咨询等方向,在国外较为普及,国内因为这些主题寻求咨询的朋友相对较少。     心理咨询不能解决哪些问题? 大家想象中的心理咨询容易带有一种神秘色彩或者理想化,下面来说说咨询不是什么,不能做什么。 咨询不能直接解决现实问题 虽然有一些问题解决取向的咨询流派,但我个人觉得在解决问题这个维度上,来咨询远不如找身边的亲朋好友帮忙或者寻求相关的专业资源。毕竟咨询师每周只见你一小时,也不是所有领域的专家,不太可能对哪些棘手的、左右为难的问题给出一个万全之策。 咨询在这方面的作用更在于,去了解背后有哪些难以觉察的心理原因阻碍着现实问题的解决,移除这些障碍。 咨询不能消除痛苦 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充满了bug与艰难困苦,咨询只会帮你看清这些痛苦,接纳痛苦常在,更勇敢的去面对。   除此之外,咨询不会提供明确的答案和建议,也无法代替你做出决定,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咨询百无一用。 的确咨询百无一用,同时咨询又包治百病。 说它百无一用,是因为咨询只解决你内心的问题,除了内心我们还有那么多现实要去面对,房子车子票子孩子,咨询一样都帮不到你。 说它包治百病,是因为咨询解决了你内心的问题,就像“磨刀不误砍柴工”,帮你磨亮“自己”这把刀,然后再到现实世界去肆意砍柴。        心理咨询中都做些什么? 没尝试过咨询的人往往对咨询中到底在发生什么充满了好奇或鄙夷,有人问“俩人在那儿干坐着,能聊什么呀?”,也有人说“就是聊天呗,我也能聊,凭什么收这么多钱!”   咨询到底在做什么呢,可以大致分为两类,谈话类疗法和非谈话类疗法。 非谈话类疗法:通常借助一些道具和工具,大体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工具把内在世界投射到外在载体上,便于观察和了解,或者是帮助来访者与自己的身体、情绪联结。具体来看,外在探索工具包括沙盘治疗、游戏治疗、绘画治疗、音乐治疗等;内在探索方式包括舞动治疗、躯体治疗、戏剧治疗等。 谈话疗法:的确是90%以上的时间都在说话,不同疗法在内容上会各有侧重,比如更关注认知还是更关注情绪,以推动行为改变为主还是重视内在探索与接纳。(想具体了解谈话疗法,请见本系列文章之二功能篇。)   绘画治疗   沙盘治疗   舞动治疗   心理咨询能够带来哪些改变?   如果完成了上述过程,你有可能收获这样的自己: 能够适当容纳和调节情绪,拥有更符合现实的内在情绪状态 对自己和他人的内在世界有较好的觉察和反思能力 有同理心,能够经营好生活中的各种关系 更能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和生活中的不如意 更从容平和的面对这个不确定、不可控的世界 恰当的自我认知和评价,良好的自尊和自我价值感 能够对生活做出自由的选择,拥有更丰富完整的人生 看了这些你会不会觉得简直太完美了,恨不得马上开始一场心理咨询。 需要提醒一下,这是一个理想情况的描述,就像考试中的100分,心理咨询教会你接受不完美,所以也不必要求自己满分。只要达到60分就及格了,如果能到80分相信你已经能够拥有非常不错的人生。 至于每个人具体能到多少分,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先天生物性因素、后天成长经历、改变的动机等等。如果经历过重大童年创伤或持续严重的发展性创伤,可能经过很大的努力才能勉强达到60分,但相比之前已经很不错了不是吗,而这个再次成长的过程本身就足够有意义。   什么情况应该去医院看精神科大夫?   医院精神科针对达到医学诊断标准的精神类疾病和心理疾患,有诊断权和处方权。如果出现以下情况,建议你去当地精神类专科医院或三甲医院精神科看一下。 最近一段时间(至少2周以上)有很严重的情绪困扰,自我感觉非常痛苦完全不能忍,或者因心理和精神状态影响了正常的生活,比如无法去上班、上学,出现长期严重的失眠、进食问题 身体某些部位长期疼痛不舒服,去医院相关科室检查没有任何器质性问题,医生也无法解释你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 你身边某个人变得不大正常,说一些怪话或者做一些怪事,也建议亲友带ta去医院看看。这种情况本人可能已经失去自知力,感觉不到痛苦,不认为自己需要帮助,通常需要身边的人协助求助。 通过去医院,你可以得到两点收获: 确定诊断:从医学诊断角度了解自己是不是生病了,是哪一种病 药物治疗:医院通常只提供药物治疗,也就是根据医生的建议,决定是否服药 如果你的困扰挺严重,但暂时还没做好准备去医院或者服药,也可以先约个心理咨询师,看看是什么原因造成心理抵触,可能涉及到病耻感或其他因素。 靠谱的心理咨询师会判断你的情况是否在心理咨询的服务范围内,在需要的情况下会建议你先去医院做诊断。 (请注意,心理咨询师没有诊断权,不会给你明确的诊断,如果遇到某个咨询师很肯定的说你是抑郁症/焦虑症,是不靠谱的,而且是违法的。)    

8765 阅读

和脑海中的消极声音抗争到底

  试想,现在是周四下午 你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前,盯着面前的任务清单,想想周末前还有至少十件要完成的是事情。整个人僵住,但心率却逐渐飙高,大脑在飞速转动,想象该怎样才能在周五下班前把这些事情做完。 这时,你的大脑里响起了这些声音:啊,为什么会这样啊?这周我TM都干嘛了呀?我怎么这么低效啊!为什么我就没办法把事情利索地做完呢?!我怎么这么没用啊?!根本没法狡辩啊,每周这个时候都是这样,就是因为我没用啊!哎呀我天,我真是蠢爆了!… …   这些,听起来耳熟吗? 你一定听过,即便是那些很优秀的人,也曾在某个时刻在脑海里对自己说过这些话。但是呢,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放任不管了。越是放任不管,这种声音会越来越把我们拉扯进一个更加黑暗的境况,让后更难从这种状态中爬出来了。所以,一旦听到这种声音,要赶紧叫停!   我待别人如初恋,却虐自己千百遍!为什么这些不忍心对别人说的话,却能对自己一说再说?!   有太多原因了... ... 有研究认为,这可能是源于以往经历中的一些真实的声音,比如,你以前的一位老师或领导,又或者是一个朋友或伙伴,脑海中的消极声音,只是那些以往声音卡在了自动模式上。有时候,当那些我们重视的人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时,这些话语会像伤疤一样永久地烙在我们身上,并时不时得回来伤害我们。 还有些时候,那些脑海中的消极声音,只是你对生活的观点的反映。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把这称为解释风格(explanatory style),要么是悲观的,要么是乐观的。 当事情一旦出错时,你越是悲观,就越会把这些错误怪罪到自己头上,也越会将这种错误扩散到所有事情上(一件事情错了,你觉得所有事情都不好了)。而这种解释风格当然也是受到很多因素影响的,包括你自己的幸福水平,也包括你周围的人,还包括你过往经历的影响等等。 该怎么停止这些声音?   用8个问题反击它!!! 怎样才能停止脑海中消极的声音对自己的鞭打 ,切换到积极的解释风格呢?方法很讽刺,当你想杜绝脑海中这样消极的声音时,好的办法竟然是和它对话,质疑它... ... 首先,你要问自己这几个问题: ❶ 这些想法是基于理性还是感性的呢? ❷ 这些想法是真实反映了我现在在做的事情、我是什么样的人和我的能力吗? ❸ 我有哪些证据能够反驳这些言论? 当你开始理清现实情况,并尝试把自己的情绪从中拉扯出来时,你会逐渐意识到,这些声音,都是你的挫败感在讲话,而不是你真实的能力。 然后呢,你要把自己从这个情境中抽离出来: ❹ 如果我的朋友这么说自己,我会怎么鼓励他们去反驳这些消极声音? ❺ 我会怎么劝说我的朋友用积极的态度看这个问题? 你把自己从这个情境中抽离出来,这能够让你从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 最重要的是,以长远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 ❻ 还能糟成什么样呢? ❼ 最好的情况会是什么样? ❽ 这些,对于5年后的我,影响大吗? 每每脑海中再次响起这些消极的声音时,你就用这些问题反击它们,一旦你发现自己能够更多地用积极的话语时,脑海里这样的“论战”就会越来越少啦~ 你要记住呀,不要再放任这些消极的声音来伤害自己了,因为这样只会让自己感觉更糟糕,还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学着去感知这种消极声音的存在(而不是单纯地去憎恨这种声音),然后开始质疑它。然后,你会发现你已经在学着用和你好朋友交流的方式,来和自己交流了。 还有什么比和自己建立一段友好的关系更有效的呢?

25308 阅读

成为女性Ⅲ—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你是好的

视频要点: 女性经常处在焦虑之中,底层是我到底值不值得 20岁比30岁糟糕太多了 30岁之后不再那么害怕,开始知道什么是重要的 不再需要向别人证明你是好的 发自内心的允许和尊重自己的存在,才能拥有自由感 简里里“成为女性”分享 完整版视频>> 来自简里里的分享: 为什么今年我这么喜欢讲“成为女性”这个主题。 我想,如果我有机会和20岁时的我自己碰面,我一定要告诉她: 不必害怕犯错。 不要生活在永无止境地、向他人证明自己是对的、是正确的、是值得的这件事情之中。你的感受和愿望都是重要的。你要勇敢,并为自己承担责任。 这个话也是对现在的我自己说的。 我年过了30,也深感到一些自由和责任的意味。但我仍免不了时时从焦灼之中醒来,忍不住要从他人眼光中确认自己的价值;仍然常体验到羞愧和愤怒;害怕犯错,忙于解释。 我也见到一些野蛮生长的姑娘们,身上有着从泥土里面喷涌出来的莽撞和逼人的创造力。可惜我未曾那样生长。 成年之后,外在有了更多的规范和束缚,但成为女性的过程中伴随着撕裂和杀戮。所到之处,死亡和欲望熊熊燃烧,荒野和生机共存。弥合和重建才接踵而至。 最想表达是: 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姑娘你就大胆去过你的生活。  

4138 阅读

记不住人名而被骂的,不只是朱丹

    朱丹又上热搜了。   这回是因为9日开直播,她在里面鼓励自己说:“天下我最棒”。算是对之前连续口误事件的回应。     此前,她因为叫错“古力娜扎、迪丽热巴、林允”的名字被网友群嘲。在之后几个公开活动中,她又陆续叫错了陈立农、马思纯(后工作室回应此视频为拼贴)的名字……被不少人质疑“作秀”、“拿不专业当有趣”。   一句“骚凹瑞”,成了人尽皆知的梗。朱丹在《吐槽大会》中说,我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骚凹瑞”:     部分网友觉得,一次两次的还好,但事情的走向渐渐有些奇怪了。   知乎和微博流传一则帖子,认为朱丹频发口误,并非不专业这么简单,而可能是因为“心理问题、药物作用”:       我们搜索发现,2016年朱丹的确在微博上承认:曾有抑郁倾向:     网友们甚至怀疑,她生了别的病。   研究脑科学的@屠龙的胭脂井说,观察了朱丹一段时间,这真的可能是早发性阿兹海默。     我们想说,工作不专业,没有任何借口辩驳。不管是抑郁症,还是阿兹海默,也都不能隔空诊断。   对于朱丹口误这件事,上述的言论未经证实。两者是否存在关联,我们无法得知、不作讨论。   不过,如果一个人频繁忘记别人的名字,经常性出现“记忆空白”,有没有可能真的是某些疾病的表现或前兆?我想与你不带偏见地谈谈这个问题。         “我抑郁,忘了班里大多数人的名字”     许多人并不知道,抑郁症的确会导致注意力和记忆丧失。   忘记名字、忘了一本书放在哪儿、忘记约了朋友去打球——这类事情,常常在抑郁症患者身上猝不及防地发生。   就在上个月,有个患有抑郁症的twitter网友说:   “刚刚被朋友拉黑了,因为我忘了之前我们聊了什么。   我想对朋友说:抑郁症、焦虑症、PTSD患者常有短暂的记忆丧失。如果我忘记了什么事情,请再耐心一些。这不是我的错,我也在努力。”       这段推文得到了5万多次的点赞,人们在评论里分享着自己相似的经历:   “我总是忘记一些常用物品的叫法” “大部分班上同学的名字都模糊了” “朋友怀疑,我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我在备忘录和手机提醒里面,存了一大堆东西”   还有人留言感谢推主的这次发声,他说:“feel like my life is a blur(感觉生命是模糊的)”本身已经足够糟糕了。   医学界认为,抑郁症患者的记忆丧失存在生物学基础,比如海马体的萎缩——2001年,美国斯坦福医学院发表于《PNAS》的一项研究发现,抑郁症患者的海马体往往较小——这是人类大脑中处理学习和记忆的区域。   他们观察到,海马体萎缩,甚至可在抑郁症得到缓解后持续数十年。它的萎缩程度,也并没有随着病情缓解时间的延长而减轻。   “抗抑郁药可以有效地减少悲伤,但在针对认知问题上则没有那么成功——即使患者感觉好些了,但他们在认知方面仍然表现出缺陷”,斯坦福大学精神病学和行为学博士后 Carrie Holmberg 说。   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记忆丧失是一种真正的生物紊乱,并非病人不够坚韧,或者意志力薄弱。       记忆丧失,的确是阿兹海默症的前兆     对于阿兹海默病人和家属而言,“失忆”是他们最先报告的症状。   里根总统就是一个著名的阿兹海默(AD)患者。他在晚年发病时,常用“这个”、“那个”来指代人名和物体。   @屠龙的胭脂井说,“曾有人拿里根总统的语料库,用自然语言理解的方法,做了一个判断老年痴呆症状的AI,还挺有效的。当然这个东西不能说明什么。要真正筛查,就要去大医院的记忆门诊,做个MMSE量表”。     事实上,大多数AD患者在发病时,往往已经六七十岁。但有大约5%的人,在四五十岁时就出现症状了,他们被称为是“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病人。   识别早发性AD患者的难度更大。因为这个年纪的患者的症状,容易被典型生活事件(如压力)所掩盖。   早诊早治,可在一定程度上延缓阿兹海默的发病。但2009年《中华老年医学杂志》所进行的诊治现状调查显示,我国67%的AD患者在确诊时已为中重度,错过了最佳干预时机。   值得注意的是,记忆问题也通常不是阿兹海默的唯一征兆。   美国阿兹海默症协会(Alzheimer's Association)表示,在对话中无法识别讽刺、频繁跌倒、一次又一次地询问同样的信息、性格变化、冷漠和退缩、攻击性、嗅觉减退、空间熟悉度的下降都有可能是AD的信号,一些人会出现视力问题,还有一些人会因病而逐渐无法分辨是非——他们甚至会开始偷东西,出现违法行为。         “记不清”,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也可能是求救信号    一个人总是喊错别人的名字,背后可能有很多原因。除了大脑能力,健康问题、药物,甚至这个人对你意味着什么,都会有很大影响。   比如: 这个人对你来说不重要 要记的东西太多,被分散了注意力 你在潜意识中不喜欢他们   然而,有一种“记忆断片”的情况,我们人人都可能遇到——“脑雾(brain fog)”:一类感觉混乱、迷惑,决策变慢,理解力、记忆力跟不上,“大脑里好像蒙了一层雾,混混沌沌”的状态。   它并非一种疾病名称,而是一种认知上的障碍。记不起人名,只是其中一种症状。发生“脑雾”时,人们还可能无法很好理解一段信息;无法很好地绘制、识别形状;或者在组织、解决事情方面出现问题。       “脑雾”的发生有多种原因,包括压力太大、酗酒、饮食不良、失眠、睡眠不足、头部受伤、激素变化(特别是在怀孕时/更年期),以及使用某些药物。   轻微时,它可能没什么大不了,调整睡眠、恢复健康饮食就行。但严重的时候,它也可能是一种潜在健康问题的迹象,比如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阿兹海默症,或者甲状腺问题,需要进行针对性的医学干预。   当你发现自己、周围的家人、朋友,出现了总是叫错名字、忘记常用词、无法顺利描述一件事的情况,必要时,需联系专业的医疗救治和心理咨询。   忘记别人名字这种事,对一些人来说是工作失误,对另一些人来说,也可能是求救信号——我们要做的,是接住这个人,说一句比嘲讽更温暖的话。     撰文:江湖边   References:  Sapolsky RM. Depression, antidepressants, and the shrinking hippocampu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1;98(22):12320–12322. DOI: 10.1073/pnas.231475998 Holger Jahn, Memory loss in Alzheimer's disease, Dialogues Clin Neurosci. 2013 Dec; 15(4): 445–454. Medicalnewstoday: Brain fog: Causes and tips Bustle: 11 Surprising Things It Means If You Can’t Remember People’s Names Theladders: 7 surprising early signs of Alzheimer’s Mayoclinic: Early-onset Alzheimer's: When symptoms begin before age 65

3768 阅读

北上广没有邻居|漫画

  酒鬼 / 野生好人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756 阅读

全是你的心理作用 /Its all mental

文/简里里 全是你的心理作用 /Its all mental。 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奇怪的是,我一直到今年春天,才真正一窥到这句话的力量。 前几天有个人提问说,抑郁症的患者怎么恋爱?让我给一些建议。我回答说,正常恋爱啊,谁还不能生个病呢。俩人认真经营感情就好。他接着说,可能在你看来是不是个事儿,可是在我看来就是个事儿啊。我觉得我会拖累对方,怎么和对方家庭交代呢。你就说得轻巧。 这让我想起来另一件事。有人在微信平台上问我说,我就是因为穷才抑郁,我怎么办?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建议? 我先讲个自己的故事吧。在Draper University的时候,学校有一天让我们第二天早上从十楼往下扔鸡蛋。我们每个人都收到一张长长的工具清单,每个工具都标了价码,比如气球加200分,纸板100分……避孕套50分。最后你使用工具的价码越少,就是赢家。 我此时已是个工作六年的大学老师。收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从心底觉得: 我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鸡蛋碎不碎关我什么事情!摔下去不破又不能拯救世界! 所以同学们晚上去超市买鸡蛋,晚上呼朋唤友地去楼顶练习,我都微微笑说,我不去啦。我要工作。晚上我的室友半夜回来,认真地把她的鸡蛋神器小心翼翼地放在冰箱,问我准备得怎样啦?我说我还没做,明早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我果真从亚马逊寄来的盒子里面翻出一些塑料泡沫,捆绑捆绑跟大家一起去了楼顶。那是加州那座小城里面鲜有的一座高楼,站在楼顶可以看见整座城市,看见远处的旧金山。大家开始扔了。有人做了纸糊的飞机,有人将鸡蛋包在枕头里面,有人用顶篷的大伞;每个人都那样期待,胸有成竹或是期待奇迹发生。 大家欢呼、尖叫、雀跃。你真的看见大家有好多好多的创意。 而我的很无趣。简直就是直接掉在了地板上,磕了一个太阳蛋。我脑袋里面浮出一个句话来:无所谓,反正本来就没好好准备。 那天在楼顶,大家在加州刺眼的阳光底下,欢呼雀跃,甚至还总结出扔鸡蛋的规律出来。我站在旁边,忽然想起大学老师曾经跟我说一句话:你说是因为没考好是因为你压根没有认真复习,而其实根本就是你在害怕,没复习不过是你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其实那些不屑,不过是我给自己不想努力,害怕失败,找一件“体面”的借口。躲在这个借口之后,我不用去面对我任何的软弱。 之后我学会在任何不起眼的、细小的事情上,专注地去工作,整个过程总是彰显出不可思议的意义感来。然后你发现你眼睛里面整个世界都变个样子,无数可能性冒出来。 It’s all mental/ 这全是心理作用。 这件非常小的事情,在后来跟学校道别的时候,我罗嗦又无比真诚地向学校表达了感谢。这之前之后发生在我身上的许多事情,都向我清晰地表达了这一点:这不过是你自己的心理作用。 你可以因为恐惧,而否认一件事情的乐趣;也可以应为自己的不安,假装强大地表示拒绝。你获得暂时的安全,却终有一日还要去面对自己内心的屏障。 回来说开篇提到的两个问题。抑郁症本身不是使恋爱发生问题的关键,穷本身也不是“抑郁”的源头。拆掉“抑郁症”这个替罪羊,真正应该被提出的问题是:在婚恋关系中,我害怕的到底是什么?在“穷而抑郁”的背后,我在躲避的究竟是什么? It’s all mental. --------------------------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6828 阅读

为开发抗抑郁药物,科学家研究了20年…致幻蘑菇?

写在前面:   12月12日,“裸盖菇素(psilocybin)”突破了它被用于治疗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第一个关键临床障碍:安全性。   这项在89名健康志愿者中进行的、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安慰剂对照研究表明,在受控环境(一对一支持)中,由受过专门训练的治疗师给予规定剂量(10mg和25mg)的裸盖菇素,不会产生严重副作用。   如果你不清楚什么是“裸盖菇素”,它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致幻蘑菇。   裸盖菇素是“致幻蘑菇”中精神活性成分,在我国属于一类管制药品。这意味着它目前没有任何合法的医疗用途,还有很高的滥用风险。   但在前沿医学领域,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用它治疗慢性抑郁症的可能性。   近年来,有关致幻剂研究正呈现爆发式增长。越来越多的实验发现,裸盖菇素在难治型抑郁、焦虑、PTSD等疾病中,都展现了快速、良好的缓解作用。   对于正在寻找抑郁症新疗法的研究人员来说,它实在太诱人了。    1.致幻“魔法”菇    合法地食用“致幻蘑菇”,大概是荷兰人民最令全世界羡慕的生活方式之一了。   这是一种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蘑菇,通常呈棕色或棕褐色,你完全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毒品。在荷兰以外许多国家和地区,致幻蘑菇也确实被定义为“软性毒品”。   一些服用蘑菇后的人,如此描述自己的体验:   “那是一种超脱现实的迷幻境界。瞬间感到自己超越了时间和空间,那是与万物合一、深感积极的情绪。”     “吃完蘑菇后走进一家餐馆吃炒面,眼里炒面逐渐开始扭动并从碗中滑落,妈的花椰菜也开始跟着扭了……打开相册,每张图片都跟gif似的,太炸裂了。”     我身边就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几年前,她为了体验致幻蘑菇,专门飞去荷兰,把自己吃得流着口水在公园里打滚,同时满脸都是幸福的微笑。   她当时绝不会想到,这种一度被古代萨满用于宗教仪式,甚至被用作巫医治疗的致幻蘑菇——今天却有机会在心理和精神疾病领域派上大用场。   2.“软毒品”的另一面    在蘑菇中发挥“致幻剂”作用的,就是名为“裸盖菇素”的精神活性成分。领导该项研究的James Rucker博士打了个比方说:   “吃裸盖菇素就像春天的大扫除。你把橱柜里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一个朋友来了,帮你把一切都整理好”。   听起来无比美好是不是。     越来越多研究证实,在“软性毒品”、“致幻剂”等臭名昭著的头衔下,裸盖菇素在神经科学领域的医学用途。比如:   1)治疗难治型抑郁症   2017年,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给19名抑郁症患者服用了裸盖菇素。所有志愿者在一周后都观察到较少的抑郁症状,“47%的患者在5周后出现显著缓解”。   2)缓解癌症晚期病人的抑郁和焦虑   在一项针对致幻剂的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单剂量的裸盖菇素,大大减少了晚期癌症患者的抑郁和焦虑。   志愿者Dinah Bazer说,“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要我这样说很难,但我真的是沐浴在上天的爱中。这种感觉持续了几个小时。但当这种感觉过去后,我的恐惧和焦虑也消失了,我的生命发生了改变”。   3)帮助戒烟   临床药理学家Roland Griffiths曾在50名屡次戒烟失败的志愿者中,发现裸盖菇素结合认知行为疗法,让这些志愿者在6个月内出现了80%的禁欲率。   Griffiths认为,“裸盖菇素给药,结合认知行为疗法,可以给吸烟者提供一种解决问题的工具和框架”——精神病人使用致幻药物后,精神放松,焦虑和抑郁症状减轻,忍耐性也明显提高,这样可使病人容易接受建议,非常有利于心理治疗。   Twitter网友感慨说:   “我们这个时代,允许对糖、酒精、尼古丁上瘾, 却对DMT、裸盖菇素的医学作用一无所知。 浪潮该变了。    3.吃下“魔法菇”的少女自杀了    事实上,裸盖菇素已有长达几十年的研究史。   1959年,瑞士化学家Albert Hofmann首次从蘑菇中分离出了裸盖菇素,他供职的公司Sandoz药厂则销售纯的裸盖菇素,用作“以心理动力学为导向的心理治疗”。   Albert Hofmann   直到1970年,迷幻剂研究被全面禁止,新的相关实验也再没有展开。   管控源于不当滥用。1971年,联合国《精神药物公约》将裸盖菇素列入严格管控名单。目前,在全球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它都属于一类管控药品。这意味着,它没有任何合法的医疗用途,还有很高的滥用风险:   随意尝试致幻剂,可能带来无法承受的代价,包括生命的终结。     最出名的一个案例发生在2007年3月。17岁的法国少女卡罗芙在阿姆斯特丹旅游,她在便利店里买到“魔法菇”,吃下后跑到了尼莫大厦的屋顶,跳楼自杀。   这直接推动了荷兰有关种植和出售鲜致幻蘑菇禁令的发布。     4.要用于医疗措施,还得等等    近十年来,有关致幻剂的研究开始复苏。这部分源自全球抑郁症负担的不断增加。   全世界有超过2.64亿人受到抑郁症的影响。最常见的治疗是服用抗抑郁药物——比如百忧解,它可以增加大脑中的血清素水平,改善情绪。   但是,百忧解要发挥作用,通常需要2-4周,约有20%的患者也对抗抑郁药物没有响应。   裸盖菇素却不一样。   志愿者在摄入裸盖菇素后,会迅速改变大脑功能——有多快?大约只要30分钟,药效持续4-6小时,但它带来的缓解可能是长久的。   2011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裸盖菇素甚至可以长期改变志愿者的“个性”:约一半参与者表现出开放性人格维度的增加,且此积极作用在服用裸盖菇素后一年仍然明显。    “单剂量的药物,产生这种戏剧性和持久性的结果,这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科学家仍然质疑它作为一种医疗措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虽然裸盖菇素等迷幻剂在PTSD、药物和酒精成瘾方面,都显示出了巨大潜力。   今年12月,Compass Pathways透露,有关裸盖菇素的二期临床实验,已在北美和欧洲的216名抑郁症患者身上开展,数据预计在2021年公布。   9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宣布开设了自己的迷幻药研究中心,仅私人捐赠者就捐赠了1700万美元。Griffiths认为,这标志着“治疗学和思维研究的新时代”;   FDA于近期宣布批准“氯胺酮”作为治疗抑郁症的鼻喷雾剂——它另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是“K药” ……   但这些研究仍然停留在相当早期的阶段,还需要更多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数据。在此之前,迷幻剂恐怕还要背负着这些“不良头衔”走好长一段时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裸盖菇素研究计划 首席科学家 Roland Griffiths   被称为是“21世纪迷幻药领域的先驱”的Griffiths认为,明确对致幻剂的批判性态度、而不是一味吹捧它为“万能药”这点非常重要。     “当我们开始了解其背后的大脑机制,并开始利用这些机制造福人类时,科学就将超越迷幻。”   “这不是魔法,而是一种艰难的工作。”   Take-away Note:最后,再列举几个有关裸盖菇素的事实    1. 致幻蘑菇吃完会有什么感觉?    裸盖菇素的作用一般与LSD(一种强烈的精神致幻毒品)相似。包括对时间、空间的感知改变,情绪、感觉的强烈变化。它可以扭曲现实,对心理健康产生影响; 致幻作用通常发生在摄入后30分钟内,持续4-6小时; 这种作用对每个人都可能不同,这取决于使用者的精神状态、个性、剂量、周围环境、过去的经验以及对经验形成的预期; 过量服用,会出现呕吐、腹泻、大量流汗、血压下降、哮喘、急性肾衰竭、休克等症状或因败血症猝死。心脏有问题的人服用后可导致休克或突然死亡。   2.会不会上瘾?   医疗机构并不认为“裸盖菇素”是一种化学成瘾物质,停止使用后不会出现物理症状。   3.可能出现什么不良反应?   普通人尝试娱乐性地服用裸盖菇素,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极度焦虑或短期精神病,或经历绝望、困惑、偏执、焦虑、恐慌的感觉; 在服用裸盖菇素数天后,可能会出现难以适应现实的情况; 有些人可能会对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经历持续的、令人痛苦的改变,这种状态可持续数周到数年。   4.如何避免这种情况?   首先,你不吃,这些糟心事都不会发生。 其次,如果吃了蘑菇后感到恐慌、焦虑,或有任何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危险,必须立即寻求医疗援助。   5.如果我是难治型抑郁症/PTSD等疾病的患者,想试试裸盖菇素,该怎么办?   目前只能考虑申请参与临床实验。在加拿大、欧洲和美国,都有裸盖菇素相关疗法的临床实验正在进行。     参考资料: [1]simplyamsterdam:FRENCH TOURIST IN AMSTERDAM COMMITS SUICIDE AFTER USING 'MAGIC MUSHROOMS' [2]scientificamerican:Psilocybin: A Journey Beyond the Fear of Death? [3]positivenews:Down the rabbit hole: treating depression with psychedelic drugs [4]商业周刊:癌症病人的精神“蓝瘦”,迷幻蘑菇能帮忙解决 [5]prnewswire:COMPASS Pathways and King's College London Announce Results From Psilocybin Study In Healthy Volunteers [6]wbur:How Psychedelic Substances Can Help Treat Anxiety, Depression And Other Mental Illnesses [7]wikipedia:Psilocybin [8]drugpolicy:10 Facts about Psilocybin Mushrooms [9]psychologytoday:Psilocybin: Four Important Takeaways from a Clinical Trial   江湖边、酒鬼 ✑ 撰文  

3356 阅读

耳机是社畜焦虑的出口|漫画

  江湖边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98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