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里里:我们在一起就很好

文稿整理自Feeling Matters简单心理情绪分享Pub之《一个人像一支队伍 | 孤独与联结》。分享嘉宾简里里,简单心理创始人。 分享者 | 简里里 (一) 我6岁的时候,一个很漂亮的阿姨送了我一辆五颜六色的儿童自行车。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三线小城市,街上大多是灰颜色、黑颜色,这辆来自远方的小自行车特别地炫目。 我每次推着这辆自行车出门的时候,都引来很多注目。路人会停下来跟我说话,小朋友指着我的车子说,我也要那辆! 那时候这个狭长的、只有几条街的小城市只有我这一辆彩色的儿童自行车。然而奇妙的是,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羞耻感。我几乎只推着它出门过两次,就把它锁进我们家的阳台上尘封很多年。一直到我的小表妹长大,我把车子送给了她,长出了一口气。 两年之后我妈妈买了一辆深蓝色普通的自行车,我央求妈妈把这辆26的车子给我骑。我骑那辆车子去学校的时候,伸脚够不着脚蹬,但是我特别开心。 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我不要那个漂亮的车子。我也没办法解释我感受到的羞耻的感觉。 直到我长大了很久之后,有一次跟治疗师谈起来这件事情。我才意识到我用力试图抗拒的是这件事情: “你是特别的、你和别人不一样”。 所以今天我来讲讲我自己非常个人的、对孤独的体验。 (二) 我人生的前20年和别人都不一样。我4岁上的小学一年级,然后我20岁就硕士毕业工作了。 我一直都跟我身边朝夕相处的人不太一样。他们要么身体比我大一些,要么智力发展得更快一些,和同龄的朋友在一起我却又显得格格不入。我记得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要往上蹦才能坐到椅子上,如果被老师点名上黑板演算,我够不到黑板,每次只能我站在旁边说,老师或者同学帮在黑板上帮我写。运动会啊、合唱啊我都参加不了,因为个子太小而脑袋太大。 我得以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这些“不一样”。我六岁的时候从小学二年级跳级去了四年级。二年级的小朋友特别纯真,男生女生都手拉手一起去上厕所。然后我突然到了四年级。我被安排坐在第一排,同桌是个脸上有雀斑的男孩子。我伸手就去摸他的脸,说:“哎呀你的脸长得好像葫芦啊”。 (这是多么纯洁的对话啊)然后整个班级都炸了,他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周围的小朋友就喊,说她摸男生脸啦,她摸男生脸啦,她喜欢他! 那是我记忆中特别深刻的一个时间点。就好像电影里面时间忽然静止,你自己一个人呆在一个泡泡里面,外面人声鼎沸。我突然意识到从此以后,我要跟男生有界限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但我知道它发生了,我要去想办法适应它。 没有人会告诉你,你该怎么适应。因为没有人知道你的小小世界里面在发生什么。 这样的小事情一件一件慢慢构成了我的生活。 我当然有试着争辩过。我的成绩忽好忽坏,好的时候会是班里前几名,差的时候班里倒数几名。可是大人在我的眼睛里面,千人一面,见面时候我只能听到几句话:“哎呀你好聪明啊,上学累不累啊,你学习好好啊”。我就只好说:“不啊不啊,我上次才考了班里40多名!” 你以为大人会说,噢那要加油啊。 可是不会。 他们会继续说:“可是你好聪明啊你太聪明了你学习真好你妈妈真省心。” 你惊奇地发现你和这个世界没办法对话。我很害怕被关注。就好像你的脑袋上像顶了一个巨大的反光板。别人跟你说话的时候他们好像在跟你头顶的那片反光板说话,你使劲地争辩,叫喊,你发现你在别人眼睛里面就只剩下一个符号。 别人看不见你,你得看见你自己,支持你自己。确认自己的存在,让自己想办法活下来。 那个时候,我知道,喔,这就是孤独。 (三) 后来我做了心理咨询师。我开始见我自己的治疗师,你发现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孤岛。无论是他觉得自己和别人过于相同,还是过于不同。人们都想从和别人的联结里面找到、和确认自己的存在。这个过程里面,你经历大量的自我怀疑、否定、确认、你想知道自己是谁。 你想拼命地抛弃孤独的感觉,因为孤独的感觉太难受了。你总是想要寻找联结。 我人生最近的故事是我后来创业了。 创业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被曝光在很多很多社交的场合,被曝光在媒体上,我的微信里面有好几千人,有投资人、创业者、全世界的心理咨询师、新朋友老朋友……认识的不认识的。 结果这是个更复杂的体验。如你所见,我又一遍一遍地重新经历我一直在经验的“孤独感”,这次是放大了很多倍的。我又变得和很多人不一样,我变成了“天才少女CEO”,我“辞去大学讲师的职位,拿了硅谷顶级投资人的投资”,“畅销书作者”,我被邀请去参加行业顶端的会议,被介绍成为“精英”和“创造者”。 每次采访我都使劲地说,不不不,我这么胖,又很多事情都不会做,我只是在解决我自己的问题而已。 然后我又回到小时候,脑袋上顶着大大反光板那个小朋友。我不得不花更多精力去处理那个背后的孤独感。 但意外的是,这次我有了不同的体验。 我很想说,这里面大概很多功劳归于我的治疗师,因为我做简单心理之后,我见TA的频率更高了(笑)。我也不确定我能够讲清楚这其中的变化,我觉得我可能还在一个整合它的过程里面,我试试讲出来。 创业的过程里面,刚才大家都有提到过,里面有很多欲望,很多诱惑,很多争执。简单心理平台上有几百个跟我们一起在工作的、非常优秀的心理从业者,面对困难的时候,有时候咨询师跟我提意见,有时候是反对的声音很大,有的时候支持的声音很大。这些争执大多时候是我们有新的功能改版,会不会影响到专业性,什么会影响咨询的设置?咨询的过程究竟如何理解和评估? 我经常头疼地睡不好觉。然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喔,这个也许是联结。人们给我真实的反应,他们的情绪、建议,反馈,大家对我们作为一个社群整体的关注,然后我们在这样的争执、讨论、彼此支持之中,慢慢建立起我们共同的做事方式,架构起体系。 我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地开始感受到被治愈。我能看到自己,能看到他人和自己为了联结做出的努力,这构成我们共同的经历。 我们服务了数万人次的来访者。上周对于我们惊心动魄,我们系统连着出了两个Bug, 一些用户在半夜收到连续8条错误的通知短信。还有今天的活动,我们从报名的1000多个人里面邀请了170个朋友来参加,周四晚上要提醒大家别忘了周六来喔,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你们在那天晚上都收到了我们的错误提醒,说你们都“憋来了”。于是那天晚上从我们各个渠道,我的豆瓣豆油,微博,微信公共帐号等等,大家都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连夜抢修。我们被指责,被问询,被关切,被理解,被支持。 这些都让我感受到联结。无论你看到了我,还是没有看到我,我们在共同经历这个过程,我们情感上相互联结。这个过程都让我觉得触动。 所以后来我想,我创业做简单心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在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我以前一直讲我在解决我自己职业发展问题,解决我自己作为个人执业的咨询师所面对的问题,我想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问题,但在这个过程里面,就是在坐的所有人,我们的简单心理,和简单心理发生关系的所有人,大家一直都在治愈我,治愈我那个小的时候一直被闪光板挡在后面的孤独感。 我很感激。 所有的心理学家、哲学家、各种思潮理论都告诉你人生来就孤独,你也无从逃避。 但是尽管未来不可期,孤独感一直都在,我们在一起就很好。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9394 阅读

他这么自恋,跟2岁小孩有什么区别?

  本文字数 2000+ / 阅读需要 8 min   昨天聊了聊自恋者5种歪曲事实的常用手段,大家纷纷表示:自恋者根本是避不开的啊!必须跟他们打交道的情况下,该怎么做?   emmm...别着急,今天就跟大家聊聊,与自恋者相处的一些沟通技巧。   和自恋者相处,先从Ta们“像小孩”的特征说起。   如果你期望自恋者能一直表现得像个成年人,那Ta恐怕会让你失望,甚至让你抓狂。尽管自恋者在大多数情况下表现得像成年人,但当Ta们感到尴尬、被忽视或自卑时,极有可能会回复到2岁孩子的状态。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回归是有意义的。自恋型人格障碍(或某些相关特征)通常可以追溯到早期创伤,或受到家庭影响形成的,这些创伤或家庭影响会使一个人的某些心理特征停留在年幼或受到伤害时的状态。   我们可以先想象一个正在偷吃饼干的小孩~ 假设这孩子被抓了个正着 😫   孩子们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一种或多种本能反应,出于同样的原因,成年后的自恋者也会在受到刺激、压力时做出类似的反应,只不过比这些幼稚行为略复杂些。   一个偷吃饼干又被逮个正着的幼童,通常会有以下反应。   “我一个也没吃,我只是想看看。”——否认是他们干的。   “但是姐姐说没关系。”——把锅甩给别人。   “什么饼干?”——假装他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吃个饼干怎么了?”——发脾气。   “我太饿了,没办法。”——说他们别无选择。   “但是昨天我把所有的玩具都收起来了。”你不为我感到骄傲吗?”——背诵他们做过的好事。   “你对我太刻薄了。这不公平的!”——哭泣或表现得像个受害者。   “但是我太爱你了,妈妈。”——试着吸引你。   “我可以出去玩吗?”——换个话题。   “别再监视我了!”——因为你抓住了他们而生你的气。   最后,要么躲起来,要么跑开,干脆不说话。   否认指责、假装表现、寻找借口、谄媚求饶,或者扮演受害者,再或者干脆分散注意力逃跑……这些孩子气的反应与自恋者逃避责任和操纵他人的策略惊人地相似。   在与自恋者打交道时,认识到自恋者“孩子气”的一面,反而能帮助你摆脱自恋者的负面影响。   如果一个成年自恋者表现得像个孩子,也许你要做的,就是扮演Ta们的“家长”,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Ta们。   当然,成人自恋者与幼童的不同之处在于,Ta们的行为往往比孩子能产生更大影响,而他们的策略也更刁钻。这就需要你找到更高明的应对方法,以下是一些也许可以帮到你的策略:   认识到: Ta的所做所想并不是针对你的   你肯定不会把一个两岁小孩冲你撅嘴生气当回事,因为你知道那个孩子正处于某种情绪的阵痛中,而且Ta还没有学会如何控制或安抚自己。   同样地,自恋者就是那个被情绪淹没的小孩,这些情绪对Ta们来说大到无法以成熟的方式应对,而且Ta们从小到大都是这些情绪的手下败将。   自恋者在感到尴尬或失望时,通常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认识到这一点将帮助受伤害的一方更冷静地分析、判断。   因此,首先请区分“Ta无法控制自己”和“Ta无法控制自己一定要伤害我”这两种判断。   给Ta们选择   正如每一个有经验的家长带孩子去餐厅,越是赶时间想吃快餐,就越会给孩子一个选择的机会,不要问孩子想吃什么,而是问:“你想吃披萨还是中餐快餐?”   提供选择,反而加速了选择进程,同时保证事态发展的几种可能性处在你的预期之中。同样地,当一个自恋者正在进行一番“表演”试图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不妨把选择权交给Ta们,这会给Ta们更多的控制感,进而推动局面的发展。   明确你的底线 而不只是说说而已   首先,明确你的底线在哪里,如果你无法忍受粗暴的对待方式,就要明确告知对方。哪怕只是发生一件小事(比如用攻击性的外号称呼你)也要明确告知对方这超出了底线,约定这样的具体行为是不可以再发生的。   然而,明确底线不只是做到“告知”而已。   当超越底线的行为、对待再次发生,你需要终止交流和沟通,并且告诉自恋者由于底线已经约定好,除非你能获得尊重否则你们之间将无法继续沟通。在明确底线时,你需要表现出果断、坚决的态度,而非暧昧或看似有机可乘的。   但你需要让对方知道,你的底线就在那里,是无法改变的。   设定边界也意味着 提前计划应对方式   当你设定底线和边界,比较理智的做法是预判自恋者会对此进行某种挑战、攻击,而受害一方需要提前计划如何应对。   鉴于每个人都可能遇到特殊的情况,因此很难用单一的“应对措施”来解决复杂多变的问题。自恋者可能会继续那件伤害你的事情(比如继续给你起难听的外号),也可能会转而攻击、恐吓,或者和你争论这“不公平”,试着说服是你“太敏感”。甚至是不停摇摆其态度,试图越过底线,或者让你产生某种负罪感自行涂抹掉这道边界。   但是无论具体情况如何,如果你确信自己的边界是健康的,就不要被动陷入这一边界是否合理的讨论,或者因为自恋者获得了更多支持,就接受自恋者针对边界、底线发出的批评和攻击。   承受攻击的一方需要让自恋者明白,其态度将永远是决绝的,这一底线是无法撼动的。为了能保证自己不会乱了阵脚,受伤一方就需要提前对可能发生的具体情况做好计划。   重新关注自己 觉察自己的感受   因为自恋者往往渴求关注,Ta们想说的、想得到的东西总是Ta们自己最迫切需要解决的,而自恋者也希望在你的主观世界里,能把Ta们的需求放在头等位置。   因此在与自恋者相处时,潜在的受伤者可以尝试在自己认为合适的时机,多次察觉自己的感受和内心状态。如果你的确被自恋者的需求淹没,良好的自我觉察可以帮你摆脱这些干扰。   一些相关的互助团体会使用“灰色石头”来形容一个确实带来伤害的自恋者,这一称呼的意义,在于让受伤的一方能暂时从自恋者的情绪需求中脱离出来,以免被逼到更不稳定的负面状态中。   当然,要对自恋者 抱有切合实际的期望   你不会期望一个小孩子能给你成熟的情感支撑或社会支持,同样,高估自恋者的成熟程度也是不理智的。   这并不是说,受伤害的一方就要忍受自恋者造成的伤害甚至是精神虐待。但是期望从一个两岁的孩子(或者任何年龄的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身上得到一些成熟的情感反馈,这终究是小概率事件,一味期待甚至热切盼望不符合实际的结果,到头来可能会让人更沮丧。   请认识到: 与自恋者相处 总是需要付出的   以上一些方法都需要承受伤害的一方付出足够的精力,维系任何关系都不会在零付出的前提下顺水推舟。   即使把自恋者视作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如果对Ta们带来的伤害默不作声,就不得不承受相应的痛苦;如果努力找到有效的方法对抗伤害,改善关系,也需要清醒认识到自己将在一段时间内面对自恋者的愤怒,哪怕Ta是亲人或者爱人。   与自恋者相处,或者与有自恋性格特征的人相处时,在确定要努力维系、改善这段关系之前,不妨思考一下,“我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我愿意付出多少代价?”   在冷静思考之后选择一条道路,而不要在各种情绪影响下被逼上一条道路。   (本文系翻译,对原文进行了适当删改。)   原作者: Dan Neuharth, Ph.D., MFT   原文: https://blogs.psychcentral.com/narcissism-decoded/2018/11/12-ways-narcissists-behave-like-children/ https://blogs.psychcentral.com/narcissism-decoded/2017/06/11-ways-to-set-boundaries-with-narcissists/   空罐儿 ✑ 封面 酒鬼 ✏ 翻译

2159 阅读

一个小男孩与仓鼠的故事

儿子一直很想有个小宠物,我问:那谁来照顾它呢? 他说当然是我啦。 我说既然是你的宠物,你就是他的主人,你负责照顾它。 他认真地说:那当然,就像你照顾我一样照顾它。儿子说,因为你把我照顾得很好,我也会把它照顾得很好啊。 哦,我想,好吧。 于是他很认真地给小仓鼠喂食,换水。但毕竟是孩子,跟它玩儿的时候难免没轻重,小仓鼠没少受苦。儿子兴奋的时候总想跟它分享,而小男孩的兴奋大多时候都可能成为小宠物不大不小的灾难,小仓鼠经常被儿子抱到怀里,不一会儿他丢了手看视频,仓鼠就卡在沙发里床缝里甚至于卡在衣柜的卡槽里。 坦率地说,我也没想过仓鼠能被他养活这么久,但它毕竟还是死了。一天晚上,儿子跑来告诉我说仓鼠生病了,爬在笼子里,只是睁着眼。我应了一声忙去了,他在那里嘀嘀咕咕的似乎和小仓鼠讨论了很久。 不想第二天早上仓鼠便死了。儿子大哭起来,已来不及让他慢慢接受一个生命的死亡,我深知,小仓鼠作为一个被他投注了情感和精力去照顾的宝贝,它的死亡与金鱼不同,它的死亡会实在地唤醒一个孩子最原始的恐惧。仓鼠作为一个重要客体,与金鱼不同,不是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就能抹去的。 这是孩子第一次经历爱的客体的丧失和分离,也是一次活生生的面对死亡的经历。如何能保护他不被死亡带来的震撼吓到,不让这隐晦的恐惧成为他心里的阴影?我一边想一边穿衣服,本能地阻止了要进行的葬礼。 早上的快节奏使我们都没有机会和心情处理仓鼠的死亡,我催促着儿子别别扭扭地穿衣服准备上学,忙乱中,突然听到儿子趴在沙发上痛哭的声音。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真正痛苦地哭泣,那哭声里没有对大人的要求和胁迫,只是纯粹的伤心。我愣了一下,迅速地跑过去,蹲下,将他拥在怀里,我的孩子。他紧紧地靠着我,一边哭一边说:“我不要仓鼠死掉,我不要把它埋了,它死了我也要把它留在家里,它死了我也要。” “是,妈妈知道。”那一刻,我心里安静极了。 好。我说,那我们不埋掉,让它还在家里呆着。他点点头,渐渐收了哭声。我快速地安慰他,使他快速地去上幼儿园,死掉的仓鼠就留在家里。 送他去幼儿园后,我直接去了宠物市场,买了一只小小的仓鼠,回到家,我把小仓鼠放进笼子,老仓鼠的尸体被盒子装着,放在隔壁。我没打算隐瞒死亡这个事实。我打算让孩子自己看到生命与死亡的关系,就像他已经懂得的传承一样,我照顾你,你照顾他人。 晚上他回到家,我让他去笼子那里。是的,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自行成就了一个美丽的故事。“妈妈,”他兴奋极了:“你看!还有一只仓鼠,这一定是一只仓鼠儿子,是老仓鼠送给我的礼物。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生了个儿子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妈妈他太小了,还是个仓鼠婴儿,我要好好保护他,他还害怕呢。” 有了生命,死亡便容易被接受。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到楼下,把老仓鼠埋在花园里,我告诉他,等到来年春天,埋仓鼠的地方,会开出美丽的花。 对生的态度,决定了对死亡的感受。传说中人死了,若有不甘愿的心结,会变成鬼萦绕不去。鬼不过就是未了的贪念,准确点,是生者投射出的贪念,以为死是那般遗憾,他忘了,死就是简单地,死了。 以死亡为镜,照出的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渴求和失望。 隔了一些日子,仓鼠的事情仿佛就过去了。他还是那个淘气粘人的孩子,不再提仓鼠和死的事情了。有一天,我从他的绘本堆里翻出了一本关于生命和死亡的书《我永远爱你》,那天晚上,我给他讲了这个故事。 这是阿雅的故事,阿雅是条狗。 阿雅老了。 我每天都对阿雅说,我爱你。 阿雅死了。 我很想它。 我的小男孩安静地蜷在我怀里,我看到他低下眼睑,我看到他的长睫毛颤动着,被泪水浸湿。 我被他感动着,惊叹一个孩子的敏锐和善良。 我亲吻他,问:你是不是伤心了? 他点点头,泪水落下来。 你是不是想起你的仓鼠了? 恩。他说。 我默默地让他尽情地伤心了一会儿,我意识到,他在真正地哀伤,而当他完成这个哀伤的悼念过程,他会比以前更坚强,对于生命会有新的看法。哀悼,会生出力量。 既然世界本不完美,何必要虚伪,幸好,爱总能缓解死亡带来的分离和痛苦。 他现在隔三差五就会到楼下去查看一下,看看仓鼠的墓地上有没有发芽,长出小苗。 有一天,他跟我说:“妈妈,等到仓鼠树长出来,到了秋天,会不会结出一树的仓鼠啊?” 他还说:“妈妈,那我们回头把仓鼠一仓鼠二仓鼠三都埋在一起,这样就能长出好多好多的仓鼠树了。” 生命就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4562 阅读

有一种害怕叫高冷

朋友圈看到一句话,叫世间所有的冰冷,都是对温暖的隐藏。   会想到很多关于江湖的故事,一个侠士,不屑与人为伴,独自一人,流连大漠边荒,立于残阳之下,游走于暮色之中,形单影只,在无数寂寞的夜晚,在破旧的酒馆,对着一灯如豆,饮着穿肠烈酒,酒入愁肠,虫鸣声声,影长人瘦,寂寞如雪。   没有人是不需要爱的,没有人是不需要亲密的,为什么有人就会如同这样的孤胆游侠,裹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独自坚强的同时,却可以感受到那一份自我隔离,隔着老远的距离,就能嗅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样的人,会给人一种高冷的感受。仿佛高高在上,不能亲近,或者对于靠近的任何人,有着一份天然的警觉。对于这样的人,初见,确实觉得不好相处,但接触多了,会发现,在关系中,他们的高冷,背后有着太多的辛酸。   高冷的人,往往有着过度的防备,而这份防备,更是因为对关系缺乏基本的信任,我常常猜想,这样的人,在曾经的某些经历中,在赖以生存的关系中,是全然放开的,是完全信任的,而关系的另一方,却不予回应,或者,对于他的信任,回应的是拒绝,是羞辱,是狠狠的推开。他泪眼模糊的恳求,他声嘶力竭的呼唤,他用尽一切力气,依然改变不了这事实。自此以后,关系中他不再敢有奢望,他也不再敢和别人袒露他对别人的需要。为了不受伤害,不断告诉自己,我谁也不需要,我靠我自己,我自己就可以把一切搞定。   变得坚强与高泠,变得仿佛不再需要别人。   一个朋友说起他做咨询的经历,当某一次掏心掏肺的谈到个人一些经历后,下一次咨询的时候,忽然觉得和咨询师的关系不安全起来,变得冷淡起来。好在他对自己有了一觉察,他把这个冷淡的感觉说出来时,不由自主的想到曾经和母亲的关系中,当他有自己的需要时,总会遭到母亲的拒绝,每次当他真实在母亲面前展示自己时,都会受到指责和羞辱,这使得他慢慢的关系中不敢真实的展现自己,学会了小心翼翼,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了独自己坚强,也学会不敢去需要别人。   因为,需要别人,对他而言是危险点,是可能被指责和羞辱的。而当他在咨询师前面打开自己时,这种感觉再次涌现出来,让他感觉了一种不安全感,再次变得冷漠也就可以理解了。   由此看来,高冷和坚强的人,并不是害怕关系,而是害怕关系会带来继续的伤害,一颗心之所以走不近,也走不进,是因为被伤怕了,再不敢打开了。   这样的人,内心可能比谁都更渴望爱。   这会让我想到另一个故事,一位白领女性,在公司精明干练,深受领导喜欢,可以说是个女强人的坯子,在感情生活中,追求者众多,但是她对追求者是一脸高冷范,通常不是不理不睬,就是避而远之,而一时她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变得特别粘人,特别爱作,不能容忍男友一时的不回应,一个电话没接通,就会生出各种联想,一个劲的夺命连环CALL。     在说到这些事情时,她自己也很纳闷,明明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失控呢,她后来联想到自己的经历,母亲去世很早,自己一直觉得很自卑,也从不给家里添麻烦,一直做着乖乖女,在学校成绩优秀,就业了努力工作,而从来都没有做过一天真烂漫的孩子,一恋爱,那个索爱无度的孩子,就不自觉的冒出来了。   原来,很多高冷和坚强,敏感和拒绝,只是我们的自我保护,在冰冷的后面,在坚强的后面,仍然有一份小心的期待,在等着有人能懂。

5276 阅读

一堂只针对「健康者」的抑郁心理课

讲师简介: 大家好,我是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兼CEO,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原中央财经大学心理咨询中心讲师、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已近十年,我遇到过许多被抑郁问题困扰的人们,常让我觉得惋惜的是,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因为没有及时接受适当的帮助,抑郁不断加重,生活也收到很大影响。 我自己在成为心理咨询师的过程中,也和身边所有朋友一样,在生活中遇见各种困境,遭遇变化,应对压力,寻找突破和成长。这份职业带给我很多专业上的成长,但更重要的是给了我深入了解自己、学习和自己以及他人相处的机会。   我一直相信,人人都应该有一些基础的心理知识和常识。它们能够使我们生活得更好。我想要将这些和你分享。   直播时间: 10月20日 19:00    引语    十年前刚开始学习心理咨询的时候,我曾在一家精神科医院学习。遇见一个被收治在精神分裂病房的病人。在收集病史的时候,根据家属讲述的过往,医生判断这个病人在十多年前就开始有发病的症状了,这是个长期的、慢性起病的过程。 这个家属非常震惊,说:“我一直以为她不过是性格比较古怪而已!” 如果这个病人在十多年前刚刚开始一些心理上的症状的时候,就能够接受适当的帮助,无论对于病人或是这个家庭的结果都会好很多。 在我后来执业的日子里,这样的故事反复出现,都让人觉得惋惜。   在生活中,你是不是也总觉得自己不够好?经常觉得空虚和孤独?或是担心家人朋友遭遇“抑郁”,不知道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本次Live将介绍以下内容,帮助你全面了解“抑郁”和应对指南。     1.    什么是抑郁/抑郁症?   2.    如何和自己的“不开心”相处?   3.    朋友和家人遇到问题你可以怎么做?   4.    如何适当地使用你的“同理心”?   直播主题: 抽丝剥茧——抑郁症患者也可能是“高情商星人”,如何看穿“我很好”下掩埋的绝望? 专业辟谣——网上流传很广的抑郁倾向测试,测完发现大家都是“抑郁症种子选手”,真相又是什么?我改该如何判断? 深度解读——抑郁症患者的自杀行为,是突然冲动还是早有预谋? 学会理解——如何和“抑郁”相处?   直播适宜人群: 如果你,关爱自己和亲人朋友的情绪健康;关注自我发展和心理探索;希望了解有关抑郁的知识和应对方法。 请!不!要!错!过!直!播! 点击 →  这里  参与简里里的Live互动 

13746 阅读

有一件事,越努力就越做不好

文 | E+ & 戈多  简单心理 那就是养孩子。 很多妈妈(或即将成为妈妈的女性)迫切希望自己能够完美地胜任“妈妈”这个角色,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母亲。 她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能够不生病、不受任何伤害、学习好、兴趣爱好广泛、性格好、健康完美地成长。 因为她们有一个迷思,就是只有成为完美的母亲,才能养好孩子。   完美母亲就能养出完美孩子吗? 这些迫切想要养好孩子的妈妈们,都受困于“做一个完美母亲”的执念,从孩子出生到长大成人,都希望能够为孩子贡献自己的一切,满足孩子的全部需求。 但她们潜意识里否认了孩子的自主性。她们认为孩子怎么长完全取决于自己怎么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事关重大,生怕一步做错了给孩子留下阴影。 这些妈妈的普遍困扰是,总是担惊受怕,小心翼翼地避免在养育过程中犯错误。而且孩子一旦遇到挫折,她们就开始责怪自己。 但事实上妈妈们在胆战心惊害怕犯错的时候,反而会愈加限制孩子,让孩子丧失了独立成长的空间,例如:      -孩子丧失了本该拥有的许多生活体验,探索世界的动机减弱;      -一些个性被遏制,自我角色的建立出现问题;      -习惯于依赖他人,变得畏手畏脚,缺乏能动性; 超级英雄般无所不能、又不犯错的母亲,既不存在,也不值得去追求。 也许妈妈们应该追求的是成为一个不完美、但「刚刚好」的母亲。 什么是「刚刚好」的母亲? 温尼科特的亲子理论解释道:成为一个称职母亲的过程,可能是从「理想母亲」转变为「刚刚好母亲」的过程。 刚刚好的母亲(good enough mother)指的是开始的时候能完全适应婴儿的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越来越少地满足孩子的需求,并且在婴儿的成长的过程中坦然面对自己的失败。 然而在成为刚刚好的母亲这条道路上,有一些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1 停止把孩子当孩子 我常常听到有些父母说: “无论你多大,在爸妈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 然而作为一个子女,这种论调令我感到恐慌和悲哀。 孩子会逐渐发展出独立的人格和壮大的自我意识,他们不再甘于让妈妈“把世界带给自己”。于是会越来越不按照妈妈的要求行动,开始有自己的主见和选择。 对于母亲而言,昔日和自己融合在一起的婴孩竟然一点点成为如此不同的、陌生的青少年、成年人,这是难以接受的。 她们可能不想承认孩子已经长大,便出现了适应不良的各种表现。自责、焦虑、感到挫败,不敢少爱孩子一分一毫,又害怕孩子不再那么爱她。 强烈而无死角的母爱对孩子来说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因此他们开始同母亲冲突不断。 2 面对被抛弃的现实 母爱的包裹和孩子想要独立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冲突,直到青春期,这种矛盾达到顶峰。 于是,称为叛逆也好、不孝也好,本质上都是孩子想要拉开与母亲的距离,获得自由成长的空间,而母亲却感到被伤害、被抛弃。 如果母亲不能处理好这种割裂,要么继续缠住孩子,让孩子仇恨自己;要么扮演被遗弃的弱者,把愧疚转嫁给孩子。无论哪一种,结果都是非常痛苦的。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龙应台《目送》 事实上,一个妈妈越能够平和地面对和接纳她逐渐被抛弃、失败的命运,就越能做一个好妈妈。  如何跨过被抛弃的现实? 温尼科特给出的答案是:“在孩子开始仇恨母亲之前,母亲就应该开始仇恨孩子。” 这听起来是一种激进的观点,然而温尼科特认为,母亲不能等待着“被抛弃”,而要主动发起与孩子割裂的过程。她不应该只是爱孩子,还需要留有一定“恨孩子”的空间。 一些妈妈在养育的过程中可能会萌生想要“撒手不管”的想法:“我受不了了,管不了你我就不管你了!” 其实当一位母亲出于生气也好还是刻意也好,在某些方面“不管孩子”的时候,客观上也就拉开了她和孩子距离。也正因为有这种距离,孩子才有空隙成长。 仇恨的出现,也许正是自我独立性发展的标志。 怎样做一个「刚刚好」的母亲? 1 对需求足够敏感 温尼科特认为对孩子影响最大的不是粗暴、虐待,而是母亲对孩子缺乏应答敏感性(responsiveness):即对于儿童的需求信号不能敏锐地觉察。 除了生理需要的反应敏感性,包括对孩子的饮食、睡眠、健康状况的关注,母亲还需要识别并回应孩子对于注意的寻求、感情抚慰等心理需要。 例如,很多小孩子哭闹、不停闯祸的目的其实是寻求母亲的注意力,因为母亲的关注是儿童活下去的必要条件,如果母亲不予理睬或者抱怨嫌烦,则是应答敏感性低的表现。  2 明确你的界限 当母亲被需要时,应当敏感并及时地出现,回应孩子的需求。但更重要的是,在不被需要的时候,应该及时撤离。 随着孩子长大,刚刚好的母亲可以逐渐地撤出孩子的生活,把关注点回归到自己身上。 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兴趣,爱但不只爱孩子。 父母和孩子都需要不断成长,但双方不用去追求成为理想中的样子,只要成为真实的足够好的自己就可以了。 但到底要怎么办? 很多妈妈都说“我也想成为刚刚好的母亲!我也想放孩子也放自己一马。但我做不到啊!” 也许,是时候停止自己纠结、向朋友诉苦,尝试新的解决方法了。 如果对母亲角色感到期待与焦虑,为即将到来的身份转换感到恐惧或是你已经成为母亲,生活被局限于小小天地中,觉得已经丧失了自我? 亦或是想要当一个不大吼大叫的好妈妈,却总是事与愿违地陷入与孩子的暴力沟通中? 这些困扰,咨询师都愿意与你探讨,与你一起解决从女性到母亲的角色冲突与困扰,以及如何处理亲子关系的问题。 (憋说话,静静地去识别这个二维码)   References: Kunst. J. (2012). In search of the "good enough" mother. Psychology today. Winnicott. D.W. (1956). Primary maternal preoccupation. Winnicott. D.W. (1973). The child, the family, and the outside world. 图片来源:Dribbble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1276 阅读

“ 它曾经是我们中,最甜的那个棒棒糖 ”

  又到周末啦。 本周你们有好好生活吗?做的梦美吗?心里甜吗? 没有也是没有关系的,不甜也是没有关系的。分享一组漫画给你看,我们和这些棒棒糖、热狗、披萨和小甜饼一样,即使生活里有很多问题,都可以带着问题继续好好生活。     来源 | bunicomic(ins:bunicomic)   一   “ 它曾经是我们中 最甜的那个棒棒糖 ”       二 “ 在成为热狗前, 它是一根好香肠”         三 一见钟情的蛋糕     四 “ 请让我变成 披萨中的高富帅 ”       五 牛排的祈祷     六 “这次 我选择狗带 ”     七 决斗——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八 “驾,驾,驾, 前方有老鼠,冲啊!”     九 骰子的痛苦     十 城市套路深 谁把谁当真     十一 “ 真的homie, 不会走 “       如果你喜欢这些小漫画,欢迎关注微博@简单心理,我们会在微博上定期更新喔~  

3411 阅读

Ta对施虐者心怀感激

文 | 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小编辑 人们经常做一些在日后回首时,觉得“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你的好朋友跟你涕泪横流地讲述被伴侣虐待的故事,而过了两天,你惊讶地发现他们又重归于好了。 1973年8月23日,斯德哥尔摩的两个持械抢匪进入一个银行,绑架了名人质。他们劫持了人质5天的时间。等人质获救之后,在媒体采访中,这些人质居然都对劫匪表达支持,他们甚至觉得劫匪是在保护他们免受警察的伤害。甚至有一个女性和其中一个劫匪订婚,而另一名女性发起了一个基金来帮助劫匪进行法律诉讼。 这在当时被看来是如此地不可理解,后来就被公众定义为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受害者和施虐者结成情感同盟 心理学研究者认为,和施虐者结盟,其实是受害者在应对虐待和恐吓之下发展出的生存策略。 尤其是施虐和受虐的关系长期存在的时候,受害者只能(从心理上)和施虐者站在一起,否则就无法“生存”下来。 而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绝不仅仅在极端情形下发生,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在家庭关系、恋爱关系、人际关系中都以各种形式存在,施虐方不止是个人,有时候也会以职位、机构、组织的形式出现。 如果我们能够理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情形的本质上是控制和虐待的关系,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受害者会这样为施虐者辩护了。 当然,不是所有处在“控制和虐待”的关系中都会出现“斯德哥尔摩”的特征,但一旦出现,有几个常见的特点: 对施虐方/控制者心怀感激 对于来解救的人或者家人感到厌烦或者仇恨 认为施虐方是有难处/道理的,他们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 支持施虐者的行为,有的时候甚至会帮助施虐者 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离开 而以上的情形在什么条件下会出现呢? 1、一个人相信会对自己的人身或心理上的有威胁的时候 这样的威胁有两种。一种是可见的暴力人身威胁;另一种是间接的恐吓:比如说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以前离开我的都没有啥好下场。 不那么容易被识别的(常见)威胁:你这么差,除了你不会有人要你了/ 外面没有比我这里更好的地方了/全世界只有我对你最好,别人都会伤害你。 2、施虐者时不时给予受害者一些小恩小惠 因为受害者在努力寻找一切希望,这些小恩小惠可以是任何东西。劫持情形下,让你活着就已经是“大恩大德”;而在一段虐待的关系中,如果施虐者给了一些哪怕是“嘘寒问暖”,都会让人觉得“事情也许就快有转机了”、“Ta也不全是坏的”、“Ta也许也是一个在经受痛苦的人”。 有一个陷入在性虐待关系中的人,先是觉得愤怒,但是一想到对方在生活中还挺照顾自己的,就觉得很愧疚,“ta其实对我挺好的,我怎么能把ta想得那么坏呢。” 尤其是,施虐者也许会向你展示Ta柔软脆弱的一面:Ta有酗酒的父亲、难缠的母亲,悲惨的童年,难养活的家……这让你同情和“理解”Ta,尽管施虐的行为一如既往,你充满了“理解”和“希望”。 3、受害者主动或被动地(心理上或者生理上)和外界隔离 受害者往往觉得自己在关系中如履薄冰。Ta不得不完全按照施虐者的方式去思考和行为,“否则都是你的错!” 这时候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意见,只会使Ta招致更多的被虐待。所以受害者会主动地隔离自己,与其说Ta在和施虐者结盟,不如说,Ta在试着隔离开那些会使得Ta遭受更多虐待的来源。 4、觉得自己没有能力逃离开这个环境 施虐者往往会使得受害者觉得无比愧疚。“如果你离开,我就死给你看”“你走了孩子怎么办,都是你的错”。在施虐/控制的关系中,被害者往往会体验到自尊和自信的丧失感和无力感,而使得自己相信自己是没有能力独立/离开这个环境。 而一个处理家暴和暴力管理项目的咨询师说,在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中,产生的影响就像“钟摆”。即便受害者有机会离开,受害者会觉得恐惧、愤怒、甚至仇恨,而之后,他们会开始觉得愧疚、羞耻、焦虑不安……也许陷入这样的情形都是我的错。这非常容易使得他们转身回到那个被伤害的情境中去。 坏事不会只出现一件,常常伴随的还有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 比如你的伴侣羞辱你,对你家暴。但是因为经济、孩子或者其他原因你无法离开Ta,你会开始想:“Ta平时对我挺好的”,“可能只是Ta最近压力比较大”,“下一次我更小心一点就好了”。 这就是“认知失调”的作用。 当人们在同一时候有着两种互相矛盾的认知(可以是看法/情绪/信仰/行为),这两种认知打架,从而陷入很紧张的心理冲突的状态。这是如此之难以承受,之后人们就会放弃或者改变其中一种认知,来消除这种冲突感。 而每一次放弃,并不意味着是“理性”的结果。多半是在当下情境下选择的生存策略 有科学家观察过一个邪教,教义要求会员要放弃所有的一切来入教。这个邪教相信世界会被洪水淹没,如果你放弃得越多(你的财产/你的家人/你的生活),你就越有机会被拯救。这听起来是如此不可思议,而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选择相信它。 研究发现,越是让我们觉得艰难、不舒服、羞辱的仪式,我们就越发对它越忠诚。当你投入得越多,你越要给自己找一些理由来说服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被骗了之后,比如交了昂贵的学费、买了电视购物的残次品,你调侃Ta的时候,Ta会很认真地反驳你。 因为否则,真相太痛苦了。 我们怎么帮助受害者? 请一定一定请不要评价受害者。 站在局外,我们很容易去评判“受害者”看起来“蠢得无可救药”。而其实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表达:我要努力先活下来。 如果我们回去看看资料,会发现,越是畸形的环境,越是使得人们产生(外人看起来)“奇怪”的应对方式。我想大概如果换做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在陷入同样情境的时候,做出相同的选择。 如果你的家人或者朋友陷入这样令人担心的关系中,你可以做些什么呢? 你需要理解: 你如果直接跟施虐者对着干,你就彻底走到了对立面。 “你看,就是你在破坏我们的关系!” 而你每次和受害者的联系,都会使得受害者被攻击的可能性高一些。受害者不是在躲避或者拒绝你。他们是在躲避引起被虐待的可能性。 你可以怎么做: 你如果时不时地去问Ta,你最近有没有逃脱魔掌?Ta很快就不再搭理你了。不如固定一个时间电话或者会面,只谈一些猫猫狗狗。你的唯一目的是,让受害者知道,当他们决定求助的时候,你在这里。 常常以家庭的身份,逢年过节问候。让他们知道,家庭是在的。 给受害者一定时间和空间。让受害者感受到,无论他们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支持。不要因为他们没有马上改变而让他们觉得我们抛弃了Ta。 不要轻易伤害施虐者。在改变尚未发生的时候,伤害施虐者只会增添受害者的负担(他们甚至会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错造成的,如果不跟你诉苦,施虐者就不会受伤了!) 寻求专业的帮助。永远鼓励Ta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来简单心理寻求帮助哦)。 记住,改变是个过程。 我们要做的是,给予这个过程开始以空间和时间,并提供稳定的支持。而当这个过程开始,和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一样,会充满反复曲折。请抱持、并耐心等待。 如果你发现有人身安全的伤害,要记得:要报警哦!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9768 阅读

冬天已经过去一半,还没恋爱的请抓紧时间

   简单心理Weekly  第五期         一个研究    玩儿 SM 的都是变态?人家的心理可能比你还健康呢!       提起虐恋(BDSM)——奴役纪律、支配者-屈服者、施虐狂-受虐狂的合称,大多数人脑海里会浮现出让人脸红心跳、不忍直视的画面,因此喜欢 BDSM 的人也在某种程度上与“变态”、“心理有问题”联系起来。   但是!研究发现,BDSM 爱好者的心理健康水平其实是高于一般人的。   研究者采用了4种量表,分别调查了BDSM的喜好者和普通被试的心理健康水平。结果表明,相比普通人,虐恋喜好者平均具有更良好的心理特质:   他们情绪稳定性更好,外向性更强(热情、活跃、冒险),对新经验更开放(想象力丰富、有创造性),更有责任心,拒绝敏感性更低(对于遭受拒绝的焦虑更低,不会过度反应),主观幸福感更高。   研究者认为,相比于大众普遍认为的“BDSM 都是心理变态和精神病的表现”,他们更多只是把这种行为当成一种休闲娱乐而已。   Wismeijer, A. A. J., & Assen, M. A. L. M. V. (2013).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bdsm practitioners.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10(8), 1943-1952.       一个概念    “套套狂欢季”来了?原来冬天才是最适合恋爱的季节!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套套狂欢季”,不,不是你脑子里想的那个意思。   套套狂欢季(cuffing season),也被译为“抱抱季”,是一种取暖式的恋爱季节,指秋冬季节,由于寒冷的天气和经常呆在室内等原因,单身男女们开始渴望伴侣来报团取暖,开展短期恋爱的一段时间。   HuffingtonPost 中总结了“想被抱抱程度”和气温之间的关系。     夏天的时候,天气炎热,大家更愿意出门参加社交活动,有对象的都嫌对方黏在自己身上,所以单身的人并不显得那么孤独。   可是随着第一片落叶飘下,恋人温暖的怀抱、紧牵的双手,就显得诱惑迷人的多了……       有人一起谈个恋爱吗?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撑过这个寒冬。       一个真相    新的一年,连“写计划”这个计划都没有实现。   「新年手账」 的真正意思是...   一本商品价格远超于价值的,前几页精心设计、字迹工整、用彩色笔写不同字体、甚至还有精美小插画的,但后面全部空白崭新的个人 flag 集锦。       一个漫画    脑子里想的好好的 话一说出口就不对了 这可以说是我本人了……  

5565 阅读

“我在家里的地位,取决于存款余额”|被存款羞辱的年轻人

对很多人来说,“存款”是一个敏感词。一位同事最近每次和爸妈打电话都会经历一番审问:“上班5年了,怎么着都得有二三十万存款了吧?”事实上呢,一年能攒个几千块已经是极限了。   没存款是很可怕的,会被家人嫌弃没出息,甚至在同学聚会上说话都没底气,偏偏人们还很爱聊这话题。久而久之,很多人开始对“存款”变得敏感,也许听到这俩字就心头一紧...这种状态,我们称之为“存款耻辱”——   对他们来说,“存款”已经不仅仅是银行卡里的数字,而成为一种判断标准。所以无论“对存款过于敏感”的人,还是习惯于“用存款来评价他人”的人,都存在“存款耻辱”。   从心理学来看,“存款耻辱”属于一种典型的“自我认知不健康”。存款的多少,被内化成自我的一部分,形成“存款少=社会地位低=失败”的不健康认识。   无法正视“存款耻辱”的人,不仅可能形成扭曲的金钱观,自我认知也可能会不断出现偏差,产生更严重的心理障碍。   那么,存款具体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心理,甚至给我们带来耻辱感的?在面对他人(父母朋友同学)问及存款时,我们又该如何消解这种耻辱感?   1. 爱问别人存款的人,往往没太大成就   习惯于用存款来衡量成败的人,多数都有两个共同特点。   第一,习惯于追求眼前利益。追求眼前利益的方法,一种是存钱,一种则盼望快速致富。观察身边人你也许会发现,想存钱和希望快速致富的人,往往也是同一群人。   此外,他们很可能喜欢打游戏,因为游戏就是一种能给玩家“即时反馈”的典型。   第二,不擅长承受压力。实验证明,人感受到的压力会影响经济决策。心理学家Kandasamy等人曾做过实验,发现,长期处于皮质醇水平偏高(处于长期压力中的人,皮质醇水平通常都偏高)的个体,比其他人表现出更明显的风险厌恶,在70%的情况下,都选择规避风险的决策方式,更有可能选择一个“确定的较低收益”的投资方式。   往往是那些自我认知明确、负面情绪较少、本身压力水平较低的人,有能力也有意愿承担风险、迎接挑战,并最终取得不错的成绩。   而容易陷入存款耻辱的人们,则更容易满足于平凡的生活,没有太大成就。   2. 想摆脱存款耻辱,先要认清“自我”   树立自我认知,也就是你得清楚认识“自我”,做自己适合的事。   一个具有强烈冒险倾向的人,可能会完全不关注自己的存款,把资金全部砸进股市;自我尊严强烈的人则可能会非常关注存款数值,用不同方式表现自己;而一个消费欲望强烈的人,则会进行很多消费行为。   虽然方式不同,但在这些行为中,不同人获得的满足感和快感是和“存款”一致的。   一个人花钱或者存钱的目的,其实都在展示他的“自我”:追求地位、权力、提升自我价值、寻求安全、满足个人需要等等。   所以,如何对待存款,我们要有自己的想法,对待快乐也要有自己的原则,不要因为和大众不同而羞耻,要认定自己对存款的看法,这是消除耻辱的第一步。   3.存款也许并未消失   也许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并非没有存款,而是存款以另一种形式留存在你身边。   人们经常会被困在一种“享乐适应”中:即使人们正在不断的获得更好的物质生活和享受,但是幸福感会不断的与此适应,并发展出新的要求。   也许你曾为自己拥有足以买一辆车的存款而幸福,但当你买下一辆车后,你就会很快把车看成是一种必需品,当初那笔存款给你带来的幸福感也会消散。   但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你当初的存款其实也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自己身边。   4.对“存款羞辱者”做出强力的回击   如前面所说,习惯用存款羞辱他人的人,往往也存在“存款耻辱”,他们往往有着不健康的自我认知,其中一点表现就是缺乏对生活的控制感。   存款的多少作为一种有效的社会资源,与人们的控制感存在很大关系。控制感是指个体认为自己能对外部情境和内心感受加以“改变”和“操纵”的感觉,是对自己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和决定一个事物(或事件)结果的判断。   和他们交流,不妨将话题引到自己的生活细节,让对方了解你的生活有多么可控。   实验表明:一个人的控制感水平降低后,个体对金钱的渴望程度明显增加,也更愿意为了大额金钱放弃更多的重要事物。   因此,不经意“炫耀”那些能让你感到安全、可以控制的事物,例如某次任性的旅行,例如每天下班后支配的自由时间,甚至可以只是上班随意挑选的衣着...这些才是快乐源泉,也是你不需要过度关注存款的原因。   对于那些存款耻辱者不怀好意的攻击,我们对生活的控制能力往往是非常强有力的回击。     事实上,关于“是否要存款”的问题,并没有真正的对错。我们所分析的,只是过度重视存款,将存款内化成为人生标准的一种异常行为。   至于要不要存款,怎么存,已经不是心理学范畴内的问题,不做赘述。   但我们相信,多数人会对存款一事产生疑惑,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对金钱的知识不足”——人们过度重视存款,也很可能只是缺乏对金融相关的知识,只能选择最朴实的方法,“存起来总是没错的。”   说到底,我们才是自己金钱的主人。只有对财务问题有足够的自信,能够了解它、计划它、安排它,才能更加坦然的面对一切涉及金钱的问题,“存款”问题也自然不再会让你疑惑。   反之,回避和幻想,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无法改善我们与金钱之间的关系哟~   空罐儿 ✑ 插图 瑾+酒鬼 ✏ 撰文 公司的猫 春丽 ☆ 出演

2587 阅读