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叫焦虑

“明天要跟大老板汇报进度,我好焦虑。” “能不能不去那个Party啊,见到生人我好焦虑。” “我最近焦虑得上火,长好多口腔溃疡。” ... ... 焦虑是很多时候必不可少的一种情绪,也逐渐成为生活中特别常见的“现代病”。   那么,当我们说“焦虑”时,是在聊什么?正常焦虑和临床诊断的焦虑是一回事吗?我这样算焦虑吗?我该怎么评估我的焦虑呢?有什么自助的办法吗?或者专业的治疗方法呢?   你好,我叫焦虑 文 | 闫煜蕾 简单心理咨询师 编辑|简小单   一、焦虑是什么?   焦虑,是包含了担心、紧张、恐惧、尴尬等情绪的一种情绪的统称,它同时还带来了一些躯体上的生理唤醒,比如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手心出汗、眩晕、肠胃不适等躯体反应。 焦虑不是个坏事儿。焦虑通常会带来两种反应,Fight or Flight。 Fight(战斗)可以使我们获得动力去做某事,对于焦虑和绩效的研究得出的倒U型曲线也证实这一点,中等水平的焦虑可以得到最高的绩效。 Flight(逃跑)可以帮我们回避掉无法应对的具有威胁的事物,如看到野兽时的焦虑促使我们逃跑躲避伤害。 过度的焦虑当然也不是个好事儿。过度的焦虑会带来情绪上的痛苦,还会带来很多躯体上的不舒服,比如会经常觉得累、肌肉紧张、脖子酸疼,睡眠质量下降、幸福感降低等。总之,过度的焦虑不会让人死掉,却会让人的生活质量下降很多。 二、正常焦虑与病理焦虑(焦虑障碍)的区别   注:病理焦虑是指临床上认定的焦虑状态,也被称为焦虑障碍。 据统计,10个人里,大概有3-4个人在这一生中会得某种焦虑障碍。另外,焦虑障碍是一种很难自愈的慢性疾病,一个人若在生命早期(比如童年、青少年)就得了焦虑障碍,如果不治疗的话,大多数都会一直持续到其成年,直到生命终结。 (正常焦虑和焦虑障碍关系图)   正常焦虑与病理焦虑是在同一个维度上。我们人为地指定上面的某点为标准,这个点就是焦虑障碍的诊断标准,左侧的就是正常焦虑,右侧的就是焦虑障碍。其实,那些未达诊断标准的高焦虑与达到诊断标准的焦虑障碍是没有本质差异的。 三、高焦虑、病理性焦虑的评判标准   怎样的焦虑是高焦虑、病理性的焦虑,需要我们去关注、去治疗的焦虑呢?有几个标准可以供大家参考一下: 是它是否是与现实刺激相对应的? 你觉得你焦虑的强度和引起焦虑的事情的本质是否匹配,比如,理智上明明知道和别人打招呼不应该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情感上还是焦虑得不行,做不到。 焦虑症状持续的时间是否太长了? 这种焦虑的感觉是否从小时候、青少年时期就是这样?焦虑的症状一直都存在?一直让你不放松、不舒服,总感觉很累、很痛苦?     焦虑症状在多大程度上干扰了你想要的生活? 比如是否每次考试或者演讲都太焦虑了以至于发挥得非常差?还是因为回避社交带来的焦虑,使自己的人际圈非常狭窄,而你其实很想要很多的朋友?这在评估焦虑症状让社会功能有了多大损害。   四、焦虑障碍有哪些?   社交焦虑   这是患病率最高的一种焦虑。表现为在社交情境下的焦虑,包括担心自己的表现不好、担心被嘲笑、担心自己出丑、担心暴露自己焦虑的症状(别人是不是看出来我的脸红、手抖、声音发颤)等等。 社交焦虑中有种“广泛性社交焦虑障碍”,这些人害怕几乎所有的社交情境;而有些人只是害怕某一类社交情境,比如说“演讲焦虑”。 焦虑情绪产生了回避,会避免去一些想去或者应该去的社交情境,比如,不能去参加朋友聚会、没办法在餐厅里当着别人的面吃饭、因为害怕被听到解手的声音而不能上公共卫生间等。 社交焦虑障碍的终生患病率14-15%,且年轻人的社交焦虑患病率在逐年上升(这可能与社会节奏越来越快,众多社交媒介的出现有关)。   广泛性焦虑   患病率第二大的焦虑障碍。表现为对日常生活中的事情过度、持续的焦虑。比如,总是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做的事对不对,工作表现怎么样,老板有没有生自己的气,也会常常为自己和家人健康状况担心,甚至为朝鲜半岛的安全局势整日担心等等。 在这种焦虑状态中,自己意识到这种焦虑,但是没法控制自己不去焦虑。比如,自己知道没有必要因为这些而焦虑,但是抑制不住地去担心。而这种焦虑也因无法控制,所以常常伴有心理痛苦和躯体不适,如紧张、易疲劳、无法集中注意、易怒、睡眠问题等。 因为伴随诸多问题,一般很难识别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症状,对很多患者而言,这是一个终生的问题,广泛性焦虑障碍就像某种人格一样,渗透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里。     广泛性焦虑障碍的终生患病率为5.4%,也就是说,在20个人里,有一个患有广泛性焦虑障碍。女性患病率大概是男性的2倍。老年人的患病率为平均水平的3-4倍。   惊恐障碍 与 场所恐惧 惊恐障碍是对某种躯体感觉(惊恐发作)的习得性害怕。 惊恐发作这种躯体感觉并不是很常见,约有3%-5%的人会偶尔有惊恐发作,但是对于曾经体会过的人来说,那是一种非常强烈的身体不舒服的感觉以及带来的心理上的害怕。 惊恐障碍单次持续的时间比较短暂,几分钟或十几分钟,但是感觉非常强烈,伴随着强烈的躯体上的不舒服感(比如心脏不舒服、胸闷、出不上气感觉要窒息等)。病患本身突然有害怕的感觉,但来去难以预料,也缺乏线索。 惊恐障碍只是对自主神经系统活动(如心跳、呼吸等不需要控制的神经活动)的过度关注,并对这些活动赋予了一些灾难化、威胁性的意义(比如感到心跳不太正常,以为自己要得心脏病死了等)。     场所恐惧是预期在某些特定场所(比如人多的地方、空旷的广场等)会产生惊恐障碍中的躯体感觉,然后导致惊恐发作,担心惊恐发作后的后果非常严重(比如自己会死、会在公路上驾车失控),因此就害怕去这些特定场所,从而导致社会功能的损害(比如没办法上班了、没办法出门了)。 场所恐惧有时会和惊恐障碍一起发生,叫做伴有场所恐惧的惊恐障碍,即惊恐障碍与惊恐发作的地点连接起来的情况。比如,曾在人多的商场发生过惊恐发作,之后会常害怕再去商场。这时候,就不再是单纯的惊恐障碍,而是伴有场所恐惧的惊恐障碍了。   分离焦虑 分离焦虑是由于与重要他人的分离而产生的焦虑情绪。 这在幼儿时期,是一种正常的情绪,一般来说会随着儿童对环境的适应而减少,最后消失。一般来说,分离焦虑会随着个体年龄的增大而渐渐减少,但是也有比较少的一部分人直到成年也有分离焦虑。 但如果一个学龄儿童,已经上学多年,还是会非常害怕与母亲的分离,以至于每天都不想离开妈妈去上学,或者不能够自己一个人在卧室里睡觉,这就是有问题的分离焦虑障碍了。   特定恐惧 特定恐惧就是对某种特定事物的害怕。如有些人怕蛇、蜘蛛,有些人怕高、有些人怕封闭的空间(幽闭恐惧)、有些人怕看到血。 一般人的特定恐惧即便恐惧的强度很大,也不一定会对生活带来非常大的干扰,比如怕蛇,不要去动物园看蛇就好了,对日常生活也没什么影响,不需要治疗。 而有些人的特定恐惧就非常强烈,比如有人怕蛇,他不可以看到电视里出现蛇的画面,不能听其他人发出“蛇”这个音,不能看书里出现“蛇”这个字,甚至在大街上看到别人穿的蛇纹皮鞋也非常受不了。这就对生活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需要进行专业的治疗。 看到这里,你一定很想知道有哪些方法可以自己评估焦虑状况,还有哪些方法能够缓解焦虑。 毫不犹豫戳: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焦虑? (ง •̀_•́)ง   如果焦虑问题已经对你的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可以来和咨询师聊聊哦~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作者闫煜蕾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咨询师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 北京师范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候选人 北京师范大学临床心理学实验室青少年焦虑障碍 认知行为治疗干预研究项目负责人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40531 阅读

简里里:“情绪”的最佳处理方式是什么?

晚上好,我是简里里 今天想跟你聊聊“如何正确处理情绪”。 情绪是需要被看见、被听见、被接纳、被处理的。 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有人帮你把情绪心智化(mentalize),帮你来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我们的情绪被命名、接纳、重新理解时,你会产生新的思考和洞见。我们把这个过程叫做“成长”。 祝你能获得好的心理支持,并能从中获得成长~ 晚安啦~ 相关推荐: 简里里晚安视频合辑之:25个心理指南,移除成长中的障碍 ,戳下方图片,限时免费领取~   

4502 阅读

行走在深渊旁,也希望看到点点光亮

  前段时间小编看了电影《一念无明》,它讲述了一个关于陪伴的故事。余文乐饰演患有躁郁症的儿子,因为父亲(曾志伟)的逃离,而被迫照顾同样有身心疾病的母亲,母亲去世后,父亲又被迫照顾儿子。   心理疾病对于患者来说无疑是痛苦的,而对于患者家属、他们身边亲近的人来说,这也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周我们向大家征集了有关于陪伴患有心理疾病的亲人的经历,当所爱的人患了心理疾病,你要逃走吗?你留下了吗?你要如何陪伴Ta?   后台收到了许多读者的故事。我们看到了人们的内疚、痛苦、勇敢和坚持。因为涉及到自己或朋友比较隐私的事情,所以这一期留言全部匿名。   「逃避这一切,才会让我感到安全」   1.   我前男友,总是失眠,认为生活没有希望,甚至提过想跳楼。在我一再让他看心理咨询的请求被拒绝后,我们异地半年的恋情结束了。后来当我意识到他可能有抑郁症时,已经被他删除了一切联系方式。   真正让我觉得自责和遗憾的是,在我没意识到他可能有心理问题时,曾指责他的逃避、脆弱与不负责任,甚至攻击过他的人品。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意识到他心理问题?为什么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一个在抑郁边缘的人凭空多了一些折磨?   2.   哥哥患有抑郁症已经两年,一直都是爸爸在陪伴他,今年好了很多。我经常会想逃避这一切,好像把这一切扔得远远的,我才会足够安全。我害怕,怕传染上这些情绪,害怕自己也会患上抑郁症。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自责。   哥哥的病好了很多之后,很多时候我依然会以抑郁症患者的观点来看他,这同样让我觉得自责。我想改变自己对他的看法,给他多一点的温暖,即使很难做到。   3.   哥哥在最青春的年纪得了躁狂症,说话变得颠三倒四莫名其妙,并且时常有令人惊恐的行为。没办法继续上学,送到医院的精神科里接受治疗,出院后也必须按时吃药。   那段时间真是全家人的噩梦。妈妈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求神拜佛之类的办法都用尽了。所幸情况渐渐好转,恢复上学后为了确保他的吃药情况,爸妈每天晚上都开半小时车到学校,就为了亲眼看到他吃下药才安心。   很惭愧地说,比起事发时爸妈的心痛悲伤,我心里更多的是恐惧、厌烦,以及和哥哥一起出门时因为他的异常举动而感到的丢脸。或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全家人的联结似乎因为这个意外变得更加深厚。爸妈的心态变得平和许多,以前对哥哥学业步步紧逼,变成了“只要他健康平安就好”。   我也越来越能感受到家人的重要,很为自己当时对哥哥的消极反应感到后悔。好像经过这件事,所有人都一下子成长了。生活还在慢慢继续,只希望一家人以后也都能一直快乐健康下去。       「Ta的情绪像摄魂怪一样,夺走我的生活」   4.   我前妻是双相情感障碍,抑郁情绪较重,两次发病都在我们相处的时间里。我一直觉得我很爱她,也一直觉得有义务和责任照顾好她。但事实来讲,我并没有做到。   当我意识到她的问题时,我想过要好好对她,不跟她吵架,但实际上我却把她当成了病人。她的敏感、顾虑、甚至情绪都被我当做了病态。随着自己精力的消耗,我越来越难以顾及她的感受,开始使用一些诸如“你能不能别想这么多”“你能不能正常一点”的语句,也就是这些最终导致了我们离婚。   5.   老公患有躁郁症已经两年多了,丧失社会功能,我既需要挣钱养家又需要照顾他。   头一年我很有耐心。我的收入够两人花,而且觉得人生那么长谁不会碰上点问题,我会陪着他慢慢好起来的。   最近他其实真的好很多,社会功能也逐渐恢复,但我却变得特别脆弱,很容易有“撑不下去”的感觉。有时心里怨他,但又不敢表现出来,怕刺激到他。仔细想想后又会很自责,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但他也没做错什么啊。   很多不了解心理疾患的人不知道患者家属们到底都要做些什么,“陪伴”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事实上,心理能量的消耗,没经历过的人怕是的确难以了解。     正常的夫妻回家后可能会互相吐槽工作、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奇葩人和事,负面情绪和压力会相应宣泄掉一部分。对于我们而言,工作压力、人际压力只能自己去面对和解决,同时还需要照顾另一半连绵不断的负面情绪。   有时候,我上着班会觉得胸口被大石块压得喘不过气,偷偷跑洗手间里休息几分钟。有时和朋友出去吃个饭完了连家都不想回,在家楼下边哭边打你们的倾诉热线自己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才有力气回家……   6.   前女友是中重度抑郁,也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诊断。住过院,吃过药。有过好转有过反复。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都觉得颜色灰暗。时刻需要照顾她的情绪,觉得自己特别孤立无援。   她的负面情绪需要我来帮忙安抚,负面情绪一旦表露便是天翻地覆。不断的情绪崩溃,像摄魂怪一样夺走了我们的生活。觉得自己特别没有用,不能让她好转,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经常一个人在床上躺着躺着就哭的停不下来,割舍不下,远离不了。   现在我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生活,两座城市各自安好。希望她可以越来越好。 「学习过心理学,可能依然势单力薄」   7.   我与老公相识16年,从开始的高中同学,到好朋友,到男女朋友,再到夫妻;从大学异地到努力到同一座城市;从老公长期出差的工作到换完工作两人可以天天见面;从挤车倒车到有自己的车,房;老公努力工作支持我读完博士找到了一份大学老师的工作。   然而,一向幽默阳光乐观的老公在我刚刚怀孕之时跳楼了,留下对我充满爱,对自己充满恨的遗书彻底离开了我。后来,有人说他可能患上了抑郁症。讽刺的是,我是一个学习了10年的心理学博士。老公走了,可是我该如何生活呢?   8.   曾经有一个前男友,在我决定跟他分手后告诉我,他患上了抑郁症,不想离开我,也不想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出于害怕他病情加重或者是所谓的责任心,我们复合了。   那段时间大概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打起精神陪伴他,又隐忍着不能告诉别人,最后险些自己撑不过去。还好,后来他告诉了朋友,一个基友和他一起住,陪伴他走过了那段抑郁的时光。   这是一个失败的例子。那一年,我24岁,走在毕业找工作论文盲审实习兼职各种压力之下。后来,我去考了二级心理咨询师,面询考试的时候,老师问我为什么要考这个,我说,因为那段时光的无助,让我想学会如何能更好地去面对生活。     「行走在深渊旁,也希望看到点点光亮」   9.   我丈夫也是抑郁症患者,两年多前有一次自杀未遂。当时双方父母都靠不住,我们两人又都是博士在读,基本全部压力都在我身上。我在实验室不管有多少工作,都必须按时回家,回到家尽量控制自己不对他说任何负面的话。   后来我自己情绪很不好,去看了学校里的咨询师,校医还给我开了百忧解。大概有半个月挺难熬的日子。后来还是幸亏他的咨询师给力,和我说他应该不会再次自杀了,这段日子才看到点点光亮。   10.   母亲是大家眼中的“好人”,和蔼可亲,勤劳朴实。很少有人相信她对家里人严厉苛刻,会为一些小事没来由的发脾气,歇斯底里的又打又骂,甚至用各种恶毒语言诅咒谩骂。   父亲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改变她,徒劳无果。而我,从小就对她又爱又怕,非常恐惧依赖和认同她。     两年前我才认识到她有人格障碍。经过几年的咨询,逐渐认识到她不稳定的精神状态,认识到自己遭受的创伤,慢慢的与她从共生状态分离出来,虽然这过程也是遍体鳞伤。   现在的我单独出来住,几周回去看看父母,与她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对于她突然的发作,如果不严重,尚可保持冷静。如果她突然猛烈的攻击,我仍然会承受不住。会寻求家里其他人的支持,会希望家里人能帮助我送她去医院。   大多数时间,我都愿意照顾她。在她发作的时候,也可能会非常厌恶她。关心爱护也好,厌恶她、希望她快点消失也好,我想都是正常的,谈不上高尚,也不至于恶劣。陪伴心理问题甚至精神疾病的人,就像在深渊旁行走。无论如何,先照顾好自己吧,允许自己愤怒、悲伤、崩溃,我们都是人,不是神啊。     以上,就是10位陪伴者的故事。 电影《一念无明》中,父亲参加了针对精神疾病患者家属开展的教育互助小组。很多病友家属坦白,算了,太累了,放弃Ta吧,把Ta送回精神病院,大家都好过。但父亲还是选择了让儿子留在自己身边,他逃离了一次,也许是因为恐惧、也许是愧疚,但这次,他选择留下。 一个人可以轻易地学会不在乎,就像影片中曾志伟扮演的父亲所说:“当个‘混蛋’很容易,搞不定的,就撒手不管”,事实上,他在美国生活的大儿子与家庭彻底切割开,也确实过得最好。 但学会在乎,却要付出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就如这些与患者一起面对心理疾病的人们,他们承受着并不亚于患者本身的痛苦,焦急、沮丧、愤怒、与耗竭,他们同患者一样勇敢。   以下是简里里为心理疾病患者家属提供的一些小建议: 1. 不要希望对方按照我们的期望迅速地好起来 这会使得生病的那个人产生更多的压力和自责,也会使得家属自己体验更多的无力感和挫败感。 2. 允许自己有各种各样的情绪 以前有人讲说,自己妈妈抑郁很严重,每次自己遇到高兴的事情,总会觉得愧疚:“妈妈这样痛苦,我哪有资格高兴!”;或者面对患病的亲人,对自己的无能为力而产生愤怒。 亲人生病,并不意味着你永远被剥夺了快乐的权利。每一个情绪都有其产生的理由,并不需要过分苛责自己。 3. 你有权利来按照自己的方式处理情绪 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你去伤害那个生病的人。而是同样多给自己独处的时间、自己的兴趣、按照普通生活的样子,去经营自己的生活。 4. 先照顾好自己 一个人生病,我们去理解Ta的病情,理解Ta的局限,但并不意味着你作为家人,就要做一个“牺牲品”,把自己奉献出去。 原谅自己的不能,接纳自己的局限,也建立自己的边界。当你觉得耗竭的时候,花些时间好好照顾自己。 你得先照顾好自己,才能够照顾好他人。   “你只需要陪着他。如果情况不乐观,就一天一天慢慢来,如果一天的时间太久,那就一小时一小时来,如果一小时也很困难,那就一分钟一分钟地陪他。”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游戏叫做:我与你的下一分钟。”   ——《Skam》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4591 阅读

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前阵子,我看到一篇文章,文章我并没有细看,但是标题的意思是,从18-25岁这些年是最苦的日子,这让我不禁有些感慨。 美国有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埃里克森(Erik H Erikson),在他对人类心理发展阶段的理论研究中提到,       人的一生会经历各个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有着不同的身心发展的任务。       如果在当下的阶段很好的完成了这一发展任务,那么在之后的人生过程中将更为顺利。       倘若在过去的发展阶段里磕磕碰碰的,那么在之后的生活中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残留的痕迹。 0-18个月:建立基本信任感的阶段 每个人还在婴儿期的时候,对外界需要高度的依赖,但是外界的环境是否值得婴儿依赖与信任就是这个时期很重要的事情。 倘若在婴儿期,你可以获得很好的母亲或者家人的照顾,照顾者能够很好的养育你,知饥饱,知冷热,你会感觉这个世界是充满了信任与关怀的。 18个月-3、4岁:建立自主感和避免羞耻感的阶段 大部分的小孩在这个阶段开始学习走路、说话、吃饭、穿衣、拿玩具,小孩萌发出非常强大的学习能力和好奇心。他们会开始拒绝父母的勺子,开始自己动手用勺子哪怕根本舀不到任何东西;他们开始挡开父母的手要努力向前走。 这是个体习得自主感的重要阶段,但往往有的父母在这个阶段的过渡保护和包办会让孩子失去建立自主感的机会,也会让孩子体会到失败和受挫的羞耻感,这很可能影响到孩子今后是否有面临挑战的勇气和决心。 4-5岁:学前期的孩子开始有了主动性同时也要面临一种内疚感 当他们面对父母的否定和压制的时候,他们会感到被父母拒绝和讨厌而很挫败和内疚。 在过于严苛的家庭里面,孩子往往会生活在强烈的内疚之中,认为自己要做到很好才可以对得起父母。这样强烈的内疚感是会影响今后的发展生活的。 6-12岁:获得勤奋感,避免自卑感的阶段 个体在这个阶段进入了学习期,在学习过程中体验自己的努力和勤奋与积极的结果的关系;然而也有的个体在这个过程中很受挫败,如果父母总是以否定和消极的方式看待孩子,会让孩子感到异常的自卑,进而没办法形成和取得个人的成就感。 12-18岁:青春期自我意识爆发的阶段 青春期的孩子有时候会做点离经叛道的事情,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本性很坏,而只是希望有机会去表现“真正的自我”。 他们通过疏远父母,不与父母交流,不听父母的教诲,找到合群的同伴,有自己的小团体等方式来彰显自己个体的存在感,他们要向这个世界发出声音,告诉世界我是谁,他们不希望自己只是家庭的附属品,而是希望有机会被人看到自我的存在。 以上这些只是铺垫,重要的是下面的这个阶段,也是我愿意多讲一些的。 从18岁到30岁的这10年左右的时间,是人生中感受到孤独最多的一个阶段。 埃里克森称这个阶段是“获得亲密感,避免孤独感的阶段”。  离开父母的孤独感  人类是一种群居物种,从小到大我们都无时无刻与他人接触着。最为近亲的就是父母。 而我们的孤独感,就是从我们离开父母开始的。 我在这里谈到的“离开”,既是物理空间层面的离开,也是心理层面的离开。事实上,我们与父母的离开早在青春期的时候就开始,只是那个时候我们都太执着于内心独立意识的表达而无所谓父母。但是,很多进入大学,特别是大学在外地读书的青年人,已经开始渐渐有了这种与父母分离的孤独感。 物理上的分离有时候还让人可以接受,但心理上的分离却让人越发的孤单。 也许当你渐渐长大的时候,你发现 你父母的观念和价值观和你所思所想有了很大的差距, 你所追求的人生和父母期待你的人生有了很大的分歧, 当你无数次想要说服父母, 却总是难以得到认可和支持的声音, 在这种时候, 你会感到深深的孤独感。 有不少的来访者,会卡在与父母的关系之中很多年,他们被这种孤独感给困住了, 他们一方面    想要拥有曾经与父母亲密无间的感觉, 但另一方面    又没办法说服自己去成为父母心目中的小孩,过父母安排的生活; 他们想拥有自己的生活,但是又纠结于自己的生活选择是不被父母认可的。 他们在现实与父母做着斗争, 也在内心与自己做着斗争。  离开同龄人的孤独感  曾经有来访者和我讲:       我一个非常好的闺蜜结婚了,我本该高兴的祝福,可是为什么我内心却突然空落落的,感到特别的荒凉? 当我们都还是一群孩童的时候,玩乐是同伴在一起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最开心的事情。 我们在这种开心幸福的场景中待了10多年,直到有一天,你的一个朋友开始谈恋爱了,开始大把大把的时间用在另一个人身上,开始不出席朋友聚会了,如果你依然是单身,你会明白原来已经和许多年前的感觉不同的。 在20岁左右的年龄,人们开始慢慢离开自己的家庭,开始寻找自己亲密关系,开始组建自己的家庭。这原本是一个很自然而然的过程,有的人可能开始得早,有的人开始得晚。 但是在都市生活的人们看起来都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有时候眼睛却总盯在别人身上。 当你身边的人慢慢的把他们的关系中心从同伴朋友身上转移到了自己新的恋爱和家庭关系上的时候,你会感到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似乎被落下了。 这种孤独感会油然而生。 在孤独中努力的生活 和埃里克森说的其他阶段一样,孤独感是我们必然会经历的阶段,而人的成长也必然是伴随着这种孤独。 其实,在这个时代里, 帮助我们解决孤独感的办法不一定只有婚姻这一条路,但是这往往是父母和这个社会舆论为人们选择的一条路。 “寻求亲密感”对应的方式, 也并不是有且只有结婚这一条路, 而婚姻本身有时候带来的未必就是人们所寻求的亲密感。 所以,也会有很多身处婚姻或恋爱的来访者向我诉说他们在两人的关系里感到的孤单与不被理解。 孤独感是煎熬的,但是如果你被这种感觉冲昏了头而陷入盲目找寻亲密关系的陷阱里,那就很可惜了。 有不少的人,在还没有寻找到合适的亲密关系之前,选择其他更为健康的方式来应对他们的孤独。 比如他们 会发展更健康的生活爱好 ,比如音乐、艺术、运动、游戏,他们也在这些新的领域结交新的朋友扩大自己的交际圈来弥补这种情感缺失。 也有一些人会把自己更多的精力 投入在工作上 ,这一定程度也是一种生活妥协。 美国家庭治疗大师米纽庆已经90多岁了,前不久他最亲密的爱人去世了,他在哀悼自己所失去的同时也决定重新投入心理咨询和教学的工作中。 从某种角度来说,工作也是帮助我们去应对我们孤独感的方式。 也有不少人,他们在人生很多时候都感觉很孤独,所以他们 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 。 一方面      咨询可以帮助他们去理解他们为什么长此以往都如此的孤独, 另一方面   咨询本身的陪伴也会为他们孤独的内心疗愈。 在很多人眼里,20多岁是一个黄金的年龄,但是与此同时也是一个内心孤独的年龄。 当我们有机会去看到我们的孤独, 理解我们的孤独, 我们才会更好的在孤独中去寻找人生中重要的另一半, 去拥抱更美好的未来的生活。 Solitude is fine but you need someone to tell that solitude is fine. by Honore de balzac

19024 阅读

如何面对内心的恐惧?

真正让我们恐惧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事物的看法! 过头的性格如放大镜甚至哈哈镜,选择性注意事物中悲观的部分,进行毫无根据的想象、推测,导致我们在“怕”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无法自拔。过头性格放大了生活中的“万一”,扭曲了事物的“客观性”, 在理智与情感的冲突中煎熬,无事生非、庸人自扰,产生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怕”,可谓生生不息,层出不穷。 那么,面对“怕”字时,该怎么办? 我的建议是:坚决不逃避,勇于一刀切。   任何事物都是一体两面,都会有正向与负向属性。心理障碍者习惯于选择注意负面的属性——虽然常常表现为正面的愿望。比如,想保持身体健康,是正向的愿望,但总怕生病,每天对身体过度关注,敏感多疑,就有可能导致负面的结果。这样,不但会出现焦虑情绪,而且“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因为心身一体,持续的负性情绪往往会造成各种躯体不适,甚至导致心身疾病。这就是正向的愿望导致了负向的结果。 问题在哪里? 只有愿望和想象是不够的,关键是如何行动。行动才能改变现实,想象不能。仅仅有愿望,没有行动,不但实现不了愿望,反而会陷在想象的怪圈里,导致适得其反的结果。 因为,愿望是在思维层面运作的,当过于追求正向的愿望时,就会出现对负向后果的过度担心。如果过于担心出现负向后果,就会花更大的精力去防备。这样,能量就被过多地消耗在“避免失败”上,而不是“争取胜利”上。就像“钱是挣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一样,通过行动多挣钱,才能有多的剩余。如果行动很少,挣不到钱,即使再节省,也不会有多少的剩余。争取胜利和避免失败,同样的付出,结果却迥异。所以,正面的行动比正向的愿望要重要很多。只有愿望,没有行动,结果可能是负数;有了愿望,付诸行动,才能得到正向结果。 正向的愿望植根于心中,留一点余光给它。正向的行动,才是我们目光的焦点和生活的重心。 因此,凡是自己纠结的,都一刀切,多切负向的,多留正向的。其中的关键是“果断”——果断地切。这里敢于鼓励大家一刀切的前提是大家的“过头性格”——过于严谨、小心、敏感、悲观推测——也就是说,过于负向了。一刀切的目的是适当“矫枉过正”,以偏纠偏,反其道而行之,才能快速克服“怕”字。与其风声鹤唳、杯弓蛇影,战战兢兢防守,不如果断、勇敢进攻。 这里,进攻的核心不是保安全、不犯错,而是多投入现实的、有建设性的活动中,增强自己的能力,强壮自己的心身,这样才能更安全、更少犯错。比如,想身体健康,那就多锻炼,而不是时刻监控身体,四处测查。想学习成绩好,那就多学习,而不是时刻监控自己的学习效率,或者总在防备别人超过自己。 健康的身体、好的成绩,没有问题,可以是目标,但不能当成每时每刻的目标。这些虽是目标,但更接近于“副产品”,主产品是行动,或者说是生活本身。例如,一场足球赛,赢球是目标,但如果总怕输,怕被别人进球,一味防守,不但防不住,别人仍然会进球,而且自己没有了进攻,那就不可能赢得比赛。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与其怕输而一味防守,不如努力加强进攻。所以,留一点余光给防守,留更多的精力去进攻。 一刀切,是切干扰、切阻力、切“怕”字,卸负担,无视一切不利于自己前进的因素。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一刀切,并不是“切掉”某些思维或某类感觉,那样会陷入“越排斥,越出现”的误区。尤其对以排斥某些念头或某类感觉为主要症状的某些强迫思维来说,一刀切更多的是“一律不在乎”,和“四不”策略道理是一致的。 所以,战胜怕字,必须拿出点勇气来。即使战战兢兢,也要风雨兼程。 (更多内容见《心理障碍的疏导自助》一书,鲁龙光、黄爱国著,鲁龙光教授心理疏导疗法系列丛书,东南大学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

16240 阅读

区分抑郁症和抑郁情绪的3个方法

一个人在生活中,难免偶尔会有一些情绪低落,什么也不想干,甚至还有些人可能会偶尔冒出自杀的想法,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很多人就会觉得自己“得抑郁症”了。上网查查诊断,发现自己居然符合所有的诊断标准,然后就给自己扣上了抑郁症的帽子。 我也常常会遇到一些来访者,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老师,我得抑郁症了,应该怎么办”。 实际上,很多时候我们诊断的抑郁症未必都是真正的抑郁症,而只是抑郁情绪而已,给自己扣个抑郁症的帽子,不但不利于恢复,而且还容易给自己不良暗示,最后真的把自己暗示成抑郁症了。当然,如果真的是抑郁症,那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这是一种风险很高的疾病,不重视的话可能会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   抑郁情绪和抑郁症其实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临床医生会依据一定的诊断标准(比如DSM-V或者CCMD-3)和他们的临床经验,综合判断是不是抑郁症。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判断自己的情况是不是抑郁症呢?可以依据以下几个指标体系来参考,再提示一下哦,这个只能参考,要想诊断抑郁症,必须由精神科医生做出诊断哦! 1、抑郁持续时间 正常的情绪抑郁,往往有因可循。持续时间不长,时过境迁,便从抑郁中解脱。例如一个人丢了钱包,一段时间内总是抑郁不欢的,还会对人诉说失落经过。过了几天,逐渐“想开了”,情绪逐渐开朗,心中阴霾驱散,笑容重现。 而抑郁症患者就不是这样了。他们的抑郁情绪往往跟情境关系不太大,在钱包失窃前,就已有抑郁情绪。丢失钱包会让他们的症状进一步恶化,尽管丢失钱款并不多,且事情发生后已过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可是抑郁症状却始终不见消退。 2、抑郁程度 正常的情绪抑郁程度较轻,一般也就心情不好,或者短期内出现哭泣等行为,但除此之外,工作学习基本正常,也没有抑郁症的其他症状。 抑郁症患者的情绪抑郁程度较重,往往有思维迟缓,动作减少,胃纳差,睡眠不好,晨重暮轻,几乎不能工作和学习,有消极厌世的言行,还可有自我责备和性功能减退。 3、危险行为 有些时候,虽然时间短,但是出现了自伤,自杀的危险行为,那么都要考虑抑郁症的诊断,立即去医院接受治疗,避免危险后果的发生。 既不要把抑郁症当作思想问题不予以重视,也不要“见风就是雨”,把单纯的情绪抑郁视为抑郁症。   当出现情绪抑郁,又不能自我判断是否患抑郁症时怎么办? 最简单也是最正确的办法,就是去见专业人员——心理咨询师,精神专业医生,来获得帮助。  

34399 阅读

漫画:如果我抑郁了请这样陪伴我

注:文中提到的【抑郁】泛指抑郁情绪,而非【抑郁症】 如果被诊断为抑郁症,请一定向专业的心理工作者求助     △ 抑郁它总是静悄悄的来~   △ 每个人都可能被它俘获   △ 很多人会选择戴上微笑面具,不想、不敢让别人察觉,假装自己一切都很好~   △ 除了你自己,谁都无法拆穿这个伪装   △ 你看起来越高兴,别人察觉到就越难~     △ 可是……你毕竟不能永远装下去   △ 每个人都会有崩溃的时候   △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   △ 别觉得这很丢脸   △ 但你要相信,总有人能理解,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   △ 有人爱你,有人愿意帮助你 和他们袒露心声吧,在与抑郁斗争的路上,你不再会是一个人   △ 你是珍贵的,你是被爱的,你不是孤单的   △ 对这个世界多一点耐心的第一步是对自己多一点耐心~   △ 每一天都可以是一个新的开始,和一个成长的机会   △ 我们一直都会在这儿。   必要时请一定向他人求助。如果被诊断为抑郁症,请一定向专业的心理工作者求助。 没有人是完美的,承认自己的脆弱,这没什么大不了。 另一方面,当我们的朋友或亲人感到抑郁或者难过、迷茫等等感觉并不好时:我们不应该做的vs应该做的(作者:Charlotte Gomez)   - ❶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 ❷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 ❸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 ❹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 ❺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 ❻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 ❼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 ❽ - 不应该做的  ▼     应该做的  ▼   我说 我们说 当我感觉不好时,请不要用【比较】和【规则】告诉我应该快点好起来,我更希望你可以陪伴我,倾听我底发生了什么,让我感到我不是一个人:)       注:文中提到的【抑郁】泛指抑郁情绪,而非【抑郁症】 如果被诊断为抑郁症,请一定向专业的心理工作者求助~他们会陪伴你、倾听你、帮助你一起走过这条路。   <如果你需要,请点击下方图片查看心理咨询师列表>     图:Ramanpreet Kaur 翻译: 简单心理

144175 阅读

在深不见底的日子里,总会有人与你同行

我们在微信和微博上推了两则关于抑郁与自杀的科普图文。很多人留言给我们,诉说了自己和身边人的故事,以及种种感想。很触动。今天匿名整理了出来,分享给大家看。 还是那句话:别担心,在深不见底的日子里,总会有人与你同行。也希望你带着自己年轻的生命,游出水面。 ——简单心理J室长   ▼ 你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可能摧毁了一个人,也可能拯救了一个人。 ▼ 多年前,我收到了当时最好朋友给我的遗书和她的项链。她说对我感到抱歉,谢谢我多年的照顾。我把她家里所有能联系到的人的电话都打爆了。后来听说抢救及时。还了项链,并送了一本书给她。我们很有默契的不再联络。可能我是她过去痛苦的见证者。一起经历的越多越是沉重。遗书还在。我们却回不去了。 ▼ 我最恨别人跟我说:“真不明白你有什么好抑郁的,你看你工作多好,老公多顾家,孩子多么可爱,你的弟弟已经成家立业,父母身体都很好,你拥有这么多还抑郁,是不是在撒娇求关注”。所以,朋友中有抑郁倾向的,我从来不劝慰她生活有多美好,我只是告诉她:是的,我能感受你的难受,我们一起寻找解决办法。 ▼ 当我们学会了安稳别人的时候,却没办法安慰自己。 ▼ 我觉得我挺庆幸的。那段时间由于种种原因丧失了很多。让自己和家人朋友都过的很不好。是一位朋友耐心的劝说让我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是焦虑症伴随抑郁症。吃药。调整呼吸。诉说。听医生的话。积极配合拯救自己。我想说。要面对正视自己的心理问题。不要忽视。最终害了自己。也害了那些关心爱你的人。 ▼ 在绝望的时候,有时候一个拥抱也很有用~陪伴才是最重要。 ▼ 8月一个朋友自杀,28岁,虽然没有确诊抑郁症,但是有抑郁症的倾向和表现,也是家中独子,在外人看来条件相当好,但是抑郁症真的是没法解释的东西。那些痛苦真的很难述说,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自杀只会让亲人更加痛苦,但是抑郁症会让人有一种,对不起,生而为人的错觉,感觉什么都是自己的错。 ▼ 我是为了那些还喜欢我的人活下去的,要知道,死了就是死了,没有下辈子,没有轮回,没有地狱没有天堂,你不知道死亡之后他人的反应。死亡就是终结。不可逆转。要相信世界就算黑暗丑陋但同时也很美,试着去爱它。转移注意力,有爱好有朋友有工作有家人。我觉得初期还是要靠自己调节。靠自己。   ▼ 选择自杀的人都是太善良了,他们对这着冷酷的世界失望了吧。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伤害别人。 ▼ 大学时,有一学长因抑郁跳楼自杀。老师跟我们列这个学长的罪状,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学校,对不起自己……当时,我只是害怕。现在,想想这些人,他们是真的很累吧!受病的折磨,旁观者总是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去说教,道德绑架,这些让他们更累了! ▼ 15年3月底,我驾车从北京直奔威海,一路上都是一直冲进海里的念头,到了威海正是半夜,刮着大风,我开向海边,看着黑漆漆的大海,听着海浪咆哮,突然就兴奋了,不想死了,毫无缘由的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狂躁期来了,没死成。 ▼ 有一段时间过得艰难,失眠半年多,夜里经常想起不好的事,浑身麻痹然后莫名其妙就一身冷汗,腰疼头疼,难受的时候就写日记,边哭边写,因为没有可以毫不保留倾诉一切的朋友,现在比那时候开心很多,那时候我写日记大概是希望有人可以看到,大概是在求救吧,还好都熬过来了,现在努力想做一个温柔的人。 ▼ 每个人都说,你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你心胸太狭窄了,你不大气,你心不大…鬼知道我是怎么挺过来的。 ▼ 曾经很相信陈平写下的“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资格自杀的”。后来慢慢长大,发现这短短15字对于站在自杀和生存选择口的人们来说过于残忍。我远远不能感同身受那种痛苦是有多难以承受,那种孤独是有多难以咽下。只是希望世间少些苦痛,但也可活得血肉于身。GOD SAVE UR SOUL,PEACE.   ▼ “看见并承认TA的痛苦。”一瞬间哽咽。 ▼ 这世界多了许多攻击性。很多时候把自己的一些情感发出来得到的更多的是调侃和戏谑,被认为是矫情!于是越来越经常的把悲伤放在心里,时间长了也就……关注心理健康,对别人的悲伤多一点宽容和理解,报以温暖和引导,或许可以让一个在厌世边缘的人重新找回生活的希望。 ▼ 后来就一直为了父母而活着,感觉这就是活着的使命和责任。但是这两年我反而发现自己原来是有好多兴趣和爱好的,有好多希望做的事情啊,现在已经开始留恋并且热爱这个世界了。即使那些愿望永远都无法实现,但是活着就有希望啊!追逐的过程也是一种挑战,无论成功与否,我都只需对自己负责。 ▼ 希望真的有人能明白抑郁症患者,谢谢当时一直在身边的妈妈,让我没有机会自杀。 ▼ 抑郁,不是不再快乐,而是绝望和无力感。失去了活力才会觉得累,能够对抗绝望的,唯有爱。我没有沉沦的原因,就是因为清楚的知道有人需要我,感恩陪在身边那个肯倾听、能理解、愿陪伴的他。 ▼ 当时我小学写好遗书 被同学发现然后给了老师  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念我的遗书 说我成绩不好还敢死 当时全班同学嘲笑的眼神让我更想死 但是后来没死成 因为我想 总有坏人 比我该死 ▼ 我以前因为抑郁自杀被送去治疗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曾经告诉过的朋友他们只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包括我的妈妈,对啊,在所有人眼里我是最不会抑郁的人,家庭优裕,性格开朗,文艺骨干,经常旅游,家里从来不会干涉我。可我自杀了两回,请认真听听他们的声音。我现在已经是轻度抑郁了,谢谢帮我的人。 ▼ sigh,现实生活中往往是错误的做法占主流,大家都很忙,生活都很快,压力都很大,但是当你的朋友/自己出现抑郁情绪的时候,其实应该好好想想,这样一种现代生活是否真的是不容置疑的。我们虽不能改变潮水的方向,但至少可以给自己和他人以喘息之机,给自己和他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友情提醒:当你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一定要先就医确诊,寻求专业的解决办法。关于抑郁症,具体请看这篇文章:一个人对抗一群人 | 被我们误会了的抑郁症【科普】】   “愿这个世界始终对你温柔相待 ” ——微博@简单心理J室长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5934 阅读

听身体在说话

本文整理自 Feeling Matters 我想告诉你 简单心理情绪分享Pub 分享者 | 彭静 作为一名舞动治疗师,我对于动作及身体状态非常敏感,也非常关注动作背后的情绪、情感。 就像刚站上这个舞台,我觉察到肌肉变得有些僵硬。身体以这样的信号告诉我,它正处在一种非常高强度的、束缚的状态中。身体的状态并无好坏之分,它在帮助我增强自我控制感,以更好地继续和大家分享。 身体是灵魂的容器,而每个灵魂都渴望通过身体表达出自己最真实的样子。这能帮助我们利用这些“看得见”“摸得到”的资源,去更多地了解自己和疗愈自己。 曾经有一段时间,家庭变故的原因,我陷入了一段时间抑郁,我每天就像丢了魂一样游荡着,弯腰、驼背、了无生气、目光无神地游荡着。 我的家人总说,“你怎么天天含胸驼背啊,太难看了”、“你这么出去好没有气质,是没有人喜欢你的”。他们每天用这样的语言告诉我这样的状态是不对的、不好的。除了耳提面命,那时他们还会不知道什么就从背后狠拍我的背,目的就是希望我能直立起来。 虽然是出于好意,但这种粗暴直接的方式不仅让我气愤,也让我恐怖不已。因为我们是看不到背后的,对于我们来说,背后是保护力量最薄弱的空间。所以,除了每天的低沉,我又增加了对于不知什么时候会伸过来的手的恐惧,这种对于“侵害”的恐惧,让我的身体越来越收缩。 收缩和扩展,是我们从出生就会的表达是否舒适的方式:不会说话的小婴儿,当感觉舒爽时,表情和身体会更加舒展,而感觉不舒服(寒冷、恐惧时),身体总是收缩起来。如果我们在不断的收缩,就意味着,在那个环境下,周围的人或事,是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甚至是,外界的这些人和事物,我是无法信任的。 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这种姿势,缩成一团的、不断下沉的姿势,感受下自己的身体和情绪变化: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积压到了肩膀到身体中段的部位,没有一个合适的通道,让情绪流淌出来(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重度抑郁和中度抑郁的人,会伴有明显的躯体症状:胸口不舒服、心脏不舒服)。 如果这时候,有人对我说“你为什么要抑郁啊”、“世界很美好啊”、“世界充满了爱和温暖啊”,我的反应会是“我知道啊”、“可是这些爱和温暖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就像我想吃苹果,你偏给我一个梨子一样,需求和给予的东西是不匹配的。就像我的弯腰驼背和不断纠正我的家人一样,我当时就是没法自己直立起来啊,我想要的只是他们的理解。 直到我接触到了我的舞动治疗师:2013年炎热的夏天,在连续5天的舞动治疗工作坊课程中,每天都累哭成狗。而也正是那段时间,我切实感觉到了身体的疲倦,那是一种来自于非常悠远的过去的疲倦,像是感受到了身体里面背负的好多东西。那时的我是一个很容易内疚的人,总觉得很多时候是自己不够好,所以才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五天的舞动治疗,让我觉察到,自己居然承受了那么多。与他人交往时,总觉得自己不够好,背负着太多的东西游走于这个世界,这些东西也压得我的身体不断下沉。同时,我无法体会到自己的价值,害怕把自己呈现出来让别人看到,我的身体也想帮我把自己隐藏起来。 为什么不能打开身体呢?为什么要萎缩着呢?或者是觉得情绪的终端,没有人可以真正接纳自己吧。一旦打开的情绪的终端,人们会说“你抑郁个什么呀”、“你真是没事找事”,然后会面临很多批判和批评。 身体正是听到了内在真正的声音,那种恐惧和不安,才形成了蜷缩和下沉的身体形态,来保护自己:那干脆就这样待着好了,虽然痛苦,但好像还是安全的。就像之前抑郁状态的我,坐下的时候,就像瘫在椅子上,好像没有了能量的中心点,能量是往外泄的(在舞动治疗中,我们称之为“死力”),好像一滩烂泥一样。 中国人常说“烂泥扶不上墙”(这其实有很多贬义的语义)。我常常困惑:烂泥为什么要扶上墙?扶上墙的应该是水泥呀!烂泥和水泥的属性和作用本就不一样,烂泥本就来源于土地,在土地上它才有可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和它最积极的一部分。 有时候,对抑郁的人说“世界很美好,你为什么要抑郁”,就好像对哮喘病人说“你看周围的空气很足,你为什么会呼吸困难呢”一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像硬是想把烂泥扶上墙一样。 如果未来某一天,你或者你身边的人,变得像烂泥一样的时候,请不要硬想扶上墙。这可能会带来更多的伤害,甚至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很讨厌。 不如给他一点时间和空间,给予他一个包容的环境,让他去感受自己有情绪,让他知道自己的情绪是被允许的。坐在他旁边,即便你不知道该做什么,也请告诉他,“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愿意尝试去理解你”。 尊重他现有的状态,安静陪伴他去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相信他会慢慢滋发出内在的力量,去支撑自己直立起来。就像你们看到的现在的我。

7924 阅读

家人患了抑郁症,她选择这样做

最近北京的气温下降得很快,每天早上爬出被窝都是一次艰难的自我挑战,走在路上时,也会感受到寒风一点点带走身体的温度…… 不知道你所在的城市有没有变冷呢? 在这样寒冷的冬日里,《丈夫得了抑郁症》这部治愈系电影或许可以温暖你的心。 影片由真实事件改编,记录了漫画家小晴(宫崎葵 饰)在丈夫(堺雅人 饰)患抑郁症之后,陪伴丈夫一同与抑郁症斗争的故事。 电影符合标准的日式治愈路线:暖色系的画面,简单的人物和情节,以及大量贴近日常的琐碎对话。 宫崎葵在影片里的双丸子头造型十分讨喜,各种古灵精怪的小表情也萌到不行。   宫崎葵饰演的妻子小晴是一名毫不卖座的漫画家。 小晴性格懒散,毫不上进,每天只是宅在家里画漫画和睡觉,靠丈夫一个人工作的薪水来养家。   夫妻两人一起养的宠物蜥蜴igu也是片中一大亮点。igu每天在家中面瘫地爬来爬去,静静地观察他们平凡的日常生活。   一个很有趣的小细节:小晴看书做笔记时,把便签贴在igu的身上,随手取用。 堺雅人饰演的丈夫髙野干夫是一个谨小慎微、性格内向老实的人。   他按照日期挑选领带的颜色,并且每天早上会给自己做午餐便当。   他在一家网络公司做售后工作,要应付态度恶劣的客户,还承受着来自上司的压力。   影片开始,丈夫一点点出现抑郁症的症状: 身体各部位莫名的疼痛   无精打采、食欲下降,完全吃不下东西   觉得自己是没有价值的   倒垃圾时,感叹自己就像垃圾一样,都是没用的东西。 兴趣和欲望降低   妻子抱着枕头钻进丈夫的被窝,而丈夫把她推开说:“今天没这个心情。” (头发乱乱的又在撒娇的小葵超可爱啊,雅人叔怎么忍心拒绝她的!) 雅人叔的演技很好,把抑郁症患者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厌世感”刻画得入木三分。古美门的意气风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弥漫着的“丧”。 被痛苦折磨的丈夫去了医院,被诊断患上了抑郁症,医生说,抑郁症是“心灵的感冒”   医生安慰丈夫不要紧张,对待抑郁症就像对待感冒那样,先靠药物控制住症状,再一点点改善导致抑郁症的原因。 妻子得知丈夫患病的消息后,要求丈夫立刻辞职回家休息。她查找了许多关于抑郁症的资料,陪伴丈夫在药物的调节下暂时把症状控制住。 吃了药之后,丈夫意志消沉的情况消失了,渐渐能够重新体验到开心,会因为天气好而高兴。……虽然高兴得有点夸张:   丈夫感觉自己有很大好转,兴高采烈地去复查,结果被医生告知不能掉以轻心:   结果丈夫的病情果然如医生所言时好时坏。 电影通过很多好笑又难过的情节表现抑郁症患者发病时的状态。 当丈夫病情严重时,他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彻底失败的人。妻子建议他睡个午觉休养精神,结果丈夫只是因为睡不着,便痛哭流涕觉得自己对不起社会。 任何一点小事都会触发丈夫的消极情绪。他看到宠物蜥蜴igu,觉得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主人,很对不起igu,于是缩进被子里嚎啕大哭:   在丈夫与巨大的痛苦斗争时,妻子一直陪伴在丈夫身边,用自己的方式关心、温暖他。 比如,妻子教丈夫如何舒服地睡午觉,告诉他要把四肢懒懒散散地摊开,但丈夫只能四肢僵硬地趴在地上。 雅人叔趴在地上时,小葵在旁边滚来滚去,然后翻了上去:   丈夫问,igu会不会寂寞。妻子回答,不会,igu是爬虫类,爬虫类是冷血动物。丈夫感叹说,我也想成为爬虫类。 妻子把丈夫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和他说:“变成爬虫类就没有这么温暖了哦。”   类似精致温暖的对话,在电影中还有很多。 其中很精彩的一段,来自于妻子听到事业有成的同学离婚之后,叹息“以后要独自奋斗了呢,好累,好痛苦”,对同学说:   “我丈夫得了抑郁症,但是,我决定不努力。无论多辛苦多难受,都不努力。” 妻子从头至尾都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即“人不努力也是可以的”。 电影借妻子小晴之口道出的这句人生哲学,实际是面向所有人的。 当一味地埋头向着所谓的成功而“努力”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忽略自己内心的体验。 我们不敢享用食物的美味,小心翼翼地计算卡路里,艰难地维持体重,因为我们觉得要“努力”变瘦; 我们放弃自己本来想做的,去选择忍受日复一日乏味的工作,因为我们觉得人要“努力”上进。 在无尽的社会比较中,我们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不够“努力”。长久被压抑的内心自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痛苦。   但实际上,外表光鲜的人并不一定幸福,我们的个人价值从来都不是由外在的世俗标准来衡量的。 就如电影开头医生对丈夫所言,“抑郁是每个人都会体会到的感受”,几乎每个人都曾在生活中的某个时刻,认为自己很失败,觉得“啊,好想死”。 在这种时候,记得停下来,问问自己是不是在勉强自己变成他人要求的样子,并因此感到痛苦。如果痛苦的话,就不要“努力”了。 不努力,是我们与自身的和解。顺其自然,接纳自己本来的样子。 在太过努力的社会,不努力或许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影片中,古董店老板把小晴很喜欢的一只花瓶送给了她,并对她说:“这只瓶子其实只是一个玻璃瓶,但正是因为没有破碎,今天才会在这里。”   没有人是活得很容易的,在命运的无数挑战下,能坚持下来的我们,本身就是成功的。没有碎掉,就是我们的价值所在。 这部电影不单单是关于抑郁症患者的挣扎。它在更多时候唤醒的是每一个人对人生的思考和体会。   影片最后,妻子将陪伴丈夫与抑郁症斗争的经历用漫画的形式记录了下来,漫画的名字就叫《丈夫得了抑郁症》。 妻子的作品鼓励了许多正在被抑郁症折磨的患者和他们的家人,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温暖与希望。 妻子对丈夫说:“不要去想抑郁症的原因,而是想它的意义。” 事业失败,性格懒散的妻子为了照顾丈夫而重返职场,从而寻找到了自己真正想画的东西。身患疾病的丈夫在妻子的陪伴下一点点康复,重新发现生活的美好。 这种日式救赎或许淡化了现实世界的复杂,但它所传达出的宽容与理解是适用于还在苦难人间坚持着的每一个人的。   晴雨交替,就如同人生悲喜。 再黑的夜,最终都会迎来黎明。   最后撒一把狗粮~ 对抗抑郁是个艰难的过程,但还好有爱我们的人愿意陪我们一起战斗。 如果你感到在这条路上走得很孤独和艰辛,不妨找一位专业咨询师帮助你,陪你一起战胜抑郁。 点击图片,了解更多咨询师详情👇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5299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