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自杀:“情感操控”中的PUA受害者

图 / 南方周末 写在前面:   今天,《南方周末》刊登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自杀故事:   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于今年10月9日服药自杀、陷入昏迷,并被医生诊断为“脑死亡”。   透过聊天记录,包丽的母亲发现,女儿与高一级的学长牟林翰经历了一段“不寻常的恋爱关系”:   在这段关系中,牟林翰介意包丽不是处女。当牟林翰强调“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东西”时,包丽曾委婉反驳:“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 但一个月后,她完全变了。包丽对牟林翰的微信备注是“主人”,而牟林翰称包丽为“妈妈”; 轻生前,包丽给牟林翰发微信说:“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 包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这样:“我自己都害怕了,我已经不是我了,我已经不为自己活着了”。   (原报道标题为 “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     目前暂未有更多事实和细节,但从已曝光的聊天记录来看,男方很有可能在对包丽实行一种类似“PUA”的控制——Gaslighting(煤气灯操纵)。   这是一种毁人心智,杀人无形的情感操纵,且大多并非出自操纵者本意。   健康的关系,建立在爱、平等、尊重的基础上。今天,我们重新推送这篇有关“煤气灯操控”的文章,希望能助你远离身边的“煤气灯人”。   如果你身边也有类似的朋友,深陷这样的关系而不自知,或者与包丽一样,已经出现了轻生的念头、尝试,请一定为ta联系到专业的医疗和心理干预。你的行动,对ta很重要。     01. PUA,其实就是一种煤气灯人   现今意义上的PUA,上可追溯至1944年,由美国导演乔治·库克执导的一部惊悚片《煤气灯下》(Gaslight)中的主角安东。   在电影中,钢琴师安东(CharlesBoyer饰)为了将妻子宝拉(Ingrid Bergman饰)所要继承的大额财产据为己有,一面将自己伪装成潇洒体贴的丈夫,另一面又不断使用各种心理战术,联合家中的女佣企图将妻子逼疯。   在丈夫缜密的心理操纵下,宝拉逐渐变得神经兮兮,怀疑现实、质疑自己,最后在精神上几乎完全依附于安东。   这种试图破坏他人对现实的感知的情感操纵,也因该电影而得名为Gaslighting(煤气灯操纵)。下面我挑选了几个经典的Gaslighting片段让大家参考:      Part 1 信息封锁:在一段时间内不断重复强调某一信息  安东和宝拉新婚满三个月时,外出去伦敦塔游玩。出门前安东送给妻子一枚小巧的白色胸针,声称是母亲去世前留给他的,并嘱咐宝拉把它收好。   此时安东略显刻意地强调了一句:“你可能会弄丢,你知道的,你经常丢三落四”。这是电影中安东第一次对宝拉实施Gaslighting,也是宝拉初步对自己产生怀疑。     但是在二人离去之后,两位女佣之间的对话又再次佐证了,宝拉从未体现出任何异常。但是男主人安东,却不断向他们传输“女主人生病了”这一信息。     如果说此时,仆人们还对女主人生病一事尚有所怀疑。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令他们对于这一言论深信不疑了。   当天的游玩结束后,安东便以饰物常年未佩戴、需要修理为由,向宝拉索要胸针。由于安东从一开始就并未将胸针放入宝拉的手包,而是偷偷将其藏在手心转移至别处,宝拉自然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胸针的踪影,还以为是自己不慎遗失,十分懊恼。     安东借此机会再次强调宝拉“记忆力不好”一事。     “你真的有将它放进去吗”,宝拉不甘心地又问了一遍安东。安东并没有立刻反驳,而是反问宝拉,“你连这也不记得了?”。     此时,因丢失胸针而产生的内疚、自责,外加安东使用虚假信息进行的旁敲侧击,使得宝拉对自己记忆力的信心彻底动摇。   家中女佣在亲眼见证了此事后,也开始相信宝拉确实“有病”了。     Part 2 激起宝拉嫉妒心,再批判这种情绪不正常 安东在与宝拉二人独处时,怂恿她唤女佣上楼点燃煤气灯。而当年轻貌美的女佣点灯之余,安东便凑过去言语轻佻地与其大肆调情。此时宝拉已极为不悦,表面上故作镇静地看书,实则是在旁听着二人的对话。     待女佣走后,宝拉便质问安东为何要这样同女佣说话。安东解释称,自己只是“想将她当成平常人,而不是下人”。     如果说到这里也还算解释得通,接下来安东进行的就是骚操作了。   当宝拉委屈地表示,安东与女佣这种过分亲密的相处模式会让她们瞧不起自己时,安东却将矛头转向宝拉,直接坐实她“精神出了问题”这一说法。   “你又在胡思乱想了……你生病又妄想,我会很难过。”     安东的反应真的是“是你想多了”的无敌高阶进化版,渣男中的语言操纵大师。     Part 3 关系封锁:限制宝拉社交,将其禁锢在自己身边 当邻居老太太要来拜访二人(尤其是旧交宝拉)时,安东显得十分暴躁,生气地说,“别让他们总来烦我们了”。并且由于担心日后无法全面控制宝拉,命令女佣以“夫人身体微恙”的理由,拒绝这位不速之客的来访。   而当宝拉委屈地询问丈夫,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安东换上一副关切的面孔,将其归咎于宝拉的表述不清,“我以为你只是礼貌回答而已,你想见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可是你从始至终都没给宝拉说话的机会啊。)     在之后的一次宴会上也是如此。安东不愿意让宝拉出现在众人面前,在未告知宝拉的情况下就拒绝了主人的邀约。宝拉得知后十分生气,坚持要出席。安东吓唬她说,那你只能一个人去了。可是这句话并没有阻碍宝拉,她表示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去。     见妻子如此坚定,安东只好立马转变态度,表示自己只是开了一个玩笑。(Excuse me?)说完忧心忡忡地上楼,一边穿衣一边思考对策。     安东前后反差极大的态度,被这黑白影片中摇曳的煤气灯影衬得更显可怖。   这种把事实刻意扭曲、选择性删减,持续使用否认、矛盾、误导和谎言等方式,使被操控者怀疑自己的记忆力、理智和精神状态,乃至自我存在价值的操纵方式,不就是传说中的PUA教程的核心吗。   而当这种情感操纵的对象不再仅局限于陌生异性,而是进一步延伸到朝夕相处的朋友、同事、伴侣、甚至是家人身上时,PUA一词就显得过于局限而不再适用了,将其定义为“煤气灯人”则更加准确。     2. Gaslighting比你想象的更常见   “对某人进行情感操纵”并非大多数煤气灯人的本意,毕竟,极少有人会处心积虑地想要折磨自己爱的人。   然而,陷于各种复杂关系中的人们,多从相处初期的“我爱你,所以我甘愿为你付出”,逐渐发展到打着关心的旗号不断进行要求和索取,认为自己做的都是为了对方好,从而演变成“我爱你,所以你应该听我的”。而这一看似被正当化的出发点,让自己的爱在不经意之间就慢慢变了味,成为令人窒息的Gaslighting[1]。   一些煤气灯人可能从未注意到其所作所为产生了负面效应,但他们能明确感知到,自己想要控制他人行为的强烈冲动。   这类人在亲子和夫妻关系之中较为常见。例如,一些父母在日常生活中与孩子交流时,习惯性地对其进行打压,否认孩子自己的感受、认知和判断,使得这样的孩子自幼年起便从内心对父母造成非正常的心理依附,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从而全盘接受父母的安排。   想想你是否也听过、或曾说过这样的话——   “你很马虎,数学也不行。” “你可不可以不要疑神疑鬼的了?你想多了,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你的腿好粗啊,真是个小胖子。” “你要是爱我的话当然就该做出这些改变啊,不然你就是不爱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可是我是你的男/女朋友啊,你难道不应该xxx/xx吗?” “你脾气太差了,除了我没人受得了你。” “……”   一旦这些话从身边人的口中听得多了,人们便会在潜意识中开始相信——我永远也学不会数学;我的疑心病太重了,这是在主动破坏我们良好的关系;我又胖又丑,要把腿上的肉肉遮起来才能见人;我在感情中做得不够好,我是一个差劲/失败的人;没有人会喜欢我……   虽然说以上现象并不一定出自主动的Gaslighting。但是,隐藏在这些话背后的,就存在着操控者想要改变你,使你顺从的意图。你的负面情绪便来自于这些,外界只因一时的判断就为你贴上的标签。它们有失偏颇,但又影响深远。   建设性的批评是有益于自身发展的,而持续的、负面的批判会严重打击人的自信心。当一个人本身就不够自信时,他/她就更容易被这些标签所影响、被打击,一蹶不振,甚至开始不断心理暗示自己——我放弃改变了,这就是真正的我。   正如Patricia Evans在《Controlling People》一书中写道,“如果我们总接受别人对自己的定义,就会相信他们的评价更加真实”[2]。      03 “煤气灯人”的主要表现   Gaslight中的操控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会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去控制他人。因此,他们往往将自己置于感情中的主导地位,并且希望自己是影响被操纵者的唯一来源。以下是操纵者们会在关系中可能表现出来的9点迹象[3、4]: 较为自恋、以自我为中心; 利用你的弱点进行嘲讽、攻击,批评你的一举一动,贬低你的自身价值; 树立权威,假装自己无所不知地了解你,甚至试着说服你,你所相信的是错的,是在进行自我欺骗; 试图让你相信,除了他们以外所有人都在欺骗你,会做对你有害的事情; 让你觉得你的想法和感受并不重要; 使你怀疑自己的理智; 他们并不一直对你很差劲,时不时地会给你一些甜头,不断使用正强化和负强化去操纵你迎合他们的要求做事。这种情绪、态度上的不稳定使你感到困惑,并开始质疑一切; 倾向于选择性记忆,他们有时会否认自己说过的话和做过的承诺; 由于认为自身的形象应是“高大的”,一旦出现问题便推卸责任,并通过撒谎、掩饰等方式将错误归咎于你或者他人; 善于扭曲事实,并给出一个既长、又非常复杂的论证过程使其更有利于证明自己的观点。   那么,如果遇到了煤气灯人,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免遭其控制?以及,如何避免我们自己成为一个煤气灯人?      04. 如何避免被Gaslight   首先,认清自己,相信第一直觉 在评价自我时,应坚定立场,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人对于我们的评价往往只是基于部分现象所做出的,能起到辅助和借鉴作用,但并非严格的定论。若完全通过别人的观点来认识自我,只能使得对自我的认知更加模糊。   第二,不断丰富社交圈 一旦封闭自己,就等于削减了自己的信息获取来源,继而更容易相信“一家之言”。孤立自己相当于给予别人更多的专断控制权。因此,我们应让自己不断接触到新的朋友、扩大自己的社交圈,接受来自多渠道的思想。一旦遇到心理上的疑惑,也可将问题抛给一些我们信任的人,以免在独自解决问题时钻牛角尖。   第三,拥有犯错的勇气 大多数被Gaslight的人,都是极度自卑、害怕缺点被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的人。不愿自己做决定,也不敢直面事情的结果,因此过于依赖他人的判断和评价。那么,首要事项应是认识到人人都是会犯错的,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从小事开始,为自己做决定。   第四,学会承担责任,掌管自己的生活 记录下生活琐事、工作任务、行程安排等,从而做到对自己的生活心中有数。这是一个好习惯。保持生活和工作的井井有条,可避免自己过于依赖他人,轻易使自己陷入混乱危机。   第五,永远爱自己 主动发现和记录自己的优点,哪怕它很小,很容易被忽视。比如,时常告诉自己,“我弹钢琴弹得很棒”、“我抓娃娃技术一流”、“虽然这件事我没做好,但是我在积极寻找补救办法了”。对于敏感且容易自卑的人来说,学会阿Q式精神胜利法未必不是件好事。   第六,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一旦确认自己已经被Gaslight了,我们应尽快、主动地做出一些行动,以打破对方的操纵。操控者之所以能够持续操控,正是因为我们被引导着做出了他们预想的反应,这使他们发现操控是有效的、能够达到目的。若我们反其道而行之,不给予他们所要的反馈,则有助于改变这一模式。而当自己没有办法完全逃离操纵者的掌控时,积极寻求外界力量。   最后。 如果意识到自己也或多或少的,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并感到内疚。那么,请记住我们首先应原谅自己——我们并非圣人,也并非主动去施暴——然后立刻、马上与你的亲人朋友等受害者去沟通,请求他们的原谅、向他们寻求帮助。   永远不要试图以爱为名义,去合理化情感操纵这一行为。爱应是深深的理解与接受。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曾说:   真正的爱是建立在尊重与平等之上,任何以爱为名的打压与践踏都是爱的谎言。     作者:石宇宙  “管理学研究僧 沉迷敲代码的赛车手”   [1] Stephanie, M.S. (2018). Gaslighting: Recognize Manipulative and Emotionally Abusive People -and Break Free. Da Capo Press. [2] Evans, P.(2003). How to Recognize, Understand, and Deal with People Who Try to ControlYou. Adams Media. [3] Barton, R.& Whitehead, J. A. (1969) The gaslight phenomenon. Lancet, 1(7608):1258-1260. [4] Gass, G. Z.& Nichols, W. C. (1988). Gaslighting: A marital syndrome. ContemporaryFamily Therapy, 10(1): 3-16.   江湖边 ✑ 编辑

5894 阅读

如何应对职场情绪暴力?

小编的一位好朋友,最近辞职了。不是因为“节后恐班”综合症,而是因为一个非常严肃、却常常被职场新人忽视的原因。 本来大家都以为,她在一家理想的公司,也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所以听到这个消息都很惊讶。 一开始和她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老板脾气不太好。” 后来,我们才发现,她一直有些抑郁。而诱因也与她先前这份工作有关: “老板会突然发脾气,而且当着全公司的人骂我,骂得很难听。时间长了,我也怀疑是不是真的自己工作能力不行,频繁出现失误,不值得公司给的资源。 我也努力过,只要是交给我的任务,加班加点也会去做,但是Ta看都不看,可能是还没有达到Ta的要求吧……但这样上班真的太压抑了,所以就走了。”  如果你也和小编的朋友一样,因为一些“脾气不好”的老板或同事而倍感压抑、怀疑自己能力,甚至做不下去。 也许该反思的并不是“我是不是能力不行”,而是“我是不是在遭受职场情绪暴力?” 脾气不好不能成为暴力的理由   职场情绪暴力(Emotional abuse in the workplace),指的某个人在工作场合反复地采取非身体形式的、非与性相关的暴力行为来攻击他人。 它可能发生在任何工作关系中,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乙方和甲方(爸爸)之间等等。 区别于偶发的暴力行为,或一般的工作压力,职场情绪暴力通常是反复发生、长期进行的,且是施虐者有意为之。 情绪暴力所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可能是以语言的形式,例如谩骂、持续的批评、取外号,也可能是一些更为微妙的举动,例如隐瞒工作上的重要信息、冷处理、怒视,或是翻白眼。 通常,施暴者会从以下6个方面来操控受害者的情绪: 1. 威胁专业地位 无论怎么努力,都会被“鸡蛋里挑骨头”;任何不尽如人意的结果,都归因于“你个人能力不行”、“你还是不够努力”。 2. 威胁个人地位 取羞辱性质的外号、冷嘲热讽;“你一个女的能当经理,肯定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吧”,“你上班怎么不带脑子啊?” 3. 孤立 对你视而不见,组织同事聚餐但就是不通知你,当你不存在,甚至离间你与其他同事的关系等等。   4. 致使过度工作 故意打乱你的工作节奏,分派过多的任务给你,要求你加班加点的工作,甚至还教导你说加班是正常的、10点下班是常态,不这么做就是不上进等等。 5. 致使陷入混乱 不断提到你之前犯过的错,翻旧帐,当你想要推进新工作时,对方可能会说:“得了吧,你上次想做xx的时候就搞砸了,可省省吧。” 或是突然调换你的岗位,让他人替代你,把你踢出项目,还不告诉你。   6. 蓄意阻挠 拒绝提供任何资源或帮助;不回复工作邮件、微信,导致工作进程延误,且最终你需要担责任。   职场情绪暴力有哪些影响 一开始讲到的朋友,因为来自老板的情绪暴力,不仅被迫辞职,在辞职并换了新工作之后,也时常陷入抑郁、焦虑的情绪,不断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 研究显示,职场情绪暴力会带来持续的负面情绪,并损伤认知功能,具体包括但不限于: 愤怒与怨恨 恐惧 抑郁与焦虑情绪 注意力下降 试着想象自己就是情绪暴力的受害者时,感觉自己可能也会内化施暴者的评价,认为自己真的能力不足、不够努力,甚至怪罪自己。 与此同时,施暴者还在不断强化着对我们的负面评价,带来新的困扰。这让我们距离抑郁、焦虑又近了一步。 每天有8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处于这种高压环境中,我们的身体也会有一些不适的反应,例如胃痛、头痛、胸闷、呼吸不畅等等,这是很正常的躯体化反应。 而施暴者或是其他同事却常常不能理解,以为我们这些胃痛头痛的反应,是因为我们“承受不住压力”。 即使在我们离开原先的工作环境后,依然可能长期被这些身体症状所困扰。 在实际工作方面,职场情绪暴力会真的将受害者渐渐变成“什么都做不好”的样子。我们可能觉得做什么工作都很累、力不从心; 会开始消极怠工,因为无论如何努力都不会有好结果;会觉得自己永远无法融入这个集体,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我们可能会选择离职,但是对于接下来的职业道路茫然无措……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受害者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只是连我们自己都会忘记,在遭遇职场情绪暴力之前,我们对工作是如何地充满热情。 在一些严重的情况下,职场情绪暴力会成为受害者长期的心理阴影,跟随着我们进入下一份工作。 例如,小编朋友的新老板是个外向开朗、情绪稳定的人,但朋友总是担心自己做错事,只要新老板态度稍微有些严肃,她就以为对方要向自己发脾气,所以仍然时时感到恐慌不安。   是什么让人成为施暴者   许多心理学研究都发现,施暴倾向与病态的、适应不良的人格特质相关联,比如最常被提起的“黑暗三角人格”。 黑暗三角人格(the dark triad),即自恋型人格、冷血症和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这三种较为阴暗的人格特质。研究发现,在工作场合,这三类人格特质,都与职场情绪暴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自恋型人格(Narcissism) 自恋者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过分关注自我,而忽视外界及他人的存在。 Mattice和Spitzberg指出,自恋者对于情绪暴力他人有很高的动机,且会在得手后获得满足感。 在工作场合,自恋者很少直接言语攻击他人,而更倾向于使用一些间接的施暴方式,例如,无视他人、散播谣言、隐瞒工作需要的信息、为他人指派远超过对方能力的任务,等等。 冷血症(Psychopathy) 冷血症或许是黑暗三人格中最为“病态”的一类,其特点是具有反社会倾向、冷血无情、缺乏道德感、异常大胆、易有冲动行为。 有冷血症倾向的人,在工作场合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通过谎言和自我包装来博得上级好感,而对下级实施情绪暴力。对于他们而言,情绪暴力只是控制下属、获取权力的手段之一。 冷血症倾向的人们,在情绪暴力中,可能使用直接的方式,例如公开羞辱他人、威胁或恐吓他人; 也可能使用间接的方式,例如快速转换情绪,上一秒还风和日丽,下一秒就板起脸来发脾气,故意制造这种阴晴不定的紧张感,还有的会故意散播关于他人的假消息。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Machiavellianism)  马基雅维利主义倾向较高的人,善于权术和谋略,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在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的眼里,谦卑毫无必要,傲慢才是对待他人的有效方式;弱者才需要遵从道德准则,手握重权的人可以随意欺骗和利用他人;比起让人爱戴,他们更愿意让人恐惧。 在工作场合,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不会与同级或下属分享重要的工作信息,也会暗中使用手段操控他人,让其他人看起来不如Ta适合成为领导者。 除人格特质之外,也有其他一些因素,让人们更容易在精神上操控、甚至虐待他人。 1. 消极看待他人 Ashforth在早年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工作场合中的暴力倾向,与人们的认知也有关联。如果管理者默认员工是消极的、不鞭策是不会努力工作的,那么他们会更倾向于对员工采取暴力的行为。 2. 施虐史与酗酒   多项研究表明,酗酒与过往的施虐史,都可以被用来预测生活中反复、长期暴力行为,这其中也包括了工作场合的情绪暴力。   遭遇职场情绪暴力 如何“抢救”自己 通常,意识到自己可能遭受了情绪暴力的时候,我们往往已深陷其中,内心可能充满恐慌、抑郁、焦虑甚至自责的情绪。这个时候,不妨尝试以下这些做法: 1. 理解与同情自己 你也许会发现,自己变得敏感、脆弱、精神紧绷,原本能做好的工作却无法顺利处理;你也许会怪自己真的不够努力。 小编想说的是,长期遭受情绪暴力,有这样的感受和行为改变,都是正常的。那不是你的错。   2. 公事公办 不要再与施暴者谈论任何有关自己私人生活的事情,或个人感受。有时候这并不容易做到,因为他们会故意套取这些信息,干涉你的个人生活,以进一步操纵你。 但设置边界对于工作是极其重要的,可能你会觉得“工作很难和生活分开”,但当工作和生活的重合度越低的时候,也许你会越少的被施暴者操纵。 3. 收集证据 可以单独找一个日记本,把发生的事情记下来。存档与施暴者往来的所有电子邮件、纸质资料、微信记录。一旦有一天在台面上与Ta对峙,你会需要这些材料作为证据。   4. 求助于信任的人 你可以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你的家人,或是与工作无关的朋友,前提是他们愿意理解你,而不会轻易做出评断。不要对与这份工作有交集的人倾诉,因为那可能会让情况恶化,也可能将你自己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5. 求助于心理咨询 之所以建议大家求助于心理咨询,是因为当我们把这些工作中的苦恼和他人倾诉时,很常不被理解,甚至会听到:“还是你不够坚强,要用工作成果证明自己;工作不都是这样吗;我跟你说你的老板不算什么,我的老板才奇葩呢”这样的反馈。 而心理咨询师不会轻易作出评判,他们会倾听你的苦恼,帮助你缓解负面情绪,降低职场情绪暴力可能对你造成的负面影响。   我们筛选了6位擅长处理职场情绪暴力及人际关系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也许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更多信息&预约方式: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上班~可以是件愉快事儿     参考文献 Boddy, C. (2014). Corporate psychopaths: organizational destroyers. Place of publication not identified: Palgrave Macmillan. DuBrin, A. J. (2012). Narcissism in the workplace: research, opinion and practice. Cheltenham: Edward Elgar. Greenberg, J., & Baron, R. A. (2008). Behavior in organizations: understanding and managing the human side of work.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 Hall. Hoel, H., & Cooper, C. L. (2000). Destructive conflict and bullying at work. Manchester: Manchester School of Management, UMIST. Keashly, L., & Harvey, S. (2006). Workplace Emotional Abuse. In Handbook of workplace violence (pp. 95-120). Thousand Oaks: SAGE. Pilch, I., & Turska, E. (2014). Relationships Between Machiavellianism, Organizational Culture, and Workplace Bullying: Emotional Abuse from the Target’s and the Perpetrator’s Perspective.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28(1), 83-93. Rayner, C., Hoel, H., & Cooper, C. L. (2002). Workplace bullying. What we know, who is to blame, and what can we do? London: Taylor & Francis.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3308 阅读

简里里:如何增强自己的行动力?

晚上好,我是简里里 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 有一个朋友私信我问我这么个问题 ta说:怎么才能增强自己的行动力 而不是让自己在思维中反复的构建一件事情 我想分享一个我个人的经历 可能大家都知道我在做一个电台叫做“blow your mind” 一想到你要录电台这件事情,就不免的要想、我怎么做选题、在哪发、音质够不够好 用什么设备、怎么剪辑、以什么样的频率发、怎么运营我的听众等等等等 一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就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准备好,让我在等一等吧 但事实上,BYM这个节目的第一期是有一天我和我的搭档我们俩在吃饭的时候 ta掏出一只录音笔来说:“我们把我们的聊天录下来” 那期的音质非常的差,因为有小孩在跑,我们录音录的也不完整 整个节目没有什么选题和规划 但是呢,是那个非常糟糕的仪器使我们真的开始做了这件事情 事实上我觉得 在后来的很多年里面之所以我还能坚持做BYM以及我们的这个晚安视频 是因为我没有要它完美, 否则,在很大的压力之下 你不免就会拖延,不免就会想我还不够好 我还没有准备好、我害怕被批评被指责 所以在如何增强自己行动力这件事情上我有三个建议来分享 第一个: 允许自己做得非常糟糕,以及做得非常的差 因为完美主义只会把你困住和杀死掉,只有那些粗糙和错误以及种种的缺憾才能带你开始 第二个: 做非常非常非常小的尝试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想写一本书,或者我要锻炼我的写作能力 一开始的时候不要想说,我写一篇文章 最好是在你日常生活中遇到一个什么事情,然后掏出手机写两句 或者你有一个什么新的想法,你写了一个段落放在你的手机上 用非常非常小的要求来要求自己,做非常小的尝试 如果你能做到以上两点 你只需要耐心地等 你的作品自然就会出现,你想要达成的事情在你不经意之间就会有起色 那祝你在尝试中找到乐趣 并且能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来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2268 阅读

简里里:你没必要迎合别人的期待

今天我想聊一个私信,是一个姑娘写来的。她说,她生活在一个县城里面,近几年在应聘一个岗位,但每年都失败,于是她对自己产生很多怀疑,觉得也许是自己不行。她问怎么办? 我想讲,现实层面的失败,是会折损一个人的自信心的。但你要区分这件事情和你这个人。举一个例子,比如说 你不断地考这个职位失败了,我猜想这个信息可能是一个提醒,它提醒你,需要在这件事情的决定和策略上,也许是需要有调整的。如果你不允许它伤及个人的自尊感和自信心的话,你大概率在那个短暂的失败的疼痛感过去之后,你能够把这件事情看作是一个反思和调整的机会。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弹性。就是你可以去重新做决定或者重新做策略。但任何时候都不要让某一件事情的成败定义你这个人,失败不能,成功也不能。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你去依它来定义你自己。然后我也经常听到有人说:可是我觉得别人希望我是个有成就的人。别人渴望我是强大的,这个就不是现实层面了,这个是心理层面的。 我记得我有一个姐姐曾经跟我说,她年纪更大一些,她大概50多岁了。她说你在20多岁的时候总会觉得别人在评价你,别人在看你,别人在意你的成就,在意你好不好,但是活到50多岁就会发现,别人根本就看不见。每个人都忙着处理自己的困境,没有人真的有余力来关心或者在意你好不好。我们经常会认为,心理层面上认为别人对我们是有期待的,别人对我们是有评价的。但大多数时候那都是我们的想象,那是我们内在对于自己要求的声音。 只有当你在不断的贬损自己和评价自己的时候,你才会允许别人贬损你的声音和别人评价你的声音伤害到你。 所以除去现实层面,如果回到一个人的自尊感上面的话,需要你问一下你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允许谁来评价你,你允许哪些事情定义你这个人,这些事情是否值得。 最后 祝你找到方法克服你面临的现实困境,也祝愿你内心有两个自由感,把定义自己的权利拿回到自己身上。

2110 阅读

“全都是你的错!”

  不知道你在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景: 合作的工作出了差错,明明是两人的责任,Ta却恼火地冲你喊:“都怪你当初XX,要不是你就不会这样了!”; 吵架冷战之后,你主动去和好,却换来Ta更加疯狂的人身攻击; “你怎么这样?”、“你什么都做不好!”、“全是你的错!” 在Ta面前,似乎做什么都要被挑剔指责一番。Ta也许并不是个“恶人”,可是一张刀子嘴,却总让他人感到不舒服。 或者有时你也会这样,明明本意并非如此,话一出口却统统变成了指责,就像刺猬一样,内心柔软,却以一副坚硬而锋利的躯壳冲向他人。 我们有时说,这只是脾气火爆、刀子嘴豆腐心。而在萨提亚的理论中,这种沟通模式被称为指责型的生存姿态 。     什么是指责型的生存姿态?   简单来说,生存姿态(survival stance)是个体为了生存而发展起来的一种保护自己的手段。每个人在成长中都曾感到过威胁,比如不再被爱,然后会以不同的应对方式(如讨好、指责、超理智)来使自己免受伤害。 长此以往,这种应对方式就渐渐固化为生存姿态。 指责型的生存姿态在日常沟通中的体现则是:个体为了保护自我价值免受真实或假定存在的威胁的伤害,而做出的以责备、挑剔、否定、评判他人为主的言语反应。 指责型的生存姿态在沟通中有哪些表现?   首先,持指责型姿态的人通常有强有力的身体表现,但僵硬而紧张的的肌肉,会隐隐透露出与他们强大外表不一致的内心。 同时,持指责型姿态的人,经常会有攻击性的言语表现,比如: 责备他人:“全都是你的错” 挑剔否定他人的行为:“你怎么这样”、“你从来没做对过一件事” 负面评判他人:“别找理由了,你就是笨” 命令他人,意图控制他人,有时会显得有些独裁 习惯性反对他人的提议       ……     并且,这些外在的言语可能是与内心的体验不一致的。持指责型生存姿态者的本意,往往并非攻击对方。他们通过疾言厉色表现得很强大,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内心强大。 比如,在指责者责备对方“这全是你的错!”时,其内心的体验可能是“我好害怕犯错误,犯错误的我就不再优秀了”。 在攻击或命令对方时,心里想的可能是:“我必须表现得强大,我不能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不然他们就不会尊重我。”     指责他人让我感到安全   通常,那些经常指责他人的人,似乎拥有着威严而不可侵犯的形象。他们强大、高高在上、从不软弱。 但谁知道在强硬的指责背后,藏着的可能是一颗脆弱的心呢? 这种长期发展起来的生存姿态,这种行为与内心极度不一致的表现,可能都出于一个简单的目的:保护自己。 指责者认为: 通过责备,可以将错误推到他人身上,避免承认自己的错误; 通过否定、打击对方,可以保持威严,确定自己的价值感,并与对方保持自认为安全的距离; 通过挑剔对方的所作所为,并加以命令,可以获得控制感与安全感。 可是,保护自己的方式,有千千万万种,为什么他们唯独选择了高昂着头颅冲锋陷阵,用猛烈的攻击来守卫自己的心呢?     为什么会形成指责型的生存沟通姿态?   1. 低自我价值感 低自我价值感的人们不敢直面自己脆弱的一面,更不愿将它展现给旁人看,因为暴露便意味着要承担被伤害、被遗弃的风险。 所以他们通过对他人的指责和命令来获得虚幻的控制感,来营造出一种高大独立的形象,或者有意地与他人保持隔绝,来获得“认可”和“尊重”。 而也正因为他们保护自己的意愿如此强烈,令他们只能考虑自己所处的状态,无暇顾忌被指责者的感受,就像是遇到危险时的刺猬,先把刺扎出去,以暂时缓解自身的紧张和焦虑,但却不会考虑到周围的人会不会被伤害到。     2. 不合理信念 指责型沟通姿态受到成长环境的影响。他们的头脑中形成了很多僵化而不合理的规则,比如:我不能犯错、我必须要在人前保持强大的样子。 当错误发生,而他们又不允许自己犯错时,指责者们可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把错误归结于别人,以保护自己的这些信念不受动摇。 这种不良的沟通姿态,让被指责的人倍感痛苦。而指责者所感受到的满足,也往往只是暂时的。焦虑和痛苦依然存在,坚硬的外壳总会有瓦解的片刻。 就像很多影视剧里所塑造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物那样,他们在指责完他人之后,在只有自己一人的角落里,面对无所遁形的脆弱无助时,也会崩溃落泪。     如何改变指责型的沟通姿态?   对于指责者来说,想要缓解这种局面,可以从以下几个小方面入手。 1、自我觉察 认识并理解自己是做出改变的第一步。当你习惯性地说出指责或伤害别人的话时,你可以有意识地去探索自己言语姿态和身体姿态的不一致,来察觉内心真实的情绪是怎样的?渴望得到什么? 比如在意图言辞激烈地指责的时候,去感受自己僵直的背脊和紧张的肌肉,察觉到自己内心的紧张和不安,察觉到那个也许很脆弱的自己。 2、做出诚实的反应 诚实地去面对自己的真实感受,诚实地面对事实。比如在想要用指责推卸责任的时候,坦诚承认自己确实也担有一部分职责。 在沟通中,向对方展示自己真实的感受,这可能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风险,但也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意义上赢得尊重。     3、改变头脑中不合理的信念 发现自己一些不合理的规则或信念之后, 可以试图转化它,改变其中极端的词汇。 比如:“我必须永远保持强大”,可以改为“我可以保持强大”,进一步改变为“我可以有时强大”(这就意味着,你也可以有时弱小)。 表现出并接纳真实的自己,而非表现出僵化的规则或信念。真实的自己也许有脆弱的一面,但要知道,即使是脆弱的,不那么高大威严的你,也一样值得被爱、值得被尊重。 纪伯伦曾说: 一个人有两个我, 一个在黑暗里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 我是烈火,我也是枯枝。   灼热的烈火,细弱的枯枝,也许都是我们的一部分。一个人可以有千千万万面,但在爱自己的命题里,接纳每一面的自己,永远是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 参考文献: 维吉尼亚·萨提亚, & 聂晶. (2007). 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B 北京). 维吉尼亚・萨提亚, 萨提亚, 易春丽, & 叶冬梅. (2006). 新家庭如何塑造人.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你或者你身边的人是否有指责型沟通的问题呢?这是否给你带来了困扰和烦恼?我们筛选了6位擅长处理沟通问题的咨询师,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找他们聊聊哦~    点击卡片,查看详情   点击卡片,查看详情     点击卡片,查看详情   点击卡片,查看详情   点击卡片,查看详情     点击卡片,查看详情     -点击查看更多咨询师-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33841 阅读

他去世了|漫画

  对很多年轻的朋友来说,第一次经历丧失往往会不知所措——也许忽然失去亲人,也许忽然失去好友。我们想告诉你的是,丧失是人生必然经历的事情,当你经历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情绪,或者经历一些或痛苦或麻木的日子,你并不需要逼自己太着急走出来。悲痛的疗愈是一个过程,它本身就需要时间。如果情绪实在难以控制,或者对丧失实在难以接受,也可以寻找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要允许悲伤的浪反反复复冲击海岸,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经过它们,直到有一股新生的力量从无到有,从心底最黑暗的角落滋生出来。完成了哀悼,才能重新启程。”     穗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3781 阅读

"接不上话,那就别说话"|心理咨询那点事儿

    欢迎来到(随缘更新的栏目) 「咨询那点事儿」 时不时分享一些咨询师的日常故事 以及来访者做心理咨询的有趣经历 今天的分享嘉宾是@毛毛毛,她要说个“关心”的话题   ☝️出场人物:咨询师、我、我的脑子 🧠       漫画:毛毛毛 “散装设计师 与一颗热爱钻牛角尖的毒舌脑子共生着 相处不算融洽”    

1588 阅读

“舔狗”必备心理学手册

本文字数2500+ / 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说来奇怪,年轻人们最近都开始纷纷自嘲为“舔狗”了。   用普通话解释一下,“舔狗”就是指那种可以随时随地把别人夸上天的人。   自从前段时间拜读了网上流行的“设计公司舔狗话术指南”、“广告公司舔狗话术指南”,编辑部也掀起了一波“商业互舔”的热潮。大家每天的对话是这样的:   “我就说咱们画师都是艺术家,草稿都这么精美,就是×××这里能不能再改改?” “不愧是主编,一语道破,我们还是太年轻。” “瞧这文字,啧啧啧,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行业标杆?” “不愧是Top5的高材生,这条意见太重要了,我得手抄在笔记本上。”   俗话说“人在世上走,谁能不当舔狗”,在这股人们争相伸出舌头的洪流中,我们用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总结出一份《社会舔狗必备心理学手册》。       舔狗的客观规律性   舔狗从来不是孤独的。   舔狗的存在往往是客观、被动、有规律的,每个人体内也许都蕴藏着成为舔狗的潜能。   决定一个人是否会成为舔狗的重要原因之一,也许就是他面对压力的模式。   面对压力人们通常会表现出四种应对模式:“战或逃”(Fight or Flight)、“僵死或服从”(Freeze or Fawn)。   有些人会和压力“正面刚”——或者把问题克服(战),或者被问题克服(逃),总之一定拼个你死我活。有些人则和压力“打太极”——或者消极应对(僵死),或者躺倒妥协(服从),总之就是想“混过去”。   需要注意的是,一个人会优先选择哪种应对方式,往往不是主动决定的——而是一种被动反应。   比如有些人忽然发现“服从”能趋利避害,更好地达成目标,便更多选择“服从”作为应对压力的优先模式,从而渐渐形成习惯。同理,不论“战”还是“僵死”,都是一个人根据自身经历所作出的自然反应。   生活中的舔狗,可能也经历过四种模式的发展过程:年轻时刚接触社会压力,热情洋溢想要克服一切困难,遭遇几次失败后开始畏惧逃避——然后开始消极应对,最终对压力彻底妥协,开始信奉“不舔不是社会人,舔就完了”的生存之道。     舔狗的主观能动性   不过,舔狗有时候也是主动的,有些人也会自发加入舔狗阵营。   因为他们很清楚,在某些情况下,舔狗的“自嘲”能够降低困难难度,更快速达到自己的目标。   比如,根据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理论,一个人与比自己差的人比较,会产生优越、满足、幸福等积极的情感体验,并且很可能降低防御——当你被舔狗舔美了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温柔陷阱,无法拒绝他接下来的要求。   再比如,根据期望效应(又称皮格马利翁效应,Pygmalion Effect),自嘲行为可以降低对方的“期望”——当你为舔狗随便举了个例子,舔狗却疯狂吹捧,你便会觉得他水平一般,不会产生过高期望,舔狗完成工作自然也更加轻松。   舔狗是令人舒适的,他们几乎不会轻易和他人产生矛盾。你可以说他们功利,但他们不在乎,他们更享受这份安静与平和。     舔狗的标准技术动作     舔狗的行为模式,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基本可以分为三种:   技术1:极度浮夸的赞美,俗称“彩虹屁”   “亲爱的,你今天也太美了!” “天呐,你能不能停止散发魅力,你这个充满魅力的人!” “不愧是×××老师,看到您的方案我感觉整个会议室都在闪光!”                赞美是舔狗必备的技能,而事实也证明这招的确总有奇效,哪怕别人知道舔狗说的是谎言。       近两年的心理学研究甚至还认为:善意的谎言能够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者Levine与Schweitzer(2014)还专门做了实验,并提出“人们所感受到的善意,并不会因为它隐藏在谎言中就有所折损。”   原因不难理解,舔狗明白:如果被舔者足够成熟,必然不会纠结一时的话语,而是关注未来一段时间内,舔狗是否会经常考虑到自己的利益、是否重视自己?   舔狗用浮夸的赞美肯定了这一点。所以,人们即便知道舔狗说好话是为了从中获益,也仍然愿意相信他。       技术2:天衣无缝的关心   真正资深的舔狗,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舔的细节,见缝插针、无微不至是资深舔狗的不二准则。   舔狗会给每个重要人物的微信备注上生日日期,不错过每一条朋友圈的点赞,甚至自愿成为人肉树洞,陪聊陪哭陪笑。   像这样天衣无缝的关心,往往容易换来好印象。毕竟在马斯洛需求层次中,人类第三层需求便是“爱和归属的需要”。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关心和爱,希望自己是有尊严、受人尊重、得到正面评价的。   从这个角度看,“舔狗”又是伟大的,人们总在感情泥淖中挣扎,只有他们锲而不舍的为世界带来和平与爱。     技术3:千锤百炼的抗打击能力   当然,舔狗总不是一帆风顺的,他们会不断遭遇打击。在此过程中,舔狗便锻炼出了极强的忍耐力、抗打击力。   舔狗能坚持下来的重要原因,和他们的“认知图式”有关。所谓认知图式,指的是人们为了应付某一特定情境而产生的认知结构。   在长期的社会交往中,每个人都会习得自己特定的图式:想要获得心上人的青睐,就要不停献殷情;想要获得老板的赏识,就要不断拍马屁。   舔狗形成自己的图式时,又会不断经历名为“社会强化(Social Reinforcement)”的过程——根据社会的反馈,不断强化自己的图式。   比如当舔狗赞美“画师姐姐真不愧当代梵高”时,虽然画师姐姐可能不会把开心写在脸上,但她的动作、行为、语气,都能反馈出对“被舔”的喜悦。   这些正面反馈,就会加深“舔狗”对自己行为的认可,得到了社会强化,进一步巩固自己的认知图式。   所以,为何那么多人屡舔屡败,屡败屡舔?还不是心中有一股“富贵舔中求”的坚定信念!     舔狗也需要爱护   很多人说“舔狗不得house”,这不仅仅是句调侃。经过我们分析后,认为这句话已经一语道破人生——   一个沉迷于做舔狗、长时间保持低姿态的人,随着时间积累,很可能渐渐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并直接影响正常的工作生活,真有可能一辈子买不起house。他们会:   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什么都做不好” 极度敏感,将他人一切话语都当成指责 越发在意物质,想拼命证明自己 对他人失去信任,感觉都是”骗子” 对生活失去控制感,常常感到绝望   虽说人在江湖舔不由己,很多时候我们确实没有太多选择,出于无奈也要经常扮演“舔狗”。那么我们更应该学学做好心理建设,让理性占据智商高地,做一只健康快乐的舔狗。   首先,创建更理性的自我认知——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地位、身份有一个明确的认知,清楚自己当舔狗后,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其二,为自己明确更清晰的目标取向——如果某些时候当“舔狗”真的有助于解决问题,那做一两次也未尝不可。关键要清楚,自己为何而做。   其三,找到更健康的自我归因——要想清楚,当一件事情需要你当“舔狗”,哪些部分是自身能力有问题,哪些部分是阅历、外界环境等资源的不对等。该认错要认,该求助要求,该甩锅要甩。   其四,更积极的自我态度——在明确自身和环境的某些“不协调”之后,可以一点点的改变那些能够被调整的部分,让自己的情绪更加积极。   即使当舔狗,也要舔的有尊严!         空罐儿 ✑ 插图 瑾+酒鬼 ✏ 撰文

3935 阅读

你老说自己“不够好”,让我们这些平凡人怎么活?

本文字数2500+ / 阅读需要 6 min   翻看后台大家的留言,经常有朋友悄悄分享她们近期的小心思。   有一些很相似的,我匿名摘出来:   “每次在商场看到很美的衣服,都会不敢试穿,感觉穿在自己身上会很浪费。”   “不敢去很高档的理发店、美容店,里面的人都很潮很时髦,担心自己丢脸,虽然我完全消费得起。”   “以前从来不化妆,工作忽然需要化一次妆,化完感觉极其不好意思,脸火辣辣的。”   这几个例子,其实都涉及到我们内心的一种“羞耻感”,更进一步说是“自我羞辱”。比如内心中总是重复:“我不够好”、“我不行”、“我太差劲了”。   羞耻感本身作为一种情绪,是很常见且正常的。它是生活的一部分,适当的羞耻有助于我们情绪上的成长。   然而,当我们的“羞耻感”打破了一层边界,成为一种“过度羞耻”时,我们便很可能深陷其中,任凭它来攻击我们——这会让我们经常活得很难过。   就像开头举过的几个例子,很多小事都会引发我们的“羞耻感” 而这种羞耻其实主要来自我们自身,而不是他人。   当羞耻成为了一种令人痛苦的长期信念时,我们很可能已经成为“自我羞辱者”——   总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把自己看得非常卑微,觉得自己配不上好东西,甚至稍有不慎,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离开自己;   我们会无法忘记自己曾犯过的任何一个错误,即使在别人看来,那些错误根本没有造成任何严重后果;   我们也会用最严厉的话语训斥自己,用最恶毒的话羞辱自己......好像永远生活在自己施加给自己的压力之下。   停!   停一下!   别再瞎想了啊!暂停一下你的自我羞辱啊!   的确,羞耻令人痛苦,但很多事并不是你的问题啊。   在心理学研究上,羞耻产生的原因和许多因素有关,也许与我们的童年,家庭关系,人际关系都所关联。   拜这些原因所赐,我们才会将“羞耻感”当做自己思考问题时最常运用的情感,从而用“自我羞辱”来回应这个世界,默认他人都在用批评、蔑视的眼光来评判我们——好像我们自己就是“羞耻”本身。   这样的生活可太累了。   所以,下面我决定带大家继续深入认识一下我们“自我羞辱”的本质。认清它的真实面目,我们才有可能甩脱它,避免再被它打扰生活。   “羞耻”不需要召唤 它们总是自动出现   过度的“羞耻感”总会悄悄嵌入“自我羞辱者”的思维习惯中。当他们处理或者面对许多事情时,“羞耻感”会自动冒出来。“羞耻感”甚至会成为自我认同的一部分。   例如当自我羞辱者做错某件事时,他们不会去找寻犯错的真正原因,浮现在脑海理由总是“我真是一个没用的人”“是因为我自己不好,才会总是犯错”“我真是一个很让人讨厌的人”。与此同时,他们不会质疑这些想法的真实性,他们会用羞耻思维一直告诉自己,自己就应该被“羞辱”的。   身体的困境: 麻痹和精力衰退   “自我羞辱者”长期陷在羞耻感之中,很可能已经陷入麻痹,无力再反抗羞耻感本身了。   他也许可以指责伤害他的其他人。但当伤害他的人,是他自己的时候,很难再有力气和理由去和自己对立了。   这种麻痹强化了羞耻感,他们便只能用更强烈的羞耻感来合理化自己的羞耻。同时当“自我羞辱者”长期否定自己的价值时,自身的真正的精力也会被削弱。会觉得自己更加渺小、软弱、无力,精疲力竭。   习惯性的回避和孤立   当“自我羞辱者”给自己发出过多的“羞耻”信号时,他们会习惯性的回避一切有可能造成“羞耻”的事情或者活动。   例如曾经在当众演说或者做报告的时候,有过口吃的经历,就会避免一切当众讲话的场合;   当戒烟一再不成功后,很有可能就再也不尝试任何和戒烟相关的方法了;   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体重,就干脆暴饮暴食,反正“我就这样了”。   很多时候,还会选择孤立自己,在遇到与羞耻相关的事时,不会愿意和朋友,亲人分享自己的感受。“我这么差劲,反正朋友和亲人也看不起我。”   完美主义or不完美主义   自我羞辱者往往是拥有完美主义特质的不完美主义者,他们对自己极其严苛,拥有着高度自知。   他们渴望一切事物都尽善尽美,不能容忍一点点的纰漏,比如:在工作上无关轻重的小失误;当朋友来家里做客时,地毯上有一小块没有清洗的污渍;在重要场合,好像没有穿着最得体的衣服。   与此同时,他们又时时刻刻知道他们的缺陷。好像别人也如同他们一样,总是正在盯着自己的无能。   主动寻找带有“羞耻感”的亲密关系   虽然“自我羞辱者”会自动回避许多有可能带来羞耻的活动,但是在亲密关系中,“自我羞辱者”往往总是会寻找给他们带来伤害的伴侣,因为他们坚信“我毫无价值”“我知道Ta不够好,但是除了Ta之外还有谁会要我呢”。   结果,伴侣的伤害更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羞耻”。   自我憎恨   在“自我羞辱”一直持续时,不能消除的羞耻感就会转变为自我憎恨。自我羞辱者的内心好像生长了一个黑洞,将他身上所有的美好品质吸走,只能用“蔑视”和“厌恶”去对待自己一切不好的地方。   自我憎恨常常以非常基本,粗鲁的方式表现。可能包括脏话和贬斥。自己对自己说着“别费劲了,你永远不可能做好任何事”。   “羞耻螺旋”   正常来说,“羞耻感”可能会突然出现,但一出现就可能势头很大,像浪潮袭来(羞耻波浪),成为一种强大的压倒性情感体验。还好它们的持续时间很有限,让我们能够迅速恢复正常,甚至从痛苦中学会新的方法。   但是在“自我羞辱者”的羞耻感体验中,羞耻往往不以波浪的方式袭来,而是转化成了“羞耻螺旋”。羞耻螺旋的持续时间会远比羞耻波浪长得多。与此同时,羞耻感还会回溯以往的羞耻体验。   比如,“忘记打电话”这样一件小事,可能当时令人难堪,但只要稍作冷静就可以弥补。但如果陷在“羞耻螺旋”中,你就很可能触发各种类似羞耻事件的回忆,从而放大这种羞耻,开始想着“我咋这么笨呢,屁大点小事都做不好!”从而久久不能摆脱这种痛苦。   自我羞辱到一定程度,往往就会开始觉得“人生没啥意义”了。但朋友,你冷静想想,人生的意义不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给自己赋予的吗?   我们会安慰被他人伤害的人,关心自己伤害自己的人,咋就不心疼心疼自己呢?   当我们不再主动伤害自己,责怪自己,羞辱自己,也许就会发现,人生的信念感是自我给予的,那股信念往往是有力量、有温度的。   如果你经常用羞耻感折磨自己,希望这篇文章能够给你一些帮助。至少,帮助你意识到自己的一些行为、想法背后隐藏的深层情感。   理解羞耻,才能开始直面它的存在。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不应从任何人的口中说出。   野生好人 ✑ 封面 一了达+酒鬼 ✏ 撰文

2162 阅读

聊天就好好聊,别搞得像法庭提问一样

本文字数 2500+ / 阅读大概需要 6 min   写在前面:   看看下面这几句话,你是否熟悉:   “我明明关心他,他却说我像是审犯人。” “我问他为什么回来这么晚,他就以为我在怀疑他。” “我为女儿担心了一天,她却说别烦我。”   我们生活中,似乎总会出现这样的矛盾:我明明很关心别人,为啥总被误解为“不怀好意”呢?   父母关心太多,就变成“管太多”; 恋人关心太多,就变成“查岗”; 朋友关心太多,就变成“对我有意见”......   所有的亲密关系都少不了“关心”,“关心”是一种动作,也是一种感情表达。可一旦我们用错误方法去“关心”,往往会事与愿违,无法得到正面反馈。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怎样有效地关心他人?   “问题家庭”走出“问题孩子”   “你们在哪儿聚的?吃的什么呀?一共多少钱啊?每人合多少钱啊?聚会的地方远么?” 小王参加完一场同学聚会,到家后迎来父母一通如此劈头盖脸的“关心”,她心情非常烦躁,想回答又不知从哪个问题开始回答,等到她张嘴开始要说时,发现父母其实并没有太多兴趣想听,话题又跑到了别处。 “每次都是这样!”小王心里委屈地想——父母只会不停地提各种问题,根本不关注我的心情,你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关心我? 如果说父母并不关心自己,她觉得冤枉了他们,不关心怎么会问自己这么多问题呢? 可如果说父母关心自己,她的感受又是最最真实无法欺骗自己的—— 是的,从小到大,小王都没觉得父母真的关心过自己,每次他们只是像记者招待会上的记者一样,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而自己的感受究竟如何,who cares?   但没想到的是,等自己交了男朋友,小王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父母上身了! 男朋友参加完聚会回来,她太想知道聚会中发生了什么,然后,那些似曾相识的曾令她感到无比厌倦的连珠炮问题总是脱口而出: “你们在哪儿聚的?吃的什么呀?一共多少钱?谁请客?还是AA呀?” 小王也很敏感,她能察觉出男朋友有些烦,可是她又很委屈: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啊。但男朋友跟她讲了后,她却还是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觉得自己离他好远。   没完没了地提问, 才能表示出关心? 从这个案例中,我们能够感觉到: 小王的父母很渴望事无巨细地了解自己的孩子,但他们似乎没想过,应该如何了解?了解什么?   围着孩子噼里啪啦提问题,究竟是不是了解他们的最佳方法? 很明显,小王的父母更多是从事务性层面去“抓”、去“控制”小王,而非从感受和情绪层面去关注、去引导小王。 孩子参加聚会,他们就事论事围绕聚会这件事360度无死角地提问,这种轰炸式关心,会让这个氛围中的人有一种被吞没的感觉。而且,很多中国父母对孩子的关心,属于一种担心—— 在外面吃得干净不干净? 一起吃饭的人都靠谱不靠谱? 饭菜贵不贵有没有被饭馆宰? 担心的背后,是不信任,即我不相信你自己能行。 令人感慨的是,如果人没有体验过一件事情,就没有所谓“经验”,更无法准确地将这种感受传达给别人。 小王的父母属于上世纪60年代初生人,特殊的时代背景造就了他们特殊的性情,再加上家庭的养育方式,表达对他人的关心和在乎,没有习得其他的方式,只有去抓、去问、去盯。   他们只知道实打实的事物,可能不太注重“感受”这种东西。因为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们的感受,如此便默认习得了一种观念:感受是不重要的。   连自己都没体验过“被真正、有效地关心”是什么感受,再要求他们将这种“感受”给到子女,恐怕就像让乞丐交出金山银山给他们的子女一样,对父母辈来说确实过于为难了。   从情绪入手,关心身边人: 今天你开心么?   那么,如果你想表达自己的关心与问候,可以怎么去问呢?以下三个建议也许可以帮助你进行有效的关心:   1. 从情绪入手   一句话里包含太多疑问句,就已经把快溢出来的焦虑情绪传递给了对方,突然接受这么多的焦虑和质问,自然会让对方感到无所适从。所以至少先学会断句,再尽量从情绪、情感上入手,让对方感受到你。   比如我们回到小王的例子,如果你是她父母,想要表达女儿的关心,就可以在她参加完聚会回家时,尝试从情绪层面去靠近她,试着问:   “今天聚会你开心吗?” “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想象一下,当女儿在家里被这样“提问”,应该会觉得父母真的在关心自己,关心自己的心情,而不是摆出一副领导干部的架子,一味查岗般的盘问。   如此,女儿就可能拿出面对朋友的状态,开始跟父母分享:“超开心的!我们今天去了XXX特别好玩儿……”开始分享自己的一天的经历,沟通的大门会更顺利地打开。只有这时,双方才是真正“在一起”的。   很愿意主动去分享自己这一天的生活,一家人不单纯是住在一个屋檐下,而是真正“在一起”的感觉。     2.开放式交流,而非封闭式   回到文章开头,看看那些问题,无一例外全都是封闭式的问题,要么用“是”“不是”就能回答,要么就是针对具体事物的查问,围绕What、Where、Which。   即使从新闻采访的角度来看,这也是提问的大忌,因为根本问不出内容——更何况日常聊天了。   在日常聊天中,我们可以借助心理咨询的技巧,多提开放式问题,多问“How”,也就是“过程”。   例如:“你觉得XX怎么样?”、“有什么好玩儿的想和我分享吗?” 这些都是围绕How的开放性问题,引导对方说出自己的体验和情感,这远比封闭式审问有效且高效得多。   如果你是上面案例中的小王,想要表达对男朋友的关心,就可以试着问: “你们同学聚会有啥什么特好玩的事啊,给我讲讲呀!” “你同学现在都在做什么呢?有没有人做特别好玩的工作?” 你看看男朋友还烦你么?他得追着你聊。   3. 倾听永远比提问重要   关心提问,本没有错。但当你有太多问题,就已经把快溢出来的焦虑情绪传递给了对方,令人觉得自己受了侵犯,也会感觉你想“窥探”点什么。所以至少先学会断句,再尽量从情绪情感上入手,让对方感受到你。   如果你真的对父母、孩子、伴侣、朋友感兴趣,那就少问、多听,用心去感受对方,去聆听对方的需要与渴望,去和对方共情,而不是把聊天搞成像法庭提问一样。   最后呢,再多说两句。   “关心”的方式总是因人而异的,有人喜欢单刀直入地快速解决问题,有人喜欢陪在对方身边、理解对方的感受,有人可能并不表露,但在背后默默留意......   而且,每个人对于何种关心方式更加受用,“更吃哪一套”,也是有区别的。但至少,上面所述的这些原则,能体现一个人关心他人时最基本的信任和尊重。   我们相信,绝大多数人在关心他人时,出发点都是绝对善意的。既然如此,就别让不妥当的行为方式掩盖你的善意。   封面来自:Patrick Leger 原文作者:刘誉帆

3859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