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有黑暗,但要相信暗夜中有光 | 与孩子谈论恶性事件的 5 个建议

最近在新闻中看到了很多令人难过的消息。几天前甘肃女孩跳楼的消息已经非常令人痛心,昨天又看到了上海两个小学生被陌生人砍杀的消息。   这样的事情很容易激活我们大量的哀伤、愤怒、无能为力和不安全感。它好像离我们那么近,令人非常恐慌;但是它又好像离我们很远,让我们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但我们还是可以做点什么。   简单心理整理了一份心理应对指南,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对大家有帮助:   如何与孩子谈论恶性事件? 我们如何对待新闻中的恶性事件? 事件亲历者和亲友如何应对创伤?       如何与孩子谈论创伤事件:   我们都不希望孩子太早认识世界的黑暗,但是如果事情已经发生、尤其是发生在身边的时候,我们需要帮助孩子更好地理解和应对。   美国校园心理咨询师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ol Psychologists)为父母和教师提供了一些建议:   向孩子保证他们是安全的 在发生悲剧事件之后,我们需要让孩子感到学校仍然是安全的。 对于不同年龄的孩子,需要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     1)对于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可以对他们提供简单的事件信息,同时告诉他们坏人已经被抓起来了,父母、老师和警察在保护他们的安全;     2)对于小学高年级和初中的孩子,可以向他们说明具体的应对措施,并帮助孩子区分事实和过度想象;     3)对于初中高年级和高中的学生,告诉他们学校的安全需要他们的配合,并倾听他们对事件的观点和建议,和他们一同讨论应对措施。     给孩子消化情绪的时间 如果你不确定应该对孩子透露多少信息,那就根据孩子的提问和情绪,决定应该在什么时候告诉他们哪些信息。 鼓励孩子自由表达感受,同时要有耐心。注意观察孩子的情绪,当他们想要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倾听他们的感受,并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比如,如果在你做家务的时候,孩子围着你转来转去,这可能就是一个想要讨论的信号。 如果孩子不擅长用语言表达情绪,可以鼓励他们用绘画、音乐等形式表达自己。你也可以通过行为习惯、饮食和睡眠状况观察孩子的状态。 一般来说,如果得到足够的支持,孩子的焦虑、不安等情绪会逐渐缓解。但是,如果孩子亲身经历或目睹了创伤事件,或者经历了亲人朋友的丧失,请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避免继续接触相关信息 避免让孩子持续接触事件相关信息,包括对其他同类事件的报道。即使对成年人来说,观看现场视频和照片都可能引发PTSD症状;而对于孩子(尤其是儿童),相似事件的信息会加深他们的困惑和恐惧。 如果需要在孩子面前谈论创伤事件,那么请控制自己的情绪,避免让孩子感受到愤怒和仇恨,以免让他们产生误会。   保持日常作息 保持日常作息能带来一种安心感,促进孩子的心理健康。父母和老师可以督促孩子按时作息,照常学习和参加相关课外活动。不过,如果孩子一时无法消化情绪,也要给他们自我调整的空间。   帮助孩子认识暴力 我们成年人都难以理解那些毫无来由的恶意,孩子可能尤其会感到困惑。这时候我们可以告诉孩子:   “坏人之所以作恶,是因为无法管理自己的愤怒。教师、警察和社会机构正在努力帮助这样的人,阻止他们伤害别人。而如果你发现别人携带了刀具、枪支等武器,或是听到、看到了什么令你感到害怕的事情,一定要告诉大人。 我们需要学会在悲伤或愤怒的时候寻求帮助,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你或者身边的同学感到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定要告诉大人。 尽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生活仍要继续。我们照常学习、运动、做游戏,不代表我们不在乎别人,只是我们同样需要照顾好自己,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       如果你在新闻中看到了恶性事件: 作为普通人,当我们在新闻中看到恶性事件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感觉到恐惧、担忧和愤怒。 当此类事情发生时,问问自己可以干些什么,如果有就去做;如果没有就不要过于纠结,承认自己对此无能为力。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做些什么来阻止伤害的二次传播,来照顾好自己的情绪。   不要轻信和传播谣言 事件发生后总会在朋友圈或者公共媒体上看到很多未经核实的信息,常常会激化我们的情绪。请耐心等待,并阻止谣言的传播。   合理关注新闻 定一个固定的方法,例如每天只在早上看一次,看完就关掉,不要持续关注。不管你有多么关心这个新闻,每天看完之后等到第二天再去看。在短期内对一个新闻关注得越多,越容易让你产生自己参与了这个事件的错觉。 不要看现场图片和视频,如果已经看过也不要反复观看,这可能会引发类似PTSD的症状。   关注自己的情绪 如果感到难受,请关闭社交媒体。这样的行为不意味着你不在意周遭发生的事物,它仅仅意味着你知道看着这些新闻令人难过,而且于事无补。   调整睡眠 担忧会导致失眠,失眠又会加剧担忧。为了打破这个恶性循环,尽量不要在睡前一个小时对着屏幕刷手机,电脑,和iPad,找一个不用对着屏幕的睡前活动。   接受不确定性 想要减缓焦虑,很重要的是要明白,不管你做了多少防护措施,这个世界上总有不可控的事。每当你告诉自己“只要这么做就会万无一失”时,你实际上在强化你的焦虑。只有当你接受了世界的不确定性,你才能很好地面对生活。     如果你或亲朋好友经历了恶性事件:   目击一起恶性事件本身就是一场创伤。创伤后的几小时、几天甚至几个月之内,目击者往往会经历一些令人难受的情绪和生理反应,这些反应包括:   焦虑或恐惧 易怒,坐立不安,情绪化 悲伤,无助,无望 冷漠,麻木 作为幸存者的愧疚感 做噩梦,或反复出现记忆闪回(flashback,即不自主地回忆起相关场景) 与世隔绝的感觉 对于环境过于敏感 无法集中注意力 头疼 恶心,胃痛 疲劳   这些症状都是我们面对创伤事件的正常反应,一般来说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缓解。它们通常在事件发生后三个月内开始出现,但也有人在几年后才出现症状。   如果这些症状中有几项持续时间超过一个月,并影响了你的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你有可能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请及时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如有需要,你可以点击“阅读原文”预约专业咨询师。)   这里我们会提供一些小建议给大家,来更好地应对这些负面情绪:   维持正常的生活作息 不要回避创伤发生的场景。不要改变自己的日常生活方式,哪怕感到抗拒,也尽量保持日常的作息,吃好睡好。保证自己处于一个忙碌的状态,不要让自己闲下来。 在每日生活中多做一些小决策,例如晚上吃什么、要不要去健身房等,这一些小决策会让你恢复对生活的掌控感。但不要做一些如搬家、换工作之类的重大决策。   照顾好自己的感受 不要试图通过酒精来麻痹自己的感受。 不要试图对抗那些反复出现的噩梦、想法和记忆闪回,随着时间推移,它们会逐渐消失。 许多目击者会体验到幸存者愧疚。如果你也有这样的感受,提醒自己:你经历的事情不是你的错,你的幸存不是以他人的生命为代价的。真正需要为这起事件负责的是那些作恶的人,不是你。   寻求人际支持 不要觉得自己疯了,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反应,你是一个正常人,你经历了一次创伤,仅此而已。多与人交流,谈谈自己的感受。可以和亲人,朋友交流,也可以和同样受到创伤的人分享。与人交往能治愈你的内心。   如果你的亲朋好友经历了恶性事件,你可以:   提供陪伴和帮助 向他们保证他们是很安全的。不管他们有没有提出要求,尽可能向他们提供帮助。多花时间和他们待在一起,协助他们完成一些日常活动,例如煮饭、做卫生、照顾小孩。   照顾他们的感受 不要说类似于“本来可能更糟糕的”这样的话。 不要把他们的愤怒当成对你的愤怒,他们需要发泄。给他们一点消化情绪的私人时间和空间。 记住,你爱的人正在经历一次令人痛苦的事件。倾听他们的感受,告诉TA你爱TA,你能理解TA所遭遇的痛苦,也很乐意提供帮助。   希望以上信息有所帮助。祈愿这世上善意常存。  

4869 阅读

精神科视角下的强迫症

分享嘉宾:刘文娟 简单心理精神科顾问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理医学科 精神科主治医师 复旦大学医学院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硕士 2007年-2009年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急重症病房住院医生 2009年至今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理医学科主治医师 相对于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并不被大家熟知, 但是作为一种常见的精神障碍,我们身边有很多人在遭受强迫症带来的痛苦,却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帮助。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强迫症,让我们更容易去识别它,也学会如何去应对和得到更有效的帮助。 1.强迫症就是“洁癖”吗?会有哪些症状表现? 2.强迫症如何诊断?日常强迫行为和强迫症如何区别? 3.强迫症有哪些治疗方法?该如何选择? 4.强迫症患者有哪些认知模式? 5.药物治疗的好处和可能的副作用?

18548 参与

人生短暂,多花点时间吃饭|漫画

  连 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还谈什么生活?连饭都不好吃,还   野生好人+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图     心思研究  /  心理干货  /  咨询师问答  /  情绪治愈  心里有事,来「简单心理」

2781 阅读

“都怪生活太辛苦,害我吃成一个胖子”|你也经常借吃消愁么?

  本文字数3000+ / 阅读需要 8 min   有一个令人缺氧的事情:每到下午,实习妹妹就会准时在工位嘬辣条。味儿大,劲儿足,方圆10米没有鼻子能幸免。   她说这是“零食减压大法”,吃东西能令她缓解焦虑。晚上在家赶稿时,她还能连吃3大包薯片,两个苹果,一盒炸鸡,情到深处再来一个自热小火锅。   真饿吗?其实一点都不。   她也承认,等东西一吃完,消失的压力就又回来了。紧接着还增加了对自己不自律的谴责和挫败感,形成新的恐慌。但在下一次面对焦虑压力的时候,她还得拿一堆食物放在身边,那是120斤的她深陷焦虑时最重要的救命稻草。     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疯狂吃东西,以此来缓解压力,是许多人都会选择的减压方式。这种以进食行为作为应对消极情绪(如焦虑、抑 郁、愤怒、孤独等)的反应,被心理学家Van Strien定义为情绪性进食(Emotional Eating),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借吃消愁”。   很多时候我们都没发现,自己其实很难区分“饥饿进食”和“情绪性进食”的区别。很多突然胖起来的人,可能都选择了将食物当作填补情感需求的工具。从而越来越胖,一胖不止。   为什么人容易选择“情绪性进食”?   情绪性进食形成的原因,其实比较复杂。就像很多胖子之所以胖,往往也有各方面的原因。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借吃消愁”是我们从婴儿时期延续下来的习惯,是天性,不容易改的。那时母亲是我们最为信赖的人,是我们获取安全感的重要途径,而哺乳则是母子之间最重要的互动——   因此,“通过嘴来获取安全”的机制,从那个时候开始留在了我们的潜意识中。即使已经长大多年,当我们在面临紧张和压力的时候,还总会想着吃点什么来缓解焦虑。   从生理的角度看,巨大的压力会使我们压力荷尔蒙皮质醇的含量迅速上升,这种激素的大量分泌会让人感受到异常渴望高热量的食物。所以,当你因为情绪不好而想吃东西时,炸鸡和薯条往往比一份蔬菜沙拉要诱人许多,虽然在平时你可能并不会喜欢这样的食物。     而更深一步讲,借吃消愁的习惯,甚至还可能与你的情感经历有关。比如心理学家Jonice Webb指出,在童年曾遭遇过情感忽视(Childhood Emotional Neglect)的孩子,长大后会更加容易出现情绪性进食的问题。“被情感忽视”,就是指一个人的情感需求得不到父母的重视和满足,不被鼓励表达自己的情绪,觉得自己的情绪无法被他人接纳,最后导致自己在面对自己的情绪时也变得手足无措。   同理,一个人成年后,长期被自己的伴侣情感忽视,也可能对他产生同样的心理影响。由此产生情绪问题后,人也更容易选择“情绪性进食”来缓解问题。   那么,“借吃消愁”真的可以缓解我们的焦虑和压力吗?还真可以。   在我们体内存在一套“自主神经系统”,它调节着我们的激素分泌,也影响着我们的心情。自主神经系统又分为“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当其中的一套系统被激活时,另一套系统就会被相应削弱。   当巨大的压力袭来,就会激活“交感神经系统”,于是我们会瞳孔散大、心跳加快,全身心进入备战状态。   而吃东西,又能让“副交感神经系统”被激活,“战斗模式”解除,我们会进入“享受人生”模式,心跳平缓,生活进入美滋滋状态。   除了快速变胖 情绪性进食还有啥影响?   既然“借吃消愁”可以缓解压力,那又为啥不推荐人们使用呢?   因为它虽然有效,但效果可能也很有限,甚至容易引发更多其他问题。   首先,为什么说情绪性进食的安抚作用非常有限?正如我们前文所讲,吃东西之所以可以缓解焦虑,是因为消化系统激活了”副交感神经系统“,但这种刺激并不会持续很久。   所以,当你暴饮暴食之后会发现,那些糟糕的情绪很快又将卷土重来。   其次,我们在压力下更多的会选择高热量高脂肪的垃圾食品,所以情绪性进食极易引发肥胖、营养不良等健康问题。当我们认清自己刚刚摄入了多少卡路里,一种新的对于体重的焦虑会油然而生,再加上刚刚卷土重来的本身的焦虑感,此刻我们会感到比之前更加强烈的糟糕的感觉。   这种突增的焦虑,会让我们产生更为强烈的想要暴饮暴食的欲望,我们往往就这样陷入”借吃消愁愁更愁“的恶性循环。   一旦这种循环开始,我们的生活便会落入失控感的旋涡。当什么时候吃、吃什么东西都是自己不能控制的时候,我们厌恶毫无自制力的自己。每一次在镜子前,日渐丰腴的小肚子都在提醒自己——再这么下去,坐公交就会被当孕妇了。   更可怕的是,当人习惯了情绪性暴食,当食物沦为了对抗情绪的工具,人便很难感受到食物的美味,也很难从中获取到真正的快乐了——体会不到美食的美好,岂不是太可怕了?     如何缓解情绪性进食?   吃东西能解决的压力,其他方法也可以解决   前面说过,吃东西之所以能缓解情绪,是因为它激活了我们的“副交感神经系统”。   那么除了进食,我们可以用其他方式激活“副交感神经系统”,得到同样的体验。   比如用凉水洗脸,敷一张面膜,也许就是更简单有效的办法。当脸接触到冰凉的东西时,迷走神经被刺激,此时“副交感神经”会顺势得到激活。   如果手边没有凉水和面膜,也可以闭上嘴巴、扭住鼻子,然后轻轻地试着向外呼气。此时,胸腔内的压力会逐步增加,迷走神经得到激活,也会顺势激活“副交感神经系统”。   如果捏鼻子让你感觉太难受,降低呼吸速率也是激活”副交感神经系统“的一种方式。花2秒钟吸气,憋气5秒,然后用7秒来慢慢把气吐出来。重复几次之后,你的情绪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改善。   别让自己处在太饿或太累的状态   回想一下自己暴饮暴食的经历,是不是大都发生在三更半夜?我们感到极度的疲惫时,最容易发生情绪性进食。在过度疲劳的状态下,我们的认知资源会变得极其有限,这会导致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进行自我控制。   所以,保持规律的三餐和作息是减少情绪性暴食的有效途径。     找一个能快速自我安抚的方式   情绪性进食的的本质,在于我们没有找到更合理的方式来安抚自己的糟糕感受,所以只能吃。   比起责怪自己长胖,尝试找到替代性的自我安抚方式才是当务之急。   感到沮丧和孤独,打个电话给心爱的人,或者养只小猫小狗,跟他们玩一玩,都会令人感到舒适。如果此时并没有容易获取的陪伴,看一看自己喜欢的照片、摆弄下喜欢的物件,也会让你感到更加温暖。   感到焦虑时,跳舞、跑步、做瑜伽等任何可以让你出汗的方式都可以快速消耗掉你的紧张能量。   感到筋疲力竭时,在吃东西之前,先冷静下来喝杯茶,洗个热水澡,点份香薰,然后把自己裹进被子好好睡一觉。   总之,原理就是找到另一件喜欢的事情,来替代吃东西。   接纳自己的感受,了解自身的情绪机制   最后这个技能,会更偏向心理咨询的原理:   当你发现自己存在情绪性进食的问题,先不要焦虑,也不要责怪自己。去接纳自己的情绪,去想一想:是什么导致自己开始情绪性进食?是工作压力太大?是从小到大父母对自己的情感忽视?   一定是有一些不适的感受,才会让人产生情绪性进食。所以当我们真正了解情绪性进食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并能对自身产生理解和同情时,或许情绪性进食就会自动得到缓解。   即使没有,这也将为你彻底远离情绪性进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说到底,成年人的世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只有“容易胖”。   “变瘦”和“拥有更加科学的饮食方式”是许多人的目标。可当聊到这些话题时,人们总认为这是一个和“自律”高度相关的问题,以至于压根没意识到“情绪性进食”的存在。   其实,情绪也是影响我们身材的重要因素,我们要战胜肥胖,根本原因也许并非在于不够自律,而在于不懂得如何跟自己相处。   参考文献:    1. Van Strien T, Rookus MA, Bergers GPA, et al. Life events, emotional eating and change in body mass index.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1986, 10: 29-37   2. Van Strien T, Rookus MA, Bergers GPA, et al. Life events, emotional eating and change in body mass index.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1986, 10: 29-37   3.Melinda Smith, M.A., Jeanne Segal Ph.D., Robert Segal, M.A."Emotional Eating:How to Recognize and Stop Emotional and Stress Eating“. [Online]Availible:https://www.helpguide.org/articles/diets/emotional-eating.htm/.(September 2018)   悠悠+酒鬼 ✑ 撰文

3431 阅读

如何从青少年发展阶段看网络成瘾的成因与应对?| 5个疑问与解答

写在前面:   在今年的2月25日~3月12日,为了向大众普及网络成瘾的心理学知识,帮助受网瘾侵害的家庭,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张沛超、周烁方、王邈、彭建玲、柯慧贞五位心理专家老师,一起为大家带来了《青少年网络成瘾》系列公益讲座第二季。课程受到了广大家长的热烈好评,如今,我们将周烁方老师的“深入黑洞——网络成瘾的根源与化解”主题讲座和彭建玲老师的“如何帮助困难中的青少年”主题讲座中进行了节选与整理,从青少年发展阶段与网络成瘾的关系,及如何应对等内容与你分享。        ?  疑问1: 成瘾行为和一般的正常行为,到底有什么区别?   有时候我们会认为如果一个人他总是做一个事情,总是做,天天做,一天要做好几回,那么这有可能是成瘾。 但是有些事情我们的确是天天做,总是做,而且总也做不够。比如说吃饭,我们每天都要吃,早饭午饭晚饭少一顿就很难受,而且竟然吃完以后第二天还要吃。但是我们却没有说这个吃饭是一种成瘾,对不对?   而另外的一种界定,则会更贴近本质一些:一般来说,我们有一些事情做了以后就会得到一定的满足,得到满足之后就不需要再做了,但是成瘾行为就好像要不停的做,甚至于做完以后你会觉得他不但显得没有得到满足,反而好像心里面更需要了。   一个很重要地划分成瘾与正常需要的标准是:正常的需要,它如果得到了适当的满足,这个需要就会停止,我们就不会去再去追求这个东西了。比如说吃饭,你吃到一定程度吃饱了,你再吃反而会难受,那么这就是正常的需要。而成瘾行为,即使在满足之后,对它的需要也不会减少,反而可能还会再需要甚至需要的更多。        ?  疑问2: 成瘾也有分类吗?大概可以被分为几类? 每一类有怎样不同的对待方式?   一般我们可以把成瘾大概分为三类:    1. 正常需要没有被满足  这种情况是表面看起来成瘾,但背后的原因是正常需要没有得到满足。对待情况,我们首先应该尝试看看有没有可能去满足这种需要。如果很难满足,可以帮助ta了解自己的需要和目前无法被满足的现状。比如对待青少年对性的不满足,可以帮助他们了解自己有性欲,并且在目前生活阶段没法满足性欲的事实,但是不应该去刻意屏蔽它,反而应该保持对自己不满足状况的认知。   对待这种情况,最健康的就是我知道我不满足,然后接受这个现状,然后等待时机,等到未来可以满足的时候再去满足。        2. 原发性需要没有被满足  第二种,是看起来人在寻求某种满足,但是ta去寻求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满足不了。实际上,此时人在表面上所寻求的满足,实际上不是ta心里最初的需要,即它不是原发性的需要,而是因为原发的需要无法满足而生成的一种继发的需要。   这里面有一个基本的原理,当人的原发性需要被压抑,这种转化而来的继发性需要是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的。比如说我们说网络游戏成瘾,如果青少年是因为需要跟人进行真实交流的需要引发的网络成瘾,那么即使他玩再多的游戏,上太多的网,也永远不可能真的让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和别人达成了一种真实的交流或者共鸣。    3. 沉溺现象  意象对话学派曾观察到一种叫做沉溺的现象,它是一个与成瘾有关的心理机制,指的是在成瘾行为的过程中,人的行为和心理的反应形成了一个连锁的恶性循环,这个循环会不断加剧,就好像一个黑洞或旋涡一样,会把人越来越卷进去。   举个例子,大家可以看下面的图。比如说有一个孩子他心里面有点自卑,于是他想通过玩游戏来寻找自信。假设他真的在玩游戏中成功地找到了自信,那么就会舒服一些,可能他的游戏行为会停止。 但是很多时候是比较不幸的,就像左侧这些漩涡似的箭头,就描述了沉溺的现象:他一开始感觉到自卑,然后玩游戏找自信,但是游戏玩得也不好,他就更自卑,更自卑后他发现好像就更难在现实里与人交往了,就更需要玩游戏,再去找自信,于是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  疑问3: 为什么会出现青少年网络成瘾现象?   青春期的ta们正在经历巨变   从生理变化的角度而言,从十一二岁开始,青少年的性器官发育,开始出现第二性征,这个阶段身体的变化会让青少年感到困惑和懵懂。除了这些,他们的大脑结构也会发生很大变化,由于青少年在青春期会接触到大量新鲜的信息,在这种刺激下,大脑细胞会快速繁殖。这一切都使得青春期的ta们在心智模式的发展上进入了一个快车道。   人的心智模式发展是贯穿一生的,其最早的基础是来自于童年的经验,主要是与母亲之间的互动。母亲对待婴儿的模式会让婴儿对自身和世界产生不同的感受与想法,并发展出自己的应对方法。此处的母亲也可以替换为保姆、父亲、爷爷、奶奶等养育者。这种应对方法,便构成了一个人的心理结构。青少年在青春期会实现心理结构的飞速发展,他们的抽象思维的能力、有效推理的能力、情感发展以及组织能力,还有对社会、学校既定规则的挑战和质疑等等这些部分,会有很大的一个变化。       由于孩子们的身体,包括大脑和心理结构的变化,他们很容易产生焦虑。这些焦虑是来自于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性别身份的变化,甚至性别身份的认同,到底我是男孩还是女孩,我是喜欢同性还是喜欢异性,然后他们也会遭受来自父母亲给他的压力来自于学校给他的压力。这些压力很容易给孩子们造成一些躯体症状,比如说失眠、情绪压抑、甚至情绪波动、行为异常等。   青少年心理的4个特点    1. 性冲动  随着生理的发展,激素水平提高,青少年开始有性冲动了。但是由于目前性教育还不完善,大家会偏向于回避这方面的话题,导致青少年的性冲动很难得到适当的释放或宣泄,总体而言是处于一种性压抑的状态的。   对于这样的青少年而言,网络上的海量信息从某种程度上可以满足他们的性冲动和好奇,人们很容易就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找到和性有关的信息,如小说、电影等等,这是网络对青少年的极大吸引之一。对于这种情况,我们需要了解,其产生的原因是由于青少年的正常冲动没有被满足。    2. 攻击冲动  在这个发展阶段,青少年开始变得越来越独立,越来越有自我,并会逐渐展现出攻击性。尤其是对于男性来说,性意识的萌发中包含着一部分能量,是向外扩张,甚至是有攻击性的。   在网络和游戏中,青少年很容易通过匿名攻击别人、骂人和在游戏中打打杀杀来释放自己的攻击冲动。对待这种情况,可以通过让青少年参与一些运动,特别是对抗性的运动,比如说篮球、足球,来达到一定的宣泄效果。      3. 探索世界的需求  在这个发展阶段,青少年开始从心理上走出家庭,向外面的世界进行探索。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青少年有时会表现出一种独立性,说着“你不要管我,我要自己干事情”,有时候又表现出一种对于父母的依赖。这里虽然会表现出一种矛盾性,但我们要了解到他们是有探索外界的需求的。   在网络上,青少年可以看到很多使他们超脱出现有环境的新鲜信息,所以使得网络对他们而言很有吸引力,很神秘,这时青少年主要是通过网络来了解外面的世界,获得新鲜的、使自己感兴趣的信息。    4. 建立自我同一性  建立自我同一性,也可以叫做建立自我认同,主要是指人会在青少年时期逐渐形成一个对自己的认识和认同,他们会常常思考“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是什么样的人”等问题。建立起的自我同一性有一个特点,就是这个”我“,要让青少年感到自己是特别的,是与其他人有区别的。这也常常会造成青少年的”叛逆“。这些表明上的叛逆表现,实际上背后的动因是很健康的,它实际上体现了青少年建立自我同一性的过程。   在现实生活中,青少年常常要受制于学习的规则,比如穿一样的校服、梳一样的发型等等。但在网络上,青少年很容易感觉到自己的独特,可以自由地发表言论、做特立独行的事情。同时,在游戏中,青少年可以自由设置自己的人物角色的外形,包括像过去的QQ秀等等,都可以满足青少年寻求独特性的需求。      ?  疑问4: 作为家长,如何帮助网瘾青少年?   理解青少年时期的特殊困难   家长们可以试着通过上面讲述的知识去理解青少年在这个时期所遇到的特殊困难,不仅仅是从生理变化的角度,也需要体察他们在情感上遇到的挫折。比如青春期的孩子会对异性产生好奇,比如有暗恋的、喜欢的男孩子或者女孩子,有些人是不能够表达或者表达了被拒绝,或者被别的孩子们嘲笑等等,总之在情感上的挫折,有些时候会诱发孩子们的变化。   同时,学业的压力、竞争的压力,也会造成孩子们的变化。随着年龄的增长,青少年们需要学习的内容和难度也有所增加和增强,有些孩子会经历在学业上被落下、落单的状况,这些孩子们也觉得很困难。如果家里有青春期的孩子,家长可能需要更加细心的去了解孩子们这些变化到底是什么原因。    正确看待孩子的叛逆   正像前面所说,青春期的孩子们正处于建立自我同一性的过程中,和过去被父母要求听话、让父母替自己做主的时候不再相同。在这个阶段,父母应该仔细、细心地区了解孩子的内心世界。实际上,如果想要从根源上去解决孩子的叛逆是很难的,作为父母,反而应该学会去包容孩子的叛逆和ta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要求孩子完全按照父母的意愿生长。   所以有些时候孩子们沉迷于网络,是因为他们找不到能够理解他们的父母,找不到解决内心困难的出路,所以他们自己找到一个空间,在那个空间里面看一看,他自己能不能走出去,在那个地方有一些思考,有一些探索,是不是可以解决这样一些内心的困难。   其实没有一个孩子是自甘堕落的,每一个孩子都希望有好的发展,但有时候他们遇到了困难,会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思考和探索。这个时候,就需要家长给孩子这样的时间和空间。当家长有了这种容纳的能力,孩子们也能感受到的时候,可能会主动与家长建立沟通的渠道,将自己的困难向家长表达,从而创造出解决问题之路。   改变旧的互动模式   当一个孩子出现了问题,家长如果按照自己以往的方式继续去发泄情绪,比如说打、骂或者是其他指责,或者是极度的焦虑等等,继续按照自己过去的模式去跟孩子相处,恐怕这个事情很难解决。当你的孩子出现了问题,家长首先要停下来,去看一看到底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们之间过去的一个互动模式,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   然后可以尝试换个角度,去了解一下孩子究竟在做什么、玩什么。当家长也放低身份跟孩子同样去玩的时候,你和孩子变得更加平等了,对孩子来说,家长也变得更容易靠近了。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家长才能够开始去倾听,到底这个孩子内心发生了什么。     但首先这一切的前提是家长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过去也许你是一个乱发脾气、焦虑的家长,但是当孩子出现问题的时候,父母是不能发脾气的,是需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当你在这样做的时候,可能你也跟孩子之间的交往模式也会发生变化。事实上,当家长在改变的时候,孩子也会有一些变化。所以冷静一下,停下来看一看,然后学会去听孩子内心的声音,学会去理解你的孩子。      ?  疑问5: 作为咨询师,如何帮助网瘾青少年?   从咨询师的角度来讲,跟青少年的工作比成年人的工作可能会更复杂一些。因为我们对青少年的工作其实不仅仅是对青少年个人,同时我们还需要跟青少年的父母,甚至祖父母打交道。做一个青少年的咨询师,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我们要在这样一个复杂的人际关系里面去保持中立,让父母倾听孩子内心的声音,帮助父母亲之间互相听到对方的声音,也帮助孩子们听到父母的声音,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 做青少年的咨询工作需要有极大的容纳能力去面对这些。   其中很困难的事,就在于青少年的一点变化,可能会搅动甚至颠覆他们原有的家庭的动力,而这些搅动有些时候会让父母难以忍受,因为这要求父母去面对自己内心的脆弱,面对他们过去可能做得不够好的地方。   事实上,与青少年工作的咨询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在承担一定的父母的角色。所以在这样的工作里面,我们要去创造一个分析性的空间,要保持倾听的能力和敏锐的觉察能力,要去帮助青少年以及他们的父母去倾听自己、了解自己,尤其是要帮助青少年,去寻找他们内心自己的答案。当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事实上是对青少年的内在的空间、内在的自由度、内在的自主性的培育。        有时候当青少年陷入了上面提到过的“沉溺现象”,即在成瘾行为的过程中,人的行为和心理的反应形成连锁的恶性循环的现象,我们可以相应地采取一些策略。   针对这种沉溺性质的现象,我们首先要了解到,如果一个人在成瘾行为里越卷越深,我们就要看一看ta行动的每一环都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这些后果又进一步促成了哪些行为?比如,青少年在网络上都与他人、社会,或者游戏产生了怎样的互动?这些互动又进一步带来了什么样的结果,影响了ta什么样的心态?   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恶性循环看清楚的话,我们就有可能找到解决方案,即从循环中的某一个环节入手,去打破这个循环。比如说如果青少年自卑了,下次让ta不要玩游戏,去做一些更有意义且能获得一定成功的事情。甚至也可以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让ta玩一些更擅长、更容易获得成就感的游戏,帮助ta成功获得自信,结束循环。   (本文由对周烁方老师和彭建玲老师在《青少年网络成瘾》系列公益讲座中的主题分享内容节选、编辑而成)    

2486 阅读

内心有一个空洞 永远无法填满——边缘性人格障碍解读

       很多的电影作品描写女人苦难的一生,比如《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家乡的故事》,电影的女主角不断陷入悲剧性的强迫性重复当中,她们反复自杀,以“爱”为“食”,不断陷入变动的灾难性后果,她们是苦难的人,又是不断陷入苦难而充满“享乐”的人,她们往往令人痛惜而又难以理解,她们的内心风格与生活模式符合我们所熟知的边缘型人格障碍诊断标准。         边缘型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BPD),顾名思义,是介于神经症和精神病之间的诊断,它的存在是有争议的,有人否认这一障碍的存在,认为其不是人格障碍的亚型。ICD-10、DSM-Ⅳ保有这个诊断,其被描述为是一种人际关系、自我意识和情感的不稳定,并有明显的冲动性的普遍模式,伴有自伤行为,也可出现偶发的精神病性症状。而《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CCMD-3)中人格障碍没有这一亚型。          在精神分析学的维度里,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产生,通常是童年遭遇强烈的挫折和攻击性,导致了早期的全坏与全好的客体关系之间的整合失败。其采用比较原始的心理防御机制,比如原始理想化、投射认同、否认、全能感及贬低。边缘型人格障碍存在自我的虚弱性:焦虑耐受性缺乏、冲动控制缺乏、成熟的升华通道缺乏,在应激状态下,可能产生现实检验短暂丧失的现象。        拉康的理论原型里并没有边缘型人格障碍诊断,他只把人格发展水平分为精神病结构、神经症结构、性变态结构,其中强迫型结构、癔症型结构都归入到了神经症结构。后期拉康派在临床上,在拉康的理论视角下对边缘状态也有关注,只不过把边缘状态归入拉康所说的日常精神病。为增强本篇文章的可读性,我试着分析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来阐述拉康派对边缘型状态的解读。         电影里松子给人最大的感觉是她无法忍受一个人的独处,对她来说,每次回家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我回来了”,是在呼唤有人能填充她内心的空洞。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场景,混黑社会的阿龙开车送她回家,她回到房间后,阿龙又开车折回到楼下,想与她求爱,她在心里不断念叨:“这里是地狱,出去也是地狱……”对松子来说,处于孤独犹如地狱般煎熬,空洞的感觉仿佛让她坠入无尽的黑暗空间中,在拉康派的研究中发现,这种感觉有时被描述成一种存在的空虚,有时被描述成一种身体的空洞——胸腔内的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主体感到精神和身体两方面的空洞。为驱逐和逃避这种淹没般的空无,她会不断抓取一个人的陪伴来填充,所以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松子要不断进入并不适合的亲密关系,甚至是不加选择性的,明知道是灾难性的后果,也在所不惜,因为只有与一个心爱的客体形成依恋后,这种内在空洞的感觉才能随之减少。         这种空洞感是如何形成的,拉康派与客体关系学派在此找到了共鸣,他们都认为母婴关系严重不足是主要根源,由此而导致边缘主体的自体客体区分能力不足、无法形成内摄机制的内在空间。我们可以看到,在这部电影当中,松子的母亲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这似乎暗示松子与母亲的关系是基本缺失的。原初自我的构成有赖于与母亲或抚养者的认同,孩子在想象层面通过内摄、认同的方式来编织所体验到的满足和挫败,这是原初想象性自我形成的必要中介,如果没有这种可以依赖的认同和内摄,孩子就不能发展出对原始母性功能的假想,在原初自我的构成上留下一个空洞性的感受。每个主体对于母性功能的缺乏都有一个可接受的限定程度,如果缺乏超过了限定程度,形成的原初自我结构里的空洞将是不可逆的,永远无法填满。         松子所形成的病态依恋根源于这种空洞感,甚至当自杀作家男朋友虐打她时,她也认为这是一种爱,总好过独自一个人。对类似松子的边缘状态的主体来说,他们是非独立的人,缺乏内摄的内在空间、没有自体和客体区分能力的心理结构,他们与客体的关系是没有界限的,是粘附在一起的,通过依附客体为自己精神存活。我们看到,松子每进入一段亲密关系,时刻想跟对方融合在一起,不断要对方保证:永远不离开。被随意抓来的用来填充内在空洞的男人,就是松子赖以存活的精神“根据地”。如果客体突然中断或丧失,边缘型主体会体验到一种心灵的濒死感,表现出无力忍受内在的空虚或空洞而精神萎靡,生活似乎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可能出现求死欲望和自杀念头,当另一个可依赖的客体被感受到,这种由客体丧失导致的精神崩溃又会迅速消失。 浮动性焦虑、对于客体的粘合性依附、难以忍受分离以及在心灵上的濒死感,是边缘型主体的内心体验和依恋风格。          我们看到,松子的母亲是缺位的,父亲从来都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我印象中最为深刻的场景是当松子看到父亲带着小礼物回来,以为是送给她时,高兴的笑脸被父亲塞过来的公文包戛然而止,父亲的爱和肯定都给了妹妹,完全没有看到松子的需要。而当松子发现自己做鬼脸可以逗父亲笑,她就经常以此来取悦父亲,但也留下了一个怪癖,一旦被他人质疑,她就会情不自禁地做鬼脸。在拉康派的理论维度里,主体是通过他者来构建自身的,主体的想象自我是在他者场域下构建的,需要他者的认可,这种认可通过父母特别是母亲的目光和话语来传递。主体会把被他者肯定的需要作为第一需要,这是拉康借助科耶夫的黑格尔欲望辩证法发展出的概念。当他者把孩子的哭声转化为信息时,也既是被他者所看到,所解读,所赋予意义,比如母亲听到孩子哭声后对孩子说:“我的宝宝是不是尿了?还是肚子饿了?”孩子的哭叫就获得了他者承认的一份意义。这种被承认的辩证法以一种声明表达出来,这种承认被命名为孩子的“第一次被肯定”。当主体“第一次被肯定”不充分,就会带来巨大的内部空洞,当得不到现实客体的承认和认可,边缘型主体会爆发出这种出人意料的、非自愿的、剧烈的情感状态(表现为愤怒、焦虑、暴力或哭泣)。          在拉康的原初镜像阶段理论中,当还处在躯体碎片化感觉的孩子在镜子前(或者他者的目光中)第一次看到了身体的完整形象,特别是经过他者话语的指认和命名“这个就是我们家的小宝”,主体就会认同镜中的形象为自己,发展出想象性的理想自我 i(a)。后来经过父性隐喻的阉割,主体登陆到象征秩序,进而发展出自我理想 I(A)。两者属于不同层次,理想自我处于想象界,自我理想处于象征界,理想自我与自我理想构建主体的理想系统。早期的镜像阶段主体既想认同那个镜中的完整虚像,但又体验到这种异己的因素被植入内部,完整的形象与碎片化、局部化的躯体感觉如此相异,使得镜像阶段主体呈现极具侵凌性的特点,这种侵凌性既是对于他者,也是对于自身的,所形成的理想自我呈现为暴君式的、残忍的性质。由于上述在早期内摄机制方面的困难,边缘主体在其理想体系的发展确立中经历了困难,想像的理想自我占主导地位,他们坚持寻求一种不可能的、理想的完美,无法超越侵凌性,从而呈现出残忍、不宽容的倾向,对依附的客体产生强烈的敌意,同时也会引起对于自我惩罚的强烈欲望,无意识罪感强烈和残酷,以至于会导致渴望死亡的现象。我们看到,电影中的松子在遭受背叛之后,激情状态下杀死背叛男友,万念俱灰后多次试图自杀,在监狱中又能非常安定而封闭地幻想出狱后与理发师男友结合,还有就是年老色衰时,开始痴狂追星,这些都是一种完美爱情幻想的抓捕,正是这种停留在想象层面的抓捕,让她度过了艰难的时期,但也让她不断陷入灾难爱情的苦难。松子在被误认偷窃后的离家出走,做脱衣女郎、妓女、自杀的悲剧性命运,或许在无意识层面就是一种自我惩罚的欲望。我们看到,松子即使是进监狱,也每天练习下蹲,以此增强在性爱能力来栓住男人,而且松子每次开始建立亲密关系,都是通过直接的性,性似乎是一种媒介,以此获得他者的认同。在精神动力学视角下,边缘型主体拥有转换性别的幻想,这是源于他们早年性别身份确立的困难。在拉康的理论维度下,当父母通过无意识欲望的指令命名孩子为男孩(男性)或者女孩(女性)的时候,父母的言说就指派了一个性别身份给孩子。在大部分的情况下,现实父母和父母的(无意识)欲望很幸运地一致,孩子就会认同自己是男性或者女性。之后,性欲客体的选择继而发生,这种无意识的和被不自觉选择的客体会成为性的欲望对象,成为能够满足冲动的客体。此种方式下,当选择了欲望的客体,主体就被导向了异性恋、同性恋或者双性恋的结构中。       孩子和父母所形成的激情的、强烈的关系(俄狄浦斯式传奇),对于定义性客体选择的类型是至关重要的。由于边缘型主体在其内摄机制和内摄身份认同方面经历的困难,导致他们在建立稳定的性别身份和基于这一身份发展出清晰确信上有严重困难,他们既没有主体的性别身份确信也没有明确的性客体选择。我们可以看到,松子虽然表面上是异性恋,但每次都是通过直接的性来建立关系,甚至锻炼自己的性技巧,都是出于希望获得与他者联结的需要,是服务于他者的要求。在拉康派的视角下,边缘型的性行为很大程度取决于他人的性要求,所以他们作为男人或者女人的感受随着他人的主观要求而改变着,他们进入一个同性恋或者异性恋行为取决于他人的要求。这就是为何我们在边缘案例的临床实践中发现了所谓的性取向的易变性。           此外,为什么拉康派把边缘型主体归入神经症结构呢?神经症的机制是压抑,主体通过压抑机制放弃乱伦欲望才能进入神经症结构。压抑机制是主体克服早期想象或镜像阶段,进入象征秩序活动的必由之路。压抑机制的产生,必须由母亲通过话语传递父性隐喻(父亲功能),给母子间封闭的想象性二元欲望游戏打开缺口,主体因此而登陆到象征秩序,因此诞生出自我,自我的产生能够维持主体的压抑。边缘型障碍主体可能成功地打破了紧张的母亲-孩子二元关系,但由于早期内摄机制的障碍(拉康认为,内摄机制是一个象征符号的功能,即婴儿的需要通过他者的话语反馈传递给婴儿的过程),也即是前文提到的由于母亲的严重缺位所引起的认同、内摄机制未能充分发展,边缘型主体无法形成充分的压抑机制,尽管他们已经进入俄狄浦斯阶段,但仍是以想象机制为主导。原始母性功能的缺失在主体上留了一个巨大的、构成性的空洞,它不可修复。这些严重缺失可能使得边缘主体的自我难以维持压抑机制,我们可以从边缘型主体冲动控制能力的缺乏来看到其压抑机制的薄弱。由于早期理想自我的残酷性质所导致的强烈内疚感,以及边缘主体在做出违背社会规范与道德行为后在超我作用下体会到的负罪感,这都可以窥见他们的压抑机制在起作用,所以拉康派据此认为边缘型主体属于神经症结构。         与边缘型主体工作是困难的,因为他们存在视角逆转的问题,他们可以不断更换相反的视角来看待他人。上一分钟分析家可能被她体验为是充满关爱、仁慈的人,下一分钟分析家就想象成了迫害性的、自私冷酷的人。在拉康派的视角下,边缘型主体的视角逆转是“想象机制占主导的思维运作”心智所造成。由于缺乏他者对于自己作为真实主体感觉的确认,他们无法进入他者的位置,无法设身处地体察他人的感受,他们的视角逆转是处在经历焦虑与挫折经验下的自我保护。        松子是苦难的,但她的苦难是由于严重的缺失而带来的,她又是勇于自我承担的,在生命最后时刻“抓着惠的名片”而想重新来过。影片最后,她在幻想中给妹妹修剪头发,灵魂回到了家乡的河流,回到了家里,回到了童年,或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已原谅了所有的伤害,以及原谅了自己。

39838 阅读

挣扎的网瘾少年,你还好吗?| 走近网络游戏成瘾

  一个不太典型的网瘾少年自述   :          小编第一次上大学的时候十六岁,从小就有点自卑,第一次鼓起勇气去面试社团的时候被拒绝了,玻璃心受不了,就什么社团都没有参加。之前都是父母老师管着学,忽然要开始自主学习了,就不知道该怎么学了。生活里习惯封闭自己,不喜欢表达自己的感受,也不太能交到朋友。过了很久了,有点回忆不清了,但想来那个时候一定很难过吧。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我开始打一款叫做Dota的电脑游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逐渐开始不去上课,每天研究如何提升自己的游戏水平;不去认识朋友,因为游戏里会有人和我玩耍;再也不需要面对自己适应不良的问题,因为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我就是王。     但游戏成瘾之所以是一个问题,就在于它是不可持续的。这么过了两年吧,我基本不再去上课了,挂掉的科目越来越多,周围的人开始找实习、保研,但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家人不知道我的情况,也不愿意向朋友或老师求助。   每次想到即将到来的毕业,就异常焦虑,然后想到自己荒废掉的时光,又陷入抑郁。常常凌晨两点睡不着,坐在阳台上想,生活到底还有没有希望呢?   我那时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戒掉网瘾,把之前的功课补上,顺利毕业。但是怎么做都做不到,有段时间差不多每天晚上我都要卸载一次游戏,然后第二天白天对着完全看不懂的书看半个小时就崩溃了,就又安装游戏继续玩一整天。   后来,和家人争吵了无数次之后,我退学了。     退学之后发现只是高中毕业的话,很难找工作,就去复读了。感谢老天眷顾,这次复读的成绩,比第一次考的要好。   虽然第二次的大学还是遇到了一些问题,但这次一定可以顺利毕业啦~嘻嘻。   在开头讲这个故事,是希望告诉每个有网瘾的孩子,一定有办法的,不要失去希望。        网络游戏成瘾 是一种成瘾症状吗?     学术界对于游戏成瘾还有很多争论,其中一个争论是:游戏成瘾到底能不能算是单独的一类精神疾病。很多学者持否定意见,他们认为:游戏成瘾更像是一种症状。是成瘾者在其他方面出现了问题,比如过度焦虑或者是抑郁,而打游戏是患者为了缓解这些问题而表现出的症状。   这个争论的意义就在于,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要着手解决的问题就不是游戏成瘾,而是游戏成瘾背后的其他原因。就像一个人发烧如果是因为肺炎的话,那让他多喝热水多休息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接受相关的治疗。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青少年的游戏成瘾,不是自身的行为问题,而是家庭关系出现了问题。例如父母长期争吵,孩子在父母的婚姻中小心翼翼的维系着平衡,孩子就很容易到游戏中逃避家庭中的紧张气氛。同时,当孩子出现了游戏成瘾的问题,父母可能就会暂时搁置对彼此的不满,共同解决孩子的问题。于是孩子的游戏成瘾问题,反而成为了家庭矛盾的出口。这种情况下,可以选择专业的家庭治疗师进行治疗。     为什么常有人说 游戏成瘾是一种精神疾病?     很多媒体报道称:游戏成瘾是一种精神疾病,但它们在某些程度上曲解了最初学术界的声明。   在精神疾病相关从业者的“圣经”——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中,“预示游戏成瘾的潜在标准”被归为“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状况”,也就是不被正式认可并用于临床目的,只用做建议的诊断标准。   2019年5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疾病分类》(ICD-11)正式将游戏障碍(Gaming disorder)列为一种疾病。但这两个标准在学术界都引起了极大的争论,因为它们的定义十分模糊,实践中只能依靠临床医生的主观经验进行诊断。   换句话说,游戏成瘾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但什么样的情况算是游戏成瘾,游戏成瘾到底能不能够被称为精神疾病,还有待学术界的进一步讨论和研究。     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这两个极为权威,但是标准又制定的十分模糊的文件,到了某些人手中,就成为了一件控制和伤害孩子的武器。而这些标准引起争论最大的地方就在于,很难将正常的游戏活动和病态的游戏活动用具体的标准区分开来。   在此提醒广大家长,一定不能送孩子去诸如杨永信的暴力戒除网瘾机构,这不能解决实质上的问题,但是会给孩子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创伤。就好比灰姑娘的后母为了让女儿们能够穿上水晶鞋,选择把大女儿的脚趾头砍掉,把二女儿的脚后跟削掉,她们没能成为王子的新娘,却永远失去了站立行走的能力。      网络游戏 为什么这么好玩?     很多网络游戏成瘾的孩子家人非常不能理解,不就是对着一个小屏幕点来点去吗?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小编想通过过度补偿和沉浸式体验这两个机制来和大家科普一下,为什么网络游戏这么好玩。 过度补偿(overcompensation)   过度补偿(Adler,A.):指一个人在身体方面或心理方面的欠缺引起过度补偿行为或“矫枉过正”。比如一个小孩子学习不好,总是被老师批评,但他又很渴望被认可,当他发现他的游戏打得很好的时候,他就会在游戏中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把在学习中缺失的成就感通过游戏“补偿”回来。     而精心设计的网络游戏满足了我们渴求的很多需要,例如   归属感——我很重要,这个游戏没我不行; 成就感——我很厉害,我可以完成很多任务,打败很多人; 掌控感——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 与人连接的需要——有朋友和我一起打游戏; 性刺激——这个角色我很喜欢等。   这些需要如果之前被其他方式满足了,网络游戏相对来说吸引力就不大。但如果这些需要长期被压抑,忽然网络游戏的出现完美的满足了它们,就很容易出现游戏成瘾现象。 沉浸式体验(immersive experience)   沉浸式体验(Csikszentmihalyi,1975):指对某一行为表现很高的兴趣,而且个人全身心的进入这种活动的心理状态,并且这种情绪体验是由于行为本身而不是其他外在目的诱发的。     大家可能都在某个时刻体会过这种感觉,比如看电影看的入神或者全神贯注地写作业,完全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这种沉浸体验本身就会给我们带来非常愉快的感受,像有的外科医生甚至会因为这种体验对外科手术“上瘾”!而这种体验在游戏早期,刚刚接触到大量新奇的角色和场景时很容易出现,也就吸引了玩家早期迅速的对游戏建立兴趣。     网络游戏成瘾 具体有哪些表现?     《国际疾病分类》中,专门为“游戏成瘾”设立条目,并明确“游戏成瘾”的多项诊断标准。确诊“游戏障碍疾病往往需要相关症状持续至少12个月,如果症状严重,观察期也可以缩短。 现行标准中一共列出了9种症状,要满足其中5项,才可考虑后续判断。 1. 完全专注于游戏; 2. 停止游戏时,出现难受、焦虑、易怒等症状; 3. 玩游戏时间逐渐增多; 4. 无法减少游戏时间,无法戒掉游戏; 5. 放弃其他活动,对之前的其他爱好失去兴趣; 6. 即使了解游戏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仍然专注游戏; 7. 向家人或他人隐瞒自己玩游戏的时间; 8. 通过玩游戏缓解负面情绪,如罪恶感、绝望感等 9. 因为游戏而丧失或可能丧失工作和社交。 学界对此还有很多争论,比如怎么算是完全专注于游戏呢?我打完这盘游戏再去吃饭算吗?什么算是通过玩游戏缓解负面情绪?压力太大玩游戏减压算吗?而且伴随着电子竞技这个职业的出现,以打游戏作为工作和以打游戏作为逃避的方式,这两者如何界定,也给医生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但小编觉得第9条标准还是很准确的,就是当游戏成瘾到了某种程度,你会意识到你的很多能力出现了重大损坏,但你无能为力。   你的学习能力严重退化了,你把书打开,还没看二十分钟,就很烦躁,不想看书了,只想打游戏;你的社交能力瓦解了,在现实生活里你不敢去交朋友,躲避和别人的眼神交流,只想在游戏里和没有见过面的人交流;你知道自己这样打下去不行,你意识到自己需要找工作、需要思考人生的下一步要怎么办,但你做不到,你越是担心害怕,越是增加打游戏的时间。   当你处于这种状况而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你就需要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主动求助了。   这里小编有些话想和你说:我知道你过的很痛苦,不像是看起来那样,每天没心没肺的打游戏。你打游戏的时候很痛苦,但放弃游戏要面对的现实又让你无所适从,你很后悔,让自己走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但就像化茧成蝶一样,我们想要成长,终将面对生命的阻碍,这个漫长的痛苦的过程,也是我们成长的过程。     如何走出 网络游戏成瘾?     正如前文所说,网络游戏成瘾的机制、判定标准和规范化的治疗方法现在都还在讨论中。虽然系统化的治疗方法还未能出现,但以下几个建议,希望能对大家产生帮助,并引发大家的思考。 第一:杜绝错误甚至有危害的“治疗方式”   如果你的孩子是重度的网瘾人员,一定不要带他去暴力网瘾戒除机构!暴力戒除网瘾不仅没有解决孩子已有的心理问题,还会进一步给孩子带来巨大的心理创伤。建议带他去看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者正规的网瘾戒除中心。   小编看过知乎上的一个问题,什么叫做智商税。在我学心理学之后,经常觉得,我那个时候选择退学而不是去做心理咨询,就是交了一笔巨大的智商税。     第二:自己和家人需要正视网瘾这个问题。 网瘾就像重度抑郁一样,很大程度上已经超出了患者自身的控制程度。家人不要总是期望患者能够一天走出网瘾,成为一个每天学习十二个小时的“好学生”,那不可能!而且患者自身也需要给自己定下合理的目标,不要总是怀念着自己每天学习十二个小时还很快乐的时光,那过去了!自己一定要放过自己,因为你真的在做一件很难的事,需要来自你自己的支持和鼓励。   而且,从人格发展的角度来看,如果孩子被迫接受了从“只会玩”到 “只会学”这种剧烈的转换。他的人格整合功能可能会出现问题,长期来看可能会出现很多其他的心理问题。     第三:难以应对成瘾问题时,寻求专业帮助 游戏成瘾并不是简单的“爱玩游戏”的问题,背后往往隐藏着家庭、人格、情绪等各个方面的问题。 如果感到难以解决游戏成瘾的问题,切记要正视它并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而不要一味地通过对抗、责怪、惩罚等方式来“矫正”孩子的问题。这样做的结果往往是弊大于利,并有可能造成难以估计的伤害和后果。   第四:相信家人,找寻希望。   这里不是什么专业的建议,只是小编写到这里有感而发。   我和妈妈因为游戏成瘾的问题争吵过很多次,我记得最后一次我的开场白是这样的:“妈,我知道我错了。但你让我退学吧,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我可能会死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妈妈是我的敌人。后来在家呆了两个月,重新复读,再读大学,妈妈始终陪在我身边。如果没有她,我可能真的没办法走完那段路。   这段路非常难走,你需要一个爱你的人陪你。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就像爱你的人不会放弃你一样。她们不一定会理解你,但是她们一定会陪着你。   以上。 References Aarseth, E., Bean, A. M., Boonen, H., Carras, M. C., Coulson, M., Das, D., ... Rooij, A. J. V. (2017). Scholars’ open debate paper on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CD-11 Gaming Disorder propos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Addictions, 6(3), 267–270. Retrieved from https://akademiai.com/doi/abs/10.1556/2006.5.2016.088 吴素梅, 卢宁 (2018). 沉浸体验的研究综述与展望. 心理学进展, 8(10), 1575-1584. Retrieved from https://doi.org/10.12677/AP.2018.810182  

3274 阅读

爱与恨与成长

精神分析的过程,是一个深入人的内心世界,去探索人内心深处的细微情感过程的过程,探索的意义在于:当我们对自己的内心世界理解越多时,我们对人性的理解也就会越丰富,当我们对人性的理解越多时,我们去接纳、关怀他人的能力越强,同时那些束缚我们的情感桎梏会被解开,我们的内心的潜能会被释放出来,我们的能力不但可以获得大大的提升,重要的是,我们的心灵会更加自由,我们的生命质量也会因此获得大幅度提升。而这一切,都需要借助于治疗室里两个人的情感交错来理解,这个过程,就是移情分析。而咨访双方的情感交互过程,其实像极了一个孩子在长大过程中,与养育者之间的情感过程。 所以,在咨询过程中,来谈者会被不断的问到“你的感受是什么”。有时候,这个普通的问话会让来谈者非常沮丧:“我什么都没有体验到”,“我觉得与你之间没有什么情感”,没有情感,其实恰就是一种情感状态。 有时候,一谈到情感,就会被误解为浓情蜜意,似乎只有爱的情感才算是情感,其实,情感这件事情还蛮复杂的,爱是一种基础性的情感,恨也是。在人之初,也许爱与恨是婴儿心中最突出的情感体验,随着日子渐长,在爱与恨之间,又发展出了五花八门的情感体验,这些情感成为一种强大的推动力量,推动我们与世界建立各种各样的关系,推动我们对世界产生各式各样的应对(防御机制)。简单点说,某种程度上,我们心中的爱恨情仇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也决定了我们可能有什么样的生活。 人内心中,最复杂,最困难的情感,可能就是爱与恨了。有时候,爱与恨是一体的,不过是事物的一体两面;有时候,爱与恨是截然分开的,决定了人生完全不同的走向;有时候,爱与恨是掺杂在一起的,断不开,理不清,给我们内心带来的除了困惑就是混乱;有时候,爱与恨是毫无连接的,使我们一时生活在火焰山,一时生活在大冰川;有时候,爱与恨又是极富创造性的,在爱与恨的摆荡间,可以发现诸多不一样的风景,可以发展出诸多有用的功能。 爱与恨起源于出生,也许还要更早。对一个初生的婴儿来讲,当他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当他第一次感受到离开了温暖的子宫,不得不接受冷空气的刺激,不得不应对各种各样被伤害,甚至死亡的威胁,让自己努力活下去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此时,他来到了一个“迫害”他的世界,接下来的几年,他努力的活着,努力帮助自己也借助于母亲(养育者)的帮助来应对世界对他的“迫害”,最早的恨与恐惧就这样产生了。同时,他能感受到乳房给他带来的满足,这些满足体验也在帮助他建立最初的安全感,他对满足他的乳房(妈妈)充满了爱意。可是有的时候,这个乳房也不能那么完美的满足他,比如有时候会让他呛奶,有的时候不能及时哺育他,这就让他很困惑:那个好妈妈去了哪里?为什么眼前这个妈妈现在要伤害我?为了抵御这些受伤的感觉,婴儿开始发展一些自己的最原始的应对:分裂。 所谓分裂,就是说婴儿现在把乳房在感觉中做了个区分,那个让他感觉舒服和满足的乳房来自好的妈妈,有时候好妈妈不在眼前,坏妈妈就会出来伤害他,让他喝坏的、“有毒”(无法信任)的奶,或者让他挨饿。这个分裂的过程可以帮助婴儿感觉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个好的妈妈存在的,只是这个好的妈妈在别处而已,所以就不必害怕那个坏的妈妈(来自外部或内部世界的迫害感)会来要了他的命。这个分裂的机制在婴儿成长的早期会非常有效的帮助他度过最初的困难,但是,如果这个方式一直成为他应对世界的主要方式,一直带到成年期,就会成为具有破坏性的方式。这样方式会让他无法对世界形成现实性感知,他可能恨所有那些让他感觉不舒服的人,所有不满足他的人他都可能会将其感受为坏人,因为他只在自己的情感世界里对世界做了很原始的处理,而这个处理是非黑即白的,缺少整合的感知。比如领导安排他做事情,如果他感觉有困难,他可能就会将领导感受为坏人,是故意要为难他的,所以,他恨领导,其实,领导的安排里可能同时存在着对他的信任,这是他无法体验到的。这时候的恨,与被恨的人没有太大关系,而是感受到恨意的人将自己内在的破坏性内容投射给了被恨的人,是不那么健康的了。 恨这种情感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是有用的,恨可以帮助个体远离被伤害的可能,恨可以给人带来力量感,从而让这个人能够投入战斗来保护自己,所以,恨同样是我们人类所需要的一种情感。当然,如果恨在一个人的内心所占的比重太大了,就会成为一种破坏性的力量,也会衍生出其他更多种破坏性的情感。 随着婴儿的长大,他慢慢意识到,好妈妈与坏妈妈其实是同一个人,只是有的时候她能很好的满足他,有时候不能。这个发现是让婴儿有些受挫的,他不得不让自己试着去接受自己失去了那个“全好”的妈妈,开始有些抑郁,他试着放弃一些对妈妈的恨,因为当他恨妈妈时,他也会感觉是自己在伤害那个好的妈妈,而他所恨的那个妈妈身上所具有的好的那部分感觉又是他所渴望的。这时候,这个孩子内心开始感受到一些冲突性的情感,他担心自己的恨已经伤害了好妈妈,所以他开始对妈妈内疚,有了一些罪恶感,为了缓解这些恼人的感受,他开始走上了修复之路。所以,这些让人不舒服的体验,现在变成了一种成长的动力。 父母的良好养育可以成为孩子修复创伤体验的重要力量来源,当爱的体验源源不断进入孩子的情感世界的时候,就会成为中和孩子对世界的恐惧体验的强大稀释剂,会帮助孩子缓解恨的情感,实际上,能够帮助孩子修复创伤体验的资源,唯有爱与信任。当然,前提是孩子有能力吸收这些爱,否则,外界不管向他注入多少,如果他不能吸收,也等同于无。 如果那些破坏性的情感一直不能得到很好的修复,被迫害的体验一直在这个孩子的内心占有主导地位,他就无法发展出对母亲的信任,他需要一直留出一部分精力来防备”来自母亲的迫害“,于是他就无法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与母亲发展爱的关系当中,爱无法被接收,就会进一步阻碍他稀释伤害感的过程,早年的创伤体验(不一定是现实中的创伤,有可能只是来自他的内心世界的恐惧)无法得到修复,以至有可能影响成年后的婚恋关系以及与周围人的信任关系。 修复的过程是困难重重的,因为孩子的“被迫害”体验几乎是天然存在的,这是因为初生婴儿现实中的确存在着生存的困难,他需要在长大的过程中,一点点确定自己生存的能力,来慢慢建立对自己、对周围人的信任,来逐步缓解对死亡、对迫害感的恐惧。但一个个体在与命运的争战中,不可避免的,常常会处于弱势,所以,一帆风顺的修复并不太可能发生。更常见的是,修复的过程中,会走上一条又一条的岔路,会发展出各种更复杂的情感体验,然后再修正,再修复,幸运的话,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发展路线上来,如果一直无法得到到修复,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适应不良,甚至病理状态。 一个孩子成长与修复过程中,可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破坏性情感,但不是每一种都一定会经历到,而是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不同,可能会发展出不同的成长路线,所以,也会经历不同的情感体验,当然也会发展出不同的应对模式,这就是每个人的独特性所在,这个独特性本身就提示了,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一招鲜”的妙招,让每个人都可以只要知道了这个招术就能完成修复的过程,修复的过程,是每个人必须经历过艰难体验才能完成的过程。 比如妒忌,这是一种非常具有破坏性的情感过程,之所以说它非常具有破坏性,是因为妒忌是这样一种状态:我无法忍受你拥有好的东西而我没有,为了让我自己感觉好一些,我要破坏你所拥有的好的东西,哪怕这个破坏的过程是以伤害我自己为代价的。这就意味着,拥有妒忌的人,是不能从别人那里获得好的体验的,因为对方越给他好的东西,就越证明别人有好的东西而他没有,这会让他更加痛苦,也会加剧他的破坏。而如果他一直无法从外界吸收到营养(爱的体验),他真的可能会让自己营养不良,甚至“杀死”自己(精神病理性状态)。 比如嫉妒:我无法忍受你们之间是相爱的,而我只能看着你们相爱却不能加入你们,你们拿走了原本我可能得到的好的东西,所以我恨你们。所以,在嫉妒的人眼里,别人抢走了他的好的东西,而不是他自己没有,这就可以让他回避体验丧失的痛苦,进而也失去了修复的动力。 比如退缩:我无法适应外面的世界,所以我在自己的精神空间里创造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我只要躲在这个自己的世界里就好,尽管这会让我失去与别人的联系。退缩的人与现实失去了联结,就会让自己的幻想无法经过现实的检验,就会进入一种“我认为天空是绿色的的就应该是绿色,我认为蚂蚁比大象大,大象就应该是小得不能再小”的状态,这样的状态让他一旦接触现实,就会无比受挫,就更加不敢走出自己的幻想世界。 比如贪婪:我幻想里只有拥有更多才能感觉安全,所以我常常要不断索取,否则就会感受到无比的恐惧。越贪婪,受挫感越强,越受挫,就越愤怒,最终,可能会发展为与世界为敌。 当然,一个孩子成长过程中实际体验到的破坏性情感,可能比这些要多得多。 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他所经历过的情感波澜恐怕不会少于过五关斩六将的难度,当他一关一关的度过这些艰难时,最终他会发展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感能力:感恩。当这个孩子发展出了感恩的能力时,意味着他内心的那些迫害性的体验对他的困扰已经减少到可以忍受、可以控制的范围,他发展出的爱的能力可以帮助他均衡被伤害的感觉,在精神分析中,这个过程叫做修通。当他修通了那些破坏性的情感体验,爱的情感就可以清晰的被感受到,这是因为,他现在可以停止将内心的迫害性焦虑投射出去,这样,他所感受到的世界也就不再那么危险,他不再对世界抱着敌意时,世界也会对他露出笑脸,于是,他的情感世界就可以进入正向循环。当然,那些危险的体验在某些时候还会再度回到他的世界中来,但是,当他越有能力感受到爱的体验时,那些危险对他的影响就会越小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是没有顺利发展到这一步的,因为发展到这个位置,既需要来自外部的、现实的安全体验,比如良好的养育过程、安全的养育环境,也需要内部的良好心理环境,即生本能与死本能的动态平衡。当一个孩子内心中的死本能(迫害感)所占的比重太大时,外部环境的良好养育就很难被体验被吸收,他依然会将这个世界感受为充满了迫害,因为那些迫害感实际上是来自他自己的内心,所以,他无法去除它们。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孩子,虽然经历过父母良好的养育,但是依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精神病理症状的原因。 在生命的前三四个月,婴儿只能动用分裂的机制,把坏的体验全部投射到外面去,来保留给己一些安全一些爱的体验;随着他的长大,他慢慢会积累一些经验,那个让自己感觉痛苦的妈妈也是自己爱着妈妈,于是分裂的过程慢慢减少,整合(将好妈妈、坏妈妈感受为同一个人的能力,即对世界建立现实性理解的能力)的进程增加,之所以能够发生整合,是因为这个孩子在一次次的痛苦体验中,慢慢发现这些痛苦并不能真的杀死自己,他开始信任自己有能力应对来自世界的伤害。而且,只要妈妈再度满足他的需要,好的体验就会回来,而不是像之前感受的那样,妈妈离开了自己,好的体验就永远消失了,这就意味着,孩子现在有了时间感,当时间感发展出来,孩子就发展出了更现实的感受世界的能力,对世界安全感增加、发展出更多信任的能力。 孩子的各种能力就是这样一点点成长起来的,每发展出一些新的能力,他应对伤害感的能力也会增加,他感受养育者的能力就会更加接近现实,他整合的能力就会增加,他的内心世界整合度越高,他动用分裂的机制就会越少,投射给外面的迫害感也会减少,投射减少意味着他从外部世界感受到的伤害感也会减少,因为很多时候孩子所感受到的外部伤害其实来自于自己的投射。这样他感受到的世界安全度也会增加,慢慢的,他的自我功能越来越强,他越信任世界,他就越有能力探索世界,他对世界探索的越多,理解得越多,他就越有能力修正自己幻想中世界带给他的伤害性体验,最终完成心灵的成长。 良好的养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好的养育可以慢慢减弱那些那些生命早期的伤害性体验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当然,这并不是在短期内可以完成的。来自父母的爱,是孩子发展修复功能的支持力量,但又不能替代孩子的发展过程,也就是,孩子必须经历那些艰难过程,才能真正发展出健康的心智来,而父母无法直接给予他们。父母的爱,是一个持续供给给养的过程,当孩子遇上各种发展困难时,父母能够稳定在那里,能够坚定的给予支持,并且不会因为孩子遇上发展的困难而过度焦虑,父母就可以收留孩子的迫害性焦虑,父母收留的能力越强,留给孩子的安全发展空间就会越大,发展也会相对顺利。孩子可以在这样的支持性环境中,一次次修复伤害性体验,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积累着安全经验,直到有一天他感受到是可以信任这个世界的,他就可以发展更多爱的能力,他的心灵世界中积累的爱的能力越多,他的人格就会越健康,因为他不必敌视这个世界了。 这就是为什么对于父母来讲,对儿女最好的祝福,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因为只有父母将自己的生活过好,才不会被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各种焦虑击中,才能带给孩子安全的体验,同时提供保护的空间,如果父母自己内心就是很匮乏的,那很可能就会将关系倒置过来,父母需要儿女为自己承担很多焦虑,这时候,父母不但不能帮助孩子成长,反而可能会增加孩子成长的困难。这也是为什么精神分析师可以帮助他的来访者成长,那是因为精神分析师有相对健康的人格,有更多的耐受焦虑的能力,有更多与不确定性共处的能力,所以他能够耐受来访者的破坏性内容,持续给予来访者支持性体验,而这些体验最终会转化为来访者生长出爱的能力的培养基。如果父母具备了这些能力,他们完全可能帮助孩子发展健康的人格,而如果父母的人格状况太糟糕,往往会培养出不健康的孩子。 所以,人内心的各种情感都是有其功能的,没有哪种情感一定是好的,也没有哪种情感是全坏的。爱可以给我们带来安全,但爱的需要也可能会唤醒我们的贪婪;恨可以让我们痛苦,但恨也可以给我们带来力量感,保护我们远离伤害;内疚可以控制我们,使我们会违心的做一些事,但内疚也可以推动我们对所爱的客体进行修复。我们所经历的所有这些情感,都在推动我们发展与这个世界的关系,都在塑造着我们自己的生命状态。所以不管哪种情感,都可能是我们人生的一笔巨大财富,只有当我们对自己的情感理解越透彻时,我们对它善加利用的可能才越大,如果我们对它们太不了解,就可能反过来被它所控了。

8120 阅读

“精神病”发作的人,会看到怎样的幻觉?

  失去对现实的掌控是什么感觉?   三十年前,我经历了一次可怕的精神病发作,持续了大约24小时——这段经历给我带来了不小的病耻感,多年来,除了我最信任的朋友和家人,我对所有人都隐瞒了这段经历。   不过我如今还是决定分享这段经历。   只有更公开地谈论精神疾病,才可以把它带到阳光下,鼓励人们更紧迫地去面对它: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避免或减轻自己或亲人的精神疾病?我们如何才能最有效地帮助那些忽然出现精神问题的人,并帮助他们身边的人?   作者在精神疾病发作的时期(有点痞帅痞帅的)   那是一个下午,我和几个朋友在酒吧,突然有人在身后叫了我的名字,是个陌生人——这就是导火索了。   我有点慌,开始思考这是什么人,为啥认识我?越想越不对,越想越偏执,然后我仿佛能听到酒吧里所有人都在议论我。我觉得他们是想杀了我,不知为啥,我还知道他们已经带好了作案工具:凿子和磨尖的螺丝刀。   我试着让自己保持正常,但根本做不到,我连坐都坐不住。于是我决定赶紧离开这里,去朋友家住。   然后我出发了。没想到,这一路更惊险。   首先,我感觉周围所有的人和事物都在暗示我:一定要在皮卡迪利广场下车。我照做了——但我并不是真的看到或听到了什么,只是我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意义,而这一切都与我有关!似乎每个交通信号,每个闪烁的路灯都是为我而设的。不经意间听到路人的谈论,也是在聊我,我太惨了。   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活在一个真实的间谍场景里?比如我其实是个007般的人物,只是短暂失忆了?敌人终于查到了我,所以来要我命了?     在我感觉自己可能会被弄死的危在旦夕之际,现实呈现出一种更为紧迫和绚丽的气氛。我所到之处,音乐震耳欲聋,城市的灯光闪烁不定,像极了间谍电影里的追逐场景。   尽管很害怕,但这并不是完全负面的体验,必须承认,我感觉还挺爽。为了甩掉追踪者,我在伦敦市中心逛了大半天。我嗖嗖嗖的快步走,时不时地转个弯,左拐右拐,保证追杀我的人摸不透我的路线。   过了很久,我发现我还活着,看来我暂时战胜了这批追杀者。但我又在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看着我?难道说这其实是一种测试或者考验?   然后我被附近一座高楼上一个焊工的手电筒闪烁的光芒吸引住了。它是皇家法院综合大楼的一部分,正在进行建筑工程。不知怎么地,我偷偷溜了进去,还和建筑工人一起坐上一个外部升降机,摆出了木匠的姿势,看起来很专业。   然后我居然就上了顶楼......这是最可怕的体验,我记得从屋顶向下看伦敦,忽然感到彻底的疲惫、无助和困惑。   再后来,我又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律师办公室的地板上,里面堆满了法律文件。我确信我的间谍身份就藏在这些文件里。我开始读那些文件,它们似乎都与我的秘密任务有关。我又看了一会儿报纸,结果在地板上睡着了。   幸运的是,我没有被发现。早晨我离开了皇家法庭,鬼使神差回到了我住的地方。这时我仍然有点妄想,但妄想已经开始减弱。我还是不明白该如何完成我的任务,所以我去停车场转悠,寻找一辆白色的便衣警车,它会来接我,带我去执行任务。   下一段记忆,我就回到了我的公寓,室友把我放在床上。我神志不清了好几天,每天睡18个小时。   我和我哥讲述了这段奇怪经历,他跟我解释说我遇到的那些事物并没有任何反常:听到的音乐、闪烁的街灯等等,都没什么问题。只是我的思想出了问题——赋予一切以意义,并把一切与自己联系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无法完全摆脱自己形成的幻觉;另一方面,我又害怕自己的理智随时再次消失。   当时我正在学习心理学,所以我知道偏执和妄想之类的概念。我也从研究中知道,精神错乱是精神分裂症的一个典型特征,精神分裂症是最常见的精神健康状况之一,它可以影响一个人很多年。所以我更担心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还会发生更多类似的、甚至严重的事情。   我所受的训练可能也提高了我对精神病的潜在耻辱感。如果我说漏了嘴,人们会足够信任我,让我做一份负责任的工作吗?     几个月过去了,几年过去了,我没有旧病复发,但我依然苦恼。我始终不知道那次发病是什么原因,我担心自己可能有什么毛病。它是否揭示了我性格中的一个潜在缺陷或我心理构成中的一个弱点?   幸运的是,有一个机会,让我能与剑桥大学健康神经科学教授、精神病学家、精神错乱的专家保罗·弗莱彻(Paul Fletcher)一起回顾我生命中的这一段经历。下面是我们的一部分讨论:   保罗·弗莱彻(以下简称PF): 首先,重要的是要记住“精神病/精神错乱”不是诊断。它是对一系列经历的描述,这些经历广泛地包含了与他人正在经历并认同的现实失去联系。精神病有很多原因,从大量的身体疾病、压力、睡眠不足,到严重的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和双相情感障碍。     考虑到你的经历是一次性的,没有复发,我们可能会想到一些急性干扰——压力、睡眠不足或一些身体疾病。   我:我感觉这些症状可能反映了我性格或人格中根深蒂固的某些方面,甚至是缺陷。     我经常担心我所经历的妄想症,比如我成为一个间谍故事的主角,可能反映了我性格中自私的一面。如果我是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也许就会有不同的症状?不管真假,这次经历让我更加小心地管理自我,让我在感觉自己变得过于自信的时候,能够提醒自己谨慎一些。     PF:偏执型思维是把自己放在事物的中心,感觉一切与你有关,这是精神疾病的一个常见特征。当然,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倾向,尤其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但如果这已经是你的习惯性思维,那就更像是一种偏执型人格特征,这样的人倾向于从“他人有意伤害自己”的角度来解读他人的言论和行为。   我:经历这些症状的人应该做什么?   PF:不是每个人都有可以信赖的朋友或家人,但首先要找个人倾诉,寻求支持,如果有必要的话,寻求专业帮助。听起来你哥哥在正确的时间说了正确的话,帮了大忙。   我:事件发生后不久,我非常震惊和害怕,我发现很难去看医生......这正常吗?   PF:是的,有时候,这种经历的本质会让一个人避开专业人士。我与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人共事的经验通常是,他们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变得越来越专注于一些想法,开始是一个小想法,但后来逐渐覆盖了他们的整个生活。他们感到有动力去理解新的想法,而这可能成为一个包罗万象的探索。   正如你所描述的,他们觉得有必要把谜团解开。这可能伴随着一种孤立感和退缩感,他们可能会对周围的人失去所有的信任和信心。这正是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因为他们的想法可以在没有任何来自家人或朋友的进一步的现实检验的情况下独立地成长和发展。     我:作为朋友和家人,如何帮助一个有或最近有精神病发作的人?   PF:重要的是不要进一步孤立和疏远似乎有精神病症状的人——避免愤怒或不屑一顾的反应。相反,你应该支持他们,认可他们,愿意谈论他们的经历。在可能的情况下提供保证,并通过提供不同的观点来非常温和地挑战他们的信念。       目前研究表明,那些经历过短暂精神病发作的人中,大约有一半会发展为长期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最初经历的持续时间似乎并不是这种情况是否发生的重要因素。   相反,重复的经历,或涉及更危险或更令人不安的症状的经历,暗示着更大的风险。但许多可能像我一样有过孤立的、短暂的经历的人仍然会被忽视。     我想说的是,任何有过精神病症状的人都应该寻求专业帮助。一个小插曲不一定是严重和长期精神疾病的前兆,但我的经验表明,那是一个强烈的、令人不安的经历。目前的精神病学观点认为,早期的干预可能有助于将罹患更严重、更长期的精神疾病的可能降至最低,因此亲友可以通过维持信任帮助人们所需帮助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如果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等长期疾病,这会是个很大的挑战,但还有救。现代的治疗方法包括社区支持、抗精神病药物和心理治疗,通常能让患者有效地控制症状,避免严重的复发。   同样,家人和朋友可以帮助病人监测他们的精神状态,鼓励他们坚持服药和治疗。   即使我们自己没有受到直接影响,我们都可以参与到与精神疾病的斗争中。为了对此做好准备,我们需要了解精神病是如何使人变得孤立,让人们不信任他人甚至自己的。   我希望通过打破禁忌和耻辱感,来帮助人们共同面对精神疾病。     本文系编译 作者:Tom Hartley 约克大学的心理学高级讲师 原文: https://aeon.co/essays/what-one-night-of-psychosis-felt-like-to-a-young-psychologist   原文:Tom Hartley (约克大学的心理学高级讲师) 编译:雨歇微凉 编辑:酒鬼

1706 阅读

一想到你在某个地方存在着,我就有勇气活下去

  有没有一个人,你一想到Ta就能感觉治愈?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喝醉了查寝了发现我还没回去,辅导员给我打电话。本以为会是劈头盖脸一顿批评,没想到他会亲自来酒吧找我。   他轻声细语又有点责备地问我:“你还要浑浑噩噩多久?”   那段时间心情不好,经常跑出去喝酒,听到这句话我后背一个激灵,一瞬间羞耻、痛苦、无能为力涌上来:我至少应该活成他那种看起来体面的人吧?装模作样也好吧!   之后一想到这位辅导员,就感觉很治愈。感觉自己是被在乎、被注视的。   一个人,一件事,出现在某个时候治愈了某个人,即使仅仅是回忆他们,也能当做活下去的能量,我们和有类似经历的朋友聊了聊,有几件把我们感动得稀里哗啦。   01想到有ta在,我就无比安心   @匿名 喝醉的时候问朋友?“你爱我吗?” 她说“爱”。 我问有多爱?她说:“只要你需要,我就会在你身边。” 之后无助的時候。只要想起这句话就好像充满了力量。   @童晨 是我收养的两只中华田园橘喵猴子和狸花大猫豆豆,每当进门看到他们蹲在门口守候,这一天的疲惫不堪都瞬间消失,挨个抱起来亲亲啊。   @Libbie  有啊这个人就是我儿子!看着他安稳地睡着,都感到莫大的宽慰和幸福。在生他之前,我很懒。但是有了他之后,就有了努力的理由和奋斗的方向。一年内拿下了行业的资格证书,目前正在准备其他考试。早起看书,白天上班,晚上陪他,每天安排得很满,但是一点都不觉得累。                 @匿名 的确有这个人,ta是我表弟。他现在还是个两岁左右的小孩子,但我已经是个高中生了。学习很忙碌,也很疲惫,但他可以帮我消除那种疲惫,毕竟他太可爱了。虽然他也有他的麻烦,很难照顾,比较淘气……但看到他成功完成一件事之后的样子,看着他都是一种享受。   作为一个已经确诊的重度抑郁症患者,每天吃药已成习惯,丧的情绪就像签到一样每天如期而至。但当见到表弟,那些灰暗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有种响亮的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能被他发现自己的丧,小心点别被他学到了”。   @さくら 他是动漫人物:蜡笔小新。   上半年抑郁症,虽然有看病,但总是忘记吃药,反反复复。嗜睡,每天醒来就想哭,家人不理解,没有朋友诉说,也不想诉说,微信不想回,电话不想接,什么都不想干。那段时间,每天都痛苦地活着,总想结束生命。只有蜡笔小新,陪着我。看着他被妈妈骂,但还是调皮捣蛋;朋友受了委屈,他也会帮助他们。   他在广志公司的会议上说,人生有高山有深谷。我瞬间哭了。       @Lions in August🦁 一位和我认识了十年的音乐老师,她对我一直都很好,因为我情绪一直不好。之前有一次没忍住做了傻事,她知道后在凌晨一点给我打电话,第二天又给我打电话,就为了确保我是安全的。 她说的一句话让我特别感动:“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会很伤心,很难过,不能这样放弃自己,我们都很爱你的。”     @沫语 治愈我的是我男朋友,他什么事不用做,有他存在我就能很安心很开心,只要晚上有他的晚安,就能安心的睡好觉。只要看见他,什么也不会担心,只有满心欢喜。我的中度抑郁症慢慢好转了。     02想活成ta的样子,装模作样也行   @匿名 我有个朋友,年纪不大经历丰富,在我看就是个赛神仙般的存在:   家境良好,父母双方的家族都是高知家庭,从小就受到了较好的教育,尤其是妈妈对他的爱和包容以及支持。每当我觉得有天大的事情过不去了,会去他那里喝茶,各种超级好喝的岩茶。我抱怨、发泄、讲述,他哼哼哈哈应着、听着——“挺好的,嗯,哈”。很奇怪换个人如此回应我会觉得没被看到,而和他,我确信无疑他在听,听进去了。并且会在听完我吐槽之后的聊天中,用旁的一些人事物景开解、启发我……   胖胖胖的他,某个大夏天走着去超市买菜,说想做顿饭吃,于是喊我一起;我给他快递水果他就收着吃不完就送对门;喊他吃火锅他也不拒绝;送他不合时宜的礼物他戴不上我也没觉得尴尬;他的好茶到货了总喊我去品,还给我一遍一遍讲……   只有和他在一起时,超级敏感他人目光与评价的我,可以毫无压力的想干嘛干嘛,想不说话就不说话。现在遇到事情烦得不行时,也会觉得:多大个事呀。   @壮壮妈妈 看到这个题目一下就想到了我的一个朋友。毕竟我们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说“闺蜜”太甜腻了,说“知己”又太文雅了,就是那种亲人般的那种朋友。   她在我人生最迷茫困惑时给我温暖和力量,她引领我走入了心理学的大门,更多的看到内心。同时她让我看到,我可以成为怎样的人。我们常常讨论内心的感受,会因为相同而共鸣,亦会因不同而有所启发。这样的治愈,是内心的能量,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谢谢你cc。   @杳杳 啊!那就是我可爱的咨询师啦!我一直觉得他像一只小松鼠,然后今年高考时看到小说阅读里有一只松鼠,就感觉啊啊啊啊啊能量满满。   大概是因为他又可爱又温柔又超级无敌体贴吧?然后有时候傻乎乎的hhhh。就很想揉一揉然后举起来转圈圈(然鹅视频咨询已经断了我的愿望)。   真的是我遇见目前为止最治愈的人了。今晚本来很难过但是写这个的时候也觉得好些了呢!啊我真的爱死这只可爱松鼠宝贝了!!       @匿名 我的咨询师。她是女性,我也是。有一天,我憋了好久终于向她说出我觉得最羞耻的一件事:我总想去看她的胸和腰。她本来不是我喜欢的身材类型,微胖,但那段时间我就是很想看。   说了这事之后,我紧张得脑子嗡嗡响,不晓得她会是什么反应。 结果她问:想看胸会妨碍你讲话,让你不能集中吗? 我说:有时会。 她说:那就等你看完了再聊。 我问:这样真的好吗?我很怕会踩线,会越界。 她说:我这边就是一片草原,放马过来跑跑看吧。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开始从紧绷的状态里放松下来。     @甜筒甜 我的心理咨询师平常在一家顶尖医院当经精神科副主任,有医学博士学位和医师资格。毕业于国内顶尖医学院的他也是个学霸,发过很多国际期刊。跳槽也没什么障碍,直接从那家顶尖医院跳槽到另一家顶尖医院。   每次跟他做完咨询我都会问我自己。为什么不试试活成他那种像模像样的样子?装装也好啊,首先活出个人样。所以每次想到他都有无穷的激励。   @wyr超可爱 他是我的心理医生,他毕业自我所在的城市最好的医学院(也是全国范围内很知名的一所学校),并拥有医学博士,和药理学博士后的学位,同时现在不但在医院作为副主任坐诊,也在学校任教,是研究生导师。   此外,他是这次援鄂队伍中的一员,也在纪录片《人间世》中出镜了好几次,他前往武汉抗疫的勇气真的让我觉得非常敬佩。在我绝望的低谷,是他一次次将我打捞上岸,用他如春风般的语言,也用药物的力量。   他对我从不吝啬夸奖,也从不苛责我怎么还没好起来,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不害怕的人,甚至可以说,高中是他支撑着我过来的。   就是这样的他,在我眼中闪着光的的他,让我想去追赶,虽然他的优秀我遥不可及,但我也能如他所言,散发微弱的光。     03即使以后不会再见面了,ta在我心里永远有位置                               @soso 前一个男朋友在我心中变成了力量、聪慧、理智、阳光的化身。分手后,我痛苦万分,我一直想念他,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么忘不掉他,直到我慢慢身上有了他的影子,工作积极努力,人际关系动动脑筋,褪去了以前卑微、胆小、自己想要获得保护的伪装,发现自己变得有力量、自我、价值!   And you finally see the truth that a hero lies in you.   @張天明 我篮球老师,比我大十三岁,他把我当个妹妹。我没有一刻忘记他。眼看着他结婚生子,流着眼泪发者祝福短信。   初中跑800米的东直道我跑的比较快,因为那是往北,有他的方向。高中数学很难,他给我发了149的红包,跟我说“照这个分数考”。   那么多年,他的陪伴支持全都补上了我爸那边。高中某天翻到小学寄语,终于看懂了:(对角线) 谁至此楼潜惠我 拂拭菱花不喜看 飞诏宠荣欢里舍 再三劝你早修行 深含媚嫣袅朱弦 姊妹无多兄弟少   失眠,哭。感谢。只是再也没有和他吐槽的资格,大姑娘粘着他要被说闲话的。想跟他说的话,就自己写下来也不发给他。高中毕业时写了几万字,还是把他放回人海,只有节日问候了。   祝福他和他们一家。   @但能吃 何思进同学。那节数学课刚刚下课,我整个人的情绪就是非常非常不好,强忍着泪,望向门口,看见他一个回头,表情淡然,俊郎的线条,完美的五官,瞬间就被治愈了,只要看他一眼,我就可以平静下来。即使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你永远在我心里拥有一亩三分地。我超级喜欢你。     @匿名 当前是一个二战考研的大学毕业生,深感考研路漫漫,孤独作伴,时常焦虑难过想放弃。在我的自习室中,有一个女生,虽然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性格柔软,学习刻苦努力。我每天焦虑难过,只要看到她对我笑,便感觉心安了。     @珞珞 那一次心理课,心理健康测试。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抑郁症患者,是永远无法被发现的。我战战兢兢地答题,生怕露出一点马脚。他笑着说:“我曾经也想过自杀呢。”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动。套用一句很合适的话——表面波澜不惊,心里翻江倒海。现在想来还是不禁眼睛模糊。   今年疫情严重,我抑郁症无疑更加严重了。终于,那个下午,我纵身一跃。抱着必死的决心,可是,只是骨折。完成两次手术,现在仍在康复中……我会记得,有那么一个人,曾经成为我的支柱,曾经是我活着的意义,曾经是我生活的全部,曾经与我不着痕迹地初恋……仅献给d。     @four 高中时候的同桌啊!刚开始是嗓音很吸引我,后来是每次解出有点困难的数学题,ta都会很激动地各种彩虹屁吹我(dbq我当时心里美颠儿了),虽然ta只是客套,可是我好吃这一套啊,感觉学习起来也超超超有干劲!(抵达数学巅峰)   每次数学写不下去了,可一想到ta的夸奖,我就又在草稿纸上涂涂写写,希望在ta之前求出正确答案,甚至换座位之后,我都想着努力提高数学来让ta关注到我,希望能靠ta再近一点(虽然好像失败了呢)。真的很感谢ta——在某种程度上拉了我一把,照亮了我的生活,让我借着暗恋的幌子燃起了热情。   最后祝ta早日找到对象哈哈哈哈!   @X_Yuiii 我妈。有一段时间经历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挫折,最后情绪直接崩溃了,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想打电话给我妈。拨号的时候感觉自己有好多牢骚要跟我妈发,但是这些想法在我一听到我妈的声音的时候就消失了。   就是那个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委屈难过的感觉也没了,想的只是生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其实我妈当时也没说什么,她只是略带笑意的问了我一句“怎么了?”       我们常说情绪是可以传染的,但能传染的何止情绪呢。   仅仅多去留意我们人生中出现过的那些优秀的、散发光芒的人,本身就能让我们学到很多。   遇到这些人也许需要运气的。但一旦你拥有了,就是宝贝。   那么,就请你记得爱自己,爱身边的人吧。   也许你也正在其他人的世界中发光呢。

163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